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知恩图报
    当地民风彪悍,对这些劫道匪人毫不客气,绑起来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中年乡绅为了营救女儿以及善后,不仅带来了一批地保团勇,后面还跟着丫鬟和管家。不待他吩咐,丫鬟们就去照顾小姐,管家跑到老三的旁边,蹲下来摸摸鼻息,发现此人已经气绝。

    “启禀老爷,那个已经死了,这两个贼人要如何处置?是扭送官府还是”管家前来向中年乡绅请示。

    中年乡绅一挥手,沉声说道:“算了,不要惊动官府,事关我女儿名节,这件事咱们私下处理了就行。”

    “是。”管家会意,退下按照老爷的吩咐处理。

    佛山地区官府力量向来薄弱,乡绅是维持治安的主要力量,等待这两个贼人的将是私刑拷打,最后悄悄弄死,挖坑埋了。

    “爹!”年轻女子身上披着丫鬟带来的衣服,跑到中年乡绅旁边,遥指老茶和飞玛斯,说道:“是这一猫一狗救了女儿,若不是有它们在,女儿女儿恐怕就”

    还未说完,她就放声痛哭起来,整个晚上的恐惧与委屈尽数化为泪水。

    中年乡绅微微点头,他有很多话要对女儿说,但此时此地并不合适,“我知道了,你先跟着下人们回去,此事由我来处理。”

    年轻女子被丫鬟们拉着坐到一顶软榻上,由家仆们抬着出山。她频频回头,依依不舍地向老茶和飞玛斯挥手道别。

    老茶和飞玛斯已经远远退在了一旁,见年轻女子转危为安,便要转身离开。

    这时,中年乡绅清了清嗓子,抱拳朗声说道:“在下伍满城,请问这一猫一犬是何方高人门下?恩公仗义援手救下小女伍凝,保住小女名节,在下感激不尽,可否现身一见,让在下聊表寸心?”

    他亲眼目睹了老茶和飞玛斯舍生忘死援护爱女的那一幕,认为这一猫一狗可能是某位隐世高人训练出来的,否则不可能这么通人性。

    连训练出的猫和狗都如此了得,这隐世高人岂非是陆地神仙之流?

    伍满城一连问了几遍,无人应答。

    折腾了这么一阵,地保团勇们经过搜索之后,确定此地没有漏网之鱼,向伍满城请示是否回城。

    伍满城略一沉吟,恩公既然不愿露面,他也就不便勉强,正待下令离开,便借着初升的朝阳看到有什么东西一闪。他让其他人稍等片刻,自己走向老茶和飞玛斯。

    走到近前,他担心隐世高人正在从旁观看,不敢怠慢,先对老茶和飞玛斯施礼告了个罪,然后弯下腰,怔怔地盯着飞玛斯脖颈上的狗牌。

    “店物宠缘奇”

    他按照自右至左的顺序扫了一眼,发现其中有两个字似是而非,下方那一串阿拉伯数字也不知是何意思。

    “莫非这是恩公的名号?”

    飞玛斯不知如何回答,因为根本没有所谓的恩公。

    伍满城思忖良久,还是决定暂时先回去,安抚惊魂未定的女儿,向两个贼人问出口供,而且还必须警告手下不得妄言是非。

    进山搜寻之前,他打定了不找到女儿誓不回城的念头,随身带来了很多吃食和饮水,此时他命人把水和食物留在这里,又问了几遍,确定隐世高人没有露面的打算,便遗憾地率领部下打道回府。

    老茶和飞玛斯折腾半个晚上,又累又渴又饿,等这些人走后,捡着食物里的烧鸡熏鱼酱牛肉等肉食大快朵颐。

    吃完之后,它们都很困倦,找了个避风之处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了足有大半天,等它们被异常的响动吵醒时,日头已经偏西。

    “老茶,醒醒!有人来了!”飞玛斯睡觉时耳朵贴着地面,声音于地下传播得比空气中快,它最先发觉,有一行人从山外行来。

    老茶睡在树上,被飞玛斯叫醒时也看到了那一行人。它三蹿两蹿爬至树顶的最高处,观察着那些人的一举一动。

    这些人由早上的管家领队,从衣着打扮上来看似乎都是工匠,扛着木料砖瓦,带着榫钉桐油,浩浩荡荡的队伍来到他们救下伍凝的那块区域。

    管家看到早上留下的食物被吃掉了不少,而且吃掉的全是肉类和熏鱼,心说老爷猜得真准,吩咐下人将残余的食物收拾起来扔掉,又恭恭敬敬地留下新的食物。

    工匠们已经自发开始干活,他们都是东家高薪聘请来的熟练工,包括泥瓦匠、木匠、油匠、石匠等等,千辛万苦将建筑材料运进车马难行的山林里,各司其职,按照东家的要求查山势、辨方位、打桩盖房。

    一连数天,这些工匠都留在山里,一间有模有样的房屋很快就初具雏形,坐北朝南,在荒山野岭里显得格外气派。

    老茶和飞玛斯纳闷地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不知道他们在这里盖房是打算做什么?要说是有人想住在这里也不对,因为这房屋没有院子,无法防御盗贼野兽,而且这荒山野岭的也不是能住人的地方。

    管家每天都会送来新鲜的饮食,就算他自己不来也会差别人来,粗茶淡饭是给工匠们的,大鱼大肉是给老茶和飞玛斯的。

    老茶和飞玛斯的生活过得很惬意,每天吃得饱饱的,趴在远处看着工匠们干活,你一言我一语地猜测这些人到底盖房子是要干什么。

    伍满城和他女儿伍凝没有再出现,出了这么大的事,无论是官面还是私下,肯定有很多问题要处理。再说老茶和飞玛斯也不是想让他们感谢才出手救人的,并不在意。

    又过了几天,房子的里里外外都已竣工,管家领着工匠们尽数离开。离开前,管家还远远地向老茶和飞玛斯作揖施礼告辞。

    老茶和飞玛斯早已经被好奇心折磨得不行,那些人刚走,他们就飞奔过去,想一探端倪。

    来至房子的近前,它们抬头望去,一块烟底金字的崭新牌匾高悬于门檐下,上书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侠猫义犬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