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今日方知我是我
    一飞玛斯高高跃起,这一跃的高度甚至跃过了寻常的树顶。大如圆盘的满月照耀下,从林的样貌在它眼中一览无余。

    有几处树枝在摇动,那是匆匆逃跑的群狼在丛林中行进的轨迹。

    它追踪着它们的气味,确保没有一条狼被遗漏,否则会对过往的行人造成很大的威胁。

    直到群狼逃入深山,飞玛斯才在一处高地停了下来。

    它仰望圆月,今天的月亮格外大、格外圆、又格外近,连月表的环形山都清晰可见。

    “嗷!”

    体内来自远古的野性被唤醒,它张口对月长啸,一舒胸中豪情。

    它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了,又是一年中秋。

    这一年里,它从未离开过荒山,吃在山里,睡在山里,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像是狗,倒像是狼,不止一次在深夜对月长嚎。

    白天,它与老茶在祠堂外面切磋武学;夜里,它们轮流在山里巡逻,对遭遇危险的人类施以援手,今天的陈氏一家就是这样被救的。飞玛斯先发现了他们,然后长嚎唤来老茶帮忙。

    尽兴之后,飞玛斯原路折返。

    回到祠堂的时候,陈氏一家三口已经缩在角落里熟睡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供桌上的食物被他们吃掉了大半。

    老茶站在门口等着它,问道:“飞兄,那些狼都被赶跑了?”

    “全赶跑了。”飞玛斯有些疲累,吐着舌头趴卧在蒲团上。

    “辛苦飞兄了。”老茶微笑,“那里还剩下半盘牛肉,飞兄奔跑了一夜,先垫垫肚子吧。”

    “不用,明天让他们带走吧,他们更需要这些肉。”飞玛斯没有动,因为它知道老茶也没吃。老茶能忍住饿,它就也能忍住。

    老茶坐到了另一个蒲团上,本来它让陈家三口躺在蒲团上睡,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敢,生怕亵渎了神灵。

    “飞兄,再跟我讲讲宠物店的故事吧。”它望着月色下的丛林,悠然说道。

    飞玛斯的眼皮耷拉下来,“我都讲完了,没什么可讲的了,再讲就只能瞎编了。”

    “真想去那个世界看看啊……”老茶叹息道,“还有100年……不,还有99年呢,这要等到何时才会结束这个乱世……”

    飞玛斯没有说话。

    老茶侧头若有所思地望着它,问道:“飞兄,若依你所言,现在这个世界并非真实的,只是我记忆里的世界,但为什么我感觉这么真实呢?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可以看得到、摸得到,你却说这些全是虚幻的……”

    飞玛斯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你不要多想,这些既是真实的,也是虚幻的,它们都真实发生过,真实存在于你的记忆里,包括这些人。”它睁眼望了望熟睡的三人,在真实世界的历史中,老茶一定也救过他们。

    沉默了一会儿,老茶突然说道:“飞兄,你终有一天会离开吧?离开我的记忆世界,返回你的真实世界里去。”

    飞玛斯心中一动,它抬头盯着老茶,老茶却没看它。

    气氛莫名有些伤感,这大概就是离愁吧。

    飞玛斯无法想象,真实世界里的老茶是如何独自在山中度过这段岁月的,那一定是非常的寂寞。

    它想了想,出人意料地答道:“不,老茶,我不会走,我也不能走。”

    老茶的身体微微颤抖,讶然侧头看向它,“为什么?莫非你不想回到原来的那个世界么?那个和平安宁的美好未来,还有很多人在等你回去。”

    这一年里,飞玛斯想了很多事,可能是这座生祠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无聊的原因,总之它想了很多此前从未想过的事。

    “老茶,你误会了,这里不是你的记忆世界,而是我的记忆世界。”它认真地说道。

    老茶茫然不解。

    这不奇怪,飞玛斯也是想了很久才想通的。

    “确实,这里最初是你的记忆世界,然而当咱们那天早上在宠物店四目相对的时候,你的这段记忆已经被复制到我的脑海里——真实的你,真实的老茶没有受到影响,大概仍然坐在窗台上品着茶,指导张子安练拳。从那时起所发生的一切事,都是在我的脑海里发生的。”

    飞玛斯抬起一只前爪,指着自己的脑袋,微笑了。

    “我永远不会离开,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进入这个世界——因为这是我的记忆世界,我怎么可能离开呢?”

    这就是它冥思苦想的结果。

    这个世界是以老茶的记忆作为初始,但是此后一切的衍生,都是飞玛斯和老茶共同创造的,储存于飞玛斯脑海里的记忆。

    其实,它说这些话是想告诉老茶——你不用担心,你不会感到寂寞的,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直到这个世界的尽头。

    它不想把这些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因为觉得有些羞耻。

    在飞玛斯的心中,有属于它和星海的世界,也有属于它和老茶的世界,将来还会有其他更多的世界……

    它暂时还没有找到自由穿梭于这些世界的方法,暂时还没有,不过终有一天它会找到的,它有的是时间。

    到了那时,它会在心中把大家聚集在一起,以自己的记忆为基础,建立一座既虚幻又真实的奇缘宠物店,让大家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在其中。那将是一个太平盛世,是这个世界里的老茶永远也等不到的太平盛世。

    飞玛斯不知道老茶听明白没有,但它发现老茶脸上的落寞已经消失不见,重新焕发出慑人的光彩。

    老茶从蒲团上站起来,走到祠堂外面对月长啸。

    陈家三人被短暂地惊醒了,不过看到飞玛斯安然地卧在一旁,便安心地闭上眼睛,再次沉入梦乡。他们这段时间以来疲劳已极,现在吃饱了肚子,终于可以让身体得到充分的休息,明天还要再踏上前往香江的旅途。

    他们只听到了一声悠长而中气十足的猫叫,但是在飞玛斯的耳中,它听到老茶是在仰天长吟——“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