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 梦醒时分
    “飞玛斯。”

    “飞玛斯!”

    朦胧中,飞玛斯听到有人在呼唤它的名字,但是昨晚恶斗群狼导致身体比较疲惫,很想再多睡一会儿,反正起来也没什么事做。

    “怎么了,老茶?你怎么不叫我飞兄了?跟你说了这么久,终于改过来了?”它眼皮都没睁,喃喃说道。

    “飞玛斯,咱们该走了,再不走就耽误电影拍摄进度了。”

    飞玛斯的耳朵动了动,这话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儿……

    它猛然睁开眼睛,看到老茶依然坐在对面,似笑非笑地望着它,老茶的身体下面是窗台,不是祠堂里的黄色蒲团。

    一个茶杯放在它和老茶之间,已经空了。

    飞玛斯一激灵站起来,晃了晃脑袋茫然四顾。

    这里不是荒山野岭里的祠堂,而是再熟悉不过的奇缘宠物店二楼。

    室内弥漫着精灵们的气味,楼下传来星海与美短玩捉迷藏时的嬉闹声,雪狮子还在小声念叨着“生牛腩”,理查德聒噪个不停,撩拨这个招惹那个……

    张子安已经穿戴整齐,换掉了练拳时穿的运动服,换上出门时的衣服,背着平时会带去剧组的背包,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在旁边等待着它。

    “我这是在哪?”飞玛斯的眼睛发直,头脑里一片恍惚,分不清哪边是真实,哪边是虚幻。

    “在哪?”张子安也被这个奇怪的问题弄得一脸懵逼,“当然是在家里,你昨晚没睡好,刚才好像睡着了,我本来不想叫醒你,不过要是再不走,就要耽误今天的拍摄进度了。”

    “家……”

    飞玛斯咀嚼着这个别有意味的名词。

    它怔怔地想了一会儿,又抬头打量老茶。

    面前的这个老茶比它心中的老茶更老一些,眼睛里少了些那个老茶的勇猛与刚毅,却多了几分岁月沉淀的平和与温润。但是它知道,这个老茶与心中的老茶并无不同,一样的侠骨柔肠,唯一的区别就是少了一段与它并肩作战的战友情而已。

    老茶温和地注视着它,问道:“飞玛斯,你刚才是在梦话么?老朽从未叫过你飞兄……不过若是早十年认识你,也许确实会这么叫你。”

    飞玛斯怅然若失,心中的那个老茶自称“我”,叫它“飞兄”,习惯了之后还是挺怀念的……

    不过,心中的那个老茶哪也不会去,永远会留在它的心里,等它在现实世界中有了新的冒险经历,再返回那个世界去讲给老茶听吧。

    “刚才我做了个梦,很长很长的梦。”它洒脱地笑道,从窗台上跳下来,“等有时间的时候,我再讲给你们听吧。”

    张子安心里直犯嘀咕,飞玛斯明明只是迷糊了几分钟,醒来之后精神状态却截然不同,仿佛眨眼之间成熟了许多,又沧桑了许多,说话的口吻也老气横秋。

    但是现在时间不多了,他来不及细问,带着飞玛斯下了楼。

    飞玛斯打量着宠物店的陈设,目光从星海、菲娜、雪狮子、理查德和鲁怡云的身上逐一扫过,虽然现实世界中只过了短短几分钟,但是它在精神世界中却足足过了春夏秋冬四季,骤然从蛮荒重归文明,再次看到熟悉的一切,恍若逝水流年。

    小刘开着警车停在宠物店门口,一见张子安带着飞玛斯出来,立刻兴奋地迎上来,“张大哥,今天是要试拍对吧?我和小王已经准备好了,这两天对赤龙和王子进行了扑咬特训,保证咬得那只狗屁獒王连它妈都认不出来!”

    警车的副驾驶位置上坐着小王,赤龙和王子坐在后排,今天他们请了假,全要跟着一起去外景地协助拍摄,主要是为了制服獒王,张子安已经提前跟冯轩打过招呼。

    赤龙和王子本来对飞玛斯已经很亲密了,然而今天看到飞玛斯时却警惕地从后座上站起,像是认不出它一样……直到嗅了嗅它的味道,赤龙和王子才犹疑地安定下来。

    一路上,两位警员信心满满,而张子安始终很担心。

    来到外景地,张子安很奇怪地发现今天剧组外围的人很少,稀稀拉拉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保安都不好好守门,盯着手机看得眉飞色舞。

    “喂,师傅,打听一下,今天剧组不开工么?人都哪去了?”张子安拉住一个保安问道。

    保安认识他,毕竟每天带着狗进出剧组的人不多,兴奋地说道:“小张你不知道?老杨师傅带着那只叫‘大牙’的德牧在斗獒王呢!大家都跑里面看热闹去了!我还要苦逼地看门,不然也早跟着进去了……哎,我还没说完呢!”

    他还没说完,就看到飞玛斯已经蹿进去了,张子安和两位警员紧随其后。

    因为要等飞玛斯醒来,张子安今天出发得有些迟,平时这个时候还没开工,演员们在化妆,导演在讲戏,美工在布景,所以他也没着急,谁料想老杨师傅居然自作主张地让大牙去斗獒王了!

    飞玛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动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它想成为天使,也许是它身上沾染了老茶的侠气,它知道大牙是铁定斗不过獒王的,如果不及时阻止,大牙恐怕凶多吉少。

    它一跑,赤龙和王子也跟着跑。小刘和小王一个没留神,被它们挣脱了牵引绳,三条狗相继往电网那边跑过去。

    电网那边围了很多人,乌泱泱一大片脑袋,人类喜欢看热闹的天性暴露无余。张子安看了一眼就觉得蛋疼,幸亏冯轩提前在电网外侧又立了一层铁丝网,否则万一谁被挤到电网上那就捅大篓子了……

    冯轩和老杨站在电网的入口处,肃然凝视着电网内部。

    摄影机升降梯上没有摄影机,倒是站着新来的烟火师,平端麻醉枪,闭着一只眼,另一只眼透过瞄准镜对准目标。

    电网外人头攒动,电网内寂静无声,张子安和两位警员视线受阻,不清楚大牙和獒王是否已经分出了胜负。

    飞玛斯和两条警犬速度极快,把张子安他们落下一大段距离,然而两条警犬跑到铁丝网近前时就慢慢停下了,飞玛斯却越跑越快,在人们的惊呼声中拔地而起,腾云驾雾般跃起三米多高,轻而易举地跨越铁丝网和电网的双重障碍,稳稳地落入了场地内部!

    围观人群一片哗然!

    “这是哪条狗啊?跳得好高!简直是天外飞狗啊!”

    “你没认出来?这不是演闪电的那条狗嘛!”

    “惨了!惨了!闪电怎么自己跳进去了,这要是受伤了岂不是要换主角?”

    “要只是受伤还好,就怕……”

    冯轩和老杨也是大吃一惊,他们只顾着专注于场地内部,谁也没想到飞玛斯居然能跳过接近三米高的电网乱入。特别是冯轩,心脏病都差点犯了!

    其实让大牙挑战獒王试试是老杨的主意,他权衡再三,觉得要冒险的话,大牙是最佳的选择。大牙只是一条被淘汰的德牧,论重要性远比不上飞玛斯和两条警犬,如果大牙失败了,飞玛斯和两条警犬也不用再试了。

    冯轩也赞同他的意见,为了安全起见,他让新来的烟火师做好准备,一旦大牙不敌,立刻用麻醉枪把獒王麻翻。

    新来的烟火师以前是工程兵出身,受过射击训练,但毕竟不是神枪手,也不能保证百发百中,尤其是要射一只活蹦乱跳的大型犬,难度颇高。如果第一枪射偏的话,大牙恐怕就危险了……以这只獒王的嗜血程度,很难撑到第二支麻醉飞镖上膛。

    当然,如果大牙能战胜獒王那就皆大欢喜了。

    烟火师通过耳麦请示冯轩:“冯导,意外情况,如何处理?要不要先把獒王麻倒?”

    獒王太凶,谁也不敢在它没被麻翻的时候进入电网区域。

    这时,张子安和两位警员才气喘吁吁地赶到。

    冯轩赶忙对张子安说:“快!把飞玛斯叫出来!”

    张子安很是无奈,因为飞玛斯是凭借它自己的意愿进去的,是要去救援大牙,就算他下达命令,恐怕飞玛斯也不会出来。

    小刘和小王牵着两条警犬跃跃欲试,提议道:“要不咱们把赤龙和王子也放进去,来个三英战吕布怎么样?”

    老杨呸了一声,“胡说八道!你们以为这只是单纯地在打架?这是为了争夺这群藏獒的领导地位,就像是猴山里的猴子争猴王一样,你们见过打群架争猴王的?”

    他抬手一指,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其他被关在笼子里的藏獒全都聚精会神地注视着电网区域内,显然对这场战斗的胜负十分关心。

    老杨在警犬基地干了二十多年,深谙犬类的习性,无论是猴群里的猴王还是狼群里的狼王,全都是要单挑定乾坤的,群殴就算是胜了也难以服众。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提出建议,冯轩果断决定为了安全起见,先把獒王麻倒再说,其他的事可以从长计议,关键是飞玛斯不能出危险。

    就在这时,一声震天的怒吼从场地内爆发,对峙的局势被打破了!n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