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挫败
    飞玛斯跃入场地时,大牙与獒王间隔十米左右正在对峙——准确地说,是大牙正在单方面挑衅獒王,不断地冲獒王吠叫。

    若是换一条狗早就对吼或者对咬起来了,但这只獒王确实不同凡响,它却对大牙的吠叫浑然不觉,连正眼都不看一下,烟色的鬃毛于寒风中猎猎飘飞,微微泛着血红的眼睛冷冷瞪视着升降梯上持枪的烟火师,仿佛知道这个人是最大的威胁。那种淡定从容的气质,令旁观者又敬又怕。

    “这只藏獒居然这么大?”小刘和小王通过大牙与獒王的近距离对比,才明白这只獒王到底有多大。

    大牙头部宽大,骨骼粗壮,在德牧里已经算是大块头了,比赤龙和王子更威风,但与獒王一比,简直就像是轻量级拳手与重量级拳手之间的对决一样。

    飞玛斯展现出惊人的跳跃能力,落在场地里,大牙只是随便看了它一眼,判定它没什么威胁,嘴里喷着白沫,继续呲牙挑衅獒王。

    倒是獒王似乎从飞玛斯身上察觉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稍微认真了起来,上下打量着飞玛斯。

    可能是被大牙吵得烦了,獒王扭头冲着大牙一声怒吼,登时盖过了它的吠叫,更是令围观众人面色剧变,感觉跟响起晴天霹雳差不多。

    大牙浑身一激灵,气势大打折扣,首次露出了怯意。

    飞玛斯心中暗叫糟糕!老茶对它讲过,未战先怯乃是兵家大忌,本来的十成实力能发挥出二三成就不错了。

    恰在此时,冯轩对烟火师下达了开枪的指令。

    得到命令的烟火师,手指刚刚放到扳机上,就见獒王像风一样蹿了出去,猛扑向大牙!看样子它是打算先解决了大牙再集中精神对付飞玛斯。

    嗖!

    一支麻醉飞镖以毫厘之差落空,擦着獒王的身体钉进了土壤里。

    烟火师骂了一句粗话,马上将第二支麻醉飞镖装填进枪膛,然而时机已失,大牙和獒王已经混战成一团。

    大牙毕竟是久经训练,面对体型比自己大得多的对手,没有贸然选择硬碰硬,而是仗着灵活的体型躲闪獒王的扑咬,不仅没有被咬到,甚至还能瞅准空子反口咬一下獒王。两只狗一时之间打得难舍难分,势均力敌。

    不一会儿,獒王身上就挂了彩,有好几处在流血。

    看到大牙暂时占据了优势,冯轩让烟火师先别开第二枪,看看情况再说。

    围观众人顿时信心大涨,鼓掌欢呼着为大牙加油鼓劲,大家天生都站在了弱者的一方,喜欢看以弱胜强的故事。

    然而飞玛斯却看出不妙的端倪——獒王身上的毛实在太厚了,像是一层天然的软甲,大牙一口咬上去只能咬掉一嘴毛。獒王的伤势很浅,只不过是皮外伤而已,实力并未受损,见了血之后,反而被激起了嗜血的狂性,吼声震天,愈发凶残。

    在拳台上,轻量级拳手即使打中重量级拳手一百记刺拳,也无法令重量级拳手丧失战斗力,但若被重量级拳手结实地命中一记右钩拳,恐怕会被打得退出比赛,甚至直接被打死也有可能。

    说时迟那时快,大牙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獒王的嘴上,刚刚躲过了獒王的致命一咬,却没留神獒王紧接着又挥起一掌,这一巴掌把大牙扇得在地上滚出了好几米远,沾了满身的尘土。

    大牙挣扎着站起来,却似乎被这一掌扇出了脑震荡,随即前腿一软,又不支倒地。

    如果是狗群之间争夺首领,到这一步已经可以结束了,但獒王并未把大牙视为对手,只是将它看成是猎物而已,纵身一跃向大牙的后脖颈咬过去!

    剧组里的女孩子们齐齐尖叫,不忍心地捂住了脸。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般的烟影从斜刺里飞出,一脚踹在獒王的肩头!

    獒王身在空中猝不及防,偌大的躯体被这一脚踹得横飞出去,同样在地上滚出了好几米远。

    大牙先胜后败,獒王突然受挫,这一切全在短短两三秒内发生了。围观众人被这意料之外的转折惊得目瞪口呆。

    踹飞獒王的正是飞玛斯,它稳稳落地,凛然挡在大牙的身前,眼神波澜不惊。

    獒王暴怒已极,在地上一打滚就站起来,狂吼着合身扑向飞玛斯。

    “要不要射击?”烟火师抓准这个时机请示道。

    冯轩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见飞玛斯也迎着獒王扑过去,一烟一黄两道身影扭打在一起,难分敌我。这时候射击的话,麻醉飞镖误中飞玛斯就惨了。

    俗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但张子安与飞玛斯一直在一起,却不知道飞玛斯何时变得如此彪悍,同样看得呆若木鸡。

    还不到五个回合,獒王又被飞玛斯一脚踢中了侧腹,把它踢得离地足有半米高,踉跄着退出两米多,内脏受创,牙齿间渗出了血沫。

    任谁也无法想象,飞玛斯那看似普通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如此惊人的腿力。

    旁观的那群藏獒看到这情况也蔫了,像是预见到了王朝的更替。

    飞玛斯没有乘胜追击,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从容淡定的仪态宛然一派武林高手的风范,甚至令张子安怀疑它是不是被老茶附身了……

    它抬起一只前爪,轻蔑地向獒王招了招,示意是不服咱们就继续。

    獒王怒不可遏,即使大牙向它吠叫无数声,也不及飞玛斯这一个动作带给它的屈辱。

    藏獒纵横藏地高原上千年未遇天敌,为它们带来如日中天的声名,也造就了它们蠢和笨的天性,不知道能屈能伸的道理,不知道什么时候该退避忍让,用好听的话说就是悍不畏死。

    它再次一声怒吼以壮声势,张牙舞爪地向飞玛斯扑过来。

    獒王的气势虽凶,但飞玛斯可是在深山老林中与老茶联手战过群狼,什么场面没见过?这只獒王就算再凶十倍,也无法在气势上压倒它。

    相反,经过短暂的交手,飞玛斯已经洞悉了獒王的弱点,过于巨大的体型令獒王周转不灵,像是一辆笨重的坦克,而它只要将反坦克地雷塞到坦克的履带下就行了。

    飞玛斯闪身避过獒王的扑击,伏身向后一踹,正蹬在獒王的膝关节上。

    獒王的重心太高了,立足不稳,当下就摔了个狗啃屎。

    烟火师已经把麻醉枪放下了,就连他也看出来,这场战斗的胜负已无悬念,双方的实力差距简直是天壤之别,獒王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

    迟钝的神经迟迟未将痛觉信号传递至獒王的大脑里,它再次从地上站起来,喘息着瞪视着飞玛斯。适用于高原的肺部在平原上却成了累赘,长时间战斗令它的体力急速下降。

    獒王仰天再次怒吼,声势已大不如前。

    这是它面对飞玛斯的第三声吼,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它的眼睛由于充血而变得通红,不顾一切地向飞玛斯腾空扑去。

    飞玛斯已经厌倦了这场无聊的战斗,这次它不躲不闪,腾空迎头痛击,一记旋风腿狠狠踢在獒王的头侧,把獒王踢得在空中盘旋着飞出,不偏不倚地落在电网上。

    电网已经通了电,爆出一丛耀眼的火花。

    獒王被电网反弹回来,浑身抽搐地落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n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