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 包分配
    风波止歇,掌声雷动。

    常言道,狗咬狗一嘴毛,但是在场的剧组人员还是第一次看到狗与狗打架不动嘴而是动腿的,连对德牧了解甚多的老杨都表示头一次看见。

    人们拼命地为飞玛斯鼓掌欢呼,很多人都用手机把刚才的打斗过程录下来了,准备上传到社交工具里分享给朋友们。不仅是他们,冯轩也觉得刚才这一幕可以作为电影的花絮收录。

    飞玛斯并不觉得如何,因为这只藏獒只是块头儿大而已,要论起凶残和狡猾来,比起荒山野岭里的群狼差得远。

    看到首领獒王倒地不起,关在铁笼子里的其他藏獒惶恐不安地骚动起来,而它们的骚动又令被淘汰的德牧们也跟着骚动起来,整个外景地上空回荡着各色各样的犬吠声,再加上人声的喧哗,这里简直是跟菜市场差不多了。

    飞玛斯侧头扫视一眼,仰天长嚎:“嗷~嗷!”

    霎时间,世界安静下来,无论是德牧还是藏獒全都敬畏地望着飞玛斯,噤若寒蝉。

    围观的人群也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还有几个好事者跑到张子安旁边询问道:“小张,你这飞玛斯到底是狗还是狼?怎么学狼嚎啊?”

    张子安心里表示我跟你们一样懵逼,正不知如何回答时,老杨却喜上眉梢说道:“你们懂个屁啊!这正是最优秀的德牧所特有的返祖基因!”

    有人驳斥道:“我读书少,杨师傅你可别骗我,我有朋友就是开德牧犬舍的,他那边说德牧返祖是长毛,是不好的现象,但飞玛斯明明是短毛啊!”

    老杨呵呵一笑,“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警犬基地每隔几年就从德国高价引进一批德牧种公,这些种公绝对比你朋友家犬舍里的德牧要好得多,但是呢,这些种公交配后产下的后代里,大概每四条大概就有一条是中毛或者长毛德牧,你能说这些种公血统不好么?这只能证明它们的血统更接近祖先德牧。当警犬的德牧跟当宠物的德牧,要求是完全不同滴……”

    张子安也听说过,有时候常见的短毛德牧会生出长毛德牧,长毛德牧作为宠物一般没人要,但作为种犬却很不错,就是因为它们继承了来自祖先的纯种基因,除了长毛这个明显特征之外,另有一处隐蔽的特征就是舌头上有两块烟色的舌苔。

    飞玛斯既没有长毛也没有烟色舌苔,头骨较小,体型紧凑,比赤龙和王子这些警犬都要小一圈儿,在流行以大为美的宠物界是不受青睐的,可能去参加犬类比赛都过不了初选,但是在老杨这样在警犬基地工作二十余年、亲眼目睹德牧一代代退化的人眼里,飞玛斯几乎已经是硕果仅存的最优秀德牧了,往少里说也价值数万欧元。

    刚才那个反驳的人一听,脑子转得很快,马上拉了拉张子安,低声问道:“小张,你家飞玛斯缺媳妇不?”

    张子安心里那个气啊,指着自己鼻子说:“我缺媳妇,剧组包分配不?”

    “……”

    獒王被挨了飞玛斯四下踢击,又被电网电了一下,并未昏迷失去意识,只是暂时站不起来,但是望向飞玛斯的眼神里却首次出现了畏缩和怯懦。

    飞玛斯没有走正门,而是像进来时一样跳出电网,走到关着其余藏獒的笼子前。

    任谁都能注意到,这些刚运到时原本气势汹汹的藏獒们顿时低头缩脑,有一两只甚至还躺倒在地,把最脆弱的肚皮露出来表示臣服。

    “这样……就可以了?能够保证拍摄的安全?”冯轩向老杨和张子安询问道。

    老杨用力点头,“妥了,放心吧,狗群里有严格的等级制度,除非哪条狗有信心挑战飞玛斯,否则谁也不敢违抗它。”

    据老杨介绍,警犬基地里一窝小狗刚出生,他们都从旁边全程观察,同一窝狗崽在断奶前就已经开始争夺首领地位了。

    起初没有性别差异,不过很快杰出的公犬就会镇压其他狗崽,这样的公犬就会成为基地工作人员的重点关注对象。

    等狗崽们稍微长大后,有经验的驯导员一眼就能认出这群幼犬里哪条是首领,因为进出犬舍时,必须是首领走在最前列,落在最后的一定是狗群里地位最低的。如果哪只狗敢僭越次序,就会遭到首领的严厉呵斥甚至攻击。

    就算藏獒被吹上了天,它们终究也是狗。

    其他人跟老杨聊得火热,对飞玛斯赞不绝口,小刘和小王同样甘拜下风,他们今天算是知道自己的爱犬与飞玛斯之间的差距了。

    张子安绕着电网走了小半圈,走到倒在地上的獒王附近,蹲下来隔着铁丝网和电网看着这只曾经威风八面的凶兽。它挣扎了几次试图重新站立,但是受创的内脏、眩晕的大脑和电击后痉挛的肌肉却令它再次堕入凡尘。

    它大概是嗅到张子安身上有飞玛斯的气味,充满怨恨与憎恶地望了他一眼,把头别了过去。

    张子安并不是来享受胜利者对失败者的怜悯,他是在认真琢磨一个问题。

    在藏獒经济最火热的时期,曾经流传着一条广为人知的箴言在中国,一个真正的富豪,需要拥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娇妻、一辆兰博基尼、一栋豪华别墅、一匹纯种马和一只最大、最凶猛的藏獒。

    这只獒王毫无疑问是最大最凶猛的藏獒。

    那什么……现在藏獒有了,娇妻和兰博基尼在哪里?

    冯轩一开始还有些顾虑,不过这天的拍摄工作非常顺利,特别是拍摄藏獒群在雪夜袭击警犬队伍的那一幕,只要哪只藏獒稍微露出一些野性,就会遭到飞玛斯的呵斥,前者立刻老实了,收起了爪牙。

    这一幕是整部电影里最难拍的,却奇迹般地只重拍了三次就令冯轩感到满意,不仅节省了制作特效的资金,还充分表现出了这些野兽流浪于西部边陲袭击人畜的可怕嘴脸。至于这一幕能否唤醒人们对于西部流浪狗问题的关注,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