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8章 人文关怀
    一一整天的拍摄结束后,天色擦烟。冯轩宣布今天收工,累了一天的员工们将手里的道具放回器材室,一边商量着去哪吃晚饭,饭后要不要再去ktv和大保健(此处划掉),一边纷纷四散离去。

    小刘和小王在基地门口等着,天气怪冷的,张子安不想让他们等太久,本来也打算走,却被冯轩叫住了。

    “小张,有事没?跟我过来一下,商量点事。”冯轩说道,语气却不容置疑,“对了,把老杨也叫上。”

    张子安没办法,只能跟小刘和小王发了条信息,请他们再稍等一会儿。

    他又叫上了老杨,一起来到冯轩的简易会议室,外联制片许刚同样在座,飞玛斯也跟了进来,安静地趴卧在地上。

    许刚热情地与张子安和老杨握手,真诚地说道:“感谢你们二位!真的太感谢了!今天的拍摄顺利得出乎意料,如果没有你们,我无法想象怎么让这些凶残的藏獒们乖乖配合……老实说,从藏地运来这些野生藏獒时,我心里一直打鼓,生怕拍摄过程中出现意外,万一伤到人就麻烦了……”

    老杨心不在焉地应付了几句,一眼看到会议桌上放着一条完整未开封的好烟,毫不客气地拿起来夹在腋下,知道这是冯轩输给自己的赌注。

    冯轩心情不错,乐呵呵地没有说话,捧着保温杯喝热可可。

    张子安对许刚的感激受之有愧,因为他实在没干什么,一切全都是飞玛斯搞定的,昨天和今天的飞玛斯简直像是变了条狗。

    寒暄几句,几人落座。

    冯轩放下保温杯,又勉励几句打打气,之后就进入了正题。

    他说道:“小张,老杨,刚子,你们的工作很出色,我也很满意。拍完今天这一幕,就意味着咱们剧组的拍摄工作即将进入收尾阶段,只剩下一些零散镜头,以飞玛斯和两条警犬的聪慧听话,想必拍摄起来会很顺利。”

    老杨美滋滋地抽着烟,张子安认真地听着。

    “今天我叫你们过来,是想跟你们商量一下,等杀青之后,除了飞玛斯、赤龙、王子以及其他狗舍送来的德牧以外,剧组里的其他狗应该如何处置,包括那些藏獒。”冯轩轮流注视着三人,询问道:“三位有什么建议没有?”

    许刚早有腹稿,率先发言道:“冯导,我先说吧。这些藏獒从藏地运来之前,已经跟当地寺院的僧侣以及藏民商定好,不能伤害它们的性命,所以我的意见是,把这些藏獒绝育后送回藏地的流浪狗收容中心,别的地方也无处安置它们。”

    老杨喷出一口烟雾,点头说道:“也只能这样。我来说一件你们可能不知道的例子:2010年4月14号玉树地震的时候,滨海市的警犬大队也被抽调了一部分警犬前去救灾,搜索被压在废墟下的受困人员。等救灾工作结束后,我听那些赶赴救灾的带犬民警说过类似的情况。”

    其他人安静地听着,没有打断他。

    老杨弹了下烟灰,凝神回忆道:“你们知道,大灾之后必有大疫,特别是这种造成重大伤亡的地震,往往特别容易滋生疫情。玉树是喜马拉雅旱獭鼠疫的疫源地,地震造成了越冬的旱獭提前出洞。喜马拉雅旱獭这种啮齿动物长着两颗大板牙,毛茸茸挺可爱的,却是烈性鼠疫的主要保菌动物,就跟苍蝇一样,明明满身细菌,自己却不会染病死亡……”

    他停顿了一下喘了口气,又说道:“另外,玉树当地的老鼠特别多,那边没人养猫,老鼠没有天敌,灾情过后更是满地的老鼠,成群结队的,根本不怕人。眼看重大疫情即将爆发,救灾指挥部果断决定全面开展灭鼠工作,无论是旱獭还是老鼠全都剿灭,但是却被当地的居民拦住了,因为旱獭被当地人民视为神灵,每天都要拿好吃的喂它们,即使自己吃不饱也要喂它们。”

    其他人一听,确实觉得这跟目前藏獒的情况很相像,非常棘手,明明直接扑杀流浪藏獒是最好的解决手段,但限于当地民俗却不能这么干,即使强行干了人家也不领情,反而会引起人民内部矛盾……一旦矛盾激化,谁也负不起这责任。

    许刚饶有兴趣地追问道:“那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老杨耸耸肩,隐晦地说:“那种情况下,最后被逼得没办法,只能屠神喽。”

    其他人心领神会,但玉树地震那是属于特殊情况,是不可抗力的天灾,可以特事特办,却不适用于现在。

    商量来商量去,谁也没有其他好办法,只得决定按照许刚的提议,将这些藏獒绝育后再送回藏地的流浪狗收容中心。

    说完了藏獒,就该说说那些被淘汰的德牧了。

    这些德牧被买来当替身,虽然没有用上,却不可能再回到警犬基地,回去就是死,那么要如何处置呢?

    其实剧组里有人表示愿意领养其中一两只德牧,但是一听到还要警局内部人士提供担保,就嫌麻烦退缩了。

    室内一时无人说话。

    飞玛斯用一只前爪拍了拍张子安的鞋,他会意地轻咳一声,郑重说道:“冯导,我想说一件事。”

    冯轩一怔,下意识地说道:“请讲。”

    张子安说道:“中国以动物为主角的电影为数很少,但是有动物演员出演的电影和电视剧挺多的。”

    冯轩点头。

    “我看过很多西方的动物电影,这些电影的结尾字幕往往会注明——‘并未有动物在本片拍摄过程中受伤’。《战犬》这部电影显然做不到这点,不论是之前试镜时受伤的警犬还是今天受伤的大牙和獒王,又或者是要对这些藏獒实行的绝育手术,都可以算是伤害了动物,咱们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否则对不起良心。不过咱们还可以退而求其次,在片尾写上另一句话——‘片中的动物均已得到妥善安置’。”

    张子安意味深长地说道。

    他是在不动声色地向冯轩施加压力,希望冯轩不要随便将这些德牧打发了,比如送到本地的流浪动物管理中心。这些德牧很难被普通人领养,若是送去那里,免不了被安乐死的命运。再怎么说,它们至少也在剧组中充当了群众演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总不应该受到兔死狗烹的对待。

    冯轩惊讶地咦了一声,不由地对张子安刮目相看,因为他的妻子也在夜里睡觉前跟他说过类似的话,只不过是出发点不太一样。

    作为一名资深影迷,他妻子说,如何对待剧组里的动物,不论是德牧还是藏獒,决定了这部电影的上限。

    为了方便说明,她举了个例子,就是电影《孔雀》。

    在这部著名电影里有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镜头,就是饰演母亲的演员将一杯毒药灌进一只鹅的嘴里,并且掐着它的脖子不让它吐出来,掐了很久很久,这只鹅就在地上一直痛苦地挣扎。

    关于这只鹅的命运,电影最后并未出现相关字幕,然而在参加国际电影节评奖时,这一幕镜头却受到国外评委和观众的质疑。电影制片方只好站出来声明,说那只鹅是被麻醉了,不是真死,于是这部电影得了奖。

    然而,那只鹅挣扎得如此痛苦而真实,绝不可能是表演出来的,明眼人一看便知,它绝对是被灌了毒药,而且为了拍摄这个镜头,很可能被灌毒药的鹅不止一只。

    冯轩的妻子向他说这个,意在隐晦地提醒他,如果《战犬》这部以动物为主角的电影想走出国门,不被局限于国内,那么如何妥善对待剧组里的动物演员就成了关键。

    她的意见与张子安不谋而合,如果想让《战犬》在国际上获奖,进一步提高这部电影的上限,就一定要在片尾堂堂正正地打出字幕——“片中的动物均已得到妥善安置”,以人文关怀回绝一切可能的质疑。

    妻子这么说,作为首席驯犬师的张子安也这么说,冯轩此前并不觉得如何,但被他们两个轮番提醒后,便深感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藏獒是租借来的,只要绝育后送回藏地的流浪狗收容中心,再额外提供一些补助就可以了,那这些德牧怎么办呢?

    众人七嘴八舌地商量了一会儿,老杨在烟灰缸里捻熄了烟头,咳嗽几声说道:“我有个办法。”

    其他人停止发言,听他讲话。

    “把这些德牧送到退伍警犬养老院怎么样?”老杨提议道。

    张子安在警犬基地门口看到崔屹与暴风分别的感人场面,便向老杨询问过退伍警犬的安置问题,当时老杨就提到了警犬养老院,但是他没有详细问,老杨也没有详细说。

    冯轩、许刚和张子安都不清楚退伍警犬养老院的具体情况,送到那里是否就算是“妥善安置”了,其实老杨也不太清楚,他没去过。

    众人又商量了一会儿,想不出其他好办法,就决定由张子安和老杨去一趟警犬养老院,探探虚实。

    ————

    >>封面换成了原来封面的手绘版,客户端可能有延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