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心象风景
    “张大哥,今天我们算是开眼界了,先走了啊!”

    小刘和小王把车停在宠物店门口,向张子安挥手告别。

    “进来吃了晚饭再走吧,我正好要订餐,给你们也订份。”张子安邀请道。

    “不了,我们请了一天的假,今天晚上回去后还有很多内务要做。”小刘说。

    张子安知他说的是实情,不便挽留,“好,那你们路上小心,开慢点。”

    目送他们开车离开,张子安和飞玛斯一前一后进入宠物店。

    “下班了。”

    张子安拍拍收银台的桌子,提醒只顾着埋头作画的鲁怡云,然后打电话订了两份餐,其中一份让她带回家吃。

    飞玛斯抬眼看了看,宠物店里一切如常,精力充沛的星海在玩捉迷藏,菲娜轻轻甩着尾巴趴在最高的猫爬架上打盹,雪狮子陶醉地盯着菲娜的尾巴念叨“生牛腩”,老茶以“农民揣”的姿势趴在角落里的电热毯上看电视,理查德则落在老茶旁边,不停聒噪着“换台”。

    鲁怡云慌慌张张地穿外套,张子安打完订餐电话后,则向她询问今天白天的经营情况,似乎也一切如常。

    飞玛斯今天比平时更累,不仅力战獒王,在拍摄那幕流浪藏獒群追袭警犬队的镜头时反复跑了好几个来回,很想在吃夜宵前找个地方歇歇。反正闲着无事,它走到电视机旁边,有些好奇地想知道老茶在看什么。

    “傲气傲笑万重浪——”

    “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电视上演的是一部古装武打片,豪情万丈的配乐奏响,一位年轻帅气的男子腾空而起,连续施展凌厉绝伦的腿法,将敌人踢得节节败退。

    老茶看得悠然神往,眼神里精光闪烁,每到精彩处就拍着电热毯击节赞叹,恨不得以身代之。

    “嘎嘎!换台换台,赶紧换台!这种垃圾电影假得要死,有什么可看的?本大爷要看美国怪胎……不对,是美国达人秀!”理查德很讨厌这些打打杀杀的武打片,扑腾着翅膀试图从老茶的猫爪下抢夺遥控器,却总也未能得逞。

    老茶的眼睛紧紧盯着电视屏幕,目不斜视,仅仅把遥控器左爪倒右爪,右爪倒左爪,就令理查德疲于奔命。

    飞玛斯挺同情理查德,就算这只灰鹦鹉再练上三十年,也未必能从老茶手里抢东西。

    “老茶,怎么换电影了?”它问道。

    飞玛斯和张子安都知道,老茶最喜欢的是有关于叶问的电影,不论是新的还是旧的,都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其次是李小龙的电影,但目前这部电影的主角既非叶问,也非李小龙。

    精彩的武打剧情告一段落,老茶从屏幕上移开眼睛,欣然说道:“总看同一个系列也觉得有些乏味,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这系列是关于佛山地区一位黄姓武师的,剧情方面虽与老朽记忆中的那个人不太一样,但武打场面很精彩,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

    听老茶这么一说,飞玛斯好像想起来了,老茶前几天也看过这系列电影的第一部,但是当时飞玛斯正为獒王的事而忧心,所以只闻其声未见其形。

    老茶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飞玛斯的腿,笑道:“飞玛斯你这两天可是有何奇遇?”

    飞玛斯一怔,奇怪地问:“老茶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朽自问老眼未花,观你今日走路的仪态,与昨日有些许不同,可谓下盘扎实,虎步龙行,没有一年半载的苦练,绝达不到今日的境界。除非是像武侠电视剧的主角那样有惊天奇遇,否则无法解释。”老茶凝视着它,失笑道:“可飞玛斯你一直在店里和剧组里,并未独自离开过,难道这店里的某处藏有失传的武功秘籍不成?”

    飞玛斯沉默片刻,点头说:“确实是这样没错。店里的某处,确实藏有失传的武功秘籍。”

    “哦?”这次轮到老茶惊讶了,它拿不准飞玛斯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虽然从常理而言飞玛斯应该是在开玩笑,但又如何解释飞玛斯今日走路仪态的转变呢?

    老茶没有去过剧组的外景地,不知道今天飞玛斯在剧组里让众人惊掉下巴的事迹,它只是从飞玛斯走路姿势变化上敏锐地察觉出一些端倪。然而如此的姿势变化需要勤学苦练,绝非一朝一夕可以达成的,因此分外令老茶感到疑惑不解。

    飞玛斯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提出了一个问题:“老茶,你听说过佛山无影腿么?”

    老茶不经意地望了一眼电视,沉吟道:“老朽不仅听说过,还略通一二,只是由于猫族体型限制而无法习练。这本是黄姓武师的看家绝学,只残余三式,因缘巧合被老朽得到……老朽听闻你和子安在电影拍摄中遇到一些困难,原本考虑将佛山无影腿传授于你,但是远水不解近渴,这三式腿法没有速成之道,至少要练上一年半载才能初见成效……”

    飞玛斯知道老茶没有说谎,它心中的老茶也说过类似的话,任何精深的武学都没有速成之道,即使老茶在现实中教会它这三式腿法也完全没用,它既没时间也没场地进行习练。

    “你们在说什么?”

    在它们说话的间隙,外卖已经送过来了,张子安把鲁怡云送走,拉下卷帘门,听到它们似乎在讨论武学,不由地走过来。

    理查德抢先说道:“我们在说——是不是该换台了?这电影里没有杰夫你最喜欢的女装男孩子!”

    张子安自动忽视了它的话。

    飞玛斯觉得是时候把一些事告诉他们了,于是说道:“我想告诉你们一件事,这件事很离奇,我其实到现在其实也拿不准,这件事到底是真的发生过或者只是我的臆想。”

    张子安听它说得郑重其事,打起精神认真听着。此外,他心中也很纠结今天飞玛斯的神奇表现,简直就像爆发了小宇宙一样,只是顾虑到它的心情,一直憋着没有问出来。

    老茶暂停了电视,把遥控器揣到怀里,不让理查德碰到,同样认真地听着,因为它觉得飞玛斯接下来的话肯定能解开自己心中疑云。

    飞玛斯望向正在与温蒂玩捉迷藏的星海,说道:“这个故事很长,要先从星海说起。”

    接下来,它把自己出现在蜡像馆之后的诡异经历系统地述说了一遍,重点在于依次进入星海与老茶记忆世界的历程。

    张子安连晚饭都忘了吃,一直听到它把截止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事说完,才多少了解了一些内情,简直像跟看了一场电影似的。

    老茶听得很入神。

    除了老茶以外,理查德一开始聒噪着要找遥控器,不过慢慢地听了下去,菲娜睁开眼睛,同样好奇地听着。

    飞玛斯说完之后口干舌燥,去自己的饮水盆里喝了些水,重新走过来,问道:“你们觉得如何?是我在做梦么?”

    它迫切需要得到大家的建议,因为它觉得自己快糊涂了,已经分不出哪边的世界更真实。

    张子安和老茶都沉思不语,打算想清楚再发言,飞玛斯的经历果然离奇,却可以完美解释目前所发生的事,包括飞玛斯以老茶为模板轻取獒王、以星海为模板突破游戏设置的空间障碍等等。

    理查德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嘎嘎!你们这群白痴,本大爷已经猜到了!”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飞玛斯表示怀疑,信不过这只不靠谱的灰鹦鹉。

    理查德趾高气扬地昂起头,摆出一副老学究的样子,“你们啰里啰嗦说一些‘星海的内心世界’、‘老茶的记忆节点’什么的,真是又啰嗦又不专业!你们可听说过一个日语名词叫做‘心象风景’?”

    张子安和其他精灵俱是摇头,表示没听说过。

    理查德见状更是得意,“想来你们这帮不学无术的白痴也不知道!本大爷这就教教你们,心象风景是指脑海中浮现的、被记忆或者被描述的风景,但是心象风景并非100%忠于现实,甚至连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场景都是被允许的!听到这个想到了什么?没错,就是星海的烟盒子!那明显是不存在于现实中的东西,但那就是星海的心象风景。只有这个词才可以准确描述飞玛斯见到的和经历的!”

    虽然理查德的语气一如既往地臭屁和惹人嫌,但张子安闻言却是心中一动,想起飞玛斯在《宠物猎人》游戏里的特征描述——“等闲识得心中境,千变万化总是真”,难道这个“心中境”就指的“心象风景”?

    从星海那里学预测未来,从老茶那里学武术……如果飞玛斯每看到一只精灵的心象风景就能学到一些东西,那可是**炸天了啊!

    最关键的是,飞玛斯学习这些东西根本不需要消耗现实里的时间,只要在心象风景里反复练习就行,这岂不就是某著名漫画里的“精神与时间之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