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1918
    说飞玛斯的能力是主角模板有些夸张,毕竟它是“取法其上,得乎其中”,无论是向星海学的预测未来还是向老茶学的武术,全都是弱化版和简化版,飞玛斯没有学到选择未来的能力,也没有得到信仰之力赋予老茶的钢筋铁骨,但即使如此也很**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乱猜一通,当然其中八成是理查德在哗众取宠,说了半天却依然没有解决一个本质问题——飞玛斯为什么会忘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

    张子安点的外卖已经凉了,他拿到楼上去用微波炉加热。

    宠物店里很暖和,飞玛斯将憋闷很久的话倾吐出来,觉得胸怀为之一畅,精神放松了许多。老茶继续放电影,理查德争抢遥控器,菲娜打了个呵欠继续睡。

    飞玛斯也趴下来,注视着电视屏幕。

    看了一会儿,它有些困倦了,眼皮渐渐耷拉,几经挣扎后,终于闭上了。

    ……

    “飞兄?”

    “飞兄?”

    朦胧中,飞玛斯像是刚睡着,便被谁给叫醒了。

    “晚饭好了么?”它迷迷糊糊地抬起头问道,以为是张子安叫它吃晚饭。

    “飞兄,你饿了么?”

    等飞玛斯看清楚眼前的景像,一激灵就站起来,困意全飞到九霄云外。

    老茶——年轻时的老茶,头戴斗笠,身穿灰色的长袍马褂,笑盈盈地站在它面前,说道:“飞兄你体型大,得多吃些东西,不能跟我一样,我一天不吃饭没什么关系,但飞兄你可不行,昨晚应该吃些牛肉的。”

    飞玛斯晃晃脑袋,望向左右。

    这里不是奇缘宠物店,它再次来到了荒山野岭里的侠猫义犬祠。

    饱饱地睡了一晚上,陈家三口看上去精神状态不错,跪在祠堂里唯一空闲的蒲团上,手捧檀香,轮流向供桌上的牌位行礼,口中还念念有词,无非是说请侠猫义犬在接下来的旅程中继续保佑他们之类的。

    供桌上的鸡鸭鱼肉已经被扫荡一空,昨晚剩下的半盘酱牛肉和半个烤羊头也被装进了又脏又破的包袱。当然,若非得到老茶的授意,他们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飞玛斯突兀地问道:“老茶,昨夜我去哪了?”

    老茶被问得摸不着头脑,如实答道:“飞兄何有此问?飞兄哪也没去,一直趴在蒲团上休息,直到刚刚被我叫醒……或者说,飞兄有把握瞒过我偷偷离开这间祠堂?”

    瞒着老茶然后推开祠堂厚实的大门离开,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夜里一切风吹草动都瞒不过老茶,在夜里它比飞玛斯更清醒。

    既然老茶这么说,那飞玛斯就一定整夜都留在祠堂里。

    飞玛斯呆呆地愣住了,一时间有些晃神。

    老茶担心地注视着它的脸色,关切地问道:“飞兄怎么了,是睡糊涂了还是身体抱恙?”

    “算了,我没事,大概是睡糊涂了吧。”飞玛斯回过神来,摇头叹息道。

    老茶劝慰道:“飞兄可能是饿的,等今天送饭的人来了,飞兄你就先吃,不用等我一起。”

    飞玛斯苦笑一声,它真不是饿的。

    不过这样也好,似乎可以借着睡觉在两个世界之间切换,哪边都不耽误。别人是睡觉时做梦,它是睡觉时来到梦中。

    陈家三口跪拜上香完毕,又向老茶和飞玛斯连连作揖,不断感谢它们昨天夜里的救命之恩。

    老茶抬头看看天色,向他们挥挥手,又给他们指了个方向,示意他们尽快赶路。

    陈铁蛋和他媳妇千恩万谢,牵着虎娃的手,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他们刚走,老茶就把他们上的香弄灭了,它和飞玛斯都不喜欢这味道,乌烟瘴气的。

    由于老茶和飞玛斯都饿着肚子,上午没有进行惯例的切磋过招。

    没过多一会儿,晌午的时候,山外又来了一队人马。

    这次飞玛斯没有大惊小怪,它和老茶已经知道,这大概是伍凝又来探望它们了。

    等这队人马行近,果然正如它们所料,伍凝依然穿着方便的男装,骑在高头大马上,兴冲冲地一马当行向它们跑过来。

    老茶和飞玛斯也挺期盼她的到来。

    这一年里,伍凝每隔两三个月就会亲自进山一次,一是探望恩人,二是散心。

    山中的日子很无聊,老茶和飞玛斯除了睡觉、吃饭、习武之外没什么可做的,宠物店的故事早已经讲完,行侠仗义的机会又不是每天都有。

    好在伍凝进山时往往会带着报纸,给它们朗读一些时政要闻,每到这时候它们都会听得很认真,借此了解一些山外发生的事。

    下人们跟随她来过数次,不待吩咐,有人牵着马去河边饮马,有的拿着扫帚打扫祠堂、清理灰尘和蛛网,还有人带来新蒲团换掉破旧的。

    飞玛斯和老茶昨天一整天没吃饭,早就饿了,等下人们放下食物,立刻开始大快朵颐。

    它们吃饭的时候,丫鬟带来一个绣墩放在干净的地上,伍凝拿着几份报纸和杂志,坐在绣墩上,开始为它们挑重要的事情朗读。

    “对了,你们知道吗?最近出了一个顶了不得的作家!”她兴奋地说道:“我给你们读一段最精彩的!”

    她翻开一份月刊杂志,念道:“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念完后,她放下杂志,缩了缩脖子笑道:“你们大概听不懂吧,不过我第一次读到这段时简直浑身发冷,钻进厚棉被里都不暖和……还好我爹不是书里写的那种人。”

    飞玛斯完全听不懂,也不关心,它只在意为什么今天的烧鸡火候有些过……倒是老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伍凝没有注意到老茶的反应,只是凝望着远山,喃喃说道:“我爹虽然不是那种人,但也不想让我读这些报刊,说会惹祸上身,我读了之后想跟人说,但却没人能说,只有进山时跟你们说说这些……”

    老茶同情般地看着她。

    “还有,差点忘了说。”她自怜地笑了笑,从伤感中脱离出来,又拿起一份《申报》说道:“还有一件大事。德意志刚刚宣布投降,大战结束了,中国是胜利的一方。北洋政府在太和殿进行了盛大的阅兵庆典,听说很热闹,真想去亲眼看看啊……不过好远呢。”

    飞玛斯差点被一根鸡骨头噎着,咳嗽了几声。

    它抬眼盯着《申报》上的大字标题,不过更吸引它的是时间。

    1918年。

    飞玛斯的心中突然生出了某种莫名的情愫,这个数字对它来说似乎有别样的意义。

    它扭头望向遥远的西方,却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说完了大事,伍凝跟它们说了一些体己话,甚至有些是属于少女的小秘密,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的。

    等日头偏西,下人们催促她回家,她这才跟它们道别,依依不舍地离开。

    鱼归大海,鸟回山林,侠猫义犬祠再次恢复了寂静。

    飞玛斯侧了侧头,向一旁的老茶说:“老茶,我有了新故事,想不想听听?”

    “哦,是什么故事?”老茶立刻来了兴趣。

    飞玛斯趴卧在蒲团上,说道:“是一个挺长的故事,关于如何拍电影的故事,你最好也趴下来慢慢听。”

    ————

    >公众号更新了理查德的相关事迹,关注“jiepo666”或者“皆破”查阅历史消息即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