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PTSD
    从一个个笼子前走过,警犬们的记忆长廊向飞玛斯完全敞开,它就像是一片无足轻重的落叶,不着痕迹地飘过它们的一生。

    毫无疑问,4号笼子里的x拥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力,无论是中暑晕倒多少次,无论是流过多少血受过多少伤,x的心态都不受影响,是当之无愧的“战犬”。

    然而,5号笼子里的德牧就没这么强悍了。

    飞玛斯来到5号笼子前,意外地发现5号笼子里的德牧竟然瑟缩在角落里,浑身发抖,两条前肢搭在自己的脑袋上,掩住耳朵,惊恐地盯着飞玛斯。

    这真的是一条警犬么?

    飞玛斯的心中油然生疑,它已经见过了很多警犬,强悍的如x,温柔的如落落,但即使是温柔的落落也不会吓成这样。它倒是听说星海刚来到宠物店时似乎跟这只警犬的情况很像。

    5号笼子里的警犬名叫“战天”。

    犬如其名,战天的体型高大威猛,肌肉强壮,看起来比大牙还要威风。它不仅是外形备受青睐,训练成绩也非常出色,并不亚于x。

    战天令人惊讶的年轻,似乎比x还要年轻,可能还不足7岁。另外,战天肢体健全,从外表上看也没有受过伤。

    飞玛斯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一条无伤无病的7岁警犬即使称不上风华正茂,勉强也能算是正当壮年,经验和体力都达到了顶峰,为什么会早早地来到偏僻的警犬养老院里养老呢?

    如果按照正常的逻辑,战天大概也会被派驻到边防地区,成为一条光荣而骄傲的边防警犬,即使退一步说,至少也能成为内陆地区的优秀警犬,抓捕罪犯,立功受奖——正常来说是如此的。

    事实上,战天血统优秀、外形威猛,自出生以来就受到人们的青睐,人们都认为它会是这一代最出色的警犬,因此被取了一个极为霸气的名字。

    战天聪明勇敢,各项科目训练成绩都是顶级的,综合实力更在x之上,最后被分配到一支神秘的反恐特警部队。

    在新的时代,恐怖活动已经取代边境冲突,成为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本着好钢用在刀刃上的原则,战天在反恐特警部队里应该是如鱼得水的。

    战天在警犬基地里受过严格的基础训练,但是反恐特警的训练要求更加严格、更加专业、更加有针对性,训练科目特别针对城市反恐进行了优化。

    飞玛斯从战天残缺的记忆中,看到它用过很多新奇有趣的小玩意,比如说一种高科技的警犬背心,并非是像x穿的防弹背心那样防弹用的,因为考虑到我国禁枪的状况,城市反恐一般不太可能遭遇自动步枪和手雷这样的高杀伤力武器。

    这件背心上安装有摄像头和麦克风,拍摄的画面和捕捉的声音均可以实时无线传输到主人手持的3英寸显示屏上,在开阔地带的无线传输距离最远可达1公里,即使是在复杂的城市环境里,距离也能达到200米左右。

    摄像头具备防水和夜视能力,可以支持全天候作战,此外靠近警犬头部的位置还有一个微型扬声器,让驯导员可以远程向警犬下达命令。

    因为不想让负重问题影响到警犬的灵活性,这件背心内置的电池能保证半小时的工作时间,在一般的反恐秘密潜入任务中是足够了。

    像这样的高科技装备还有很多,每一件都是针对警犬量身定制的,价格贵得惊人。光是看看这些东西的价格,飞玛斯就相信绝对是优中选优的警犬才有资格进入反恐特警部队。

    战天不仅强壮,还很聪明,这些高科技小玩意儿一教就会,特警部队里从上到下一致认为,它将会成为警队里的王牌警犬。

    训练越接近尾声,训练内容就越趋近于实战,甚至就是拿国内外真实发生过的恐怖袭击当作案例来训练。

    某一天,意外发生了——这个意外并非是战天在训练中意外受伤,而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意外。

    训练科目:城市反恐巷战。

    训练强度:准实弹。

    在这次仿真训练中,战天跟着一小队反恐特警突入恐怖分子盘踞的待拆除旧楼,然后逐个楼层、逐个房间搜索目标。

    战天灵敏的嗅觉起了大作用,它充分胜任了侦查兵的职责,很快就带领小队找到了恐怖分子所在的房间。

    根据情报显示,恐怖分子可能持枪,按照战术规则应该先往屋内扔一颗闪光弹,然后突入室内,制伏恐怖分子。

    无论是反恐小队还是扮演恐怖分子的同事,手持的枪支里全是装的橡胶子弹,即使打中身体也不会造成很大的伤害。不过,扔进去的这颗闪光弹是货真价实的。

    闪光弹爆炸时产生了巨响和令人目眩的强光,可以令狭窄室内的敌人在数秒内暂时致盲、致聋,失去反应能力,几乎只能束手待毙。

    问题就出在这里,特警小队知道要扔闪光弹,有心理准备,闪光弹出手就会转头闭目躲开强光,张开嘴巴避免声浪对耳膜的冲击。

    战天不知道,它就算再聪明也是一条狗,一条听力比人类灵敏16倍的狗。

    特警撞门投弹的动作一气呵成,门刚一撞开,奋勇争先的战天便跃跃欲试,虽然被特警牵着停留在门口附近,没有第一时间冲入室内,但依然受到了闪光弹的影响。

    战天的记忆在这里发生了残缺,飞玛斯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天旋地转,耳中嗡嗡轰鸣。在强烈的白光中,特警们的动作都成了重影和慢镜头。

    在这次训练中,战天开头表现极佳,但最后关头的表现却有些大失水准。特警部队的警员和教官们都不以为意,因为战天往常的表现已经足够好,偶尔一次状态不佳没什么关系,它毕竟只是一条狗,他们认为这是战天过度劳累所致。

    战天被放了几天的假,让它好好休息,然而在几天后的又一次解救人质的仿真训练中,它出了大纰漏。

    在这次的仿真训练里,当战天看到特警队员拿出闪光弹握在手里,还没来得及拉弦投掷,房门也还没撞开,就惊恐地汪汪大叫,将特警小队的位置完全暴露给敌人,训练结果是人质解救失败,特警小队被敌人全歼。

    从这天起,战天被打入了冷宫,从候选王牌警犬跌落凡尘,连带它的特警也不给它好脸色看,因为它的重大失误,导致整个特警小队在训练中排名垫底,受尽了嘲笑。

    尽管如此,战天在之前的训练成绩太出色,教官们依然没有完全放弃它,让它休养更长一段时间后,又重新试着启用它,让它跟着参与一些比较简单的训练。

    然而,这段漫长的休息时间没有扭转战天的颓势,它在训练中的表现越来越差,经常在跑动中毫无征兆地突然站住,疑神疑鬼地东张西望,或者听到枪响就跑到角落里缩起来发抖,沦为整个反恐特警部队上上下下的笑柄,甚至连它的名字都成了人们取笑的理由,像个傻瓜一样……

    就这样,战天终于被所有人放弃了,连它的主人也不再理它。

    特警部队的上级给战天签署了提前退伍的命令,但是没人愿意领养它,没人愿意领养一个胆小鬼。

    几经周折,曾经风光无限的战天像垃圾一样被扔到了付涛开的警犬养老院,落寞地住在5号笼子里,每逢有陌生人到来时就会躲到角落瑟缩成一团……

    舍己救人的x令人敬佩,而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战天则令人扼腕长叹,它的身体完好无损,但心已经破碎不堪。

    飞玛斯沉默地注视着战天,心里充满了遗憾。

    从某种意义上说,战天也是一条保家卫国的战犬,跟x一样是因伤退伍,只不过它是伤在心里,受到的待遇却跟x有云泥之别。

    这很不公平。

    这些退伍警犬的心里或多或少都有对主人的依恋与不舍,唯独战天没有,它的主人放弃了它,它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飞玛斯不忍心让这条可怜的警犬继续担惊受怕,便想离开这里让它独处,自己去6号笼子看看。

    就在这时,犬舍门口传来几个人的脚步声,飞玛斯能分辨出其中有张子安。

    张子安和老杨通过一番攀谈,觉得付涛这个人不错,可以试着把被淘汰的德牧们交给他,不过在最终决定之前,他们还是想进犬舍实地考察一下,包括卫生状况和警犬们的待遇。

    于是,在他们的要求下,付涛领着他们来到了犬舍。

    看到飞玛斯,张子安如释重负,“飞玛斯,你自己跑这里来了?我还正找你呢。”

    付涛轻哼一声,说道:“看把你紧张的,我说过它在这院子里丢不了,院门关着它还能跑到哪去?”

    张子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倒是老杨替他辩解道:“我要是有这么一条狗,我也紧张,全剧组都把这条狗当宝贝疙瘩。”

    付涛不屑地低声说道:“神气什么,我这里又不是没有拍过电影的狗……”

    张子安觉得付涛的脾气像是个老小孩,并不在意。他和老杨从1号笼子走到4号笼子,他们没有飞玛斯的能力,笼子里面的警犬在他们看来很正常,只有4号的x令他们多驻足了一会儿,因为它骄傲的神情和残疾的后腿。

    当他们来到5号笼子前,飞玛斯冲张子安叫了一声,说道:“它不太对劲儿。”

    张子安和老杨也先后察觉到了,5号笼子里的这条德牧似乎极为胆小,极害怕陌生人似的缩在角落,这真的是一条警犬吗?

    张子安首先想到的是,这条狗是不是遭受过付涛的虐待——这是很正常的第一反应,因为一般来说遭到过严重虐待的狗才会如此怕人。

    如果付涛表面上开办警犬养老院,背地里是个虐狗狂人,那无论如何不能把德牧们寄养到这里来……

    不过,张子安仔细观察后,又觉得不像,因为这条狗身体很健壮,外表也没有明显的伤疤,要说这是虐待,手段未免太高明。

    飞玛斯轻声解释道:“它在训练中遭遇了一些可怕的事,变成了这样……”

    张子安一怔,猜不透训练中遭遇什么可怕的事,毕竟这狗没伤没病的,再可怕能可怕到哪去?

    老杨已经忍不住发问了,“我说,这条狗是怎么回事?”

    付涛皱了皱眉,为难地说道:“这条狗啊……其实我也不太明白它是怎么回事,听人说这狗很怂,在训练中吓破了胆子,没人要,我看它可怜,就收下了它。”

    战天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委屈地低头呜咽一声。

    老杨作为警犬基地的前驯导员,最不喜欢怂狗,他认为狗可以笨,但绝不能怂,当即对战天失去了兴趣。

    飞玛斯摇摇头,否定道:“它不怂,它只是……病了,病在心里。”

    老杨和付涛听不懂飞玛斯的话,但是张子安能听懂,不由地更疑惑了。他见付涛正想往前走,便闪身阻拦道:“付师傅,能不能详细讲一下,这条狗是怎么被吓破胆子的?”

    付涛觉得张子安有些啰嗦,不耐烦地说:“具体我不清楚,反正是在训练中突然就怂了。”

    飞玛斯低声说:“是闪光弹,它在实弹训练中看到一颗闪光弹在近处爆炸。”

    闪光弹?

    张子安心里犯起了嘀咕,按常识来说闪光弹是非杀伤性武器,对这条狗有这么大的影响么?再说其他的狗怎么没事?

    老杨在向付涛询问一些日常饲养和训练的问题,张子安趁机掏出手机,向孙晓梦发了条信息。

    张子安:“提问:如果一条警犬在近距离看到闪光弹爆炸,会吓出病来吗?”

    孙晓梦没有回复。

    张子安发送一个50元的红包。

    孙晓梦:“一般不会,不过偶尔也有例外。”

    张子安:“怎么可能呢?狗有那么怂吗?这是警犬啊!”

    等了一会儿又没回复,张子安肉疼地发了个100元红包,并且留言:“这次把话一口气说完。”

    孙晓梦:“这种事例在中国很罕见,不过在美军驻伊、阿两国部队的军犬里时有耳闻。”

    张子安心说,怎么还扯到美军了……

    孙晓梦:“狗跟人一样也有喜怒哀乐,当然也会恐惧和害怕,某些心理疾病人和狗是共通的,比如ptsd。”

    张子安:“ptsd?说人话!”

    孙晓梦:“ptsd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经常发生在从战场上归来的士兵身上,对于残酷的战场怀着深深的恐惧,无法回归正常的日常生活,具体表现在精神紧张、噩梦连连、举止反常等。美国发生过很多起从战场上归来的老兵发狂杀人的案件,这些一般都是幽灵般的ptsd在作祟。实际上不仅是人会患上ptsd,狗也会患上,突如其来的强光和巨响,往往就是诱因。”

    张子安:“……总结一下,就是说警犬可能会因为在近距离遭遇闪光弹爆炸而患上ptsd?”

    孙晓梦:“完全可能。”

    张子安:“具体症状是什么?”

    孙晓梦:“有记录表明,从伊、阿两国归来的军犬,由于在战场上频频受到汽车炸弹的威胁,它们会非常敏感,抗拒跳上汽车,见人就躲,看见房门就拒绝入内,如果强行把它们带进房间它们就会钻进床和家具的下面躲起来,尤其害怕长着大胡子的男人……你能说这些身经百战的军犬怂吗?”

    张子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目光,看了看5号笼子里缩在角落的警犬。从孙晓梦描述的症状看,这条警犬八成就是患上了ptsd。

    他发信息问:“那能治好吗?”

    她又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复,张子安正想红包开路,她突然回复了。

    孙晓梦:“很遗憾,ptsd对人来说都是很难治愈的,我听说美军那边的兽医院正在实行针对军犬的ptsd治疗计划,就算无法让军犬完全康复,但至少能让它们可以执行巡逻任务,并且在退伍后可以正常生活。不过,由于我国没有对外战争,目前没有开展相应的研究。”

    张子安发信息时,一直是蹲着的,让飞玛斯能看到手机屏幕,并且把他和孙晓梦的交谈小声念出来给它听。

    不过看到这里,他突然心中一动,不知道怎么的联想到飞玛斯身上。他装作腿蹲酸了的样子捶捶腿站起来,快速发了条信息过去。

    张子安:“ptsd,只发生在从战场归来的老兵身上么?”

    孙晓梦:“不,看见一切残忍可怕的场面,不论是天灾还是**,都可能令人的心灵受到重大创伤而患上ptsd,包括亲身经历或者旁观战争、虐待、谋杀、车祸等等。”

    张子安又问:“那ptsd可能令人失忆吗?”

    孙晓梦:“当然可能,这是人的保护性本能反应,心灵受创过于严重,如果不忘记的话就无法活下去。”

    张子安若有所思地低头看了一眼飞玛斯,又问道:“那狗呢?狗患上ptsd的话,有可能失忆么?”

    孙晓梦:“……狗就算失忆你又怎么知道呢?”

    张子安没有再回复,将手机熄灭屏幕揣回兜里,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