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电影梦
    9号笼子里的德牧名叫贝贝,也是一条警犬。

    付涛揉了揉贝贝的脖颈,向张子安和老杨得意地说道:“别以为只有你们的狗拍过电影,我不稀罕!看见没有?这条狗也拍过电影哦!”

    张子安不太相信,拍过电影的狗怎么可能沦落到这里?

    “真的假的?”他以为付涛是在开玩笑,“它拍的是哪部电影?”

    “当然是真的!我一把年纪还骗你不成?电影名字是……名字是……”

    付涛面露尴尬,拍着脑袋想了半天,说道:“哎呀,看我这记忆,真记不起来了……反正它真演过,我不骗你!”

    飞玛斯看到了贝贝的记忆,知道付涛扬言属实,贝贝真的拍过电影。

    贝贝在训练方面很普通,成为警犬之后表现平平,跟落落一样是一条非常普通的警犬,没有立过功受过奖,在警犬生涯中除了帮主人维持治安和抓捕小偷以外没什么特殊的经历。

    它本来就应该如此平淡地度过一生,然后安然退伍。

    不过,后来有一天,贝贝所在的警队接到上级通知,让他们带着警队里的警犬去试镜,协助某个剧组拍电影,。

    跟《战犬》剧组不同的是,这个剧组已经提前选中了饰演主角的狗,前来试镜的这些警犬都是作为配角的。

    贝贝的综合素质并不出彩,它的主人也不认为它会被选中,不过令人意外的是,贝贝居然被选中了,但不是作为配角,而是因为它的外形跟主角极像,被选中当作主角的替身,在一些危险镜头中代替主角出场。

    飞玛斯不知道贝贝的主人为什么会同意,是因为上级的压力还是什么,反正他同意了,带着贝贝进驻剧组。

    这个剧组的工作人员和导演对待警犬的态度比《战犬》剧组差远了,他们拍摄时是夏天,有时会遭遇突如其来的暴雨,下雨时人们都去躲雨,没人理它们这些警犬,就被关在笼子里淋雨。

    饰演主角的那条德牧并非警犬,据说是从民间选上来的,但剧组内有流言说主角德牧是制片人的亲戚养的,出钱拍这部电影就是想捧红它。因此,主角德牧在剧组里的地位就像是皇帝,它每顿饭都吃的是牛肉,而警犬们吃的是普通盒饭或商品狗粮。

    贝贝的主人可能是不想在警队里继续挣那点死工资,而是向往着挥金如土的娱乐圈。借助这次天赐良机,他进了剧组之后,整天围着那些明星演员转,对导演的要求唯命是从,从不质疑。他把贝贝当成了投名状,为了讨好制片人,经常当面贬低贝贝,而把主角德牧夸上天,甚至在一些危险镜头中还主动请缨让贝贝出场。

    贝贝对此一无所知,它忠实地执行着主人的命令,无论是让它上山还是下海,无论是钻进满是荆棘虫蚁的草丛还是从失火的房间内逃生,它都不打折扣地完成,只为等待主人的那一声夸奖。

    某天,剧组要拍摄一个危险镜头,为了表现主角的勇敢和矫健,它要从断崖上空一跃而过。身份不凡的主角德牧当然不能以身犯险,重任交给了担当替身的贝贝。

    为了尽量逼真,这幕镜头是实景拍摄,剧组真的找到了一座断崖,两侧的山头间距超过四米,底下是万丈深渊。

    当然,最起码的防护措施还是有的。

    断崖下方拉起了防护网,不过为了避免镜头将防护网也拍摄进去,防护网距离断崖大约有五米。

    拍摄这个镜头时,贝贝第一次畏缩了。

    它被主人牵着走到断崖边时,望着下面的万丈深渊,吓得连连后退。它哀求般地抬头望着主人,低声呜咽着,不想跳过去。

    这是一个晴天,盛夏的烈日当头,所有人都在忍受太阳的暴晒,导演戴着一顶草帽,坐遮阳伞下,不耐烦地催促着。旁边有人给他扇着扇子。

    饰演主角的德牧就趴在导演旁边的阴凉处,为了散发体内的热量而吐着舌头,漠不关心地看着这一切。

    全剧组的人都在等着,贝贝的主人没有张子安那样的厚脸皮,他把脸绷得紧紧的,警服都被汗浸透了,声色俱厉地呵斥贝贝,强令它必须要跳过去。

    贝贝的体温也被阳光晒得急剧升高,却没有遮阳伞和扇子为它降温。它这段记忆是模糊的,耳朵里只有主人一声声的呵斥。

    它大概知道了,这座断崖是必须要跳过去的,否则主人会生气,会很生气,便乖乖地不再试图逃跑。

    随着导演一声令下,镜头开拍。

    然而,一连拍了好几次,贝贝每次都是跑到断崖前便停下来望向主人,像是在期盼和乞求主人回心转意,求生的本能令它畏惧。

    “你这狗还行不行?不行就赶紧换一条,别在这里耽误大家的时间!”导演把剧本啪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厉声问道。

    贝贝的主人又羞又恼,他火冒三丈,大踏步地走到贝贝身边,狠狠地一脚踹在它身上。

    可怜的贝贝被这一脚踹得在地上滚出好几圈儿,它的身体很痛,却不敢反抗主人。

    “最后一次,这次你要是再不跳,以后就别跟着我了。”它的主人冷冷地说道。

    贝贝听不懂他的话,但是从主人的脸色上知道大事不好。它第一次看到主人发这么大的脾气,再加上炎热高温,脑子已经蒙了。

    就这样,贝贝屈服了,也认命了,对主人的顺从压过了求生本能。

    镜头再一次开拍。

    这次贝贝没有在断崖前停下,它的眼睛里只有站在断崖对面的主人,他向它张开怀抱,只要跳过去扑进他的怀里,一定能获得主人的原谅。

    贝贝在断崖边起跳了,像是腾云驾雾一样,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向断崖的另一边落去。

    四米的距离在平时训练中是能跳过的,但贝贝不可能恰好在断崖边起跳,总要提前一两步。可能是炎热的高温影响了它的状态,贝贝跳得比平时近一些,但也勉强落在了断崖的另一侧。

    眼看大功告成,剧组人员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大概是成年累月的风吹日晒所致,断崖另一侧的石头看起来很牢固,实则内部已经由于昼夜温差变化而产生了隐蔽的裂纹,被贝贝下落的力道冲击,它后腿踏足的石面突然垮塌了!

    好几块石头哗啦啦翻滚着脱落崖壁。

    贝贝立足未稳,顿时一个趔趄,后腿悬空蹬不上力气。它的两条前腿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扒住石头缝,后腿在崖壁上又刨又蹬,拼命挣扎着想要求生。

    为了避免影响镜头拍摄,它的主人站在断崖前方五米左右,见状急忙想上前拉住它。

    “别动!”

    导演却从椅上弹起来,兴奋地叫住了他,“谁让你去了,我喊cut了吗?”

    贝贝的主人愣住了,对导演的唯命是从令他没有去第一时间救援贝贝。

    导演激动地拿起对讲机,询问摄影师,“这个镜头拍到了吗?多么惊险的镜头,真是意外之喜,一定要完整地拍下来!”

    摄影师远远地比划了个ok的手势,导演这才满意地坐回椅子上,喊道:“cut!”

    贝贝的主人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断崖边想要拉住它,但是晚了一步,贝贝已经在挣扎中耗尽了所有力气。

    只差一点儿,只差一点儿他就能拉住它了。

    坠落。

    在贝贝的记忆里,它的视野切换为一望无垠的碧空,如同在空气中游泳。主人伸出的手与它距离越来越远,坠落的过程像是慢镜头一样唯美。

    它没有感到恐惧,而是很高兴,因为它在主人的眼中看到了对自己的关切。

    主人终于原谅我了,它想。

    坠落短暂而漫长。

    接着,它重重地摔在防护网里,前腿磕到之前从崖壁上脱落却被防护网拦住的一块岩石上,咔嚓一声骨折了,断骨戳破了皮肤,血淋淋暴露在外。

    贝贝的哀鸣声在断崖间反复回荡。

    最讽刺的是,这部电影没有一个赢家。

    在场的警犬并不只有贝贝,在场的带犬民警也不只一位,有人向警队上级举报了它的主人。证据确凿,它的主人因为玩忽职守被开除出警队。

    每年中国拍摄的电影里有90%烂在仓库里无缘进入院线上映,这部粗制滥造的电影也成为其中之一。

    制片方的投资和捧红主角德牧的野心都打了水漂。

    贝贝伤好后,腿上留下了永久的残疾,但是它依然留在警队里,换了一任新主人,从此以后只执行简单的巡逻任务,直到退休被送到了警犬养老院。

    只不过,贝贝至今依然在怀念它的前任主人,它忘记了他踹它的那一脚,只记着最后一刻他眼神中流露出的真诚关切。

    它也如落落一样在等待,等待它的前任主人来把它接走。

    前任主人电影梦碎,又被开除出警队,此后不知所踪,再也没有露过面。

    如果说落落还保留有一线希望,那贝贝的等待注定成空。

    飞玛斯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