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心象世界的轮回者
    “飞玛斯?”

    “飞玛斯,你在里面吗?”

    无数棱角分明的钻石渐渐模糊,等它们再次清晰起来时,已经变成了镜子上无数泪滴状的水珠。

    张子安在咚咚咚地敲着洗手间的门,不停呼唤着它的名字。

    飞玛斯被召唤回了现实世界。

    它猛然惊醒,险些再次迷失在记忆的迷宫里。

    成功地扮演了某个角色并且得到观众们的由衷喜爱,这种事情带给它巨大的成就感,痴迷于此并乐此不疲。工作中要扮演诸多虚构的角色,生活中又要去扮演另一条狗,曾经的它就这样渐渐迷失了自己,忘了自己到底是谁,又为何而存在。

    “来了!”它喊道,最后一次望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刹那间以为看到了另一条狗,心神微颤。也许对其他人来说,那条狗是超级明星,不过对于它来说,那条狗是噩梦。

    “飞玛斯,你没事吧?我看你迟迟没出来,下半场马上就开始了。”张子安隔着门关切地说道。

    片刻的怅然之后,飞玛斯的心境不再动摇,它已经重拾以往的记忆,并且决定不再逃避。于是,它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轻声说道:“再见了,兄弟。”

    镜子里的那条狗也冲它笑了笑,口型分明同样在说:“再见了。”

    长久压在它心头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飞玛斯跃下洗手台,拉开了洗手间的门,头颈部的毛发水渍犹存。

    “我没事,只是刚洗了把脸。”它轻描淡写地解释道。

    张子安见它安然无恙,自嘲般笑了笑,“我知道,不过刚才有一阵我突然觉得有些心慌,好像你去了很远的地方一样……这种感觉挺莫名其妙的,但是如果不过来确认一下,我的心里始终不能踏实下来。”

    飞玛斯沉默了数秒,否定道:“没有,我一直在这里,从没有离开,只是……洗完脸后找不到擦脸的毛巾。”

    “哦,这里好像没毛巾,只能用烘手机,要不要你去烘手机下面把毛吹干?”张子安指着洗手间里的烘手机说道。

    飞玛斯摇头,“不用了,这样就好。”

    “不会感冒吗?”张子安还是觉得把毛吹干比较稳妥,现在毕竟是冬天了。

    飞玛斯率先向真皮沙发走过去,头也不回地答道:“没关系,反正下半场还要看很久。”

    张子安又向洗手间里看了一眼,顺手关上了门。

    理查德见他们一前一后回来,扑腾着翅膀叫道:“本大爷说了吧?在洗手间里拉屎而已,还能跑到哪去?你还非要去看一眼,是不是有窥阴癖?真是变态!”

    张子安:“……”尼玛这只贱鸟又在找抽!今天出门没带着绳子,等回去以后再把它吊起来。

    菲娜也鄙夷地说道:“一个大男人整天婆婆妈妈的,还不如女人。”

    “陛下,如果他想当女人的话,奴家倒是可以效劳。”雪狮子不怀好意地打量张子安的裤裆。

    张子安正想义正辞严地驳斥它们的谬论,灯光却在这时变得黯淡,下半场要开始了。

    精灵们全都聚精会神地盯着银幕,这时候他就算说什么也没谁听了,只好把话又憋回去,正襟危坐等着看下半场。

    飞玛斯也跳到自己的位置上,安静地趴卧下来。真皮沙发很软很高档,但比起那间奢华办公室里的沙发,却又相差很远。

    如果说上半场是舒缓的铺垫和抒情,下半场开始,随着军车载着一车的武警官兵和警犬驶向蛮荒的西部边境,气氛和配乐陡然一转,剧情进入**阶段。等到边防武警们被困雪原,食物匮乏,通讯断绝,只得派出警犬小队突围求援时,就连精灵们也能感受到剧中箭在弦上的紧张气氛。

    警犬们奔跑在冰天雪地的荒原上,飞玛斯在前,赤龙和王子于左右两侧落后一个身位,呈箭头状。西部高原血红色的落日半沉于地平线之下,烟暗和绝望即将吞噬一切。

    镜头在这时给了三条警犬极近距离的特写,甚至能从它们的瞳孔里看到夕阳的倒影。通过这一幕可以明显地感受到飞玛斯眼神里的坚定与执着,而另外两条警犬的眼神就很普通了。

    之后,穿越雷区时的九死一生,面对藏獒围攻时的险象环生,全都令观众紧张得快要透不过气来。

    在看精彩电影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警犬队终于抵达了驻军总部,将宝贵的求援信交到哨兵手中,遍体鳞伤地瘫倒在地。此后,被困武警官兵及时得救,警犬们在礼堂里得到了最隆重的表彰,被记了集体二等功,飞玛斯饰演的闪电更是被记了个人二等功。

    三条警犬并排蹲坐在领奖台上,镜头定格在闪光灯亮起的那一刻,电影结束了。

    片尾是拍摄时的各种花絮,演职员表的字幕在银幕上不断地滚动,灯光暂时没有

    亮起,精灵们意犹未尽地欣赏着拍摄花絮,不时被各种出糗忘词的镜头逗得捧腹大笑。

    飞玛斯也在盯着银幕看,但它看的不是花絮,而是其他一些东西——它在寻找自己

    的名字,但是并未找到。

    它失落地沉默了一会儿,侧头注视着张子安,说道:“导演好像说过,我们会出现在片头和片尾的演职员列表里。”

    张子安回应它的目光,点头道:“是说过。”

    “但是并没有,既没有你的,也没有我的。”它指出这个事实。

    “因为是我让冯导暂时不要打上你的名字。”张子安平静地解释道,“距离电影正

    式上映还有很长时间,我想等你找回自己的记忆后,将自己真正的名字写上去。”

    飞玛斯喃喃重复道:“我真正的名字……”

    “是的,我知道‘飞玛斯’是你临时给自己起的名字,你应该也希望让自己真正的

    名字呈现在全国观众面前吧?所以我请冯导再等等,冯导也答应了,反正还要进行后期制作、审查和排片,不用着急,你有足够的时间去回想。”

    飞玛斯垂下头,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没什么关系吧,反正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无论是叫飞玛斯还是其他什么,都是一样的。”

    “不!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怎么可能一样呢?”张子安的语气格外认真,“这是你演的电影,你在片场辛辛苦苦任劳任怨地演出,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去力战獒王,这些我都看在了眼里。我没什么用,在片场完全是混饭吃的,而你不一样。虽然我的鉴赏能力有限,不过在我看来,这是一部极为出色的电影,不仅很可能在商业上获得成功,还承载了很重的社会责任,是一部可以成为经典的电影。主演了这部电影的你,有权在电影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你真正的名字。”

    “我真正的名字……我真正的名字……”飞玛斯心中掀起了万丈波澜,它曾经演出过很多电影,银幕上打出的却是其他狗的名字,这将是它首次留下自己的名字。

    名字对它有很重要的意义,这与名利无关,而是代表着它的存在,从此以后它不再是1/18,不再是13号,终于可以挺起胸膛,从幕后走向前台。

    “是的,你真正的名字。”张子安温和地询问道。“飞玛斯,你想起自己真正的名字了么?”

    飞玛斯抬起头,它很高兴之前洗过脸,可以完美掩饰自己的泪水。

    “我想起来了——我的名字,就是飞玛斯。”它哽咽地说道。

    张子安颇感意外,他之前曾经认为自己猜到了它的真名,因为影史上能有如此演技并且得享盛名的狗并不多,其中的德牧就更少了,简直是个送分题。然而飞玛斯却说它的真名就是飞玛斯,这令他不由地怀疑起自己的智商来。

    他正想再进一步询问,眼角的余光看到片尾的花絮已经结束,字幕也滚动到了末尾部分,便心头的疑惑先压下去,而是友善地提醒道:“飞玛斯,你应该上前面去谢幕了。”

    飞玛斯点点头,跳下沙发,来到银幕前。

    恰在此时,电影结束,天花板的灯光亮了起来。

    飞玛斯端端正正地蹲坐着面对大家,深深地鞠躬道:“我是飞玛斯,谢谢大家前来观看我演的电影!”

    精灵们虽然不明白飞玛斯为什么还要特意强调一下自己的名字,但是它无与伦比的精湛演技已经完全折服了它们,全都自发地鼓起掌来——当然,这里所谓的鼓掌,指的是拍打猫爪上的肉垫和扑腾翅膀,只有张子安是真正的鼓掌,因此只有他的掌声是最响亮的。

    “嘎嘎!飞玛斯,你演得很棒嘛,本大爷已经没什么可教你的了!”理查德大言不惭地叫道。

    菲娜矜持地点点头,“确实不错,依本宫之见,你的演技完全超越了《埃及艳后》里那个老太婆。”

    张子安忍不住想吐槽,你这么说不怕伊丽莎白·泰勒的粉丝给你寄刀片啊?

    “喵喵喵!老娘看你的电影都忘了吃零食!干脆再放一遍好不好?”雪狮子很委屈,它本打算与陛下从同一个食桶里取零食时双爪相触擦出爱情的火花呢,结果竟然忘了吃,错过大好机会!

    “别做梦了,下午还有别人要来看。想再看的话,等正式上映再看吧。”张子安打消了它的念头。

    “切!真扫兴!”雪狮子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

    老茶捻须朗声笑道:“诸位所言甚是,飞玛斯你演技之精湛,令老朽自叹弗如,你不仅演活了角色,更是演出了家国大义。现时你虽籍籍无名,但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老朽期待着看到你蜚声海内外的那一天。”

    “喵呜~飞玛斯你演得很棒哦!”星海瞪着银灰色的大眼睛看着它,“而且以后会越来越棒的!”

    精灵们都说完了,这时张子安从座位上站起来,深深地向它鞠躬说道:“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电影。谢谢你,飞玛斯,谢谢你让我们有幸看到了这部电影。”

    飞玛斯凝望着他,半响才说道:“不,应该说谢谢的是我,谢谢你们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

    理查德已经迫不及待地飞过去,落在它后背上说道:“对了,下次你有片约的时候记得叫上本大爷,本大爷也想过把电影瘾!你成了大牌明星之后,应该可以提条件了吧?”

    “喵喵喵!老娘也想演电影,和陛下一起演爱情片!”雪狮子也冲过去,向飞玛斯请教拍电影的细节问题,最重要的是床戏要怎么拍……

    大家像众星捧月一样把飞玛斯围在了中间,七嘴八舌地询问。

    张子安正吐槽说猫的床戏就算拍了也没人看,他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恭喜您!化身狗的好感度提升至友善!正在解锁真名!

    :宠物属性

    :化身狗

    :精英/史诗级

    :等闲识得心中境,千变万化总是真!

    :

    它是一条普通的德牧,无名无姓,身世成谜,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被选为影史名犬任丁丁的18条替身狗之一,因为外形极像任丁丁而且天赋超群,代替任丁丁出演了大部分脍炙人口的惊险镜头,包括但不仅限于恶战烟熊和飞跃悬崖。

    因为它是第13条被选中的替身狗,人们在片场里把它称为13,但它的真实名字却埋没于影史中无人知晓。

    13不仅饰演了诸多角色,甚至还在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里成功地饰演了另一条狗,并且险些登顶人类电影荣耀的最高峰。

    它化身万千,却迷失了自己。

    人们以为自己在银幕上看到的是任丁丁,毫不吝啬地将掌声和鲜花献给了它——但其实并不一定,他们为之心醉神迷的也许是13。

    在信仰之力的加持下,13成为了世间的精灵,拥有洞察人心的能力,可以进入其他精灵的心象世界遨游。

    :任丁丁的替身狗!

    张子安惊得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原来他真的猜错了,飞玛斯并不是他猜测的任丁丁,而是任丁丁的替身狗之一。它不是任丁丁,却胜似任丁丁——任丁丁演的角色它都能演,任丁丁不敢演的剧情它敢演,甚至它还演了任丁丁!

    他略加思索,终于恍然大悟,怪不得成为精灵的不是任丁丁,而是飞玛斯。

    试想一下,如果某个动作片明星在电影里的一切武打动作全是由替身来演,那真正获得荣耀的应该是谁呢,是动作片明星还是他的替身?

    他把手机重新揣回兜里,看着飞玛斯被其他精灵包围在中心疲于应付的窘状,默默地笑了。他没打算去给飞玛斯解围,因为当电影上映后,它一定会成为大明星,会被众多记者和粉丝簇拥,享受成名的烦恼,就把现在当作预演吧,这是它应得的。

    ……

    今天的电影院之旅,大家尽兴而归,刚回到宠物店就开始热烈讨论下一次去看什么电影。

    飞玛斯趴在张子安的躺椅边,看着大家争论得热火朝天,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

    宠物店虽然简陋,它却一点儿也不怀念那间奢华宽敞的办公室和纸醉金迷的好莱坞。

    它终于得到了内心的安宁,因为这是它的家,而这些精灵和张子安都是它的朋友和家人,还有什么比陪在家人身边更令人舒心的呢?

    渐渐的,心情放松的飞玛斯沉入了梦乡。

    ……

    “飞兄,你累了么?”

    飞玛斯睁开眼睛,看到了老茶和蔼的笑容。

    “不累,我只是打了个盹。”飞玛斯摇摇头。

    它和老茶并排趴卧在侠猫义犬祠门口的台阶上,遥望着暮霭中的丛林与如血的残阳。

    “老茶,你继续讲吧,刚才讲到哪了?”它说道。

    老茶侧头看着它,笑道:“老朽刚才讲到‘狸猫换太子’,说的是宋朝真宗时,刘妃与太监合谋,以剥了皮的狸猫调换李妃所生的婴儿,污蔑她生了个妖物,李妃因此被打入冷宫,真宗死后,仁宗即位,包拯受理李妃冤案并为其平冤,迎李妃还朝的故事。”

    飞玛斯心有所感,说道:“老茶,我也想给你讲个故事,也是个狸猫换太子的故事,但跟这个不一样,是发生在世界另一面的美国,大概就是几年后,你想不想听?”

    “固所愿也。”老茶捻须微笑。

    飞玛斯正想讲述,却悚然一惊,问道:“等一下,老茶你刚才自称什么?”

    老茶呵呵笑道:“在你刚才打盹时,我想了想,我也不年轻了,索性以后就自称‘老朽’吧。”

    飞玛斯深深地望着它,点头道:“也好,我还是觉得这个名字更适合你。”

    “对了,在飞兄开始讲故事之前,老朽有一事不明,想当面请教——飞兄此前的眼神白璧蒙尘,而此时已澄澈宛如新生,可是已经找回了自己的记忆?”老茶敏锐地察觉到了它的不同。

    飞玛斯也笑了,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老茶的如炬慧眼,“找回来了,就是我想给你讲的故事。”

    老茶欣然点头,“好,那老朽送飞兄一句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飞玛斯正想谢谢老茶,却听到身后似乎传来一声轻微的“喵呜~”

    _____________

    飞玛斯的真名解锁了,大家猜到了吗?这是一个于万丈红尘中找回初心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