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动物饲养课
    冬天烟得早,张子安几乎刚在躺椅上打了个盹,太阳就已经沉到地平线附近了。

    非周末的时间里顾客并不多,宠物店里静悄悄的,老茶的电视声调得很小,鲁怡云在外间奋笔疾书,菲娜摇晃着尾巴昏睡,雪狮子一边打盹一边说梦话,念叨着什么“阉掉然后切成碎丁凉拌”之类细思极恐的事情,就连一向精力充沛的星海也在支着脑袋打盹,至于理查德……张子安打盹醒来之后才想起这只贱鸟还倒吊在二楼呢。

    飞玛斯趴在他的躺椅边睡得很沉,毕竟它这段时间太累了,应该好好休息一下。

    王乾和李坤今天没过来,他们像每个临时抱佛脚的大学生一样忙于应付期末考试,考完试之后他们就解脱了——前提是没有补考的任务。张子安深切怀疑这两个整天沉迷于灌水和修仙的中二病患者能考过几门……

    时间一晃已经到了12月底,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和元旦了。不过这两个节日跟他这个单身狗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不对,有关系!

    张子安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既能增加营业额又能惩罚街头情侣的好办法——圣诞前夜和当天,各种宠物和宠物用品的售价临时提升20%,反正有那些傻瓜男朋友负责买单。

    他琢磨来琢磨去,始终觉得这个办法不错,心里美滋滋,很想找谁分享一下,不过左看右看,大家都在睡觉,只好作罢了。

    退伍警犬战天蜷缩在店铺的角落里,一有风吹草动就警觉地抬起头,像是随时可能逃跑一样。张子安看了它一眼,心里盘算怎么能让它好起来。

    闲着无聊,他给孙晓梦发了条信息,向她询问患有ptsd的动物应该怎么治疗,当然伴随着问题还发过去一个红包。

    尽管肉疼,但咨询费还是要付的。张子安店里的宠物卖得比其他地方贵,因为他有自信替顾客挑到合适的宠物,凭的就是满脑子关于宠物的知识,宠物的价格里包含知识的价格。同样的,孙晓梦学的知识也不应该是免费的。

    孙晓梦对红包坦然笑纳,答案很简单——我国对于动物ptsd的研究只是刚刚起步,适合动物吃的药并不多,不过治疗方法还是有的,就是由主人陪着一起运动,无论是人还是动物,运动都是舒缓心情的最佳良药,在运动中帮动物重建对人类的依赖和信心。

    运动啊……

    张子安盯着手机屏幕沉思,如此说来,捉迷藏应该也是一种运动吧,当初他选择陪星海一起玩捉迷藏,恰好符合ptsd的治疗方法,让它重建对人类的依赖和信心,从而解锁了它的真名,算是走了狗屎运。

    太阳一落山,屋子里就冷了起来,再躺着有可能感冒。他揉了揉有些酸涨的眼睛,把凯茜留下的繁育手册放到一边。本来中午挺精神,结果一看这手册上密如蛛网的血统谱系就犯困,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他把电暖气的功率调高了一档,伸了个懒腰从躺椅上站起来,去店外透透气。

    推开店门的时候,冷风趁隙而入。鲁怡云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头继续作画,茉莉趴在她腿上像暖宝宝一样为她取暖。

    还没到下班时间,不过有几个放学比较早的小学生背着书包一路狂奔,从店门口掠过。

    张子安穿的衣服比较单薄,在风中激灵灵打了个哆嗦,困意顿时飞到了九霄云外,正说赶紧回店里暖和一下,就听到一个清脆如黄鹂的嗓音喊道:“哇!是店长哥哥!好久不见!”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小芹菜。

    小芹菜穿着一件桔红色的羽绒服,与夕阳一起将她的小脸映得红扑扑的。她很惊喜地瞪着张子安,远远地冲他打招呼。

    “小芹菜,好久不见。”他也笑着挥挥手,“放学了?”

    小芹菜是和另一个小女生一起回家的,她们手拉着手,看起来感情很好。

    那个女生小小的年纪就戴上了眼镜,梳着齐耳的短发,嘴唇抿得很紧,表情严肃认真,完全是一副模范生的样子,莫名其妙地令张子安想起孙晓梦来,大概是她们身上都洋溢着不可名状的学霸气质吧……

    小芹菜拉着她向张子安跑过来,她则狐疑地盯着张子安,脸上写满了戒备,像是在看什么变态一样——老实说,这种目光令他很受伤。

    “店长哥哥,晚上好!”

    等跑到宠物店门口,小芹菜停下来问候道。一段时间不见,她依然活力满满,浑身充满了朝气。

    “晚上好啊,小芹菜,这位是你的同学?”张子安回应并且问道。

    “嗯!她是新转来我们学校的,叫王雅宁,她学习可好啦,一转来就当上我们班的生物委员!”小芹菜语速很快,声音像炒豆子一样清脆利落。

    “哦,王雅宁同学,你好。我叫张子安,是这家宠物店的店长。”张子安尽量表现出人畜无害的样子打招呼。

    小小年纪的王雅宁推了推眼镜,严肃地问道:“你是萝莉控吗?”

    “才不是!”

    冲击性的劲爆发言差点令张子安把持不住,他真怀疑这个小学霸从哪听来的这个名词。

    “那还好,不过我不信。”王雅宁冷冷地说,“我会盯着你的,你要是敢有任何出格的举动我就会直接报警。”

    她从兜里伸出手,手里拿着一台智能手机,已经按出了110这三个数字,就差按下“拨号”按钮了。

    为什么现在小学生都有手机了啊?

    张子安对这个一言不合就报警的世界绝望了。

    小芹菜眨眨眼睛,疑惑地问道:“什么是萝莉控?”

    “小芹菜不用知道。”张子安赶紧岔开话题,“对了,小芹菜是放学路过吗?”

    单纯的小芹菜果然很容易上当,她把刚才的话题忘到了脑后,摇着小辫子说道:“不是,我今天是特意带着思怡过来的。”

    “这样啊……那就是有事喽?咱们进去说吧,外面怪冷的。”张子安指了指室内,尽量离王雅宁这个定时炸弹远一些。

    “好哇!来,雅宁,我带你认识一下小铃和耳朵!”小芹菜拉着王雅宁往店里推门而入。

    王雅宁起初有些犹豫,不过看到正在收银台后面默默作画的鲁怡云,多少放下心来,戒备地跟在小芹菜后面。

    等她们进去后,张子安心虚地看了看周围,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有人把王雅宁的话当真,不然他的一世英名就付诸东流了。还好现在附近的路上没什么人。

    尽管被王雅宁误会了,不过从另一方面说这其实是件好事——小芹菜太单纯,现在的社会又太复杂,张子安很担心她受骗,有个王雅宁这样警惕性极高的小大人跟在她旁边会安全许多。

    他跟着走进店里,看到小芹菜已经跟鲁怡云打了招呼,轻车熟路地跑到了里间的仓鼠笼子和垂耳兔展示柜那边,拉着王雅宁兴奋地说着什么。

    在张子安去剧组拍电影的这段时间里,由于他每天早上都是很早就出门赶赴滨海影视城,小芹菜在店里只能见到鲁怡云,以她天真开朗的性格,一来二去就跟鲁怡云混熟了。

    王雅宁就算再怎么样也是个小女孩,她第一次进入宠物店,看到满地追逐嬉戏的幼猫和展示柜里瞪着湿漉漉大眼睛的幼犬,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不知不觉放下了手机,觉得眼睛都不够用了。

    小芹菜叽叽喳喳向她介绍仓鼠和垂耳兔,说它们如何如何可爱,而且还会说话。

    王雅宁作为班级的生物委员和学霸候选人,当然不相信仓鼠和垂耳兔会说话的事,只不过她比较早熟,没有反驳好朋友,只是心不在焉地应着。

    张子安蹲在电暖气旁边暖手,没有打扰她们的谈话,直到小芹菜挥手喊他过去,他才慢悠悠地走过来。

    王雅宁的眼神像是利刃一样,令他走到安全距离就自动停下来,问道:“怎么了,小芹菜?”

    小芹菜欢快地说道:“店长哥哥,我们班想养一些仓鼠和兔子!”

    “养仓鼠和兔子?为什么?”张子安纳闷地问。

    “嗯……嗯……”小芹菜憋得满脸通红,嗯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拉了拉王雅宁的手,向好友求助道:“雅宁,你来说吧,我说不清楚。”

    王雅宁煞有介事地轻咳一声,严肃地说道:“根据市教委的统筹安排,我们学校在新学期准备实验性地开设养殖兴趣社团和动物饲养课,正在征求学生和家长们的意见,看大家希望养什么样的动物。有人说养鸡养鸭,有人说养狗养猫,蔡小芹同学……”

    “叫我小芹菜就好!朋友们都这么叫我!”小芹菜打断道。

    王雅宁不太习惯地改口道:“小芹菜同学……”

    噗!

    张子安忍不住笑了。直接叫小芹菜多好,她还非要加个同学,这一板一眼的性格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王雅宁瞪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小芹菜同学主张养仓鼠和兔子,而且极力推荐你这里,所以我就跟她过来看看……但你这里似乎全是猫和狗,只有这两只仓鼠和兔子?”

    “它们是小玲和耳朵!”小芹菜纠正道。

    王雅宁犹豫了一下,改口说道:“只有小玲和耳朵?”

    “原来是这样啊……”张子安算是明白她们的来意了,“我这里虽然只有猫和狗,但如果想要仓鼠和兔子的话,我可以帮你们买来一些。”

    他不知道宠物之家养殖基地的仓鼠和兔子是否已经卖完了,如果她们想要的话,他可以帮她们打听打听。

    “我们还没决定养什么,也不一定在你这里买。”王雅宁强调道,“只是来考察一下。”

    “店长哥哥,你觉得养什么好?”小芹菜眼巴巴地问道,她希望他能回答养仓鼠和兔子。

    张子安想了想,果然如小芹菜期望的那样回答:“如果是这几种里面选,我建议你们养仓鼠和兔子。”

    话音未落,他就察觉到菲娜的方向射来针扎一样刺痛的目光。好在他脸皮厚,不在乎。

    得到张子安的支持,小芹菜高兴得欢呼雀跃,而王雅宁则皱眉问道:“为什么?”

    要说为什么,张子安试着站在教委的立场上想了一下,市教委决定实验性地开设养殖兴趣社团和动物饲养课,大体上是为了从小培养孩子的爱心、了解和亲近大自然、在照料小动物的过程中增强责任感等目的。不过有个默认的前提,就是饲养小动物不能过多地干扰孩子们的学习,否则家长那边的阻力肯定很大。

    他解释道:“原因挺多的,比如说——猫和狗不太适合很多人一起养,它们认主人,更适合生活在家庭里。另外……安全性上也有问题。”

    养猫的人很少没有被猫挠过的,养狗也偶尔会被咬到,如果是自家的猫和狗还好,如果是公共的猫和狗,一旦挠伤咬伤孩子,家长那边肯定要炸锅了。

    小芹菜没有听明白,倒是王雅宁似乎听懂了,说道:“那鸡和鸭呢?”

    “鸡和鸭也不适合,因为它们的叫声很吵,会打扰校园的宁静。相比之下,兔子没有声带,仓鼠的叫声很小,不会引起老师和邻居们的反感。”张子安说到这里,反问道:“你们只是养殖而已吗?会不会繁殖?”

    “会。”王雅宁点头,“别小看我们!”

    “好吧……如果繁殖的话,更不应该养鸡和鸭了,因为它们是……”

    “卵生?”王雅宁插言道。

    张子安对这个小女生刮目相看,真不愧是生物委员啊,回想起自己小学时,曾经愣愣地回答鸡鸭是“蛋生”……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没错,卵生不如胎生哺乳动物繁殖起来方便,你懂吗?”他说道。

    “别小看我!”王雅宁皱眉,“其实我也同意养仓鼠和兔子,只是暂时没想好养什么样的。”

    张子安觉得她要是再这么频繁皱眉,一定早早地生出抬头纹来。

    “既然这样,那我可以给你们一些建议。”他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