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铃儿响叮当
    张子安站在一座老旧的废弃教学楼三层,拄在栏杆上遥望礼堂门口。

    天色擦烟,校庆已经结束了,学生和家长们像流水一样涌出礼堂,小芹菜他们则是众人瞩目的中心,被好奇的人们簇拥着。小芹菜他们离开礼堂后就东张西望,像是在找什么人,但是人太多了,他们没有找到。

    王乾、李坤和鲁怡云留在了废弃教学楼的入口处,正在和几个家长谈话。

    张子安他们的行动居然迎来了意外之喜——当王乾和李坤去向学生和家长们索要幼犬和幼猫时,大部分家长连哄带劝,将宠物们物归原主,但是有些孩子抱着幼猫幼犬死活不愿松手,而这几位家长大概是家境富裕,再加上今天是圣诞节,便慷慨决定干脆买下幼猫幼犬作为孩子们的新年礼物。

    此时,鲁怡云他们正在接受家长们的转账,以及记下家长们的通讯地址,至于其他手续比如发票和宠物出售协议留待以后邮寄过去。

    张子安把这些事交给他们全权处理,自己登上了这座废弃的教学楼三层。

    他身后的这间教室正是他上小学六年级时的教室。

    飞玛斯蹲坐在他旁边,同样遥望着礼堂门口的小芹菜他们。它知道为什么张子安决定提前离开,因为在今天,小芹菜他们才是主角,他不愿抢了他们的风头。

    小芹菜他们一定会永远记住今天,记住舞台灯光亮起照在他们身上的感觉,记住身为主角的感觉,这一定会对他们今后几十年的人生道路产生积极的影响。

    夜空中闪耀着数颗明亮的星辰,飞玛斯抬头看了看,这里能看到的星星比无名山顶和好莱坞要少得多,不过星星的位置和100年前没什么区别。

    寒意上涌,它张嘴呼出一口白气,既像是说给张子安听,又像是说给它自己听,“我此生饰演过无数的角色,荣耀等身……”

    张子安目视前方,静静地听着。他并不认为飞玛斯说这句话是要自吹自擂,它根本不需要自吹自擂。

    “但唯独这次演得最好。”飞玛斯说完了下半句。

    在拉着雪橇离开舞台前,它回头向台下望了一眼,看到了台下那无数双闪亮的眼睛与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脸,如同天上璀璨的星斗,这一幕永远刻印在它的脑海里。

    它突然明白了老茶所说的初心是什么意思,所谓表演的初心,并不是为了挣钱和出名,而是为了给人们带来幸福和快乐,特别是给孩子们带来快乐,再没有什么比这更宝贵的了。

    “我也这么觉得。”张子安赞同道,“这次你是本色出演,当然演得最好。”

    飞玛斯再次仰望夜空,它的心中已不存遗憾。

    那位身处好莱坞的名利场,却始终心怀慈爱宛如天使一般的女子,是否已经化为了某颗星星,在天上注视着这一切呢?

    它曾经希望自己是她的狗,她的mr.famous,它现在知道自己并不是,但是没关系,单以演技而论,它并不逊色于她,一定能够继承她的遗志,化身为天使,为更多的孩子带来幸福和快乐。

    天色越来越暗,礼堂门口的人群渐渐稀疏,家长和孩子们陆续离开学校,大概过不了多久校工就要清校了。

    张子安离开栏杆,走进了身后的教室里。

    他刚才听一些家长说,这栋废弃的教学楼可能将于这个寒假期间拆除,所以这是他最后一次回到自己小学时曾经待过的教室了。

    教室的烟板上留有粉笔画的板报,用加粗的大字写着:恭喜同学们顺利毕业。

    烟板的空白处还有很多孩子的签名和留言,约好了毕业之后一定要再回母校重聚。

    课桌椅依然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仿佛明天就会有一批新的学生坐在这里听课。

    菲娜蹲坐在讲桌上,好奇地用爪子拨弄一台老旧的地球仪。地球仪骨碌碌地转着,广袤的非洲大地最终停留在它眼前。

    雪狮子也蹲坐讲桌上,哗啦哗啦翻阅一本没有封面的破书。

    星海在课桌间穿梭奔跑,像是在和一个看不见的对手玩捉迷藏。

    张子安走到后排靠窗的一个座位旁,抹了抹凳子上的尘土坐下来,侧头盯着讲台的方向。熟悉的感觉涌来,他确实曾经坐在这里,像小芹菜一样度过了漫长又短暂的小学岁月。

    隐身的老茶跃上课桌,微笑道:“子安,老朽真想看看你小学时的样子。”

    “大概就像是小亦乐一样整天调皮捣蛋的熊孩子。”张子安也笑了,小学时的事情,大部分已经记不清了。

    教室虽然破旧,但好歹避风,理查德从兜帽里探出脑袋,叫道:“嘎嘎!要不要本大爷来给你们上一堂生理卫生课?”

    “你要是愿意上的话,可以自己留下来上,反正我们是要先走了,今天怎么说也是圣诞节呢,大街上的漂亮妹子应该不少……”张子安站起来说道。

    “可惜都是别人的。”理查德适时接口。

    张子安:“……你少说几句话会死不?会死不?”

    它遗憾地说:“会憋死。”

    “要走了吗?”菲娜从地球上移开目光,瞟了他一眼,“本宫刚才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哦?地球为什么是圆的?”张子安好奇地问道。

    菲娜一下子冷下了脸,怒斥道:“别把本宫当傻瓜!”

    “好吧,”他耸耸肩,“那你在想什么问题?”

    菲娜一本正经地说:“本宫和那个人差不了几年出生,为什么这么多人给他庆祝生日,却没人给本宫庆祝?”

    “这个嘛……”张子安为之语塞,“这个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只能说……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不知为何,菲娜对这个回答还挺满意,哼哼了两声跳下讲台,径自向教室门口走去。

    “对了,你生日是哪天啊?”张子安还没问过这个问题。

    菲娜顿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说道:“那么久远的事,本宫早忘了。”

    “陛下,等等奴家!”雪狮子也跟着从讲台上跳下来,倒腾着小短腿紧紧追随菲娜。

    “星海,走了,咱们回家了。”张子安招呼道。

    “喵呜~”

    星海今天玩得还挺尽兴,雀跃着跟着他和老茶离开教室。

    张子安和精灵们相继走下楼,那几位买猫买狗的家长已经带着孩子离开了,王乾、李坤和鲁怡云等在教学楼门口,在寒风中搓手跺脚,试着让身体暖和起来。

    “师尊!这么一会儿工夫,卖掉了两只猫两条狗!孩子的钱真好赚!”王乾兴奋地叫道。折腾了一下午,他和李坤的酒劲已经过去了。

    “哦?这么厉害?”张子安也是又惊又喜,“提价20%没有?”

    王乾和李坤一脸懵逼:“……啥?”

    张子安解释道:“前几天不是说了么,地主家也没余粮了,要趁着圣诞节狠宰一刀,宠物在原来的价格基础上提价20%,难道你们忘了?”

    王乾和李坤那个汗啊,异口同声说道:“我们以为师尊您是在开玩笑啊!”

    张子安看着他们窘迫的样子,扑哧一声笑道:“我当然是在开玩笑,难道你们还当真了?算了,走吧,别在这里冻着了,今天生意不错,咱们也过下圣诞,一会儿全都别走,留在店里吃晚饭,我来订四份肯德基全家桶。”

    王乾和李坤这才松了一口气,心说师尊的心思真是猜不透啊。

    鲁怡云闻言一惊,赶忙说:“订四份?不不,我吃不了一份啊!”

    “没关系,吃不了就带回去明天当早餐吧,虽说早餐吃油炸食品不太好,但贪污浪费是极大的犯罪不是么?”

    张子安看航空箱已经整齐地码放在三轮车上,把手一挥说道:“开路以马斯!”

    战天汪汪地叫唤了两声,简直跟鬼子进村差不多。

    李坤蹬起三轮车,王乾和鲁怡云跟在后面。

    张子安牵着战天和飞玛斯,与其他精灵们走在最后。

    离开了学校,夜晚的大街上张灯结彩,到处都是黏黏腻腻的情侣在游荡,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

    张子安脸上一凉,一片雪花飘落下来,看来今年会是一个白色的圣诞节。

    不知一行人之中是谁先起了个头,接着其他人也跟着哼唱起来。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我们滑雪多快乐,我们坐在雪橇上——”

    ……

    “冲破大风雪,我们坐在雪橇上——”

    “奔驰过田野,我们欢笑又歌唱——”

    “马儿铃声响,令人精神多欢畅——”

    “今晚滑雪真快乐,把滑雪歌儿唱——”

    ……

    “白雪闪银光,趁这年轻好时光——”

    “带上亲爱的朋友把滑雪歌儿唱——”

    路人们都以奇怪的眼神盯着他们一行人,但无论张子安还是王乾李坤都不在乎,鲁怡云则把脸深深藏在围巾后面。

    也有一些路人拍手应和,或者一起哼唱,谁也没有注意到,其间还夹杂着一些奇怪的声音。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

    [冬火]同学在公众号上的手绘投稿已经收到啦,感谢。

    顺便说一下,因为作者要努力更新,还要查资料,而公众号上的留言又比较多,所以请投稿的同学投完后在书评区说一声,好让版主及时反馈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