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套狗
    嗖——呯!

    比平时还要早,张子安被吵醒了。

    尽管滨海市已经禁放烟花炮竹,但偏远一些的郊区和县里还是可以燃放的,声音在僻静的清晨传得很远,这枚礼花弹的当量估计不小……

    听说有直径10寸的礼花弹,威力大概堪比炮弹,炸一下半个城都能听见。

    今天是元旦,新的一年到来了。

    张子安还没睡够,有些犯困,他看了看手机,默默计算了一下昨夜零点各种群里错过多少个红包,心疼得像错过几个亿,然后就精神了。

    以前父母经营宠物店时,像元旦春节这样的节日也会放假歇业几天,陪着年少时的他去公园或者周边地区的短途旅游,不过他孤家寡人一个,就算放假也无处可去,还不如照常营业呢。他给王乾李坤和鲁怡云放了一天假,让他们今天不用过来了。

    王乾李坤的期末考试已经结束,这种国家法定节日理应回家陪陪家人,然后再回学校准备补考。

    鲁怡云以前跟家里闹翻了,但毕竟血浓于水,这种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时候,可能也会发几条短信问候一下吧,兴许还能缓和一下关系……

    既然已经睡不着了,就干脆起床吧。

    他悄悄坐起来,悉悉簌簌地穿上衣服,同时环顾室内。

    刚才那一声炮竹把精灵们都短暂地惊醒了一下,不过时间实在太早,天色完全是烟的,就连总是很精神的星海也倒头继续睡,更不要提天塌下来都能安稳睡着的菲娜了。老茶呼吸悠长平稳,一呼一吸的节奏精准得像是电波表一样。

    “呣啊——吧唧——生牛腩——”雪狮子除了说梦话的老毛病以外,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又多了个睡觉咂嘴的毛病,真想找个机会往它嘴里扔个蟑螂进去……

    稍远一些,睡在角落里的飞玛斯依然亮着小夜灯,微弱的灯光是目前室内唯一的光源。最近飞玛斯的睡眠好了很多,夜里惊醒的次数变少了,不过很奇怪的是,它也多了个毛病——总是在睡觉时蹬腿,不知道是在蹬什么……

    张子安穿好衣服,去厕所里解决完生理问题,悄悄离开卧室。

    趴在玻璃门附近的战天警觉地抬起头,看到是张子安,便又安心地继续趴下。

    战天不愧是前·王牌警犬候选,在警觉性方面比飞玛斯厉害得多,一有风吹草动它首先就会作出反应。

    张子安呼啦一下拉开卷帘门,对它招了招手,“战天,走,跟我出去玩。”

    战天乖乖地走过来,他系上牵引绳,牵着它离开了店铺。

    这么早的清晨,外面烟乎乎的,路灯还亮着,大街上几乎没人,风从远郊方向吹过来,带着淡淡的火药味儿。张子安牵着它沿着街边溜达,不知不觉溜达到李大爷的餐馆门口。

    餐馆里早早地亮了灯,隔着玻璃能看到老两口忙碌的身影,但是还没有客人。做餐饮业都要起得很早,等顾客到来前就要把半成品饮食准备好。

    他推门进去,打招呼道:“大爷,大娘,新年好啊!”

    李大爷和李大娘正在和面,闻言意外地抬起头,“呀!张大师,新年好!新年好!”

    他们知道张子安最近挺忙的,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他们店里进餐了。

    “今天起得早,闲得没事就顺便过来看看。”张子安笑道,“给我来碗馄饨吧。顺便再给它来一碗,要大碗的,纯肉馅的。”

    他找了把椅子坐下,拍了拍战天的脑袋,“坐。”

    战天乖乖地蹲坐在他旁边。

    “好嘞!这狗驯得真好,让它坐就坐,比我们乡下那些狗好多了。”李大娘很羡慕地看着战天,“以前我们家也养着一条大狼狗,后来被人给套了去了……”

    “套了去了?”张子安刚睡醒,他怕吵到熟睡的精灵们,还没洗脸,脑子暂时运转不灵,没听懂是哪几个字。

    李大娘比划出一个圆形的样子,“就是一根木杆子,杆子上带着一个铁丝箍成的圈儿,专门用来套狗的。以前城里也有人套狗,因为城里的狗品种贵,又养得好,但现在城里的监控探头太多,那些套狗的人全跑我们乡下套去了。他们一般都是两三个人一起干,一人开车或者摩托车,另一个人坐在后座上,只要狗在路边走,他们一阵风似的套了就跑!铁丝圈儿往狗脖子上一勒,再加上摩托车的那股冲劲,一般的狗立马就被勒晕了,就算壮一些的狗没晕过去,起码也勒得口吐白沫,挣扎的力气都没了……”

    李大娘回想起她以前老家那条被套走的狗,不由地长吁短叹,就算那条狗只是乡下常见的杂毛土狗,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但毕竟一根骨头一碗饭地亲手喂大的,就这么被人套走,谁能不心疼呢。

    张子安恍然大悟,套狗的事他也听说过,但是一直没有亲眼见过,可能城里这种事确实比较少吧,而乡下就比较严重了。特别是现在乡下很多年轻人都去大城市里打工了,剩下的都是老幼病残,容易被人乘虚而入。

    “那这些狗被套了以后怎么处理?”他又问。

    李大娘摇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听说啊,那些人把套了的狗带回住的地方,名贵的狗就转手卖给别人,杂毛土狗就卖给狗肉馆之类的……我家那条狗……哎……”

    她家那条土狗是没人愿意花钱买的,估计难逃被卖往狗肉馆的下场。

    张子安也轻轻叹了口气,被转手卖掉还有找回来的可能,若是被卖往狗肉馆,恐怕就……

    这时,李大爷端上来热腾腾的馄饨,斥责道:“新年第一天,张大师难得上门吃饭,你说这些不是给人心里添堵么!赶紧回后厨帮忙去!我都快忙不过来了!”

    李大娘可不是吃素的,立刻瞪着眼睛说:“我说我的,关你什么事!你怎么知道张大师不爱听这个?”

    张子安怕他俩吵起来,赶紧打圆场道:“没事,没事,我挺爱听的,也算是长知识了嘛……”

    “死老头子,听见没有?”李大娘得理不让人,眼睛瞪得更圆了。

    他们夫妻两口总是拌嘴,早就习以为常,也不会影响夫妻感情什么的。

    李大爷把馄饨放到张子安桌子上,笑道:“张大师你慢慢吃,别听这老婆子瞎唠叨,我们家以前那条狗还不一定是被套走了,也许就是走丢了……有天上午,我们老家的院门开着,那狗趴在院门口晒太阳,我在旁边蹲着腌咸菜,后来这婆娘在屋里叫我,我就进屋了一趟,前后也不过几分钟时间,出来后就找不着它了。”

    “照你这么说,还怪我了?”李大娘一听就不干了,“我是有事才叫你,你明知道附近有人套狗,进屋前还不把院门先关上?”

    李大爷也吹胡子瞪眼,“我哪想得了那么多?你在屋里跟催命似的,我应了一声你还叫,我以为你跌倒了撞到头,连腌完咸菜的手都没来得及擦,就赶紧进屋看你怎么了,结果就些鸡毛蒜皮的破事,还为这个把狗给丢了……”

    张子安趁他们还没吵起来,赶紧顺着李大爷的话头打岔道:“其实李大爷你说得也对,那狗没拴着吧?确实可能是自己走丢了,比如路上过了辆车,它看着有意思就追过去了……”

    他知道自己的话没什么说服力,不过总比装哑巴好。

    李大爷重重点头,又说道:“我听人说啊,这狗年纪大了都有灵性,我们那狗年纪也不小了,没准儿是觉得时日无多,自己离开我们去找个安静地方咽气儿了……不一定是被人套走了!”

    他反复强调不一定是被人套走了,也许心里还存着万一之想,因为被人套走就是死路一条,而走丢了什么的,也许还能寿终正寝。

    这恰好也反映出李大爷对那条狗喜爱有加,不愿去设想它遭遇了悲惨的命运。

    李大娘嘟囔了几声,正要驳斥老伴,就听后厨烧的开水响了,便张子安匆匆说道:“张大师,你这狗训练得这么乖,可一定要小心,不要被别人套走了……”

    说罢,她就小跑着去后厨往暖瓶里灌开水。

    “这老婆子,整天就知道瞎诈唬……张大师你别往心里去。”李大爷瞪了她背影一眼,又转头向张子安陪笑道。

    “没事,我真不介意。”张子安笑道,“李大爷,您别招呼我了,赶紧忙您的去吧,我自己吃就行了。”

    “哎,那你慢慢吃。”早上的准备工作很繁重,李大爷客套了几句,也回转后厨。

    张子安低头舀起一个馄饨,连汤一起送进嘴里,尝了尝温度正好。他又稍微加了些辣椒和胡椒粉,然后左右看了看,时间太早,此时还没有别的顾客,便把另一份纸碗盛的纯肉馄饨放到地上,招呼战天吃早饭。如果有旁人在吃饭,他就不会这么做了,省得膈应人家。

    一碗**的馄饨下肚,他鼻子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浑身都暖和起来。

    战天也吃完了馄饨,而且看得出来它还挺喜欢吃,连汤都喝了不少。

    张子安把钱把放到桌子上,冲后厨招呼了一声,牵着战天离开了店铺。

    吃早饭差不多用了二十分钟,天色稍微放亮了一些,路上的行人也多了。

    他牵着战天走了一会儿,路过一根路灯杆时,恰好路灯熄灭了,然后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路灯杆上贴着一张复印纸。

    平时他是不会留意这些的,认为无非是老军医专治皮肤病或者富婆借种生子之类的骗人小广告,不过今天早上实在太闲,他就停下来扫了一眼。这张纸是用胶水贴在路灯杆上的,在晨风中轻轻摇曳。

    寻狗启事:

    12月30日下午16:40左右,本人在滨海大学家属院附近遛狗时,跟着我散步的白色萨摩耶见到一只流浪猫前去追逐,在一栋居民楼的拐角处突然失踪,至今尚未寻获。

    它的名字是团团,母狗,今年才3岁,身高大约半米,身长大约1米1,习惯用左边的牙齿吃东西,所以左侧牙齿稍有磨损。

    团团是我们一家人的开心果,我父母心疼得要死,连续几天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如有好心人寻回团团,我愿意酬谢10000元,决不食言。

    如果是有人见它漂亮抱走了它,请你行行好把它还回来,我们决不追究责任,同样愿意以重金相赠。如果您也是喜欢狗的,我愿意买一只纯种的萨摩耶送给您。

    团团不是纯种萨摩耶,真心不值多少钱。

    文字后面是一张萨摩耶的照片,张子安一眼就看出,果然如失主所言,这条萨摩耶挺漂亮,但确实不是纯种的。

    落款留着一串电话号码,还附带一句话:请环卫师傅看到后保留几天,本人张贴的启事由本人负责清理,谢谢!

    张子安驻足细看,从这张启事的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到主人的细心和焦急。一条纯种的萨摩耶一般来说也就几千块钱,它的主人愿意拿10000块钱寻回这条并非纯种的萨摩耶,假设不是虚言,那这一家人确实很爱它,不想就这样失去它。

    讲道理,寻猫寻狗启事在城市里挺常见的,张子安就见过好几次,特别是雪橇三傻这样对陌生人毫无警惕心的犬类,陌生人一叫就跟着走,实在太容易丢了。而且现在很多人遛狗时都不牵着绳子,狗一旦被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撒腿追过去,人是很难追上的,就跟启事上的这个丢失过程差不多。

    可能是刚才受到李大爷夫妇的影响,张子安突然变得有些疑神疑鬼,这条萨摩耶会不会是被人套走了呢?

    他又重新看了一遍寻狗启事,注意到“突然失踪”这几个字,可能主人也觉得失踪过程有些离奇,才会如此形容。

    不过这更是他想多了,也许这条狗只是很寻常地丢失而已。

    战天在路灯杆周围东嗅西嗅,张子安牵了牵它,说道:“走吧,战天,咱们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