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团伙
    张子安拉开卷帘门,牵着战天回到店里。

    精灵们已经醒了,菲娜趴在猫爬架上,见他空手而归,不高兴地问道:“本宫的早膳呢?难道你出门就喂饱了自己?”

    “等会儿吧,去得太早,还没做好。”为了避免继续听它念叨,张子安没脱外套,拿起大扫帚和铁锨再次出门,清除店门口的积雪和冰。

    今天王乾和李坤不过来,所有的清洁工作全要由他一个人完成。宠物店的特性就是,即使放假不开门营业,猫砂也要照换,狗屎也要照铲,还要对室内进行消毒除菌,而如果这些繁重的事都做完了,为什么不干脆继续开门营业赚钱呢?

    张子安就是这么打算的,反正没什么安排,今天照常开门,有顾客就算赚的。

    门口这条人行道上的客流量不算小,白天积雪被踩得很实,稍微有些融化,夜里又结成冰,光靠扫是扫不干净的,很多时候要用铁锨来砸、来铲。

    张子安干得很卖力,倒不是因为他想当个模范市民,而是万一有老头老太太在他店门口滑倒摔伤,那他把裤子卖掉都不够赔的。

    正干着,一个苗条的身影从他旁边经过,径自走进目前无人的宠物店。

    张子安有些纳闷,心说新年第一天就有顾客这么早上门?算不算是开门红?

    然而他还没来及高兴,那个人影又从店里推门而出,一进一出不超过10秒的时间,抬起头来的张子安只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短款羽绒服和蓝色牛仔裤的妹子背影向北边匆匆离去。

    大概是走错了?

    他没有在意,偶尔找错地方的人也是有的,继续铲雪除冰。

    稍微过了一会儿,他扛着大扫帚拎着铁锨收工回店,然后像平时一样收拾猫砂狗屎,准备带到外面,等环卫工人过来时扔掉。路过收银台时,他的眼角余光好像注意到什么东西,便又退回来。

    收银台的电脑屏幕后面贴着一张纸,揭下来一看,又是一份寻狗启事,跟他在路灯杆上看见的那份一模一样。

    这么说来,刚才进店的那个妹子就是失主?找狗都找到宠物店来了,真是急病乱投医。

    他提着垃圾袋走出店门,堆放在店外的指定地点,正在这时,一声喇叭轻响,孙晓梦开着车停在路边。

    “哟,新年好啊!”张子安扬起手打招呼。

    孙晓梦摇下车窗,目光没有看他的脸,而是盯着他手里的纸,“新年好,你拿着的那张纸是什么?”

    “这个?有人发的寻狗启事。你说有意思不,寻狗启事都发到宠物店来了。”张子安捏着纸让她看。

    孙晓梦接过纸,皱眉自语道:“还没找到呢……”

    张子安听她的语气好像知道这事,好奇心起,便问道:“也去你那诊所里贴启事了?”

    孙晓梦指着启事上的电话号码说道:“她是我店里一位常客,经常带着她的狗来我店里打疫苗和体检什么的……团团的绝育手术也是在我店里做的。看到她的狗丢了四处找狗,我心里也挺难受的。”

    “哦,难怪了。”

    原来是孙晓梦的熟人,张子安表示理解。

    “最近好像丢狗的挺多的,光我那诊所里定期来体检的狗就丢了有两三条吧。”她把启事又递给张子安。

    “这么多?”张子安深感惊讶,她那诊所规模挺小,但居然短期内能有两三条狗走失,那扩大到附近城区来说,数量真是不少了。

    他想了想,把李大娘关于套狗的话转述给她听,然后问道:“你觉得有可能么?不是说城市里套狗的事很少?”

    孙晓梦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城市里确实很少有人套狗,但是你看,过不了多久就是春节,很多人在这时候手头比较紧,也许打起歪主意。现在天冷,很多人出门都戴口罩,即使被监控拍到了也没什么问题,自然有人铤而走险。这些狗无论是转手卖掉还是销给狗肉馆,都值一笔不小的钱。”

    张子安的视线瞟向行人,确实如她所说,十个人里至少有五六个是围着围巾戴着口罩的夏天戴口罩很奇怪,但冬天就不同了,特别是现在很多人戴口罩是为了防雾霾。

    “我觉得物归原主更赚钱。”他指着启事上的万元酬金笑道。

    “人家可没那么傻,套了你的狗还冒险给你还回去,谁知道是收到酬金还是挨一顿暴打……”

    玩笑归玩笑,张子安也知道没人会干这种犯傻的事。

    “今天元旦,你诊所也不休息?”他问道。

    她面露憾色,“本来是打算休息的……对了,你今天应该挺闲吧?贴启事那姑娘现在应该在诊所等着我,想请我帮她拿主意,要不你跟我过去一趟?你这方面的鬼点子不少,就当是做好事吧。”

    张子安:“……你看我像很闲的样子?”

    “像!”她言简意赅地回答。

    不过还确实挺闲的,张子安对这事也有些好奇,就拉下卷帘门上锁,坐到副驾驶位置,跟她一同来到诊所。

    刚才那位穿白色羽绒服和蓝色牛仔裤的妹子果然等在诊所门口,她把手揣在兜里,不停地东张西望,可能是在等孙晓梦的到来,也可能是希望能看到自家狗的身影。

    “晓梦姐!”

    看到孙晓梦下车,她快步迎上来,紧接着就注意到一同下车的张子安,觉得他有点儿眼熟……

    孙晓梦一边掏钥匙开门,一边介绍道:“这位是宁蓝,我的顾客兼朋友。这位是张子安,你刚才还去他的宠物店里贴启事来着,难道没看见他?”

    宁蓝这才想起来,她当时看到宠物店开着门却没人,心里还纳闷,不过她把他当成扫大街的了……

    “对不起,我昨天夜里几乎都没睡着觉,现在脑子里都是懵的,刚才没注意到你。”她抱歉地对张子安说。

    张子安注意到她眼眶周围的烟眼圈挺明显,知道她不是在说谎,看来她为了找狗已经心力交瘁了。

    “没事,我当时在扫雪,你又不知道我是店主……不过我想问,为什么你找狗要来宠物店里张贴启事呢?”他好奇地问。

    “这个嘛……”她很是尴尬,看了一眼孙晓梦,吞吞吐吐地说:“我是想,万一有人捡到我的狗,也许会卖到宠物店里……我之前也去别的宠物店贴过,但人家都不让我贴,而你店里当时没人,我本来想进去找找有没有我的狗,但一想这不太好,于是贴完启事就赶紧跑出来了……”

    “我记得你的狗3岁了,我店里没那么大的狗。”张子安自证清白。

    孙晓梦推开诊所门,示意道:“别在外面冻着了,进来说吧。”

    宁蓝和张子安跟着她相继进了诊所,他立刻看到收银台那里也贴着一张相同的启事。

    护士龙纤不在,大概也放假了吧。

    孙晓梦请他们进了办公室,打开电暖气,脱下外套,再次向宁蓝介绍道:“你把情况再给他详细说一遍吧,他在这方面挺有主意的,兴许能帮上忙别看他是开宠物店的,连咱们市刑警队的队长都欠他人情呢。”

    张子安琢磨了半天,也没闹清楚这句话是在褒他还是贬他……

    宁蓝顿时对他刮目相看,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自从她的团团丢失后,父母整天唉声叹气抹眼泪,她担心父母过忧伤身,这几天在附近到处找,却一点儿线索都没有,已经到了急病乱投医的地步,无论是谁,只要能帮上忙就行。

    她清了清嗓子,把事情的原委从头说详细说了一遍。

    宁蓝的父母是滨海大学的老师,已经退休了,而她也在滨海大学上研究生,不住宿舍而住家里,每天早上和傍晚时分都会带着团团去遛狗,就在家属院附近遛,从来没出过什么事。团团是一条不太纯的萨摩耶,非常亲人,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它从来不会张嘴咬,甚至连大声叫唤都不会,院里的老人和孩子也都很喜欢它。时间一长,她就不用绳子牵着它了,因为觉得它被牵着很可怜。

    那天,她如往常一样遛狗。放寒假了,她一边带着团团溜达一边刷着微信群,和同学们谈论放假的计划和安排。

    走着走着,身边有只流浪猫蹿了过去,团团便很兴奋地追逐而去它纯粹只是因为贪玩,绝没有要伤害这只流浪猫的意思,宁蓝强调道。

    张子安想起以前去滨海大学捕获理查德的过程,大学附近确实有很多流浪猫,而且全都不怕人,因为学生和教职工总会喂它们。

    宁蓝说道,以前团团也追过猫,当然是追不上的,猫太灵活,团团追丢了就会自己跑回来,或者站在原地等她过去。她当时的一条信息刚打了一半,见团团又去追猫,便心不在焉地叫了它两声,让它回来。她把信息发出去,看到团团果然又把猫给追丢了,懵懂地停在一栋楼的拐角处等她过去。

    宁蓝不紧不慢地走过去,不时低头看一眼手机,等待同学的回应。

    说到这里,宁蓝回忆道,团团本来是在拐角处等她的,片刻之后好像被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摆头看向拐角的另一侧,然后迈步走过了拐角。

    当时宁蓝又叫了它两声,但仍然不觉得会发生什么事,只是稍微加快了脚步,然而等她走到拐角处时,却完全失去了团团的踪迹它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她找不到团团,稍微有些紧张,但长期的安逸令她没往坏处想,或者说不敢往坏处想,以为团团是钻进了楼道或者躲在垃圾箱后面。她把那一带找了个遍,始终没找到团团的影子,这时她才彻底慌了神。

    找了半小时,天渐渐烟了,宁蓝抱着侥幸心理,打电话给家里,问团团是不是自己回家了。母亲接的电话,很诧异地说没有啊,团团不是跟你一起去溜达了么?

    “我应该沉住气的。”宁蓝以手掩面叹息道,“我应该跟爸妈说,团团是被借到朋友家玩几天,这样起码他们老两口不至于这么伤心了……”

    孙晓梦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团团还不一定出事呢,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你先把事情说完吧。”

    宁蓝抹了抹眼角,带着鼻音继续讲。

    她父母知道团团走丢了以后,很罕见地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骂她为什么连遛狗时也总要玩手机。她自知理亏,而且父母正在气头上,也不敢回嘴。骂完后,老两口穿上衣服,也拿着手电出来帮她找。

    大冷天的,他们一直找到晚上八点,把家属院附近都找遍,脸都冻青了,嗓子都喊哑了,却依然没有找到团团。

    直到这时,他们第一次产生了“团团可能找不回来了”的念头。

    在宁蓝的苦苦劝说下,他们暂时先回到家里。父母是滨海大学的退休教职工,在家属院里认识的人多,四处打电话请人帮忙寻找,而宁蓝则是发微博、发朋友圈、在网上找了一些帮忙寻找走失狗的公众号,并且打印了寻狗启事,第二天早上开始就四处张贴。

    她父母留在家里拿着手机等电话,偶尔也会有人打过来说看到一条类似的狗,但仔细一问就知道不是他们家的团团。一次次的失望,令本来就心脏不好的母亲由于身体不适而卧床休息……

    两天过去了,团团音信全无,找回的机率越来越低。宁蓝早就后悔了不知多少次,她试着跟父母说如果实在找不回来就再买一条,但他们死活不愿意,就想要团团……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即使再买一条狗,她心里仍然挂念着团团的安危。

    “没有找保安看监控么?”张子安插言道。

    “找了,家属院是比较老的小区,虽然最近装了些监控摄像头,但死角很多。”宁蓝解释道。

    她讲完了,低声抽泣。

    孙晓梦安慰了她几句,拿出自己手机说:“你们看这个。”

    张子安和宁蓝凑过去一看,屏幕上是一位李姓顾客给孙晓梦发的信息,时间是昨天晚上,信息内容是:呜呜~孙医生,我家毛毛不见了,看监控好像是被人给偷走了,你要是遇到与毛毛长得差不多的狗,请一定要尽快跟我联系。

    然后是另一条信息,是一位姓钱的顾客发来的,时间是今天早上6点多,也就是不足两个小时前,信息内容是:孙医生,我家小乖走丢了,我正在找,上午的预约先取消吧,给您添麻烦了,真是对不住。

    张子安倒吸一口凉气,看这样子,估计是有一个套狗团伙在附近活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