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遇险
    为了谨慎起见,张子安让孙晓梦分别给钱姓和李姓顾客回了信息,向他们详细询问一下狗是在哪里丢的。不一会儿,就收到了他们的回信。

    将信息汇总之后,在场的三人总结出一个规律,丢狗事件都是发生在东城区这边,地点分别位于大学家属院、医院家属院和国企家属院附近,像这样的家属院年代都比较久远,监控设施不完善,留存有许多死角,保安也不怎么尽责,很容易被人趁虚而入。

    其中,那位李姓顾客声称监控虽然没拍到偷狗的过程,但拍到了可疑车辆,然后把监控视频的截图发了过来。

    这三起丢狗事件要么发生在清晨,要么发生在傍晚,应该不是巧合,因为清晨和傍晚的光线最黯淡,监控视频的清晰度可想而知。李姓顾客发来的视频截图很模糊,只能看出是一辆侧滑门的mpv,在行驶中车门留着一条缝,没有完全关闭,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辆车与丢狗事件有关,光凭这张截图想当证据,那纯属天方夜谭。

    李姓顾客在信息中诉苦,说他带着监控视频去辖区派出所报案,但民警不予受理,劝他回家再找找,说不定是走丢了。

    张子安也能理解,年底警察的事情太多,就算是人失踪了也不能马上立案,一般来说也要过24小时才能行,更何况是狗,再说又没有证据。

    监控摄像头位于高处,没有拍到mpv驾驶者的脸,不过倒是拍到了车牌,虽然也比较模糊。

    张子安考虑了一下,给盛科打了个电话——因为今天是元旦,他不好意思打扰盛科的休息,于是打的是盛科办公室的固定电话,如果没人接,就等明后天再说。

    结果盛科几乎是秒接,张子安简短地说明来意后,盛科让他把图片发送到指定邮箱,然后等电话。

    不一会儿,盛科把电话打回来,说让技术科的人对图片进行了处理,认出了车牌,但很遗憾的是,经过查询,车牌是套牌,车型对不上,换言之就是假牌照,无法查明这辆mpv的归属。

    电话那边的盛科似乎很忙,不时有部下在叫他处理事情,尽管如此,他还是说会给交警那边提一声,让他们留意相关车牌和车型,并且声明这不是看在张子安的面子上,而是因为套牌也是违法行为。

    张子安接打电话都用的免提,让宁蓝和孙晓梦都能听到。宁蓝固然寻狗心切,但听到盛科连元旦都要加班工作很是于心不忍,打手势示意说算了。

    他简洁致歉和道谢后,便挂断了电话。

    宁蓝叹了口气,“算了,我还是自己找找吧。谢谢你,张店长,你肯这么帮忙我已经很感激了,就不要为我们的事继续打扰人家的正常办公了,毕竟盛队长应该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要处理……”

    她是个很明理的人,没有因为张子安认识刑警队长而胡搅蛮缠。

    事情到了这里算是遇到一个死结,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准备周详,连套牌都用上了,就算张子安和孙晓梦想帮忙也爱莫能助。

    宁蓝看了看时间,起身说道:“晓梦姐,谢谢你,我先走了,今天是元旦,你应该好好休息的。我跟同学约好了,他们在滨海大学校门口等我,我们今天打算一起去找狗,人多力量大。”

    “抱歉没帮上什么忙。”孙晓梦起身送她出去。

    宁蓝又向张子安道谢:“谢谢你帮忙,张店长,虽然团团是无可替代的,但如果它真的找不回来了,一定去你那里买条别的狗。”

    她一告辞,张子安才想起来家里那一堆精灵还嗷嗷待哺等着吃早饭呢,也赶紧起身告辞。

    “不客气,那我也走吧。”

    离开孙晓梦的诊所,宁蓝去跟她的同学们碰头,张子安去李大爷的店里抱着泡沫保温箱回到了宠物店。

    趁精灵们吃早饭的时候,张子安打开了收银台的电脑,登陆公众号的后台,编辑了一条信息群发出去:春节快到了,近期东城区屡发偷狗事件,大家出门遛狗时多加留意,一定要系上绳子,不要让狗远离自己的视线。

    不一会儿,有不止一个人留言证实道,周围有邻居在这几天丢狗了,主要集中在城中村附近。

    另外的人则唾骂偷狗贼损阴丧德,将来走夜路一定撞到鬼。

    过了几分钟,小雪也在她的微博主页上转发了这条信息,呼吁大家注意狗狗的安全问题。

    今天虽然开着店门正常营业,但果然没几个客人上门,可能都在利用难得的三天小长假休息或者串亲戚什么的,附近的店铺大部分也没开门。

    张子安继续凯茜留下来的阿比西尼亚猫繁育手册,但是总静不下心来。

    他干脆放下手册,再次穿好衣服,拿上棒球和棒球手套,准备去绿地上进行日常的游戏。今天天气不好,阴着天,又很冷,他就没叫着精灵们一起出去。

    把卷帘门上锁,他牵着战天从后门离开。

    宠物店后门是一条僻静的小巷,右侧通向绿地,绿地周围是一片待拆迁的老式居民区。这些老式居民区的房屋密封性都不好,冬天很冷,住在这里的居民不多,大部分是老幼病残。

    绿地跟平时一样,空寂荒凉,半个人都没有。

    张子安跟战天玩了一会儿,明显感觉到战天的神经兴奋度比刚来时强得多,具体表现在对他口令的反应速度和执行效率上。这倒并不是说特警部队不会驯狗,而是特警们有更重要的事,根本不可能为一条狗而耽误日常训练和任务,战天固然优秀,但其他候选的警犬也很多,而且每年都会有络绎不绝的新警犬送上门。

    张子安清楚得很,战天不太可能恢复到巅峰状态,只要能让它正常生活就行。

    “战天,衔回来!”

    他扔出棒球,战天衔回,喂给它牛肉干当奖励,如此循环。他扔的力道越来越大,落点也在不断变化,但战天始终能很好地完成任务。

    嗖——

    他又将棒球扔出去,这次没掌握好准头,棒球在围墙上磕了一下,反弹着跳向绿地出入口的小巷。

    战天兴奋地追逐过去,拐过弯,消失在小巷里。

    张子安没有在意,等战天回来的时候,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时间不早,差不多该回去了,今天还没有进行日常的拳术课程,也没有跟星海玩捉迷藏。

    然而,等了一会儿,战天却没有回来。

    他刚才扔的力道不小,棒球飞出较远的距离,但即使如此战天也应该回来了啊,难道是棒球卡在了什么地方,战天叼不到?这倒是也有可能,有时候他扔出的棒球卡在树杈上,还要搬来梯子爬树取。

    又等了一小会儿,战天依然没有回来。

    张子安心中似乎有不妙的预感,扬起嗓子喊道:“战天,回来吧!”

    平时只要他一喊,无论战天叼到棒球没有,都会回到他身边等待命令。

    话音未落,小巷里的战天突然发出一声被激怒的狂吼,几乎就在同时,小巷里又传来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

    卧槽!

    张子安头皮发麻,一万匹羊驼驼从他心里狂奔而过,把他的小心肝践踏得千疮百孔。

    不会这么倒霉让我遇上了吧?

    他撒腿跑向绿地出入口,边跑边暗暗后悔,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扇醒——这块老旧的待拆迁居民区没有监控、没有保安,不正是套狗团伙最喜欢的作案地点么?为什么自己这么不小心,居然忽略了这个事实?居然还好意思去提醒别人注意不要让狗远离自己的视线,真是阴沟里翻船了,赤果果地被打脸!

    如果战天被套走,以后警犬养老院的付涛问起战天的近况时,他有何面目回答……

    张子安的体力比以前好得多,一口气冲出了绿地,进入小巷里。

    眼前烟影一闪,他与什么东西差点撞了个满怀,惊得一身冷汗,敏捷地闪到一边,然而定睛一看,原来是战天。

    “战天,你没事吧?”他又惊又喜,心说难道是虚惊一场?

    战天的情况不太对劲儿,它焦躁地冲着小巷的另一边狂吠,像是看到什么仇人一样。

    张子安也看过去,只见一辆mpv拖着烟尘消失在小巷尽头,从外形上看,似乎正是李姓顾客视频截图里那辆。他下意识地想掏出手机拍下车牌,不过转念一想这车牌是假牌照,拍了也没用。

    “没事了,战天,没事了。”

    他抱住战天,尽力安抚它的情绪。

    仔细一看,战天脖颈处的毛发像是被什么东西逆着毛发生长的方向刮了一下,乍起来一片,毛发下皮肤也微微泛红。

    战天又愤怒地冲着mpv消失的方向叫了几声,才心有不甘一样住嘴不叫。

    “战天,咱们先回家吧。”

    张子安惊魂未定地给战天系上牵引绳,刚走了两步,却发现战天对着地上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似乎很感兴趣,围着嗅来嗅去,不愿意离开。

    张子安很确实,之前来的时候地上并没有这团东西,大概是那些套狗团伙留下的。

    他捡起来捏了捏,这东西像是饭团,又像是驴打滚之类的糕点,软软的,闻起来略带一股香味,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事件的经过大致上在他脑海中勾勒出来。

    这伙人开着车进入小巷,低速慢行,或者停下车但没有熄火,在小巷里寻找可以成为目标的狗,然后他们看到了从绿地里跑出来叼棒球的战天。他们以为战天是条寻常的德牧,也像对付普通狗一样向它扔出诱饵,这诱饵大概对狗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普通狗闻到诱饵就会跑过去捡食,而这些人就会趁机出手套狗,一套一个准儿。

    然而战天不是普通狗,它虽然提前退伍了,但依然是前·王牌警犬候选,不会去捡食陌生人扔出来的食物。它的警惕性一向很高,诱饵没有起作用。那伙人可能是利令智昏,不甘心就这么放过这条血统和外形俱佳的德牧,毕竟能值不少钱,便开着车强行上来试图套走战天,但是被它机灵地躲过了,并且大声吠叫吸引张子安的注意。

    那伙人做贼心虚,见势头不对,马上一踩油门加速逃离。赶过来的张子安只吃到了汽车的尾气。

    张子安觉得有些可惜,如果是被闪光弹伤害之前的战天,估计早就凶猛地扑咬上去了,拦下这伙套狗贼也算是为民除害。

    “走吧,战天,咱们回家。”他把诱饵揣进兜里,牵着战天想从后门回到宠物店,战天却停在门口,凝望着mpv消失的方向。他拽了好几次,战天也没有动。

    张子安皱了皱眉,蹲下问道:“战天,你记住了他们气味么?”

    战天回头,响亮地汪了一声,然后又继续盯着远处。

    他明白了战天的意思,它是想追过去。

    作为前·王牌警犬候选,战天肯定是受过专业的气味辨识训练,而且肯定是以极为优异的成绩毕业的,否则也不会被选入要求极高的特警部队。

    老实讲,张子安对这伙人也很生气,居然都欺负到他头上来了,但他比较冷静,不会因此而被气昏了头。他主要考虑的有两点,一是战天能不能顺着气味追踪过去,二是追到那些人之后,能不能将他们绳之以法。

    特别是第二点,对方既然是一个团伙,那人数应该不少于三人,甚至更多,他和战天一人一狗,实力有些单薄。张子安对咏春拳小有造诣,但实战经验太少,万一对方持有水果刀或者板砖之类的凶器,他和战天就危险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没有受到实际损失,犯不上一时冲动冒这么大的险。

    请盛科帮忙也不太妥当,毕竟战天能不能追踪到对方还不确定,盛科带人兴师动众过来一趟却扑了个空,就很难收场了。

    老茶若是出手肯定百无一失,但如果老茶在光天化日之下表现得太牛叉恐怕会引来麻烦,所以还是最好不要。

    不论如何必须要尽快决定,否则对方留下的气味很快就会消散。

    想到这里,他让战天等在门口,自己探头进屋招呼道:“飞玛斯,跟我出去一趟。”

    飞玛斯正趴在躺椅边百无聊赖地打盹,它听张子安语气郑重,立刻跟了出来。

    面对菲娜和老茶它们疑惑的目光,他来不及解释,只是说道:“一会儿等我回来说,今天午饭可能晚一些。”

    “哈?”菲娜刚想发牢骚,张子安已经关上了后门。

    他掏出手机,向孙晓梦发了条信息,要来宁蓝的手机号。

    “喂,是宁蓝吗?我是张子安,奇缘宠物店的店长。”他拨通电话。

    “啊,你好。”宁蓝显然有些意外,“张店长,有什么事吗?是不是找到我家团团了?”

    她的语气中充满期待。

    “没,不过我可能找到一些线索,你和你同学们还在滨海大学附近找?”张子安问道。

    “嗯,是啊。”

    “有多少人?”

    “一、二、三……加上我一共十人。”她说道,扩音器里隐约能听到其他人的说话声。

    人还真不少,看来宁蓝在班里人缘不错,挺受欢迎——张子安估计这十人里大部分是男生。

    “好吧,你们尽快过来,在中华路路口集合。刚才我见到那辆车了。”他说道。

    宁蓝又惊又喜,连忙说道:“好的,我们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张子安拍了拍跃跃欲试的战天,“战天,看你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