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城中村
    很多城市都有城中村,滨海市也不例外。

    城中村一开始就是邻近市区的普通村子,后来随着市区规模的不断扩张,将村子也纳入了市区范围,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没有拆迁改造,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与周围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格格不入。

    宁蓝的同学们都是滨海大学的研究生,对这片城中村很熟悉,因为不少滨海大学的学生情侣不住学校宿舍,而是在城中村里共同租房子住。城中村的房子大都是村民自行搭建的,一般为三层小楼,陈设简单,租金便宜,深受学生情侣的青睐。

    城中村固有的问题很明显,用一个字形容就是乱!

    由于城中村里的居民大部分是租客,人口流动性极大,治安混乱,三天两头就有租客丢手机丢钱包什么的,打架斗殴的事也时有耳闻,至于洗脚店按摩店什么的更是遍布其中,像天然温床一样悄悄滋生着犯罪活动。

    战天走到这里,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城中村。张子安心中了然,那个套狗团伙八成就躲藏在这里。城中村确实是非常适合的隐蔽地点。

    城中村里到处是村民私搭乱建的旅馆,纵横交错像是迷宫一样,不时有村民热情地迎上来招揽客人:“租旅馆不?我们家的旅馆比其他家都便宜,押一付一,进来看看吧?”

    由于城中村里气味繁杂,战天嗅闻得更加仔细,张子安提醒其他人注意周围的动向。

    宁蓝的同学们不同程度地紧张起来,帮她找狗是一回事,面对犯罪团伙就是另一回事了,有几个女生心中打鼓,想离开又不好意思离开。另外几个男生则互相壮胆“怕什么?咱们这么多人,还有两条狗呢!正古以来邪不胜正!”

    战天领着他们来到一处寻常的院落,院门紧闭,里面静悄悄的。它在门口附近反复嗅闻了一圈,蹲坐下来不走了,沉默地望向张子安,眼神里仿佛在向他诉说什么。

    “就是这里吗?”他蹲下来悄声询问道。

    战天沉默地注视着他。

    这就是警犬与普通狗的区别,如果普通狗发现了什么异常,一定会马上大叫起来,但久经训练的警犬临近地头反而会沉默,因为怕打草惊蛇。

    飞玛斯扬头嗅了嗅,低声说道:“院里有很多狗的气味,好像还有些……腐臭的味道。”

    张子安已经百分百确定,这里就是套狗团伙的窝点,可能有些被套来的狗已经死了,正准备卖往狗肉馆,至于活着的狗为什么不出声……他也不清楚。

    他正琢磨下一步怎么办,是打电话给盛科还是怎么着,就在这时,他突然注意到远处有几个村民在向这边窥视,手里还摆弄着手机。

    他心说糟糕,这城中村的村民们大概知道自己的经营项目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为了应付上头来的突击检查,悄悄建立了隐密的微信群,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随时互通消息,张子安他们这些外人来到这里,立马就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果然,这栋院落里立马传出了慌乱的声响,像是在匆忙地收拾东西。

    张子安当机立断,跟宁蓝说:“报警,就说这里在非法买卖危险药品。”不等宁蓝回答,他就握紧拳头咚咚咚地敲门,“开门!开门!”

    他一喊,战天也跟着叫起来,院里的声音更加慌乱,隐约还能听到桌子椅子翻倒的声音。

    张子安给两个学生分派任务,“你们一左一右绕到后面去,看这院子有没有后门或者侧门,回来告诉我。”

    他们领命匆匆而去,不一会儿就回来报告:“就这一个门。”

    张子安点头,就这一个门就不怕里面的人跑了。

    忽然,门拴一响,院门被拉开了,一个戴着口罩的年轻人冲张子安色厉内荏地叫道:“哎,我说,你们敲什么敲!你们找谁啊?”

    张子安镇静地回答:“我们的狗丢了,来这里找狗。”

    “我们这里没狗!”

    年轻人不耐烦地说完就想关门,但被张子安把门顶住了。

    “你要干什么?耍横是不是?”年轻人面色大变,撸胳膊挽袖子就想打架。

    “汪汪!”战天呲牙向他吼道。

    年轻人看到它那淡黄色的犬牙,立刻就怂了。

    张子安借着这机会,从门缝里看到院落中停着一辆mpv,正是视频中的那辆,也是他在宠物店后门的小巷中见到的那辆。

    “就是这里!”他侧头跟宁蓝说道,“咱们进去看看!”

    宁蓝也看到了,她寻狗心切,跟着张子安往院子里挤。那个年轻人想拦,但他一个人哪拦得住这么多人,立马被挤到一边。

    张子安他们呼啦一下涌进了院落,而从屋子里又出来两个年轻人,全都戴着口罩,目光游移不定,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你们要干什么?小偷还是强盗?”他们贼喊捉贼,叉着腰蛮横地叫道,“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再不走,我们就报警了!”

    “报吧。”张子安说道,“你们要是不报我就替你们报!把你们套的狗交出来!”

    “狗?什么狗?我们这里没狗!”那三人一口咬定,就是不承认。

    张子安指着mpv,“那你们打开这辆车的车厢让我们看看。”

    “凭什么?你们算老几?你们是警察吗?有搜查证吗?”他们三人紧张地护在车前,像是怕车里有什么秘密曝光一样。

    张子安不着急,宁蓝已经报警了,只要拖到警察来就行了。

    院落外已经围了不少人,既有城中村的村民,也有在这附近租房的租客,全都在看热闹。

    这帮套狗团伙也知道拖下去对他们极为不利,其中一人钻进了mpv的驾驶室,发动了汽车,另外两人也钻进汽车。

    “赶紧给老子滚蛋!老子要开车了,你们要是不闪开,别怪碾到你们!”司机摇下驾驶室的车窗,探头喝骂道。

    他们并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而是真的开始倒车了,mpv的车屁股向院门口的张子安和其他人顶过来。他们知道自己干的勾当一旦曝光绝对讨不了好,急于脱身。

    如果张子安他们不躲开,很可能被卷进车轮下,这些丧心病狂的套狗团伙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反正他们是租住在这里,汽车用的是套牌,有恃无恐,只要跑掉了就很难被抓到。

    学生们愤怒地叱骂,却也无可奈何地闪到一边。

    张子安也是如此,他刚刚闪开,mpv正待加速离去,战天就准确地从驾驶室的车窗里跃了进去,一口咬住驾驶员的手腕,猛然向旁侧拉扯。

    战天咬得很准,而且是咬而不伤,犬牙只是洞穿了驾驶员的羽绒服衣袖。

    驾驶员又惊又怒,mpv在他和战天对方向盘的抢夺中失去了控制,咚地一声撞到了院墙,引擎盖变形破裂,冒出一股青烟。

    “战天!”

    张子安担心战天受伤,赶紧冲过去把战天从车窗里拖出来。

    战天的额角在撞击中被方向盘磕伤了,鲜血顺着脸侧流淌下来,但目光中透着兴奋,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

    三位套狗贼被震得七荤八素,拉开车门跌跌撞撞地滚下车。

    “团团!”

    宁蓝一眼就看到了倒卧在车厢里的萨摩耶,惊叫着扑过去。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