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耳标
    pv的车厢里臭哄哄的,弥漫着犬类排泄物的味道,车厢地板上倒卧着至少四五条狗,全都用尼龙捆扎带绑住前肢和后肢,戴着狗专用的口套防止它们乱叫乱咬。

    宁蓝的萨摩耶团团那一身的白毛都变成了灰毛,脏得不成样子,身体非常虚弱,如果再晚来一天肯定活不成了。它见到主人的面孔,挣扎着抬起头,随即又无力地倒下。

    张子安注意到这辆车经过了一些粗陋的改装,地板上加装了一个铁扣环,扣环上套着皮质挽手,这可能是在套大狗时为免自己被拖下车而固定身体用的,套小狗的话就用不着了。

    宁蓝哭着冲进车厢,把团团抱在怀里,颤抖着去解它的绑绳和口套,越着急却越解不开。尼龙捆扎带一旦捆住之后就不可能解开了,张子安的钥匙扣上带有一把小型的多功能瑞士军刀,帮她把捆扎带和口套的绳子割断。

    三人组的套狗团伙刚才没系安全带,在撞击中被震得头晕脑胀,趴在地上半响起不来。张子安一看车里还有多余的尼龙捆扎带,便让学生们把这三人的双手反绑,防止他们暴起伤人。

    不止一个人用手机把刚才的过程拍成了视频,试图开车撞人然后潜逃的证据确凿,想赖也赖不了。

    车内狭窄,两个比较强壮的男同学帮宁蓝把团团从车里抱出来,她一边抽泣一边给父母打电话,告诉他们团团找到了,但是状态不好,需要尽快得到治疗。

    张子安也拿起手机,把刚才发生的事打电话告诉孙晓梦,他注意到车厢里还躺着几条别的狗,半死不活的,便把照片拍下来发给孙晓梦,让李姓和钱姓顾客过来认领。

    宁蓝和张子安挂断电话后,孙晓梦又给宁蓝打电话,告诉宁蓝一些必要的急救措施,她马上汇同李姓和钱姓顾客往这边赶。

    虽然已经报警了,但为了保险起见,张子安又给盛科打了个电话,简单地告诉他这里的情况,请他跟0巡警提前打个招呼。

    在他打电话的时候,战天像是发现什么东西一样,悄悄地跳进车厢里,低头用鼻子拱了拱一条倒卧的狗。

    这也是一条德牧,不过看上去年纪很大了,牙齿磨损严重,眼眸半闭,倒卧在车厢里奄奄一息,几乎只剩下出的气了。

    “汪汪!”

    战天跳下车,摇着尾巴来到正在打电话的张子安旁边,焦急地转来转去,还不停地吠叫,像是在提醒他一些事情。

    张子安注意到战天的异常,请盛科稍等一下,先别挂电话,这边可能发生了新情况。

    “怎么了,战天?”他问道。

    战天望望他,又望向车厢里那条倒卧的德牧。

    张子安以眼神向飞玛斯询问,飞玛斯跳进车,观察了一下那条垂死的德牧,向张子安摇头,表示不清楚。

    战天更加焦急,把嘴一张,叼住张子安的裤角往车上拽他。

    他钻进车厢蹲下来,检查了一下这条德牧,虽然依然不清楚战天发生了什么,还是先把绑住它的捆扎带和口套绳割断,让它能轻松一些。

    战天呜咽一声,伸出一支前爪拨拉一下这条德牧的耳朵。

    张子安捏了捏它的耳朵,手指尖传来轻微起伏的触感,他赶忙把它耳朵上的短绒毛拨开,绒毛下赫然露出一长串数字。

    “这是……耳标?”

    平时很少见到有狗带耳标的,一般带耳标的都是种犬、赛级犬以及……警犬。

    这条德牧品相一般,怎么看也不像是种犬和赛级犬,难道它也是一条退役警犬?

    张子安把这串以56开头的编号拍下来,发给警犬养老院的付涛求证。

    付涛很快回复了,证实了他的猜测,并说明我国在202年以前都是用耳标给警犬作标记,相当于警犬的身份证,但是因为打耳标的过程类似于纹身,比较疼,202年以后逐渐开始用埋入脖颈部位的芯片取代耳标,因此带耳标的警犬都是年纪比较大的。

    张子安明白了,他向战天问道:“你认识这条警犬么?是你的朋友么?……还是你的亲人?”

    战天当然无法回答,它呜咽着用嘴拱拱这条奄奄一息的退伍警犬,想让它站起来。

    张子安一直以为战天是追踪着套狗团伙的气味来到这里的,也许他猜错了,其实它是在追踪着昔日亲友的气味……

    他从老杨和付涛那里知道个人是可以申请领养退伍警犬的,虽然门槛比较高,但确实是可以的,比如他领养战天就是如此。

    既然他可以领养,其他人也可以,这条德牧可能就是其他人领养的一条警犬,在跟着主人出门遛弯时被这三人团伙给套走了——战天险些也被套走,若非它还年轻,身手依旧灵活,恐怕此时也跟这条德牧一起躺在车厢里了。

    想到这里,他拿起手机问道:“盛队长,你还在吗?”

    “在,你刚才发现什么了?”盛科在电话那头问道。

    “这些人套的狗里发现了一条退伍警犬……”张子安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这条警犬状态不好,可能快撑不住了。我把它的耳标编号拍下来发给你,你查一下它是被谁领养的,然后通知它的主人过来吧。”

    盛科沉默了片刻,沉声说道:“好吧,谢谢。”

    张子安挂断了电话,把耳标编号拍下来传给盛科的私人微信号。普通人是查不了警犬内部档案的,这事只能拜托盛科做。

    宁蓝的同学们已经用手机把现场的情况拍下来,发朋友圈、发微博,发同学群,很快就引起一片哗然。

    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几分钟内发生的事,张子安刚刚忙完,就听到警笛声由远而近,几辆警车闪着警灯驶入城中村,停在了院落门口。

    几位警察从车里走下来,拉起警戒线,把围观的村民和租客劝离,为首的一名警察提高声音问道:“谁报的警?”

    “我。”张子安挺身而出。报警电话是宁蓝在他的授意下打的,当然要由他承认。

    “情况我们已经从盛队长那里听了个大概,麻烦你再详细说一下吧,做个笔录。”为首警察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