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滨海市图书馆
    出租车司机看到张子安表情不对,以为是来错地方了,便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这里?”

    张子安僵硬地点点头,掏出钱包付了车费,“师傅,我打听一下,这图书馆是什么时候翻新的?我记着以前不是这样吧?”

    司机给他找零钱,答道:“听说是新一届市委领导班子弄的,把以前的老图书馆拆了,年前刚建好这座新的,说是要摒弃落后的工业兴市方针,把滨海市建设成以文化和旅游为导向的新型海港城市什么的……”

    张子安没兴趣再听下去,接过零钱,道了谢,等出租车离开后,重新打量这座新落成的图书馆。

    图书馆又扁又宽,具有后现代气息的建筑设计风格,骤然看去有些像是一具横倒的书架,大小不一的窗格宛如一本本翻开的书册,敞开的大门就像是邀请来客进入书的海洋遨游一样。

    图书馆外面是一个小型的喷泉广场,围着广场有一圈供人们休憩的长椅,几只鸽子在广场上咕咕地跳跃着,啄食姑娘们喂给它们的面包屑等食物,看上去并不怕人。尽管是冬天,喷泉依然将水柱扬向空中,在阳光下映射出绚丽的彩虹,几尾鲜红的草金鱼在水池内悠然游曳。

    此情此景,望之令人心旷神怡,不知不觉便放松了紧张的心情。

    但是张子安没时间欣赏,他掏出手机看了看,图书馆确实位于光团范围内,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隐约感到光团似乎比之前更为黯淡,就像一团生命之火正在熄灭。

    他刚才在出租车上观察了一下,这条街上基本只有两个主要建筑,一是东风公园,二是图书馆,但这两处地方的规模都很大,以东风公园来说,单是逛一圈儿估计就要半天,所以选择的机会只有一次。他只能寄望于精灵确实是出现在图书馆里,否则若是光团真如他认为的那样正在变暗,恐怕他没时间去第二处地点了。

    尽管很着急,但磨刀不误砍柴工,他先举着手机,绕图书馆周围快步转了一圈,确实外面没有精灵,这才来到入口处。

    图书馆的入口是一对高大的自动感应落地玻璃门,造型也像是一本翻开的书。门口左右两侧各挂着一块黄铜色的金属牌匾,像是对联一样分别刻印着烟色的楷体大字“书山有路勤为径”和“学海无涯苦作舟”。

    不时有人从馆内进进出出,年龄从十几岁的半大孩子一直到白发巍巍的耄耋老者,有些人手里捧着散发着墨香的新书,有些人是空着手,但神情间洋溢着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满足感,还有人像张子安一样怀着初来乍到的忐忑,以敬畏的眼光仰视这座书山。

    图书馆仿佛环绕着一股神秘的魔力,令来到这里的所有人全都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生怕打扰了这片静谧。

    “张店长?”

    他正踌躇间,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张子安下意识地回头看去,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位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由于全部心神都放在如何寻找精灵上,他愣了一下才想起这个人是谁来。

    “孟老师?”

    中年人正是曾经从张子安那里买过一条可卡犬的孟离,他在滨海大学当老师,但张子安不清楚他是教什么学科的。

    由于冬天穿的衣服比较厚实,孟离从后面看张子安的背影觉得有些眼熟,但并不确定是不是他,所以试着叫了一声,还真没认错。

    孟离穿着一件烟色的长款毛呢大衣,几乎垂到膝盖,里面是衬衣和羊绒马甲,腋下夹着两本厚书,向张子安温和地搭讪道:“张店长,真巧,居然能在这里碰到你,你也是来借书的?”

    遇上熟人的感觉不错,虽然张子安不是来借书的,但还是厚着脸皮承认道:“没错,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就算我只是个开宠物店的,也要活到老学到老。”

    孟离不知道他是在胡扯,欣然说道:“张店长可别妄自菲薄,术业有专攻,任何一个行业做到顶尖儿都不容易。现在是知识爆炸的时代,必须要时常充电,否则很快就会落后于时代,像我们为人师表的更是如此。”

    张子安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目光落在孟离腋下夹着的书上,问道:“孟老师是亲自来还书的?怎么不让你手下的研究生代劳呢?”

    如果他没记错,孟离应该是超喜欢支使手下的研究生做杂事,诸如什么遛狗之类的。

    “这两本书的借阅时间快到期了,我要先还书,再借书,顺便再看会书不知道张店长有没有同感,在图书馆里看书特别有感觉,让我想起上学时的日子,什么都不用想,只要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就行了。”孟离从腋下把书拿出来示意给张子安看。

    张子安表示学霸的世界我不懂,也没兴趣,但是孟离把书递过来,他就礼节性地瞟了一眼。

    “d……d……d……dio……”他怔怔地盯着书名,d了半天愣是没把那个单词完整地拼出来,像是卡壳的老式录音机一样。

    孟离拿着的这本书是纯英文的,爱护得很好,跟崭新的没区别,侧面有图书馆装订上去的条形码标签,书名巨长,张子安看得智商捉鸡,估计光这书名里就有一多半单词不认识。这本书底下还有另一本更厚的英文书,书名也更长。

    “哦,这是《线性代数群上的丢番图逼近》,最近对这个有些兴趣。”孟离不忍心见他继续d下去,替他保留了一些面子。

    张子安挠挠头,打肿脸充胖子地解释道:“其实我最近一直在研究基因工程,英语倒是稍微落下了,有时间一定要补补。”

    “哦?张店长还对基因工程感兴趣?”孟离半信半疑。

    张子安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嗯,主攻现代遗传学方向。”

    研究阿比西尼亚猫的繁育谱系血统应该就是现代遗传学方向吧?没毛病!

    孟离是潜心做学问的人,不知道张子安是在忽悠他,不觉又多信了几分,赞赏道:“张店长勤学不辍,怪不得在元旦假期的上午还要来图书馆。”

    “呵呵,彼此彼此。”再说下去绝逼要露怯,张子安赶紧岔开话题,“对了,你的那条可卡犬眼睛没问题吗?”

    张子安忘了卖给孟离的是英国可卡犬还是美国可卡犬,不过无论英卡还是美卡眼睛都可能出问题,分别容易患上进行性视网膜萎缩或者遗传性白内障,所以他避重就轻,很笼统地问眼睛有没有问题。

    孟离笑容满面,答道:“托你的福,暂时没什么问题,我一直带它去定期体检,就算我没时间也会让研究生带它去,目前情况良好,没有发病的迹象。”

    真是万能的研究生,张子安咂咂嘴,尼玛这到底是研究生还是小保姆啊?

    “那就好……对了,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以前都是去别的图书馆,有什么要注意的没?”张子安指指身后的图书馆大门,就差直说“老司机带带我”了。

    “跟别的图书馆差不多,第一次来要先去服务台办个借阅证,走吧,反正我要先还书,领你过去吧。”孟离很热情地说。

    “耽误你宝贵的时间这怎么好意思……那咱们就进去吧,外面怪冷的!”张子安口嫌体正直,一边推辞一边催促孟离赶紧进去,别在外面磨蹭了。

    孟离像是刚想起什么,指着张子安的手机说:“对了,借阅室原则上是不让用手机的,实在要用的话手机要静音,不然可能被工作人员请出去。”

    张子安:“……好吧,不用手机不可能,那就静音吧。”

    他把手机静音,跟着孟离进了图书馆大门,一头扎进书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