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 身份的猜测
    

    张子安心中起疑,从读者们的聊天记录来看,这个搞恶作剧的人是今天早上出现在图馆聊天室里的,会不会跟早上出现的精灵有什么关系呢?

    滨海市图馆五楼的电脑系统自成体系,对外完全封闭,恶作剧者绝对就在五楼。

    事出反常必有妖。张子安不是来读的,他的心情没有受到恶作剧的影响,反而隐隐有些兴奋的感觉。

    他让周老先生安心看,自己拿着手机在五楼的过道间漫步,这次重点观察电脑前的座位,不论座位上有没有人。

    尽管刻意放轻了脚步,但由于他一直举着手机像是在录视频的样子,经过之处的读者们或多或少会向他投以警惕或者厌烦的目光,若不是那个恶作剧者仍在聊天室内一遍遍打着相同的数字,估计张子安就会被误认为是恶作剧者换了个恶作剧的花样。

    张子安对这些目光全都无视了,并不关心这些人如何看待他,他怀着无与伦比的耐心将五楼的中央区域走了个遍,却依然没有找到精灵的踪迹。

    难道这只精灵太过虚无缥缈,竟然连游戏捕捉界面都看不到它?

    还是说它在移动?没有固定在某台电脑电脑前打字?

    他路过每台空闲的电脑时,都会留意一下键盘,看看键帽是否在动,又会侧耳聆听是否有空闲电脑的方向传来打字的声音……不过很遗憾的是,图馆为这些电脑配备的是笔记本电脑那种悬浮式键盘,键程很短,打字声音轻微,即使站在打字者旁边也听不到什么噪音。

    走完一圈又一圈,张子安回到津津有味读的周老先生旁边,正在犯愁,就看到角落里那位id是coco的妹子又站起来,悄悄向他招手。

    他刚才路过coco两次,这是个头皮染成亚麻色的时尚妹子,从外貌上很难将她与爱看联系起来。

    张子安不知道她有什么事,但不愿放过任何一种可能性,快步走过去。

    “喂,我看你好像是在找人,是在找那个圆周率么?”coco等他走近,悄声问道。

    张子安点头,同样悄声回答:“我看大家被他烦得不行,想把他找出来请出聊天室。”

    “哦,你是图馆员工?”coco好奇地问。

    “不,我是热心读者。”张子安面不改色地扯淡。

    coco信以为真,很佩服地说道:“我在这里有几个熟面孔,彼此不知道真实的名字,但见面会点头打个招呼,我以前没见过你,你是新来的吧?”

    张子安面容严肃,煞有介事地说:“是啊,第一天来,我看这里的读气氛很好,不让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对了,你有什么线索没?有没有能帮我找到他的线索?”

    coco很为难地想了想,说道:“今天放假休息,我很早就来到了图馆,打算在这里看一天,馆门一开我是第一批进来的,当时五楼的读者绝对不超过十个。”

    “当时那个人就在?”张子安追问。

    coco点头,“是的,一开始聊天室内没人说话,我随便打了个‘hello,world’,那人紧跟我的‘hello,world’就出现了,发了一串圆周率,我以为这是新流行起来的玩笑,就没理他,关上聊天室开始专心看。等五楼的人渐渐多起来,出现了几个熟面孔,我又重新打开聊天室,发现大家都在声讨他……”

    从coco的话里,张子安敏感地抓住了一条关键信息——那个“人”是一开馆就出现的,而开馆时间与游戏提示精灵出现的时间完全吻合,不差分毫。

    “然后大家都只是在干看着?没人试着把他找出来?”他问道。

    coco无奈地笑了笑,“怎么说呢,来图馆的常客们性格都挺平和的,就算聊天室里说话最狠的,若是在现实中找到那个圆周率,恐怕也只会客客气气地跟他讲道理。图馆不是菜市场,五楼上百位读者也不是每个人都在聊天室里聊天,可能连一半都不到,如果我们一个个查过去,很可能影响到正常看的读者,引起他们的反感,那我们与恶作剧者又有什么区别呢?影响甚至更加恶劣。”

    好吧,张子安承认她说的有道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经常来图馆里接受墨香熏陶的人肯定性格比较平和,深谙儒家修身养性的中庸之道,没人愿意当这个出头鸟。

    “当然,我们不是什么都没做。”coco补充道,“有几个人去服务台找图馆员工说明情况,请员工从后台找出这个人然后把他踢出聊天室——但是没用,值班员工说现在是元旦假期,技术人员都在休假,而图馆系统又是封闭的,对外物理隔绝,没办法远程管理……”

    天时——元旦假期。

    地利——封闭系统。

    人和——性格平和的读者。

    恶作剧者占尽了优势,怪不得这些读者们虽然气得牙根痒痒,却束手无策。

    张子安现在有99%的把握,恶作剧者就是他要找的精灵。

    然而这是只什么样的精灵呢?

    它反复打出圆周率又是什么意思?仅仅是为了好玩?

    一只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的精灵,会仅仅为了好玩而搞出恶作剧?又不是喜欢用生命开玩笑的印度三哥……

    张子安觉得,这只精灵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在试图求助……甚至是求救。

    “抱歉,我知道的就这些,算不上是什么有用的线索。”coco抱歉地说道,“我们这些人行动力不强,大概帮不上你什么忙,不过如果你找到这个圆周率,请千万不要做出过激的举动哦!”

    “放心吧,我会妥善处理的。”

    张子安道了谢,快步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同样启动了聊天室软件,给自己起了个常用昵称——大帅比。

    进入聊天室之后,他没有急于打字发言,而是耐心地等待,待那只精灵再次打出圆周率之后,立刻打字回复。

    [大帅比]:3.1415926,what do you want?

    他有某种感觉,其他读者可能陷入了一个思维死角,谁能肯定说这个“人”一定是中国人呢?谁能肯定这个“人”能看懂中文?

    当然,这是滨海市图馆,不像国家图馆或者首都图馆那样有很多外国读者前来光顾。张子安刚才走了两圈,注意观察了一下,确定五楼在座的读者全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东亚面孔,其中有没有日韩人不知道,但绝对没有西方面孔,所以其他读者会产生这个思维死角也是很正常的。

    这只精灵可不一定是中国精灵,也有可能是外国精灵,也许它看不懂中文,其他人的质问与呵斥在它看来跟天差不多。

    张子安的英文水平不怎么样,但简单的日常对话还是可以的,特别是去美国玩了几天之后,自我感觉炒鸡良好!

    [蓝花花]:这个昵称以前没见过啊,新来的?

    [阿六]:看这昵称……不会又是一个捣乱的吧?

    [寒鸦]:没用,你以为跟他说英文他就能理你了?跟个机器人一样只会发圆周率前100位,一位不多一位不少,我看他就是故意来捣乱的!

    [coco]:对啊,英文!我怎么没想到呢?他对我的‘hello,world’有反应呀!也许他只看得懂英文!大家尽量静一静,让新来的试试吧!

    聊天室暂时安静下来,经常发言的几位常客尽管心中不以为然,但还是耐心等待恶作剧者的回复。

    他们只等了几秒钟,情况发生了出人意料的变化。

    [3.1415926]:3.141592653589w7932384626h433832e795r02884197e16939937i51s058209m7495923078y1640628620b8998o628o034825342117k0679

    张子安和几位常客怔怔地盯着屏幕上这串似曾相识的数字,半响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串数字不是原来的那串,其中夹杂着一些英文字符。

    [coco]:w……h……e……r……e……i……s……m……y……b……o……k?不对,是book!抱歉!少看了一个o!眼睛都快看花了!

    where is my book?

    我的在哪儿?

    几位常客俱觉得很尴尬,恶作剧者居然真的对英文问题有反应?为什么早没想到呢?难道这是个老外?还是不懂中文的华侨?

    一时之间,聊天室里呼啦一下涌入很多问题,全是用英文问的,甚至都刷屏了,问的问题无非是“你是谁”“坐在哪个位置”“为什么不早讲英文,还要打一串圆周率是什么意思”“能不能好好说话了”之类的。

    这里的读者素质都很高,英文对话不成问题,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恶作剧者反而沉默了。

    [coco]:大家静一静好吗?还是让新来的先问吧,这么问下去得不到咱们想要的答案。

    张子安只打了一句话,就盯着屏幕陷入了思考状态。

    “跟个机器人一样”——之前[寒鸦]的这句无心之言令他触动了一丝灵感。显然,常客们都把这个精灵当成“人”了,而且丝毫没有产生怀疑。

    张子安之前认为这只精灵可能是信仰之力太稀薄了才没能显形,但现在他突然想到了一个著名的思想试验,并由此对精灵的身份有了个模糊的猜测。

    中文屋的阿尔法狗?

    我们正在面对一个游走于数字空间的人工智能?


    还在找”宠物天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