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生有涯而知无涯
    又是一个早上。

    精灵们都下了楼,即使最赖床的理查德也是如此,张子安在楼下带着王乾和李坤打扫卫生,一切都井然有序,与平日的早上没什么区别。

    π短暂地摘下夹鼻眼镜揉了揉眼睛,又重新戴上,从转椅跳到桌面上,又从桌面跳到了窗台上。笔记本电脑旁边摆着一张皱皱巴巴的旧报纸,屏幕上打开了一份新建word文档,光标于结尾处闪烁。文档里的内容与旧报纸的头版头条新闻几乎完全相同,只是偶有几个错别字和莫名其妙的数字。

    它将额头顶在窗户玻璃上,呆呆地望着从宠物店门口经过的行人。他们大部分沉默着匆匆路过,偶尔有些人是结伴而行,一边走一边交谈,还有些人是拿着手机在讲电话,无一例外全说的是。

    更远处,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街道对面的一个老旧小区。

    鲁怡云就是住在那个小区里,它查过,就连她住在哪栋楼哪单元哪间屋子都知道,也知道她的猫叫茉莉,是被人遗弃的。

    是的,它知道鲁怡云。

    书里什么都有,关于鲁怡云的事,无论是别人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书里都有记载,从她的出生到成长,从一个乖乖女转变成家长眼中的叛逆女孩,不好好上学跑去画漫画,从她以前画过什么插画,到如今她悄悄尝试在微博连载一部新漫画的事,全都写在书里。

    她并没什么特殊之处,张子安的事也是如此,同样被事无巨细地记载在了这本书里——他从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是如何一步步走到现在,他是如何在限时结束前下载到这款游戏,如何幸运地抽中了星海,如何赢得星海的信任,乃至他相继把菲娜、老茶、理查德、雪狮子和飞玛斯聚集在身边的过程,全都清清楚楚地写明了,没有任何一处遗漏,就连他的所有想法也是如此。

    不仅是她和他,从楼下路过的每个人,不论是男女老幼,不论高瘦胖瘦,他们的身份以及一切过往,全都写在了无名书里,只要花费一些时间,就可以查到。

    不仅这些活人,理论上讲,只要π愿意,连这些人的父母、祖辈、祖先的事迹也可以从书中查到,只要它知道是哪个人就行。

    不仅是人类,地球上现有的一切生物,以及这些生物的祖先,乃至它们祖先的祖先,它们生命的演化,基因的每一次突变与遗传,全都写在了这本书里。

    不仅是生物,地球上的一切有机物与无机物,它们的产生与消亡,尽在书中。

    不仅是地球,整个宇宙中曾经发生、正在发生和尚未发生的一切,也全都忠实地记载在了这本书里。

    然而生有涯而知无涯,人的生命有限,没有人可以穷尽这些知识,即使是π也不行。它可以知道楼下路过的每个人的过往,他们曾经做过的每件好事与每件坏事,但它没兴趣知道,这些人都只不过是匆匆过客而已,没必要浪费时间,就像它没兴趣知道从它眼前飘过的一粒灰尘的过往一样。

    它知道星海在烟盒子里是如何度过无尽的生死轮回,知道菲娜与克利奥帕特拉七世令人肝肠寸断的离别,知道老茶行侠仗义啸傲山林的酣畅淋漓,知道理查德与博士相见不如怀念的惆怅,知道飞玛斯在心象世界中正在创造崭新的历史……没人告诉它这些事,它可以从书中查到。

    因为它对它们感兴趣,它想知道,所以它才去查。

    查阅无名书是一件极端困难的事,即使对π来说也是如此,所以它只在有必要和感兴趣的时候才会去查询。

    无名书并非万能的,书里只用英文记载一切,比如说张子安曾经在小学时写过一篇关于母亲的作文,π可以查到这篇作文每一句话的英文翻译,却永远也不可能得知这篇作文里曾经使用过的每个汉字——有些东西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即使强行描述出来也无法理解。

    理论上,无名书中也记载了正在发生的事和未来即将发生的事,但是记录这些的文字是在时刻变动的,而且很难解读,只有记录历史的文字才会固定不变,因为历史已尘埃落定,而未来并不确定,就像它不知道张子安已经收拾完卫生,正在走上楼梯,即将跟它打招呼一样。

    “π,在干什么?”

    张子安出现在起居室门口,他先敲了敲门才走进来,让π有个心理准备。

    “吱吱!”

    π向他咧嘴而笑,指了指窗外。

    “在看风景?”

    张子安也走到窗边,跟它一起看外面。

    “这样不错,坐一会儿就站起来,看看外面,对眼睛有好处。”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道,“可惜现在是冬天,树叶大部分都掉光了,否则能看到点儿绿色更好。”

    “吱吱!”

    π高兴地摆摆手,从窗台跳到桌面上,又从桌面跳到转椅里,在word文档里打字道:没关系,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张子安皱着眉想了想,“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

    π打字道:雪莱。

    张子安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对对,就是这个人,是个英国诗人对吧?π你可真厉害,像理查德那家伙虽然也经常引经据典,但它引用的东西总让人往歪处想。”

    “吱吱!”

    π打字道:理查德很有趣。

    “还行吧……对了,π你现在打字已经很娴熟了啊!”张子安发现π打起字来如行云流水,差不多已经不需要看键盘,可以盲打了。

    “吱吱!”

    π没有打字,而是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张子安正想继续夸奖它,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来电者是陌生的号码。

    他接通电话,打电话的人是快递小哥,问他是否在家。

    张子安给出肯定的答复,然后挂断了电话。

    “π,我给你买了个有趣的礼物,你以后就不用在椅子上睡觉了。”他笑了笑,“稍等一下就送到了。”

    “吱吱?”

    π侧头看向张子安的单人床,又看向菲娜的公主床和星海的婴儿床。

    “不,不是这样的,这些床大概不适合你,我给你买的是吊篮藤椅,你知道吊篮藤椅吗?”张子安问道。

    “吱吱。”

    π摇摇头。它可以从书里查到吊篮藤椅是什么东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不想去查,更想得到惊喜。

    就在这时,一辆快递三轮车停在店门口,张子安提前跟王乾和李坤打过招呼,他们帮着把硕大的包装箱完整地搬到了楼上,然后又被他打发到楼下去忙别的了。

    张子安拆开包装箱,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取出来。底座很重,吊篮很大,为了运输过程的安全包裹着气泡膜,需要用剪刀将气泡膜拆除。

    π好奇地从一旁注视着。

    吊篮藤椅的安装很简单,只要由一个力气大的人把底座固定好,然后把吊篮挂上去就可以。

    张子安很快完成了安装过程,将商家赠送的软垫铺在吊篮里,然后用力拉了拉吊篮,挺结实,又凑近闻了闻,没有异味。

    “看!觉得怎么样?π你可以坐上去试试。”他示意道。

    “吱吱?”

    π没见过这东西,忐忑地望向他。

    “坐上去,像秋千一样。”张子安说道。

    π小心地走到吊篮旁边,用手摸了摸。吊篮是用真正的木条和藤蔓编成的,中间夹以仿真的绿色植物和花卉,坐垫厚实而柔软,一看就是吊篮藤椅里的高档货。

    它先把无名书放到坐垫上,然后自己也跳进了吊篮,吊篮轻轻前后摇摆,如同躺卧云端。

    “吱吱!”

    “吱吱!”

    π兴奋得手舞足蹈,在吊篮里打了几个滚儿,充分显露出孩童的一面,显然非常喜欢这个礼物。

    “π,你想把它放到哪里呢?”张子安问道,“卧室或者起居室都可以。”

    π闻言,毫不犹豫地指向书桌旁边,那里紧靠着窗户,采光比较好。

    “好,那你先下来,我给你搬过去。”

    张子安卯足力气,把吊篮藤椅连拖带拽,搬到了窗户旁边。虽然先搬过去再安装比较省事,但惊喜度就差了一些。

    “吱吱!”

    π雀跃着跳进吊篮,又从吊篮里跳到桌子上,从桌子上跳到转椅上,又从转椅上跳到地上再跳回吊篮里,玩得非常高兴。

    “π,还有另一件礼物哦。”张子安笑道。

    “吱吱?”

    π停止玩耍,期待地望着他。

    张子安拿出一部平板电脑,打开了app,提前下载好的书籍静静地躺在里面。

    “π,你不是在学么?这是中国古代的四大名著,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坐在吊篮藤椅里看书,肯定是不错的享受。”

    他把平板电脑递给π,它好奇地捧在手里。

    张子安知道无名书里没有,那么π肯定没看过原版的四大名著,当他有事不能陪它的时候,就让书籍代替自己来驱散它的寂寞吧。

    “吱吱!”

    π惊奇地注视着屏幕上的文字,立刻就被神奇的故事所吸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