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晨跑者
    张子安一边思考π的事情,一边心不在焉地收拾卫生——每天早上的工作已经形成习惯和思维定势,即使心不在焉,身体也会像机器人一样自动完成应该做的事。

    他将装着厨余垃圾的垃圾袋从二楼厨房里拎下来,拉开卷帘门,推门而出,暂时堆放到路边指定的位置,等环卫工人清扫到这一带时就会装进垃圾车运走。

    今天早上有雾,清晨的空气异常湿冷,张子安只穿了件羊毛衫,左右看了看,能见度不佳,路灯的灯泡周围弥漫着彩色的虹晕,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头发就有些潮了,冻得瑟瑟发抖。

    嘶——嘶——嘶——

    在他扔垃圾的时候,一道身影卷起旋风,破开晨雾,迈着轻快的步伐从他身边跑过,沉稳有节奏的呼吸声如钟表一样精确,莫名带给人一种安心感。

    他侧头望去,眼角的余光只捕捉到一抹莹莹的绿色,这是运动鞋侧面的反光条,再看去就只看到了背影,是个长发扎着马尾辫的妹子,身材高挑,穿着宽松的运动衫和紧身保暖裤,戴着发箍和保暖耳套,双腿修长,步频稳定。

    晨练的老年人居多,年轻人相对来说倒很少,毕竟在忙着工作和学习,或者忙着玩游戏。秋天的早上经常遇到晨练的年轻人,不过这数九寒天还依然在早上坚持跑步的并不多见。张子安这不是第一次遇见她,前几天的早上她似乎也从宠物店门外跑过,当时张子安在店里忙碌,惊鸿一瞥之间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只记得脚下这抹相同的绿色莹光。

    不习惯跑步的人突然跑起来总是脚步沉重呼哧带喘,而这个妹子跑起来极具韵律感,要么是长跑爱好者,要么是专业运动员,体内的活力随着每一步踏出而逸散到空气里,仅仅是在身后观看,就令人很想跟着一起跑。

    眨眼之间,跑步的妹子已经消失在街道另一侧的晨雾中,只听能到嗒嗒嗒的踏地声渐行渐远。

    能在早晨遇到这样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感觉不错,张子安的心情也仿佛跟着轻快起来。他在手心里呵了口热气,搓了搓手,小跑着回到了店里。

    他看了看手机,手机收到一条信息,是孙晓梦发来的,大致意思是说诗诗和刘叁浪送过去的那条拉布拉多经过检查以及一整夜的观察,基本上确定是普通的感冒,不具传染性,应该就是忽冷忽热造成的。至于诗诗擅自喂它吃的药,是一些儿童感冒药,没什么太大的危害,今天早上身体状况已经有些好转,过两三天基本上就能痊愈了。

    另外,她还说,那位钱姓顾客可能最近两天就过去买狗,看在人家的狗刚被套走去世很伤心的份上多照顾一下。

    这条信息在他出门扔垃圾前还没收到,而在他扔垃圾的过程中,又没看到孙晓梦开车经过,这说明她大概是在宠物诊所过夜了。

    就在这时,门外一声喇叭,一辆运货的厢式卡车冲出浓雾,缓缓停在路边,雾灯闪烁。

    外面又湿又冷,张子安抓了件外套迎出去。

    厢式卡车的侧面印着“宠物之家养殖基地”的字样和logo,孙宜年从副驾驶位置上跳下来,头戴鸭舌帽,手里拎着两个铁丝编的笼子。

    “喏,你要的仓鼠,就这么几只了,都给你吧。”

    见到张子安出来,孙宜年把笼子递给他,里面分别装着一笼普通三线仓鼠和一笼银狐。大笼子里又分成许多小隔间,每只仓鼠一个隔间,不然它们容易打架。

    张子安知道小芹菜她们班要在寒假试养仓鼠,然后在开学后还要养兔子,就提前跟孙宜年打了个招呼,问宠物之家那里的仓鼠和兔子卖完没,没卖完的话就留几只,他要送人。

    “我派人过去取就好了,干嘛还要大清早地特意跑一趟?”张子安接过笼子,有些过意不去地说道。这两笼仓鼠的批发价不值几个钱,他本打算过两天让王乾坐公交去取一趟的,没想到孙宜年居然亲自送来了,这倒是省事。

    孙宜年拍了拍车厢,又指了指北边,说道:“不是特意送的,我们今天给其他宠物店送货,而且昨夜那丫头没回家,我老伴让我去看一眼,所以顺便过来——那我这就走了。”

    “这雾不小,路上开慢点。”张子安提醒道。

    “晓得。”孙宜年坐回厢式车里。

    厢式车启动,很快消失在北边的雾中。

    张子安把两笼仓鼠拎回店里,琢磨小芹菜的期末考试结束没有,她这一阵大概是忙着考试,没过来。

    精灵们陆续睡醒了,相继来到一楼。

    老茶打开电热毯的开关,又用遥控打开电视机,收看早间新闻,隐约能听到播音员关于大雾警告和交通状况的报道。

    菲娜喜欢浓烈的阳光,讨厌这种大雾弥漫的天气,因为会把毛发打湿。它望了一眼门外,懒洋洋地跃上猫爬架,半点外出的兴趣都没有。

    理查德一边嘟囔着好冷一边晃晃悠悠从二楼飞下来,落在张子安的肩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睡眼朦胧地叫道:“嘎嘎!鸟非鸟,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杰夫,你从这首诗里悟出了什么?”

    张子安瞪了它一眼,“我悟出你还没睡醒!”

    “嘎嘎!”理查德扭头看了看四周,“杰夫,那只猴子来了好几天了,怎么一直在二楼待着不下来?是不是你欺负人家?”

    “你以为我是你啊?我才不会欺负谁呢!π是在写,你闲得没事别去打扰它。”张子安手里忙着收拾东西,口中警告这只无事生非的灰鹦鹉。

    “嘎?写?就凭它一只猴子也想写?笑掉本大爷的大牙了!”理查德扑腾着翅膀旁若无人地叫嚣道。

    “首先你得有大牙,才能笑掉大牙。”张子安毫不客气地指出它的语病,“另外,π是真的在写,写关于宠物店、关于我还有关于你们的。”

    “真的,我可以作证。”飞玛斯从楼梯走下来,趴在张子安的躺椅边说道。

    菲娜敏锐地捕捉到这句话,“什么?你的意思是连本宫也包括在内?”

    “是啊,按照π的计划,是要大家全都写进去,从秋天到现在,宠物店发生的一切事。”张子安解释道。

    “那本宫登场了没?”菲娜饶有兴趣地问道。

    “还没,目前只写到星海,你还要等一阵儿。”他答道。

    菲娜不屑地哼哼几声,“本宫一定是里人气最高的角色。”

    “嘎嘎!那本大爷岂不是还要等更久?能不能打个商量提前出场?它接受py交易不?”理查德问出一连串傻问题。

    “这个不行,咱们不要去干涉π的创作,让它按照自己的想法写吧。”张子安想了想,又补充道:“等它写得差不多了,没事的时候我会念给大家听。”

    正说着,门口的玻璃门被推开了,鲁怡云裹携着湿气与寒意走进店里。

    “店长先生,早上好,外面好大的雾,差点迷路了!”她摘下帽子说道,从背包里取出茉莉,让它随意在店里玩耍。

    “你住的小区不就在对面吗?这要是也能迷路,就路痴到一定地步了……”张子安吐槽道。

    过了一会儿,王乾和李坤相继也来到店里,大呼小叫着说道:“师尊!我们补考过了!哇哈哈!终于可以好好玩了!对了,师尊,这雾是您摆的阵法吗?”

    “你们平时也没少玩吧?赶紧去干活!别废话!”张子安把扫帚扔给他们。

    店里的四人各司其职,忙着进行日常营业前的打扫,不时闲聊几句。

    “店长哥哥早上好!”

    随着一声清脆的童音,小芹菜兴冲冲地推门而入。

    “哟,小芹菜好久不见。”张子安放下手头的工作,笑道,“期末考试结束了?”

    小芹菜依然背着平时的书包,但从她的动作来看,今天书包明显轻飘飘的,里面似乎没装什么书本之类的东西。

    “嗯!”她点点头,“今天返校,明天就正式放寒假了!”

    “哈哈!小芹菜,我们也放寒假了,一起快活啊!”王乾和李坤眉飞色舞,一副补考通过万事无忧的样子。

    “快活你妹啊!”张子安瞪了他们一眼,拎起两个装有仓鼠的笼子递给小芹菜,“小芹菜,这些仓鼠你拿到学校,和同学们一起养吧,我还正发愁怎么给你送过去呢……”

    “哇!这么多仓鼠!”

    小芹菜的眼睛顿时亮了。

    “啊,店长哥哥,这些仓鼠多少钱?”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从兜里掏出小钱包,“我妈妈不让我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不用,这些仓鼠是别人送我的,我转送给你们学校,不是送给你个人,所以小芹菜不用付钱了。”张子安大度地说。

    “那……那我就替同学们谢谢店长哥哥了!”小芹菜兴奋地拎起两只笼子,左看看右看看,两眼放光。

    张子安本想提醒她一些饲养仓鼠的注意事项,但想想还是让他们自行发现问题解决比较好,更能起到锻炼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