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生命换寿命
    ,!

    张子安明白了,为何铃原真衣总是说“snoopy很可怜”,其实她指的是世界各地实验室里那些为了人类医药事业而死去的比格犬。

    她所在的实验室里,总会有一条snoopy,前一条死去,新来的一条比格犬也会继承这个名字,同样也继承相似的命运。

    张子安以前听说过比格犬被世界各地的实验室和医药工厂广泛使用,但毕竟不了解详情,没有特别大的感触,此时经铃原真衣一说,他也同情起比格犬来。就像他跟钱博文说的那样,这种犬太亲人了,为了博取主人的关注甚至宁愿挨打也要叫唤,同样是因为它们太亲人,即使在实验中经受痛苦的折磨,也对主人痴心不改。

    “好可怜的snoopy……”小雪与薇薇更是心有戚戚焉,完全可以理解铃原真衣的心情。

    直播间的网友们停止了说笑,也为这些实验室中的比格犬而唏嘘不已。

    有些网友养着比格犬,说是今晚要为家里的比格犬加餐,就当作是犒劳千千万万死在实验室里的比格犬。

    专心于作画的鲁怡云茫然抬起头,她听到小雪和薇薇在吸鼻子,却不清楚她们为何这样。

    铃原真衣拿出手机,翻出图库,让在场的大家看她以前拍的照片。

    实验室里的她与现在一身运动装束的她截然不同。

    照片里的铃原真衣穿着类似于手术服一样的蓝色制服,怀里抱着一条可爱的比格犬,对着镜头自拍。果然如她所言,这条比格犬与张子安店里的那条非常相像。

    snoopy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眼神里没有悲伤和痛苦,只有与主人在一起的快乐。

    另一张照片,是铃原真衣在学校后山拍的,照片的主体是她母校的医学院为实验室里死去的动物建立的慰灵碑,肃穆而庄严。石碑的正面刻着一些日文,张子安只能认出其中几个汉字。石碑前面的草地上,摆着人们送来的鲜花与祭品,还有为数不少的学生和年长者身着正装,向石碑双掌合什,面容严肃地瞑目祷告。

    铃原真衣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来自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的数据显示,动物实验已经将人类的预期寿命提升了23.5岁,这个数字仍在不断增长。每年的4月24日,是‘世界实验动物日’。在这一天,我们实验室的教授和学生都会集体来到慰灵碑前拜祭,感谢这些为延长人类生命而献身的动物们,其中也包括snoopy。”

    她的眼神变得迷离,像是在注视着很遥远的东西,““每次我生病需要吃药时,都会心怀感恩,小小的药片都是成千上万条snoopy用生命换来的。新的学期,我会在滨海大学上学,等到春暖花开的4月下旬,我要回一趟扶桑,去探望snoopy。”

    “我也好想去看看……”小雪羡慕地说道。

    铃原真衣郑重地向张子安以90度鞠躬,低头拜托道:“请将这条比格犬卖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它的,我还要带它去慰灵碑前,向它介绍一下snoopy。”

    张子安长这么大,还真没被女孩子这么郑重地行礼,厚脸皮如他也有些手脚无措。

    他的店里就这一条比格犬,是卖给她还是给小钱钱留着呢?

    这根本不需要考虑。

    “好吧,它是你的了。”他说道。

    他不需要多叮嘱什么,毕竟她曾经在实验室里照顾了比格犬很久,可能比他还有经验。

    “谢谢!真的太感谢了!”

    她反复道谢,如果不明内情的人看到,可能以为是张子安把狗送给她而不是卖给她,谢得张子安都不好意思了。

    他打开展示柜,取出比格犬交到铃原真衣手里,然后跟鲁怡云招呼了一声,让她打印一份宠物出售协议出来。

    小雪和薇薇也凑过去,捏捏它的爪子,揉揉它的大耳朵。比格犬的亲人属性于此时展露无余,它交替地张望身边的三个妹子,像是在琢磨到底哪个是自己的新主人。

    张子安悲从心起,他也很想享受被妹子簇拥玩弄的感觉。

    “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呢?”小雪轻轻按了按比格犬的鼻子,问道。

    “我想叫它snoopy。”铃原真衣笑道。

    这个回答并不出乎其他人的意料。

    自认为与猫绝缘的薇薇听了铃原真衣讲的故事,又看到比格犬如此可爱,本来对狗不感冒的她也动心了。

    “店长先生,还有比格犬吗?我也想买一条!”她羡慕地看着铃原真衣怀里的snoopy,向张子安请求道。

    张子安断定今天真的是比格犬日,只准备了一条比格犬令他错了两个亿!

    不过本着负责的态度,他还是确认道:“你之前养过狗吗?”

    “没……”薇薇如实以答。

    “那我看你还是算了。”张子安劝道。

    他看出这个妹子很文静,像是大家闺秀的类型,估计不是很喜欢总往外面跑,也不是运动达人,而比格犬需要大运动量,否则就会成为拆家恶魔。

    薇薇叹了口气,她刚才是一时冲动才这么说,她听了钱博文的话,也知道自己恐怕应付不了比格犬。如果可能的话,她更想养猫。

    小雪猜出了她的心思,拉了拉她的手,让她先别灰心,然后向张子安问道:“店长先生,你懂得很多,知不知道对猫过敏能治好吗?有没有什么偏方之类的?”

    张子安满脸黑线,“你当我是祖传老中医么?”

    小雪吐了吐舌头,遗憾地对薇薇说道:“薇薇姐,要不咱们一会儿回去的时候买个猫咪公仔吧?”

    “呜~我已经有很多猫咪公仔了!”薇薇垂头丧气地说。

    张子安清了清嗓子,“不过嘛,对猫过敏也未必不能养猫。”

    “咦?可以养吗?”

    小雪和薇薇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薇薇怕张子安误会了什么,急忙问道:“是指云养猫吗?我对猫严重过敏,连摸都不能摸哦。”

    张子安笑道:“我知道你对猫过敏,但不是所有的猫都能致敏啊。”

    “还有这样的事?还有不致敏的猫?”薇薇难以置信地问道。如果这是真的,那她岂不是白白忍受了这么久爱猫却无法撸猫的日子?

    张子安肯定地答道:“当然有,除了普通的猫以外,还有低敏性甚至无敏性的猫。你们知道猫为什么会导致过敏么?不是因为猫的毛发导致你过敏,而是你对猫唾液、尿液和皮屑里的一种蛋白质过敏。猫很喜欢舔毛,舔自己的毛或者替其他猫舔毛,在舔毛的过程中,唾液里的致敏蛋白质就沾到了毛发上,你再去摸,自然就会过敏……”

    说到这里,他扫了一眼雪狮子。

    近来沉迷于生牛腩的雪狮子惊觉自己好久没有尝试舔菲娜的毛了,立刻喵喵叫着向菲娜的尾巴伸出小舌头,而菲娜的尾尖感受到它嘴里呼出的热气,灵敏地把尾巴甩到一边,令它舔了个空……

    小雪和薇薇似懂非懂地点头。

    “那低敏猫和无敏猫又是怎么回事?”薇薇不想听这些理论性的东西,她最关心的是自己能养什么样的猫。

    张子安答道:“低敏性的猫,就是这些猫引起的过敏症状比较轻微,不那么严重。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同,理论上不存在完全不会令你过敏的猫,所谓的无敏猫,就是令你过敏的机率降到最低,几乎不会过敏。”

    “哪些猫是无敏猫?”薇薇紧张地追问道。

    张子安沉吟片刻,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据我所知,无敏猫有三种,第一种比较特殊,是斯芬克斯猫。这种猫也叫无毛猫,因为它体表几乎没有毛发,当然也不会舔毛,唾液里的致敏蛋白质不会沾到身上,你去摸它一般不会过敏,但如果它舔你,或者你接触到它的尿液,依然会过敏。”

    薇薇和小雪都没见过斯芬克斯猫,拿手机搜索了一下,立刻皱眉叫道:“这猫好丑!简直跟外星生物差不多……就算我不养猫也不想养这种啊!半夜会吓到的!店长先生,另外两种是什么猫?”

    这个反应在张子安的意料之中,大部分人很难接受斯芬克斯猫的长相,像《战犬》剧组化妆师许珺玉那样审美特殊的妹子毕竟是少数。

    养猫的一大乐趣就是撸猫,没有毛的猫……撸什么?

    “其实这种猫就算你要,我这店里也没有。”张子安耸耸肩,“另外两种猫,一种是阿瑟拉猫——小雪,你和那个林七不是认识么?他那只猫就是阿瑟拉猫,据说这种猫也不会致敏。如果想要的话,本店可以提供代购服务。”

    “林七?”

    薇薇是小雪的远亲,她也认识林七,但不知道林七在养猫。

    小雪对她神秘兮兮地摇头,让她最好别打这种猫的主意。据小雪所知,林七因为他养的阿瑟拉猫,最近深受失眠的困扰……

    薇薇猜不到是怎么回事,打算等离开后再详细问小雪。

    “那,最后一种无敏性的猫是什么?”她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道。

    张子安指向店里的一处角落,说道:“就是西伯利亚森林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