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 鸿雁传书
    铃原真衣与扶桑的同学、前辈们联系是用的line,不过来到中国就入乡随俗用起了微信,由于目前还没开学,她不认识新同学,微信里的联系人只有包括辅导员在内的寥寥数人,张子安也是其中之一。

    她回到留学生宿舍,先给snoopy安置了一个温暖的窝,好在留学生宿舍并不禁止饲养宠物,否则她就只能出去租房了虽说中国的房租比扶桑便宜太多,而且不用交礼金什么的,但她还是想在有限的留学期间里多认识一些中国朋友。

    尽管她在实验室里照顾了前·snoopy很久的时间,不过严格来说,这是她第一次自己养宠物,此前并不知道比格犬会给邻居带来很大的困扰,听了张子安与钱博文的对话未免心中稍加忐忑。

    这条snoopy在宠物店里被张子安冷处理得不错,来到她的宿舍之后只是叫了一两声。她牢记张子安的话,强忍住回头观望的念头,在它叫的时候不理它,连脸都不扭一下,低头盯着手机。

    她的line收到了实验室的前辈们发来的诸多问候,问她在中国过得如何,周围的环境怎么样,有没有受欺负什么的。

    铃原真衣读着这些信息,不由地会心一笑。在来中国之前,她对中国的了解也是从电视新闻里和电视台播放的中国古装片里得来的,难免有许多夸大不实之处,前辈们的担心也是情有可原。noopy又叫了两声,她始终不理它,就悻悻地闭上嘴不叫了,在屋子里东闻西嗅,探索新的领地。

    铃原真衣一直在关注它的动向,见它没有持续地叫下去,终于多少放心了。以前的snoopy养在实验室里,实验室的隔音效果很好,夜里又不住人,随便怎么叫都无所谓,大家并不在意,但宿舍就不同了。

    她逐一回复前辈们的问候,尽力澄清一些关于中国的误会,表示自己正在努力适应新的生活,请前辈们放心。

    另外还有一些要好的女同学询问她有没有好好吃饭,是否吃得惯中国的食物,还有叮嘱她回国时一定要多带些土特产之类的。

    无论是前辈们还是同学们,被问及最多的恰巧是同一个问题,问她最近怎么没更新twitter,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和麻烦……

    关于这个,她只能表示一言难尽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能说。

    寒暄已毕,她向前辈们打听那家与实验室有合作的生物器械公司,询问这家公司的联系方式。

    前辈们帮她查询了一下,将公司的信息发给了她。

    手机振动,快递员来到了留学生宿舍楼的楼下,打电话让她下楼取东西,这是从宠物店买的笼子运到了。

    铃原真衣暂时放下其他事,去楼下取了笼子,付了快递费,开始忙着为snoopy安置一个温暖的窝。她听从了张子安的建议,在snoopy被训练得很听话之前,笼子还是很有必要的。

    她找来旧毯子垫在笼子里,上面又放了一层防水布,以防snoopy在笼子里大小便。说是旧毯子,其实也就用了几天。

    此外,她还把自己从扶桑带来的一副手套放在旧毯子旁边据张子安说,当她不在房间的时候,最好能让snoopy一直嗅到她的气味,这样可以令它安心,不会因为思念主人而肆意乱叫。

    宠物店送的购物袋摆在桌子上,醒目的二维码令人无法忽视。她从购物袋里取出一样东西,这是制止比格犬乱叫的最后手段犬用口套,戴上这个之后,狗无法张嘴,当然也不能乱叫乱咬,但是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她还是不愿意用这个东西的。

    犬用口套的性质与电击项圈不同,这个东西是防卫性的,而且有其存在的意义。

    张子安向铃原真衣推荐购买犬用口套时,顺便也给她科普了一下国情。

    出门遛狗时,无论自家的狗平时有多乖,只要没训练到警犬那么听话的程度,都最好戴上口套,除了预防咬人和乱叫导致的悲剧之外,口套也能阻止狗乱吃东西,每年因为乱吃东西而被毒死的狗不在少数。

    有些人讨厌狗,或者讨厌狗的主人,就会在小区里扔一些含有毒药的诱饵,狗一吃就丧命,连抢救都来不及。普通的狗如果禁食训练不到位,出门时戴上口套是很有必要的,以免后悔莫及。

    她听了之后提心吊胆,当即表示我买还不行吗?

    进了笼子之后,大概是由于不想被关着,snoopy又叫了几声,但铃原真衣依然没有理它,而是打开了笔记本电脑,按照前辈们提供的联系方式撰写电子邮件。前辈们提供的邮件地址并非是那家公司的官方地址,而是一位与前辈们相熟,一起出去喝过酒的业务主管的私人邮箱。

    前辈们提供联系方式的时候,问过她要这个干什么,她的回答是在中国受到一位宠物店主的关照,打算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作为报答。

    她在邮件中表明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希望对方可以通融一下,毕竟这家公司此前一直是在扶桑国内销售自动洗狗机,没有在国外出售的先例,运输方式是个大问题。投币式自动洗狗机是很沉的,又很大,比常见的家用洗衣机要大得多。

    发完邮件之后,铃原真衣见snoopy已经安静下来,一直趴在笼子里盯着她工作,只是眼神有些哀怨。

    “好样的,snoopy。”她赞赏道。

    她把它从笼子里放出来,不顾地板冰冷,依然习惯性地坐在了地上,拿着零食尝试训练它坐、蹲和卧。noopy立刻兴奋起来,积极地和她玩耍,却并不怎么理会她的训练要求,比格犬就是太活泼所以难以训练的,服从性很差,不过也有些比格犬作为缉毒警犬而存在。

    “汪!”noopy小跳着去叼她手里的零食,没叼到就失望地叫了一声。

    铃原真衣立刻从地上站起来,回到座位上,正好看到一封新邮件进入了邮箱。

    邮件是那位业务主管回复的,对方表示公司暂时没计划在中国拓展自动洗狗机这方面的业务,不过公司最近会带着自动洗狗机前往中国参加一个生活科技类的展会,对方表示如果不介意的话,倒是可以考虑把作为展台样品的自动洗狗机留下,也省了运回扶桑的麻烦,只不过相关细节需要进一步商量,而且无法提供免费保修服务。noopy见主人突然又不理自己了,疑惑地追过来,围着她的椅子转了几圈,又低头嗅嗅她的脚,然后立起来,两条前爪扒住她的小腿,像是在催促她跟自己一起玩。

    铃原真衣尽量将注意力集中在邮件内容上,必须要让snoopy明白,叫唤就意味着将要受到惩罚,所谓的惩罚就是被冷落,没有零食吃,不能跟她一起玩耍。她亲耳听到钱博文养比格犬时遇到的麻烦,当然要提高警惕,不能因为一时心软而重蹈覆辙,给其他人添麻烦。

    她把邮件了两遍,思考了一下,然后给张子安发了条信息。她只是一名中间联络人,负责把相关信息告知张子安,最后还是由他来决定,到底是否接受作为展会样品的自动洗狗机。noopy又叫了两声,使劲扒拉了几下她的小腿,希望能唤起她的注意。但是它很快失望了,主人就像是木雕泥塑一样,专注于工作,对它的举动没有反应。

    张子安的回复比她预想中来得更快。

    在回信中他说道,他知道运输难度,并不在意是否是展会样品,愿意以全新品的价格来购买。至于保修问题,虽然很遗憾,但也没办法,毕竟对方公司在中国没有设立分部,他对此表示理解,如果使用过程中出现损坏,他愿意自费请人维修。

    铃原真衣将张子安的回复撰写在邮件里,发给了业务主管。noopy沮丧地趴在她的脚边,不时抬眼看看她。它似乎已经接受了她在工作中不希望被打扰的事实,只能等她的工作告一段落。

    铃原真衣等它安静了,弯腰把它抱起来,放在腿上,拿起小梳子为它梳理毛发,轻声说道:“snoopy,不要乱叫,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否则我就不跟你玩了哦。”

    虽然它叫snoopy,但它的性别其实是雌性。雌性比格犬比雄性更安静,钱博文以前养的那条就是雄性比格犬,先天就更喜欢叫。noopy很惬意地趴在她腿上,任她梳理毛发,一声没有叫。

    业务主管再次发来邮件,首先表示很感谢中国方面的通情达理,其次他带来一个好消息,由于扶桑的电压是100v,与中国的电压不通用,为了保证能在展会上成功向观众演示,公司会把专用的变压器带来中国,展会结束后一并赠送。

    铃原真衣拍拍脑袋,她很感谢对方的细心,她之前还真没想到这个问题,如果空有自动洗狗机由于电压问题而用不了,她肯定会羞愧得无地自容。

    她将新情况通报给张子安,成功地扮演了联络人的角色。

    “太好了,snoopy,你很乖哦。”她轻声对它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