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 新的目标
    张子安回到滨海市接手宠物店后,曾经定下过两个小目标,第一是在宠物行业站稳脚跟,第二是攒一些钱,把店铺重新装修一下。很幸运,这两个小目标都实现了。

    现在他想定下第三个小目标,就是引进更多宠物,特别是普通人难得一见的珍稀宠物,并且让宠物店被更多的人知晓。

    奇缘宠物店不再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店,名声渐渐传开,甚至飘洋过海传到了美国和扶桑,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滨海市有这么一家极具特色的宠物店。

    他本可以选择安于现状,只要继续经营下去,起码吃穿不愁。

    但是很多顾客慕名而来,却败兴而归,因为店里没有他们要的宠物,令他感觉错过n个亿!

    于是他痛定思痛,决定扩大规模。

    扩大规模当然是要冒风险的,不过就算万一亏本,大不了他重新滚回公司去当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罢了。

    盘店也可以,租房也可以,各有利弊,唯一的原则就是尽量离宠物店近一些,趁着春节前后的房价和房租都处于低谷期,他不想再拖下去了。

    居委会大妈们整天走街串巷收保护费……不对,是收管理费,对这些消息应该比较灵通,而且她们平时聚在居委会里喜欢聊八卦,街道里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第一时间知道,所以张子安向谷奶奶打听情况。

    谷奶奶一开始还不太相信,她在这条街道上生活了一辈子,以前亲眼看着张子安的父母起早贪黑经营宠物店,除了还清房贷以外也没挣下几个钱,张子安这小子接手宠物店还不到半年,就想盘店扩大规模?还没学会走就想跑?

    “算了吧,小安子,你出去上大学一走好几年没回来,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也算是落叶归根听奶奶的话,别胡思乱想了,安安生生经营你那一亩三分地,攒些钱买辆小车,过两年奶奶我再给你介绍个包你满意的对象,结了婚好好过日子,然后生个俊闺女或者大胖小子,如果再能评上东城区的五一劳动模范,你这一辈子就算没白活……”谷奶奶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谷奶奶自以为是地喋喋不休,张子安则听得哭笑不得,不知说什么是好。

    站在她这老一辈人的角度上,她说的没错,而且很多年轻人也是这个追求,老婆孩子热炕头嘛。

    但是张子安不这么想,他扩大规模并不完全是为了赚钱。他从《珍稀宠物图鉴》之类的书本上见过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罕见宠物,时常觉得光是看不怎么过瘾,如果能把这些宠物引入店里,哪怕不是贩卖而仅仅是展示,也能带来很大的满足感。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奶奶我看着小安子你一天天长大,过了这个年,你又大了一岁,却连个对象都没有,奶奶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啊……”

    谷奶奶身为居委会的**oss,本身特别能说会道,嗓门又大,张子安赶紧阻止她继续说下去,陪笑道:“谷奶奶,我还有事,您就告诉我,附近有没有店铺出租或者转让的?”

    “唉,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话呢,奶奶我这是为你好……”谷奶奶惋惜地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要说转让……哎,好像你旁边那家店就要转让啊,要不你过去问问?不过奶奶我还是劝你,做事要三思而后行……”

    张子安听得一怔,旁边那家店?说起来他还认识那家店主,但从来没有听说过那家店要转让啊?

    “谷奶奶,您确定吗?我就住在隔壁,怎么没听说涛哥要转让的事?”他怀疑地问道。

    “嘿!你这孩子还不相信奶奶?奶奶我还能骗你?”谷奶奶不高兴地嗔怪道,“前几天我不是去你店里收取这季度的卫生费和管理费么,顺便还去了小涛的店里,结果他死活不交,说自己打算把店转让了,说谁买就让我向谁收去……你说这话气人不?小安子你给奶奶评评理,整条街道都交了,就他不交,这不是钉子户吗?让奶奶我以后怎么做其他人的思想工作……”

    “我知道了,谢谢谷奶奶!”

    他不等她说完,赶紧夺路而出。

    像谷奶奶这个年纪的人,总喜欢以人生导师的姿态训诫晚辈,摆明了一副“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不吃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样子,其实殊不知他们已经落后于时代了居委会收取卫生费还只能收现金就是个典型例子。

    她倒是确实为了张子安好,不过老一辈的思想只能守成,不能进取,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很多事都是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让她来决定,她是肯定不会像张子安那样宁可大费周章也要引进自动洗狗机,这个机会错过就没了。

    彼此非亲非故,张子安也懒得听她唠叨,更懒得向她解释什么,一路小跑离开居委会。

    奇缘宠物店的南侧紧邻一家鞋店,鞋店的历史缘宠物店还长,好像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就开张了,一直经营到现在,眼看再撑上十来年就是五十年老店了,四舍五入一下就百年老店,张子安万万没想到这家鞋店会转让。

    鲁怡云看到张子安回来,却没有进店,而是拐到旁边去了,疑惑地眨眨眼睛,因为张子安平时很少去邻居家串门。

    张子安走到鞋店门口,这家鞋店他太熟悉了,他小时候逢年过节时,全家的新鞋基本都是从这家店买的,因此平时相处得还不错。鞋的质量一般,父母从这里买鞋主要是照顾邻居的生意,其次是出了质量问题容易更换。

    暗红底的金字招牌上写着“中华路鞋店”,陈旧的门脸至少十几年没变过样,店铺的格局几乎与奇缘宠物店一模一样,只是面积更大,一楼是店铺,二楼是住宅兼仓库。

    落地玻璃门由于很久没擦显得很脏,像纯天然无污染的保护色一样,从外面几乎看不到店里的情况,不过由于没上着锁,店主应该就在里面,没有外出。

    张子安上下左右仔细看了看,依然没看到“转让”的牌子,只得推门而入,察看究竟。

    “欢迎光临,随便看看吧。”

    店里没有客人,只有身为店主的一个男人背对着门口,蹲在地上摆弄着鞋盒。

    这个男人叫谢涛,比张子安大几岁,从小就认识,张子安要叫他一声涛哥。

    店里的货架上分区域摆放着多种类型的鞋,从几块钱的拖鞋到几百块钱的国产名牌鞋都有,只不过款式略旧,好像大部分还是去年甚至前年流行的款式。

    “涛哥,是我。”

    谢涛转过脸,“哟,这不是小安子吗?快进来吧。有事吗?”

    张子安笑了笑,不知道如何开口。如果是陌生人还好,但熟人总不能直接问你这店卖不卖吧?

    “涛哥,最近看你好像没怎么开门啊?”他找个借口寒暄道。

    自从他回到滨海市接手宠物店,无论是阴天下雨,无论有没有生意都会正常营业,反观旁边这家鞋店,几乎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关门的日子倒比开门的日子多得多。

    “生意不好啊,赚不了钱,现在人们都网购。”谢涛拍了拍手上的灰站起来,把鞋盒踢到一边,无奈地笑了笑,“而且我的心思也不在这儿。对了,前一阵儿我结婚了。”

    “涛哥,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没跟我说一声啊?太见外了吧!我还想喝你的喜酒呢。”张子安惋惜地说。

    谢涛搔了搔头发,吞吞吐吐地说:“就是你回来的那几天办的喜酒,我本来想邀请你们的,但是……商量了一下还是算了,不打扰你了。”

    张子安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谢涛办喜酒的日子正是张子安为父母筹备丧事的期间,所以才没有邀请他。谢涛料想到他肯定没那个心情,即使邀请他,他也不会来,于是干脆没通知他,让他自己静一静。

    他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我至少要补一份贺礼。嫂子是哪里人?”

    “别那么见外。”谢涛摇头,“你嫂子是外地人,我们是奉子成婚现在不是挺流行这个吗?摆完喜酒之后我们就去度蜜月了,然后是生孩子、回娘家坐月子什么的,很麻烦,我两头跑实在太累,又赚不到几个钱,干脆歇了一阵。歇完之后发现店里的生意更不行了,好多老主顾都跑没影儿了。”

    张子安心有同感。以前宠物店在父母经营下一直不温不火,不过好歹还能维持正常经营,结果因为出事而歇业之后,再重新开张,老顾客都跑没了……虽说宠物店本来也没什么老顾客,但歇业造成的影响是实实在在的。

    同时他也知道为什么这家鞋店为什么总是不开门,原来谢涛娶了个外地媳妇,又经历了蜜月旅行、生孩子和做月子这样一系列人生大事,那看来谷奶奶说这家鞋店要转让的传闻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