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 月亮与六便士
    “汪汪!”

    小拉的叫声几不可闻。

    奇缘宠物店在以前装修时就考虑到了隔音问题,墙厚门板也厚,即使小拉在储藏室里叫翻了天,也对其他宠物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张子安把谢涛送的年糕放进冰箱里,琢磨着应该怎么做比较好吃,是煮、炸还是炒呢?问题是他哪种做法都不会啊!

    从厨房里出来,他随意往起居室看了一眼,本以为能看到π坐在电脑前打字的样子,然而椅子上空空如也。

    真稀奇,π居然不用他提醒自己起来活动身体了?

    张子安挺高兴,π终于学会爱惜自己的身体了。他转身正要下楼,却突然听到书桌那边传来很轻微的敲击键盘声。

    怎么回事?

    他疑惑地停下了脚步,π明明没坐在电脑前,怎么会有打字声?难道闹鬼了不成?没听说哪个鬼喜欢打字的……

    “π?你在那边么?”

    他问道,从门边探头望进去。

    “吱吱?”

    π端坐在椅子上,摆着标准的打字姿势,疑惑地向他扭头。

    张子安双眉微皱,他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儿……难道刚才自己看错了?

    早上起来之后,为了照顾还在昏睡的精灵们,他没有拉开窗帘,起居室里的光线稍微有些昏暗,但即使如此也应该不至于看错吧?

    他走进起居室,把窗帘拉开,让明亮的光线洒满整个室内。

    π的目光一直随着他移动,目光里的疑惑依然不减。

    “π,你刚才一直坐在这里打字?”张子安尽量维持着平和的笑容问道。

    “吱吱!”π点头。

    “没有离开过椅子?”他又问。

    “吱吱。”π摇头。

    这就奇怪了,真的看错了吗?

    张子安心底的疙瘩结得更深,他沉思着回忆刚才那一瞥,室内的其他东西都看得很清楚,唯独没有看见π。

    “吱吱?”π眨着眼睛向他询问怎么了。

    “没什么,我刚才眼花了。”他随口敷衍道,为了避免π进一步追问下去,他换了个话题,“π,你的小说怎么样了?签约之后,收藏增加的速度有没有快一些?”

    π沉默着没有回答,目光垂落在键盘上,神色黯然,手指下意识地在桌面上划圈圈。

    它的这副样子已经给出了答案,张子安无声地叹息。

    他握住鼠标移动,点击“作品管理”,看到π已经写了40多章接近9万字,但收藏却只有区区50个。

    50个收藏。

    他点击返回起点中文网的首页,随便在首页点击一部小说,看到收藏数量都在两万、三万以上,至不济也有一万,而同等字数的签约小说往往也有数百个收藏。起点的读者明明很多的,为什么却没人看这部小说呢?是因为太小众吗?

    嗒嗒!

    π的手指在键盘上移动,它原本打字已经很娴熟了,此刻手指上却如系重物,挪动得无比艰难。

    半响,它缓缓打道:我可能不适合写小说。

    看到这行字,张子安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没有谁比他更清楚π有多努力,然而它的努力却始终得不到回报,这令他想起刚接手宠物店的时候,每天孤坐在店内,看着太阳的光影在店门**错,看着门外的行人们来去匆匆,看着朋友圈里昔日的同事们意气风发,心里不免对自己的选择产生质疑——继承宠物店是不是一个错误?我是不是不适合干这行?大好的青春,为什么要孤独地坐在这里浪费时间呢?

    现在,π也面临了同样的困境。

    “要不要跟编辑交流一下?”他试着想办法。

    π打开qq,点开光头和尚的头像,让他看它与责编的聊天记录。

    聊天记录产生于昨天,也就是说π低落的情绪至少已经持续了一天。张子安暗暗自责,为什么没有提早发现呢?

    π询问:我的小说没有人看,还要不要写下去?

    责编的回复很简单:稳定更新。

    张子安反复咀嚼这简短的四个字,他在望海阁论坛的网文交流区逛了几天,知道有几部小说一开始默默无闻,但是一直坚持写下去,等被网站推荐后突然大火的励志事例,这些事例虽然极为罕见,却往往被人津津乐道。

    于是,他安慰道:“π,我觉得你不应该这么早放弃,就算放弃,至少也要等到被网站推荐一次之后再说——合同上不是写着呢,签约之后至少会获得一次推荐的机会,然后看成绩决定以后是否还有后续推荐。”

    π沉默片刻,又打字道:我累了,不想再写了。

    打完这三个字,它推开键盘,摘下夹鼻眼镜,目光茫然地望着窗外。

    π的成熟经常令张子安忽略它还是一只幼年猴子的事实,其他这个年龄的猴子都在无忧无虑地玩耍,只有它孤独地坐在电脑前穷经皓首。

    它累的不是身体,而是心。

    张子安的心口堵得慌,像是有什么东西不上不下,堵得他心烦意乱。

    那就别写了,删掉word文档,关掉电脑,我把星海和飞玛斯叫上来,咱们一起开开心心地玩捉迷藏——这句话几次涌上他的喉头,却又几次咽下。

    放弃是很容易的,坚持下去才是最难。

    读书太苦,我放弃。

    减肥太累,我放弃。

    工作太繁重,我放弃。

    办公室政治太腹黑,我放弃。

    做生意太憋屈,处处要装孙子,我放弃。

    人生太坎坷,我放弃……

    因为挫折而一次次放弃,最终将什么都不剩下。

    他深呼吸几口,稍微将胸口的烦闷之气倾吐出来,把手伸向键盘打字道:世界上只有少数人能够最终达到自己的理想。我们的生活很单纯、很简朴。我们并不野心勃勃,如果说我们也有骄傲的话,那是因为在想到通过双手获得的劳动成果时的骄傲。

    “π,你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么?”他问。

    π扫了一眼屏幕,重新戴上夹鼻眼镜,翻开无名书查了查,然后打字道:《月亮与六便士》。

    “没错。”张子安强颜欢笑,“π,你看过这部小说么?”

    π摇头。

    “这部小说讲的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他原本拥有漂亮的妻子和健康的孩子,过着在旁人看来幸福美满的生活。这样一个人,却在某一天为艺术着魔而抛妻弃子,远赴荒岛画画……如果这是一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小说,结局应该是他功成名就,出大名赚大钱,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但可惜不是,在小说的结尾,主人公的‘天才’之名流传于外界,而他自己则无比悲惨地死去了。”

    张子安讲述《月亮与六便士》的梗概,这是他很早以前看过的一本书,脑子里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只是牢牢记住了那句名言,并时常以此自勉。

    无论上学还是上班时,他都只是一个普通人,毫不起眼,泯然众人。他也羡慕甚至嫉妒那些学霸和成功人士,但他知道自己成不了他们,因为天才很少,世界上只有少数人能够最终达到自己的理想,而其他人注定只能竭尽全力却仍然过着平凡的一生。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神赋予的才华,没必要为平凡而羞愧,并且接受平凡。

    他在读这部小说时并不理解主人公的选择,为什么宁愿放弃美满的家庭也要追求艺术和绘画,不过自从认识鲁怡云和π之后,他渐渐有些懂了。鲁怡云即使跟家里断绝关系也要画画,π即使无暇玩乐也要写小说,因为他们喜欢,仅此而已。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而穷尽一生,在别人看来无法理解,但这恰恰就是他们的幸福。

    世界如此之大,应该足以容纳各种不同的价值观。

    像他一样的普通人可以接受平凡,但也应该理解鲁怡云、π和《月亮与六便士》主人公那样不接受平凡的人,他们因为憧憬着月亮而奋力跃出高塔,要么冲上云霄,要么坠落成泥。

    如果用最简短的一句话来形容《月亮与六便士》的主人公,那就是——吾生有涯,而画无涯。

    π认真地听着,似乎被这个故事吸引了,与故事主人公的命运产生了共鸣。

    张子安缓缓说道:“努力应该得到回报,但是现实中,努力却不一定能得到相应的回报。尽管如此,小说的主人公后悔了么?我想刚才那句话就是主人公的觉悟。我不想骗你,跟你说你的小说一定会成功——不,不是这样的,你的小说很可能会失败,因为绝大部分小说都会失败,只有极个别的小说才会成为分子,只有极少数的作者才能够最终达到自己的理想——但是π,你好好想一想,你写这部小说是为了什么?你是为了功成名就吗?你写小说的初心又是什么?”

    π半张着嘴巴,呆呆地凝神思索,稍后打字道:我喜欢这个故事,想让大家看到这个故事。

    张子安欣慰地点头,“这就对了,π,你已经做到了啊!”

    “吱吱?”π不解地眨眨眼睛,指着屏幕上的50,意思大概是——只有50人在看。

    “不对,你不应该这么想,你应该想——已经有50人通过你知道了这个故事。50人,就不能被称为‘大家’么?”张子安笑道,“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经历能被50人知道、被50人喜欢,这已经是很大的成功了。继续下去,你的小说还会被更多的人喜欢。”

    π盯着屏幕上的“50”出神,仿佛这两个阿拉伯数字蕴藏着某种魔力。

    张子安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起点app,搜索到π的小说,将其加入了书架。

    后台的收藏人数变成了51。

    “π,你也是你的读者。”他认真地说道,“我想看到这部小说的结局,因为小说的主人公并不完全跟我一样,起码不如我帅气,所以我想知道他的命运。π,看着我的眼睛,我想告诉你——我喜欢这部小说。”

    π的目光从屏幕上移到张子安的脸上,从他眼中看到了真诚与信任。

    “嘎嘎!其实本大爷也很喜欢这部小说,但是π你写得太慢了,每章都短小无力,本大爷等了这么久还没等到本大爷的出场!如果不是本大爷不会打字,本大爷一定教教你什么叫粗又长!”

    之前在一楼无所事事的理查德突然扑腾着翅膀飞进了起居室,嘎嘎叫道。

    “喵呜~星海也喜欢你的小说!”星海紧随其后,身上还跟着其他的精灵。

    “本宫听闻你不想写了?本宫刚刚出场你就不想写了?你什么意思?是不是对本宫有所不满?如果你想挑战本宫,尽管放马过来!”菲娜挺胸昂头,颐指气使地说道。

    π被菲娜的气势吓得一缩脖子。

    所以说是理查德听到了这个消息然后告诉了大家么?这个大嘴巴的灰鹦鹉经常捣乱,不过这次算是做了件好事。

    “呵呵,π,子安说的很对——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另外,老朽也很想知道,老朽将会以何等方式出场,近些日子老朽挂心这个问题,连看电视都看不安心。”老茶笑道。

    “喵喵喵,如果结局不是老娘与陛下的ng,小心老娘阉了你旁边那个男人哦!”雪狮子舔舔爪子,锐利的爪尖闪烁着寒芒。

    张子安很想吐槽,为什么π写的结局不令你满意,你却要阉我?

    “π,一定要写我的真名啊!”飞玛斯反复叮嘱道,“我可不想再顶替别人的名字登场了。”

    π目光闪动,交替注视着大家。

    张子安将键盘重新在它面前摆正,“π,知道那部小说什么叫《月亮与六便士》么?因为有人跟作者开玩笑说,人们仰望月亮的时候常常忘了脚下的六便士——我们这57位读者,就是你脚下的六便士,虽然少,虽然廉价,但我们依然存在。当你因为月亮太远而望洋兴叹时,不要嫌弃我们人少,不要嫌弃我们渺小,不要嫌弃我们微不足道,因为你至少还拥有我们。即使是为了我们这57位读者,再坚持一下可以吗?”

    在大家目光的注视下,π稍加犹豫,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