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 以德服人3
    “两位有什么事?”张子安问道。

    林七正站在外间,一边随意赏玩着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宠物食盆,一边与同行者闲话。见到张子安,他顾不上别的,先把他拉到一边,苦着脸低声说道:“我说张店长,你上次卖我那只阿瑟拉猫,现在可是**炸天了啊!”

    “怎么回事?”张子安纳闷地问。

    “那只猫夜里的叫声太渗人,长相又凶,它待的地方没人敢和它一起过夜,现在它自己占了一个别墅,那本来是我们家的一个度假别墅,成了它的地盘了。”林七诉苦道,“对了,我听小雪说,你有办法让喜欢乱叫的狗不叫,那有没有办法让喜欢乱叫的猫也不叫啊?”

    张子安摇头,“这个恕我爱莫能助。狗是可以训练的,猫就很难了。”

    “可你不是驯猫人吗?”林七心有不甘地问道。

    “那猫是人造物种,体内的野性太浓,其实不能算是常规意义上的家猫,与其说是家猫不如说更接近于野猫。”张子安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其实真正的原因是阿瑟拉猫体内的家猫血缘太稀薄了,菲娜无法控制它。

    林七:“……”

    他看看左右无人,把声音压得更低,说道:“张店长,如果……我悄悄把那只猫放生,会不会对它更好?”

    张子安:“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你那不叫放生,叫放死。那猫从小被人养,恐怕早就丧失了捕猎的天性,你把它放生了,它就得活活饿死。你不用怕,那猫只是外表看起来凶,叫声听起来渗人,其实挺萌的。”

    “哪里萌了?”林七叫苦不迭,真是自约泪打。

    张子安又说:“再说了,你如果把它放生,被其他市民瞧见了,没准儿会报警呢。”

    “报警?”林七一愣。

    张子安回忆道:“你没见过以前那条新闻么?说是2016年的时候,苏杭有一只薮猫被人放生,然后有人在普通居民区里目击它在觅食,目击者以为是动物园里的猎豹跑出来了,吓得赶紧报警,闹得当地人心惶惶。经过一番周折,这只来自非洲大草原的薮猫最后还是被无坚不摧的城管队员降服了。你如果把阿瑟拉猫放生,是想在滨海市也闹出个这样的大新闻?最后被追查到是你放生的,可别供出是我卖给你的。”

    林七的表情顿时僵住了,跟吃了一打儿苍蝇差不多,似有难言之隐地说道:“张店长,借一步说话。”

    他向同行者招招手,那人跟林七差不多大,满身名牌,打扮得很潮,跟林七一样也是愁眉苦脸,而且听了张子安刚才说的话,更显得心事重重。

    张子安纳闷,不知道林七鬼鬼祟祟地是想做什么,便跟着他来到店里的角落,避开其他几位在店里选购宠物的顾客。

    “张店长,这位是我好朋友,姓高,叫高卓。”林七介绍道。

    “你好,张店长,久闻大名啊!”高卓点头哈腰,从兜里掏出一包名牌烟,给张子安递烟。

    “不用了,我不抽烟。”张子安婉拒道,“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不用太客套,说什么‘久仰大名’之类的,我根本没什么名气好吗!”

    “不不不!张店长你太客气了!我来之前可是跑了好几家宠物店和猫舍,大家众口一词地推荐你这里,然后我找这位好哥们儿商量,他竟然也强烈推荐你这里,如果这还不算久仰大名,我真不知道什么叫久仰大名了。”高卓脸上的崇敬与好奇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可邪门了。

    张子安深知同行是冤家,大家都恨不得整个滨海市甚至全世界就只有自己一家卖宠物的,那些宠物店和猫舍同行为什么会众口一词地向高卓推荐他这里?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以德服人?

    林七也帮腔道:“是啊,张店长,你千万别客气,在咱们滨海市,你的水平是公认的,大名鼎鼎的驯猫人谁不知道?唯一的遗憾就是店小了点儿……”

    “别说这些废话,到底要干什么?”张子安打断道。

    林七与高卓对视一眼,交换了数次眼色,看样子都想让对方说。

    高卓的眼神比较坚决,毕竟林七跟张子安见过几面,而且还从张子安这里买过猫,理应由他说。

    林七推辞不过,只得无奈地说道:“张店长,咱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狗市里,对吧?”

    张子安点头,“没错。”

    林七又说:“当时我说,因为我哥们儿养了一只薮猫,所以我相中了狗市里那只豹猫。”

    他指了指高卓,“这就是我哥们儿。”

    张子安一怔,复又重新打量了一遍高卓,“你家里养的薮猫?”

    高卓人如其名,确实挺高,个头跟滨海大学摄影社的洛青羽差不多,只是没洛青羽那么瘦。

    “是,以前托人找关系弄来一只。”高卓承认道,“因为我听说北上广深这样大城市里的富豪们不少人都养着,所以我也想跟风养着玩。”

    “所以?”张子安仍然不明白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在中国,私人饲养薮猫是违法的,除非你有野生动物繁育许可证,不过富豪们确实有不少人在私自养,这种事属于民不告官不究。而且对于富豪们来说,走关系弄到一份相关证件并不难,起码不会比弄到一只薮猫更难。

    “我买到这只薮猫的时候,它还只有一丁点儿大,很可爱,跟普通的小猫差不多,也不凶,我家里人也挺喜欢的,别人来我家里作客,我们都愿意把它抱出来让客人看,好多客人一见就惊呼,问我们这是不是幼年猎豹。”高卓眉飞色舞地比划着。

    张子安点头,薮猫的外形跟猎豹比较像,对动物不熟悉的人很容易弄混了,但只要稍微有些常识,就能通过耳朵区分薮猫与猎豹。薮猫的耳朵大而高挺,猎豹的耳朵小而圆。猎豹的一切体型特征都是为了奔跑速度服务的,过大的耳朵不符合空气动力学。薮猫没有猎豹那么强悍和极端,它们需要大耳朵来更好地捕捉周围的声音,避开天敌。

    不过,幼年薮猫的耳朵没那么大,跟猎豹更加难区分了。

    林七从旁证明:“就是这样,我去他家第一次看到时也以为那是只猎豹。”

    张子安不动声色地听着,这两位专程跑过来肯定不是为了交流幼年薮猫有多可爱吧。

    “可惜好景不长。”高卓苦着脸说,“可能是喂得太好,这只薮猫个头长得很快,在我感觉里,好像是一眨眼就长大了一样……”

    “野生动物成熟得快,这是它们基因使然,野外的残酷环境容不得它们悠闲成长。”张子安说道。

    “我小时候看过不少动物电影,关于人与野兽的,狮子啊老虎啊之类的,如果从小养大,长大后仍然会很亲主人,所以我以为薮猫也是这样……”高卓又说。

    张子安哑然失笑,“你误会了,那是电影,而且八成是给儿童看的电影。电影不会特意提醒你,那些都是深谙野生动物习性的动物学家,未成年人请勿模仿。就算是狮子老虎被人从小养大,它们依然是猛兽,聪明人不会在它们饿着肚子时和发情期去招惹它们……至于真的把猛兽当宠物养的,坟头草估计已经一米多高了。”

    高卓叹了口气,悔恨地说道:“我现在知道了,可惜已经晚了。刚才听你说,苏杭那只薮猫被人放生,其实我也差点把我这只薮猫放生……从前一阵开始,本来很乖的它开始在屋里乱尿,时不时瞪着人尖叫,特别是晚上,叫声那个渗人……现在有客人来我家里,我都不敢牵出它让客人看了,因为怕吓到人家,再吓出个好歹来……”

    林七望着老朋友,脸上一副同病相怜的表情,拍了拍他没有说话。

    “发情期到了。”张子安简单地下了结论。

    乱叫乱尿是最明显的发情期特征,为了吸引异性前来交配。

    高卓咽了口唾沫,“如果只是这样还没什么关系,叫就叫呗,尿就尿呗,反正我家房间多,反正我家有请全职保洁,伺候一只薮猫还是没问题的。但问题是……”

    说到这里,他更加吞吞吐吐,目光闪烁看着林七。

    林七催促道:“你既然都过来了,就别藏着掖着了,全都说了吧,看看张店长能不能想办法帮你解决一下。”

    “好吧……”高卓几经犹豫,终于下定决心,说道:“我家不止养着这一只宠物,除了薮猫之外还养了一条博美。博美以前养在别的地方,是我妈养的,最近不久才带过来。然后有一天,薮猫把博美给咬死了……”

    林七在来之前已经听过了,再听一次仍然激灵灵打了个哆嗦。

    张子安听到这里,无言以对。

    他明白高卓的表情为什么像便秘一样左右为难。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今天薮猫能咬死博美,明天就可能咬人,就算是不咬,这心里也渗得慌啊,就像跟一颗定时炸弹待在一起差不多,说不定哪天就会爆炸。

    100/100901/48054616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