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 薮猫1
    高卓为了家里养的薮猫叫苦不迭。

    有一天早上,起床后他在厨房里倒了一碗狗粮,平时那条博美嗅到食物的味道很快会过来吃,但那天直到他吃完早饭,博美也没过来。

    他在别墅里四处找博美,嘴里喊着它的名字,但无论他怎么喊,博美也没有回应。

    找来找去,他的房子大,房间多,还有地下室,总共找了十来分钟吧,也没有找到博美的影子。

    他有些纳闷,以为是博美趁他不注意溜到外面去了。不过随即他又发现另一个问题,就是家里养的薮猫也不见了。

    自从薮猫开始乱叫乱尿之后,为了稳妥起见,夜里会给它拴上绳子,但当他找到猫房的时候,却发现尼龙绳断了,薮猫不见踪迹。

    他捡起尼龙绳一看,断裂处很粗糙,不像是锋利的刀子割断的,倒像是……咬断的。

    断裂的绳子再加上失踪的博美,高卓的心里产生了不祥的预感,他跑到外面把保安叫进来,两人一起找。

    他们找到天台时,在地板上发现了一串暗红色的血迹。

    保安也觉得不妙,与高卓商量着要不要报警。

    恰在此时,他们听到身后有响动,一回头,发现那只薮猫叼着博美的尸体走过来,还像邀功炫耀一样把狗尸体摆在高卓的脚下……

    高卓和保安都吓得不轻,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好在薮猫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放下博美的尸体后就安静地趴下来,懒洋洋地打呵欠,唇边和牙齿上还沾着血。

    这条博美是高卓的母亲养的,养了好几年,幸好那天她不在家,屋里只有高卓一个人,否则这场面要是被她看见了,恐怕会吓出个好歹来。

    高卓冷静下来之后,一方面吩咐保安去把博美的尸体处理掉,一定不能告诉母亲,就说是这狗走丢了,另一方面赶紧去找了个铁链子把薮猫拴起来。

    他犯愁了,这只薮猫要怎么处理?他不知如何是好,赶紧去找几个好哥们儿商量。他的好哥们儿基本上都是富家子弟,出的全是馊主意,有人说放生得了,也有人说要不把薮猫掐死算了,还有人说猫狗打架是正常,不用管,可以录下来发微博,没准能火……

    放着不管是肯定不行的,养这么大,掐死它也舍不得,再说谁来下手掐?放生倒是一个选择,只是他没想好应该放到哪去。

    既然暂时无法决定,只好先这么养着。不过又有一个新问题随之而来——野生动物体味都大,以前这只薮猫每隔一段时间就洗一次澡,但自从出了这事,知情者谁也不敢给它洗澡了,生怕它耍起性子咬人一口。

    现在这只薮猫每天被铁链子拴在屋里,由于长期不洗澡,身上很味儿,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讲到这里,高卓说道:“张店长,我听说无论多么野的猫,凡是来到你这店里,都乖得跟大型公仔差不多,你看,能不能帮它洗洗澡?它身上实在太味了……我在滨海市找了好几家宠物店,他们都说不行洗不了,全都众口一词地推荐你这里。”

    张子安:“……”尼玛我就知道肯定是这样,同行是冤家,古人诚不欺我!

    这哪是推荐,分明是想看他的笑话!

    “你这话的意思是说……你已经把薮猫带来了?”他问道。

    “没错,当然要带来。就放在我的车里,稍等。”高卓叫上林七,两人一溜小跑跑到店外,小心地从汽车后备箱里抱了个大木箱出来。

    木箱一经颠簸,箱中传出一声凄厉的猫叫。

    店中正在选购宠物的顾客们吓了一跳,纷纷向木箱投以疑惧的目光。

    不仅是顾客们,就连店里的幼猫也受到了惊吓,瑟缩地躲进了角落里,灵敏的阿比西尼亚猫们更是跳到了货柜的最顶端,忐忑地望着下方。

    正在打盹的菲娜一激灵坐起来,它对这种叫声很熟悉,早在两千年前的非洲大陆上,它就屡次听到过这种叫声,知道这是一种非常难缠的对手。它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竖起飞机耳,目光凛然地盯着木箱。

    并排坐在一起玩手游开黑的王乾和李坤,以及正在为顾客结账的鲁怡云全都被这声尖叫吓到了,特别是前两者手一哆嗦出现了操作失误,被游戏队友骂得狗血淋头,而后者心神动摇之下多按了个0,幸好没点击确定。

    张子安只是随口一问,谁想高卓的动作这么快,还没来得及阻拦,高卓就已经把木箱搬了进来。

    这木箱差不多有一米长,宽约半米,高差不多也是半米。

    “张店长,那猫就在里面,我担心大庭广众下被人看到不太好,所以弄了个箱子把它装来了。”高卓喘了口气说道。

    张子安心说,好在你还有些常识,否则没准儿就有顾客报警了。

    顾客们都对木箱里的猫叫声很感兴趣,表面上装作选购宠物的样子,实则纷纷好奇地打量着木箱,暗中猜测这箱中装的到底是什么猫……或者猫科动物。

    张子安见人多眼杂,如果在这里打开箱子,遇到喜欢报警的热心市民就未免难堪,对高卓和林七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搬着箱子跟他去隔壁的鞋店。

    他此前见过薮猫的图片,但没见过活的实物,心里很是好奇,打算开开眼界再说,毕竟百闻不如一见。至于到底怎么给这只薮猫洗澡,等看了之后掂量一下再说,反正他没答应什么。

    高卓和林七对视了一眼,都觉得不可思议,干嘛要带着薮猫去鞋店?是要给它穿小鞋?

    谢涛以及搬家工人的动作很快,鞋店已经基本被搬空了,虽然过户手续还没办完,但钥匙已经留给了张子安。

    “进来吧。”他打开门锁,让林七和高卓搬着箱子进来。

    鞋店一楼只剩下空荡荡的几排货架和为数不少的空鞋盒,地上散落着鞋盒里用来缓冲定型的硬纸团,隐约还能闻到鞋油的味道。

    “张店长,这店……是你的?”林七和高卓放下木箱,打量着凌乱的室内。

    “嗯,刚盘下来的,准备扩大一下规模。”张子安如实以答。

    “早该这样啊!”林七一拍大腿,“上次我来你店里取阿瑟拉猫,就觉得你那店太小太憋屈了,配不上你驯猫人的身份!这家店看起来比你那店大不少,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再大一些,弄个一千来平的就差不多了。”

    “一千平是要开超市啊?差的钱你替我出不?”张子安没好气地说。

    林七是富二代,但还没有大方到给别人出钱买房的程度,闻言讪笑几声,不再多言。

    有几位好事的顾客在鞋店外面探头缩脑,想看热闹。张子安正想把门关上,见菲娜一脸严肃地也跟了出来。

    有菲娜的地方,当然也有雪狮子,它倒腾着小短腿,喵喵喵地跟在菲娜尾巴后面。

    等它们也进了屋,张子安把鞋店的店门关上并反锁。

    鞋店的落地玻璃门脏得不成样子,从外面隔着玻璃看里面,基本上什么也看不清。

    高卓也不等张子安发话,已经自顾自地打开了木箱,原来木箱里面还有一个铁笼子,一只几近成年的薮猫暴躁不安地站在笼子里。

    薮猫的躯体呈淡黄色,分布着无规则的黑色斑点,乍一看去很像猎豹,但比猎豹要小几圈,尾巴也不如猎豹那么粗壮。与躯体不成比例的小脸紧绷着,向菲娜投以审视的目光。一对招牌式的大耳朵像雷达一样警惕地摇摆,指向张子安他们说话的方向,耳朵背面各有一块黑底白斑的区域,像是贴着两块膏药。

    家猫之所以可爱,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脸大眼大,但薮猫的脸很小,跟儿童巴掌差不多,眼睛也不像家猫那么圆润妩媚。

    “啊呜~”

    它被菲娜看得有些不爽,张开血盆大嘴吼了一声,露出鲜红的舌头与锋利的獠牙,声音相比与家猫,更接近于野生的猫科动物。

    “喵!”

    菲娜面对这只非洲大陆上的老对头,同样不甘示弱地吼道,但音量明显不如对方,气势上先天占了下风。

    林七看得心惊肉跳,蛋疼一样说道:“好家伙,这牙口也太好了,尖得吓人啊……”

    “你可别小看了薮猫,薮猫的咬合力有17公斤,相当于猎豹的一半,而且它的咬合力全都集中在犬牙上,能咬断细一些的尼龙绳一点儿也不稀奇。相比之下,人类的咬合力虽然有45公斤,但这是后槽牙的咬合力,按单位面积的压强计算,远逊于薮猫。”张子安介绍道。

    林七吐了吐舌头,“一嘴咬到身上就是四个血窟窿,怪不得能把博美咬死。”

    张子安嗤笑道:“博美算什么,非洲野生的薮猫上树能捉鸟,下水能叼鱼,挖洞能捕鼠,甚至连羚羊之类的大中型哺乳动物都在它们的菜单里。”

    “这么厉害!”林七闻言,再看高卓的眼神里就透着钦佩了——你小子连这种野兽都敢养在家里?

    高卓无奈地耸耸肩,只能表示没文化真可怕。

    100/100901/48056475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