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 卖艺不卖身1
    这只薮猫的脖子上系着一条红色的皮质项圈,项圈上拴着一条细铁链子,随着它在狭小笼子内的走动,铁链子也哗啦哗啦与铁笼子摩擦,听得人头皮发麻。

    高卓问道:“张店长,你看它也太味儿了,自从它咬死博美后就没再洗过澡,整个别墅里都是它的味道,你神通广大,能不能给它洗个澡?我愿意多付钱。”

    自从木箱被打开,一股浓重的腥臊味儿弥漫在店内,味道的来源就是这只薮猫。野生动物的体味本来就重,这只薮猫又处于发情期到处喷尿,猫尿的味道十分刺鼻,再加上很久没洗过澡,这味道可想而知,跟化学武器差不多。高卓和林七不约而同地掩鼻,张子安只是皱皱眉,他每天清理猫砂倒是习惯这种味道了。

    猫尿具有划分地盘的作用,然而在菲娜眼中,这附近都是它的地盘,容不得外敌闯入。浓烈的尿臊味令菲娜更加如临大敌,如果不是隔着铁笼子,可能早就冲着薮猫扑过去了。

    张子安义正辞严地拒绝,“本店是自助洗猫,只提供场地,由客人自己动手,换句话说就是卖艺不卖身。”

    高卓叫苦道:“可是我真不敢啊!张店长,你对薮猫的习性这么了解,还是请你帮帮忙吧……”

    “不不,你听我说。”张子安打断道,“你之前说,这只薮猫咬死博美之后,把博美的尸体叼到你脚下?”

    “是啊。”高卓不明白他为何问这个。

    张子安想了想,又问道:“它平时吃的是生食还是熟食?”

    “熟的,没吃过生的。”高卓回答,“以前还想照网上说的给它做生骨肉吃,幸好没来得及做……”

    “它只是咬死了博美?有没有吃?”张子安又问。

    “没!这个绝对没有!只是咬死了,血也流得不多,否则我无论如何也要把它处理掉!”高卓脸色煞白,坚决地说道。

    张子安大致还原出了薮猫杀死博美的过程,其实它并不是咬死博美的,应该是扼住博美的喉咙导致其窒息而死,就跟猎豹捕猎时差不多。

    “这证明它对你的感情不错,很信赖你,也很喜欢你,所以才会把自己猎杀的猎物送给你。”他解释道,“你不用担心,以前怎么给它洗,现在就怎么给它洗。”

    高卓不停地摆手,“不行,不行,以前是以前,以前它挺可爱的,没现在这么凶,动不动就尖叫,吓得我差点尿裤子。”

    “那是因为它到发情期了。”张子安再次强调,“如果你想让它的性格多少恢复以前的温顺,可以试着找兽医对它做绝育手术。”

    高卓连连叹气,“我去别的宠物店,其他店主也跟我这么说,让我找个兽医给它做绝育,但是吧……这个……我问了好几个兽医,人家都不接这手术,至于原因……你懂的。”

    他说得很隐晦,林七听不明白,但张子安心中有数。

    薮猫是受到贸易公约保护的物种,相当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私人是不允许饲养的,而兽医也不能随便对薮猫做手术,否则一旦被人检举揭发,是会丢掉行医资格证的,没有哪个正经的兽医愿意冒丢饭碗的危险,十几年的寒窗苦读,以后的职业生涯就全毁了。

    高卓在其他宠物店和宠物诊所连续碰了钉子,不得已只能来求助于张子安,无论怎样,至少先洗个澡,把这身腥臊的臭味去掉,否则整个屋子都没法待了。

    无论他怎么说,张子安就是不答应,反而劝他自己洗。

    “啊呜~”

    “喵!”

    薮猫与菲娜之间的对峙逐渐升级,两只猫都将对方视为大敌,吹胡子瞪眼,叫声一声高过一声。它们的爪子都已经探出来了,在瓷砖地板上映射着寒光。

    张子安的电话突然响了,一看是来电者是王乾。

    接通之后,王乾在那边焦急地说:“师尊,你去哪了?店里的幼猫们好像不对劲儿啊,全都慌张地乱跑,跟无头苍蝇似的。”

    张子安觉得这么下去恐怕要出事,猫的听觉灵敏,幼猫们大概是听到了菲娜充满战意的吼声,因此变得惶恐不安。

    随便应付了几句,他把电话挂断,打算送客。

    “喵喵喵!陛下为何如此震怒?据说经常生气容易生皱纹。”雪狮子倒是不慌不乱镇定如常,薮猫的吼声似乎一点儿也没影响到它。

    “这只化外蛮夷竟敢挑衅本宫,本宫若是退让,猫族颜面何存?”菲娜目不斜视,依然狠狠盯着薮猫。

    雪狮子媚眼如丝,斜睨了一眼薮猫,娇笑道:“陛下息怒!区区一只化外蛮夷,陛下何必与它一般见识?既然陛下有意惩戒于它,奴家愿替陛下效犬马之劳!”

    “你?”

    无怪菲娜怀疑,雪狮子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个战士,就凭它那小短腿,估计原地纵跃能力还不到张子安的膝盖。

    “陛下,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方是上策,区区一只化外蛮夷,何须陛下亲自动手?奴家虽不才,收拾它却是手到擒来。”雪狮子信心满满。

    “你,那边站着的,把那只野猫牵出来。”它对张子安颐指气使地说。

    张子安听到了它与菲娜的对话,他很想提醒雪狮子,这只薮猫与上次那只徒有其表的阿瑟拉猫不同,这只是真正的野兽。

    雪狮子却不管那一套,反复催促他快点,别磨磨蹭蹭地像个娘们儿。

    菲娜向张子安点头,示意让他依言而行,反正它打算给这只薮猫一些颜色看看,隔着笼子可没办法真刀真枪地较量。

    “把笼子打开。”张子安硬着头皮跟高卓说道。

    高卓一怔,再次环视四周,“张店长,你打算在这里给它洗澡?”

    “你别管我干什么,让你打开就打开。”

    “好吧……那你小心点啊!”

    高卓干脆把钥匙扔给张子安,自己与林七躲得远远的。

    越靠近笼子,薮猫的味道也越浓。

    张子安心中忐忑,咣当一声打开了锁,抓住薮猫脖子上的铁链子,把它牵出来。

    100/100901/48056541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