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1章 永别了,蛋蛋1
    薮猫被张子安牵出了笼子,立刻向菲娜发出挑衅般的叫声,若不是张子安牢牢牵住绳子,它早已扑过去与菲娜扭打成一团了。

    “喵喵喵!”

    就在这时,雪狮子娇媚的声音从旁响起,顿时令薮猫转移了注意力。

    再一看,雪狮子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眼眸中秋波流转,全身每一根毛发里都萦绕着媚态,张开粉色的小嘴吟唱道:“冠儿不带懒梳妆,髻挽青丝云鬓光,金钗斜插在乌云上。唤梅香,开笼箱,穿一套素缟衣裳,打扮的是西施模样。出绣房,梅香,你与我卷起帘儿,烧一柱儿夜香……”

    薮猫大概听不懂它唱的什么,但魂儿都被它勾走了,盯着雪狮子眼睛发直,显然是对雪狮子产生了“性趣”。

    有一种与阿瑟拉猫齐名的新型猫种叫萨凡纳猫,这种猫就是由薮猫与家猫杂交而诞生的,从侧面证明薮猫与家猫是可以交配的,彼此会产生性趣。

    这只薮猫正处于发情期,而面前又出现一只音轻体软易推倒的长毛白猫,这简直是送到嘴边的肉焉能不吃?

    高卓和林七躲在货架后面远远看着,心说张店长你行啊,我带猫过来洗澡,你倒顺便要借种生子还是怎样?

    张子安也不知道雪狮子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他只觉得手中的细铁链越绷越紧,几乎绷成了直线。薮猫满脸饥渴地要扑向雪狮子,演绎一场少猫不宜的画面,若不是张子安使劲拉着,雪狮子恐怕分分钟会被它压到身下……

    他不便说话,拼命向雪狮子使眼色,让它别唱小曲儿撩拨薮猫了,但雪狮子反而越唱越起劲,音如丝竹,体态婀娜,在薮猫面前扭腰甩尾走着猫步,听得薮猫心痒难耐,像是刚从大狱里出来的犯人。

    菲娜也不清楚雪狮子要干什么,但它绝不允许在大庭广众下目击那种龌龊之事,它全身绷紧,曲背弓腰,飞机耳如双翼展开,随时准备扑击薮猫。

    雪狮子一步三摇,唱着软糯的小曲儿,缓缓向薮猫走来,越走越近。

    薮猫几次想扑过去求合体,都被张子安拉住了。

    它焦躁不安扭动身体,想挣脱铁链子,但铁链子毕竟不是尼龙绳,不可能被它轻易破坏。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看在主人在场的份上就不计较了,但屡次三番破坏自己的好事,薮猫的性子上来了,不再试图扑向雪狮子,而是转身面对张子安,威慑性地亮出了獠牙,同样曲背弓腰,摆出扑击姿态,凶相毕露。

    张子安暗暗叫苦,在心里把雪狮子骂了无数遍,信了它的邪才会干这危险的苦差事。

    细铁链子长度只有两米左右,这距离对于薮猫来说一跃而过。

    张子安心中虽然紧张万分,但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转身逃跑,无论是比速度还是比灵活性,人都比不过薮猫,把后背晾给它就不妙了。

    他强自镇定,吐气吸胸,扎起了马步,全神贯注盯着薮猫,力贯双拳,抬起空着的那只手护住胸口和咽喉要害。

    菲娜冷哼一声,刚想亲自出击,就见雪狮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到了薮猫的身后,几乎紧挨着薮猫。

    薮猫对雪狮子已经完全放松了戒心,在它心里,雪狮子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鲜嫩可口,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因此它虽然感觉到雪狮子靠近,却未加防范,注意力全放在张子安和菲娜的身上。

    说时迟,那时快!本来一副软妹子模样的雪狮子,眼中突然寒芒一闪,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探出了利爪,冲着薮猫的两条后腿之间闪电般戳了进去!

    “啊呜!”

    薮猫的眼睛瞬间瞪得溜圆,几乎快要瞪出了眼眶,随即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张子安位于薮猫的正面,看到这场面不由地愣住了,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雪狮子伸爪快,缩爪更快,一秒不到,它就已经收回了爪子,小跑着溜回了菲娜的身边,在地板上留下一串淋漓的血迹,被洁白的瓷砖映衬得格外醒目。

    怎么回事?雪狮子受伤了么?

    “卧槽!那是啥?”

    林七指着地上叫道。

    高卓揉了揉眼睛,不太确定地说:“好像是……”

    “喵喵喵!”雪狮子得意地笑,“这世界上从此又少了一个公的,可喜可贺。”

    它的爪间残留着血丝,不屑地甩了甩爪子。

    “啊呜!啊呜!”

    薮猫惨叫连连,疼得全身抽搐,像触电一样满地打滚,裆里不停地往外渗血。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张子安总觉得它的叫声比刚才更尖了……

    他往地上一看,看到了两颗新鲜的、冒着热气的、血淋淋的……蛋蛋!

    等在场的三个男人看清楚那两个东西,全都不由地……胯下一紧,下意识地伸手护住!

    “喵喵喵!难道你以为老娘平时说话都是在开玩笑?”雪狮子别有深意地盯着张子安,“那么从现在起,你最好认真听老娘说话,否则就准备跟你的蛋蛋说再见吧!”

    张子安只觉得隐隐蛋疼——真正意义上的蛋疼!

    自从捕捉到雪狮子之后,他去翻阅过《金》书,知道雪狮子在书里有“扑挝”的爱好,意思就是扑抓,具体是怎样扑抓不太清楚,看这样子,它竟然专门扑抓雄性的……蛋蛋?

    雄性动物的蛋蛋一向是全身最大的弱点,任你全身披甲、体若精钢,如果蛋蛋被袭击,立马就成了一摊软泥,这只威风凛凛的薮猫也是如此,它疼得上窜下跳,跟耍杂技差不多,看着都疼,还有不少血点沾到了地上。

    张子安怕它剧痛之下暴起伤人,趁它神智不清之际,拉住铁链子强行把它拉回铁笼子里,然后上锁,这才松了一口气。

    高卓和林七战战兢兢地走过来,目光在地上冒热气的蛋蛋、雪狮子和裆部流血的薮猫之间来回巡梭。

    张子安深感抱歉,人家带着猫来洗澡,结果丢了两颗蛋蛋……不过他还是要赶紧撇清关系,解释道:“这是动物之间的斗殴,与我无关。”

    他倒不怕高卓报警或者找消协,那样的话要先解释这薮猫是怎么来的。

    高卓也没有报警的意思,他担心地看着在笼子里抽搐的薮猫,问道:“张店长,它……不会死了吧?”

    “不用担心。”张子安摇头,“这就相当于给猫做绝育。公猫做绝育手术就是切掉两个蛋蛋,比母猫做绝育省事得多,刀口也小。”

    “可是这一直在流血啊……”高卓依然担心不减,“要不要请个兽医来给它缝上?”

    话一出口,他又自己否定掉了这个想法,“不行,不行,找兽医会出问题,不行!”

    张子安仔细观察了一下薮猫的状态,进一步安慰道:“没关系。给公猫开刀做绝育手术本来就有两种形式——伤口缝线和不缝线。现在的宠物诊所为了让猫主人安心,通常会把伤口缝起来,但其实不缝也是没关系的,因为伤口很小,可以让伤口自然愈合,特别是冬天,对伤口的自然愈合更有利。”

    “是……是这样吗?”高卓半信半疑,担心张子安是不是忽悠他。

    张子安为了证实自己的话,拿手机给孙晓梦发了条微信,把公猫绝育手术缝合的相关问题发了她,她很快回信,确实如他所言,只要刀口小,公猫的绝育手术不需要缝合,只要戴上个伊丽莎白圈防止它舔伤口就行了。

    他刚才观察过,雪狮子下爪准确,划开外面的软皮,然后“探囊取物”,并且“斩草除根”,套用英文里常见的一句话,就是——像外科手术一样精准,给薮猫留下的伤口很小。目前血流已经放缓,过一段时间就会彻底止血。

    看了张子安的微信聊天对话,高卓总算放了心,他带薮猫来洗澡,结果阴错阳差倒做了绝育……

    林七佩服得不行,赞叹道:“张店长,你这猫真厉害,还会做绝育手术——你是不是要开展这项新业务了?”

    张子安不知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他宁愿雪狮子没有这项技能,简直是太危险了。

    高卓也附和道:“是啊,张店长,你可以考虑一下啊!我好像听说周边城市有人也养了薮猫或者其他猫,正犯愁没地方做绝育手术,要不我介绍他们来你这儿?”

    他们说话的时候全都躲在张子安后面,离雪狮子远远的,而且还一直双手护裆,看上去非常滑稽。

    “别。”张子安可不想给雪狮子揽生意,万一它形成习惯,一天不割蛋蛋就爪痒,那可就麻烦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割到他的蛋蛋上……

    事情已了,高卓和林七提出告辞,张子安叮嘱暂时没别让薮猫的伤口沾水,回去给它套个伊丽莎白圈,之后又指着地上的蛋蛋问道:“这东西……你们还带走做纪念不?”

    高卓和林七拼命摇头。

    雪狮子美滋滋地叫道:“喵喵喵!留下正好,老娘今天晚上要吃烤蛋蛋!多放点儿孜然粉!”

    100/100901/48058222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