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 论爱萌宠的倒掉
    张子安进入洗手间,重新又洗了把脸,确保形象完美无缺。

    洗完脸出来,他看到两条贵宾犬已经醒了,身下垫的旧报纸被狗尿洇湿了,还多了两滩狗屎,怪不得今天精灵们都早早醒来下楼了,连最爱睡懒觉的理查德也是如此没办法,这两条贵宾犬从出生以来就生活在笼子里,笼内吃笼内拉,没有接受过室外大小便训练。好在他昨天预料到这种情况,给他们的窝里多垫了几层旧报纸,以免清理地板的尴尬。

    一旦让狗养成了在某处定点大小便的习惯,再改就难了,特别是当狗在室内大小便之后,它们的嗅觉太灵敏,如果不彻底清除大小便的气味,它们下次依然可能在之前的位置大小便

    关于这两条贵宾犬怎么处置,张子安倾向于等孙晓梦过完年回来,请她给雌犬做了绝育,天知道它已经生过多少胎了,体内生殖系统可能已经受损,在那种恶劣的繁育环境下没化脓就算好事了。其他的事就等做完绝育再说吧。

    他把旧报纸卷起来,准备一会儿下楼跟其他垃圾一起扔掉,又给它们换上新的旧报纸。

    “π,穿上些衣服吧?我要开窗通通风,可能会冷。”他从衣橱里翻出以前的一件旧棉衣,对π说道。

    “吱吱。”π点头,在张子安的帮助下穿上旧棉衣。

    这件棉衣对它来说太宽大了,几乎能将它连头带脚包起来,袖子也长得不像话。它挥了挥胳膊,咧嘴笑了笑,感觉像是唱京戏的演员。

    张子安帮它拉上拉链,裹得严严实实,然后打开窗户,让室内污浊且混有异味的空气焕然一新。他见π的袖子实在太长,不好打字,就握着它的手,替它把袖子挽上去。触手所及,他觉得它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手心一片冰凉。

    “怎么了,π,冷吗?”他担心它冻着了。

    “吱吱。”π摇头。

    “那身体不舒服?”他又问。

    π依然摇头,打字道:有些紧张。

    “紧张?”张子安一怔,想了想又问:“因为快上架了?”

    π默然,片刻之后打字道:我受到大家的帮助,如果成绩不好,会对不起大家的。

    张子安理解它担心的是什么,它目前成绩不错,由于陆续被众多书单收录,外加编辑给了一个又一个的推荐位,收藏数已经超过3万,正在向4万进发,按理说上架时的成绩也应该不错,但之前也不是没有过上架前成绩好而上架收费后无人问津的先例。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确实非常对不起编辑给的推荐位,也对不起其他默默无闻的作者,因为这相当于是从其他作者手里抢来的推荐位。

    “π,你要相信自己。”张子安唯有鼓励它,虽然连他自己都觉得这鼓励实在是苍白无力。

    他又想起一件事,建议道:“π,我看很多作者上架首日都更新很多章,多的能一天百更,就算少的也能更新五章十章的,据说上架首日多更新一些,对提振读者士气很有效哦。”..

    π为难地挠挠头,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掌。

    张子安知道π打字的速度并不快,上次升级后虽有提升,但实际上大部分时间都是用在思考剧情上,真正打字的时间只占少部分。

    “当然,我也是建议,如果实在做不到也不用勉强。”他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赶紧补充道。π虽然沉默寡言,但却出奇地有一股韧劲,否则也不会在成绩惨淡的情况下坚持那么久了。他担心π为了在上架当天多更新一些而太过劳累。

    π却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认真地打字道:我会试试的。

    “师尊!楼下有人找!”

    王乾扯着嗓子喊道。

    “来了!”张子安同样扯着嗓子回应道。

    “π,我先下楼一趟。”他下了几步楼梯,又返身把两条贵宾犬抱起来,准备把它们带到楼下的展示柜里。如果让它们在二楼吃喝拉撒,就意味着经常要开窗户,万一冻到哪只精灵就不好了。

    店门口站着一男一女,正是昨天在小吃店遇到的婷婷和小庄。他们有些拘谨,一直站在店门口没往里面走,目光饱含羡慕地盯着店里嬉闹的幼猫们。

    “你好。”小庄一见张子安就打招呼道,他腋下夹着一个公文包,从里面抽出几份文件,“我们的租房合同,还有身份证和学生证,请过目吧。”

    “呀!这是什么狗啊?好小好可爱!”婷婷看到张子安手里的贵宾幼犬,顿时小声惊叫道。

    “这个?这是贵宾犬啊,只是比普通的贵宾犬小一些。”张子安把幼犬放到收银台桌子上,让他们仔细看。他将雌犬放进一个空的展示柜。

    鲁怡云随身带着一个保温杯,就放在键盘旁边,作为对比,这条贵宾幼犬似乎比保温杯大不了多少。它好奇地打量着围观众人,又小心地踩了踩键盘,眼珠骨碌碌乱转,像是在寻找母亲的踪迹,汪汪叫了几声,看起来跟小巧的玩具公仔差不多。

    王乾、李坤和鲁怡云昨夜不在场,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迷你的贵宾犬,纷纷惊讶地问道:“难道这就是茶杯贵宾犬?”

    “不是,只是由于基因突变而体型小一些的贵宾犬,还称不上茶杯。”张子安解释道,“其实这个体型就可以了,既小巧可爱,又不至于因为体型太小而患上各种先天疾病。”

    真正的茶杯犬内脏太小,容易早夭,一般很难得享天年。

    “我们可以拍张照片吗?”婷婷和小庄拿起手机问道,他们很想照下来发朋友圈。

    “随便。”

    张子安任他们随意拍照,毕竟这能起到一定程度的宣传作用。他检查他们的租房合同和证件,把租房合同拍下来传给孙晓梦,她才是那些猫和狗的主人。

    婷婷和小庄分别抱着、举着、捧着幼犬一顿乱拍,最后还来了几张合照,带超级美颜的那种,把幼犬本来就很大的眼睛拍得更大。

    至于爱萌宠,他倒不担心他们看到照片后找过来,一是这个机率太低,二是洗过澡之后的幼犬连它妈都认不出来了,更何况又被美颜相机ps过

    关于婷婷和小庄领养小吃店那只三花猫的事,他昨夜已经通过微信跟孙晓梦打过招呼。作为宠物圈内人士,孙晓梦也听说了爱萌宠出事了,便向他打听详细状况,但他推说自己并不知情,也与此事无关,并且特意强调昨天晚上他一直在小吃店里待了很久。

    她不太想,而张子安没有多作解释,过多的解释就是掩饰。

    他把婷婷和小庄的一些不敏感的身份信息登记下来,并且记录了他们手机号和微信等联系方式,将之统一发送给孙晓梦。

    发信息的时候,他也收到一条信息,是盛科发来的,内容只有两个字:“谢了。”

    虽然盛科可能多少猜到了一些内情,否则不会这么巧,但张子安不能承认也无须否认,彼此心照不宣吧。

    他没有回复,而是翻了翻朋友圈,发现全是在讨论爱萌宠的事,有好事者声称警方已经进驻爱萌宠养殖基地,调查滥用非法药物的事,据称爱萌宠的主要负责人业已被控制。

    现场有大批动物保护主义人士聚集在爱萌宠基地周围,高举标语和横幅,号召人们抵制爱萌宠虐待宠物的行为,并且呼吁依法严惩。

    经过这么一闹,爱萌宠的名声算是臭了,估计很难再咸鱼翻身,这也算是罪有应得吧——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对了,外面那条德牧是您的吗?”小庄指向店外,“它蹲在门口怪吓人的,不会咬人吧?”

    张子安向外一望,咦?飞玛斯什么时候跑到店外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