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8章 假死
    张子安给婷婷和小庄登记完信息,而他们也尽情地跟贵宾幼犬合影留念,然后他送他们出门,今天是他们在小吃店做义工的第一天。

    目送他们往小吃店走去,他循着飞玛斯的视线看向店铺的招牌,问道:“招牌怎么了?你再看也看不出花来。”

    飞玛斯摇头,“没什么,店名起得不错。”

    张子安:“别告诉我你今天才知道这是奇缘宠物店。”

    “那倒不是。”飞玛斯没有多作解释,从他拉开的门里钻进去,回到店内。

    张子安耸耸肩,又看了一眼招牌,没看出什么名堂来,总觉得今天的飞玛斯有些怪

    外面挺冷,抓猫抓狗的人依然不少,他正要回店里,突然听到一道脆生生的童音喊道:“店长哥哥,早上好!”

    会这么喊他的只有一个人,他一边转身一边回应道:“早上好啊,小芹菜。不上学还起得这么早?”

    小芹菜穿着一件火红色的羽绒服,戴着毛线帽,背着平时上学用的书包,毛线帽连着两个装饰用的毛线团随着她的奔跑而一起一伏。

    她戴着口罩,声音显得有些沉闷。

    “小芹菜,戴着口罩就别跑步了,不觉得憋得慌么?”张子安提醒道。

    她扒下口罩,呼呼地喘了几口气,“我不喜欢戴口罩,但妈妈非让我戴,说今年流感比较厉害,但我很少感冒啊!”

    张子安纠正道:“我知道小芹菜身体好,但流感不等于普通感冒,你妈妈说得对,还是戴上吧,今年感冒的人确实挺多的,戴上口罩多少可以预防一下。”

    “唔,那好吧,既然店长哥哥也这么说”小芹菜不太情愿地又重新戴上口罩。

    “戴上口罩就别跑步了,慢慢走,否则会喘不上气来。”他再次提醒道。

    小芹菜嗯嗯地点头,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店长哥哥,仓鼠也会得流感吗?”

    “仓鼠得流感?为什么这么问?”张子安先问后答,“仓鼠会感冒,但就算是它们感冒,也不是感染的人类流感,人类流感不会感染到它们。”

    “哦。”小芹菜的大半张脸被口罩遮住,但忧虑的神色还是透过她的眼睛流露出来,“店长哥哥”

    “怎么了?”张子安察觉她有事想说,而且是很难开口的事,“小芹菜有事不妨直说,如果能帮的我一定帮。”

    她垂下头,绞着手指,不时偷眼看看他,眼圈微微泛红,用蚊子哼哼一般的音量说道:“店长哥哥,你送我们的那几只仓鼠,好像感冒了,然后然后它们今天死死了对不起呜呜”

    她越说声音越小,最后泣不成声地哭起来,用戴着手套的手频频擦拭眼角。

    “死了?”

    张子安不由地皱眉。

    小芹菜她们班利用寒假期间试养仓鼠,并且要在开学前提交饲养报告,如果得到学校的认同,将向全校推广。张子安免费为她们提供了几只试养的仓鼠,反正又没几个钱。

    他前几天看到小芹菜从店外匆匆跑过,去往学校的方向,当时他就觉得她们养的仓鼠可能出了些问题,但本着鼓励她们自己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教育方针,他没有叫住她细问,希望她们能自己把问题解决掉,目前看来可能高估了她们的能力?毕竟她们年纪还太小。

    “小芹菜,你先别哭。天气这么冷,你哭的话皮肤会冻伤的。”他蹲下来劝慰道,并且拉开她的手,看到她眼角的皮肤都蹭红了。

    “可是可是店长哥哥你把仓鼠交给我们,我们却没能照顾好它们呜呜”小芹菜非常伤心,泪水沿着脸颊滚滚流下。

    她和同学们为了养好这几只仓鼠倾注了大量的热情与努力,满以为能交出一份漂亮的饲养报告,但它们却全死了,不仅之前的辛劳付诸东流,还辜负了张子安的信任。

    平时的小芹菜总是面带笑容,活力满满,看到她这个样子,张子安心里也不是滋味。不过他毕竟是一个大人,这时候必须像大人一样想出解决的办法,而不是空洞地劝她不要哭。

    “小芹菜,你听说我,不要哭了——你要记住,哭也许可以宣泄情绪和博取同情,但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他以不大不小的声音一字一句说道。

    “可是”小芹菜哽咽道。

    “小芹菜,你先跟我讲讲,那几只仓鼠是什么时候死的?”他打断她自责的话问道。

    可能是他的镇定成功地影响到她,她的情绪稍微平静一些,“就是今天早上雅宁给我发来的信息”

    “是你们班上那个生物委员?”他回忆了一下,确认道。

    “嗯”她点头,“今天轮到雅宁照顾它们,本来我不用去学校”

    王雅宁是小芹菜的同学兼生物委员,像个小大人,整天一副人小鬼大的臭屁样子。

    “这么说来,你没有亲眼看到仓鼠们死去,只是听她说的?”他又问。

    小芹菜再次点头,“我早上起来正在写寒假作业,她发来信息,说仓鼠们全死了我想去学校再看它们一眼”

    “几只仓鼠都是今天死的?”张子安抓住一个疑点问道。

    仓鼠可以死,但同时死去很不正常,除非是中毒之类的,或者

    “嗯”她把头垂得更低,“对不起,前几天它们就有些蔫蔫的,结果今天全死了”

    她眼眶一红,眼看就要再哭,张子安心里却是一轻,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小芹菜,不要着急,也不要难过,它们可能还没死。”

    “咦?”小芹菜愕然,继而摇头道:“不会的,雅宁不会说谎,也不会开这种玩笑的”

    张子安认真地解释道:“不,我相信她没有开玩笑,她可能确实认为仓鼠们死了,但其实她误会了,因为仓鼠有可能不是死了,而是假冬眠,看起来就像死了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