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 抢救仓鼠
    在场的同学们一听要抢救仓鼠,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心里不同程度地激动起来,认真地听着。

    张子安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首先给他们讲了一下原理。

    冬眠是很多动物都具有的本能,从小型的啮齿动物、中型的爬行动物、乃至大型的食肉动物比如说熊,为了应对天寒地冻和食物短缺都会选择冬眠来对抗恶劣环境。这些动物在冬眠时体温下降、新陈代谢降低,甚至可以整个冬天不吃、不喝、不动。

    仓鼠也具备某种程度的冬眠能力,但相比于那些被人们熟知的冬眠动物,仓鼠的冬眠能力勉强只能算是入门级。

    其他冬眠动物在进入冬眠前都会很专业地做准备,把自己吃得胖胖的,在体内储备足够的脂肪用来消耗和保暖,选择一个避风、舒适、僻静、安全的窝,把自己藏在里面,再钻出来时已经春暖花开。

    诗诗喜欢给她和刘叁浪的拉布拉多穿毛衣保暖,张子安为此特意给她讲过“比表面积”的问题,体积越小的动物,比表面积越大,越容易失温,因此中大型犬不需要在冬天穿衣服,只有小型犬视情况需要。仓鼠的体积比小型犬还要小得多,对温度变化更敏感。

    仓鼠的冬眠是很仓促的,它们不知道未雨绸缪,遇到活不下去的恶劣环境就会临时进入冬眠状态,这种冬眠非常凶险,有可能一睡不醒。大家看不下去,觉得把仓鼠的这种保命行为称为“冬眠”实在对不住其他动物,干脆把仓鼠的冬眠称为“伪冬眠”或“假冬眠”。

    张子安虽然只来了几分钟,已经发现了好几处细节有问题,比如没有使用纯木屑、摆放器皿的架子位于北边而不是位于南边、室内湿度略大、器皿不合格等等,这些都是造成仓鼠们进入冬眠的原因,但最本质的原因还是温度太低。..

    “一会儿我帮大家要把架子搬到南边的窗户下。造成假冬眠的原因,一是温度低,二是日照时间短。现在你们分头准备一些东西,咱们先把它们救活。”张子安想了想,分派任务道:“有没有水壶?可以烧开水的那种。另外,有没有注射器?或者类似的东西也行。”

    “教室里有水壶,我去拿。”一个小男孩自告奋勇。

    王雅宁皱眉说道:“注射器好像生物教室和校医院里有但生物教室和校医院现在都关门了啊生物老师和校医都不在。要不去外面买?”

    “我去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小卖部有卖玩具注射器的。”另一个小男孩举手说道。张子安同意后,他冒冒失失往外面跑了几步,又跑回来问道:“买几个?”

    “个,最便宜的就行。”张子安竖起一根手指。

    “好。”这个小男孩也跑出去。

    “有人带着糖吗?”张子安问。

    “我我带着糖”小芹菜和王雅宁之外的另一个女生弱弱地说道。

    “一会儿需要给仓鼠补充一些糖分,所以能把你的糖贡献出来吗?一块就行,不,半块、一小点儿就行。”张子安温和地问道。

    “好好的。”小女生从兜里抓出几块糖放在桌子上。

    张子安冲她点点头,然后对大家说:“现在大家伸出手,像这样搓手,把手心搓热乎。”

    他快速摩擦两只手掌,向大家示范。

    她们也学他的样子,搓了几下,手心就又红又热。

    “好,现在每人把一只仓鼠捧在手心里,觉得温度下来了,就再搓手,然后呵气。”张子安说着,当先从器皿里捧起一只仓鼠,给它升温。

    三个小女生各自选了一只仓鼠,捧在搓热的手心里,放在嘴边,呼呼地为它们吹热气。

    这是最简单安全的升温办法,用热水或者电热毯之类的外物为仓鼠升温,不容易控制温度,可能会弄巧成拙。

    不过张子安也仅仅是知道这个办法,从来没亲自试过,能不能起作用,他心里也没底。

    热量从手心里持续不断地传进仓鼠体内,嘴里呼出的热气像暖风一样拂过它们的头部。

    “我回来了!”去教室拿电热水壶的小男孩率先回来了,手里高高举着一个银色的不锈钢水壶,“这个行吗?”

    “行是行”张子安一脸黑线地盯着水壶,“不过问题是这是电热水壶吧?通电用的底座呢?难道你打算钻木取火烧水?”

    女生们也发现了这个情况,被逗得咯咯直笑。

    小男孩愣了一下,又看看手里的水壶,顿时大窘,结巴地说道:“我我再去拿”

    “等一下!”张子安叫住他,“把壶放下,去拿底座就行了。”

    “哦。”小男孩羞得无地自容,随手放下壶之后又飞快地跑出去,比刚才跑得还快。

    过了一会儿,买注射器的小男孩倒是后发先至,买回了玩具注射器。张子安给他也分配了一只仓鼠,让他学他们的样子给仓鼠升温。

    又过了几分钟,前面那个小男孩终于满脸通红地把电热水壶的配套底座拿来了。

    “现在接半壶水,把水烧开,小心别烫到。”张子安给他分配任务。

    半壶水,只要短短几分钟就沸腾了。

    张子安把自己手里的仓鼠交到这个小男孩手里,他用小杯子盛了半杯热水,从糖块里取下非常小的一块放进热水里。小糖块很快就溶化消失了。

    他把半杯热糖水摇匀,等水凉到合适的温度,大概比人的体温稍微高一些,就用玩具注射器抽满一针筒水,然后把小男孩手里的仓鼠嘴巴掰开,往它嘴里注射一些温糖水。

    给这只仓鼠喂完糖水,他又如法炮制,为其他被捧在手心里的仓鼠依次喂食温糖水。

    他放下注射器,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只有耐心等待,希望这些仓鼠们的求生意志足够强大。

    小芹菜揪心地注视着手心里的银狐仓鼠,如果目光有温度,她的目光一定能让坚冰融化。

    突然,她手心一痒,像是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

    仓鼠的身体蠕动几下,睁开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