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4章 无他,唯手熟尔
    一首诗吟毕,整个世界静了下来。

    张子安衷心期望只有自己能听懂这首淫诗浪词,否则丢人就丢大了。

    菲娜它们虽然听不懂,但从理查德的坏笑和张子安满脸尴尬的表情上就能猜出,这绝不是什么好诗。

    “喵喵喵!这诗是什么意思啊?”雪狮子好奇地问道。

    “嘎嘎!听不懂没关系,这首来自笑林广记的诗已不合时宜了,本大爷为了与时俱进,特意修改了一下,请听题——”理查德机敏地一缩脖子,躲过张子安掷出的一只拖鞋,继续吟道:..

    “独坐书斋手是妻,此事不与外人提;

    面前屏幕东瀛女,桌上卷纸铺整齐。

    一上一下渐入戏,一快一慢眼迷离;

    点点滴滴落在地,子子孙孙化成泥!”

    理查德东躲西藏,顶住拖鞋、袜子、手套、扫帚、数据线等杂物形成的高射炮火,硬是把这首诗吟完了。

    “嘎嘎!这首诗原是无名诗,不过本大爷就给它取名为无他,唯手熟尔如何?”它促狭地躲在货架后面,向他挤眉弄眼。

    张子安手边有什么就朝它扔什么,仍然来不及堵住它这张破嘴。他盯着货架后面的理查德火冒三丈,但他手边能扔的东西都扔完了,他掂量了一下手机,没舍得扔

    雪狮子皱皱眉,似乎没听懂又似乎听懂了,厌恶地往地上吐口水,“呸呸呸!你们这些肮脏的臭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张子安很想澄清他其实更喜欢欧美片,但不能开口解释,因为一解释就中了理查德的奸计,这时候绝对是越抹越黑

    他气不打一处来,指着理查德骂道:“你平常已经够龌龊,今天更是龌龊得没边儿了,晚上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屁股红于二月花!”

    理查德憋了很久,今天终于大出风头,愈发得意忘形地叫道:“嘎嘎!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老茶闻言倒吸一口凉气,拍拍胸口说道:“还好不是思无邪”

    张子安冲着理查德干瞪眼,但暂时拿它没办法,还好它不能总躲在货架后面,迟早要下来睡觉,到那时候再狠狠惩罚它。

    飞玛斯被理查德的聒噪声吵醒了,它抖了抖毛站起来,“我读书少,所以很支持π的,毕竟只有它能还我一个真名。”

    它的愿望很简单,也很容易被满足。

    “写算什么难事?如果本大爷想写的话也能写,现在不是有什么语音输入法么?”理查德挺起胸膛,骄傲地说道。

    “你?你还是算了吧,你写的分分钟被404,说不定还要被网警顺着网线追过来!”张子安表示这锅我不背,绝不能让理查德写,否则倒霉的是他。

    他听说现在有因为写小黄文而被判刑的先例,万一因为理查德写的太污而惊动网警就惨了。网警才不会相信鹦鹉写的鬼话,绝对会把背黑锅的张子安扔进监狱,让他满身大汉,等出来时菊花已经变成向日葵了

    “呵呵,写绝非易事。”老茶关上电视,抿了一口茶水说道:“,往大里说,可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往小里说,是一个能吸引人的故事。同样一个故事,由不同人写出,会是不同的味道。”

    它的思绪飘越百年,仿佛回到那座荒寂的山谷里,独自聆听那位少女念诵孔乙己的样子。在那个真实的世界里,并没有飞玛斯和星海的存在。从那时起,它从她的口中知道,有些故事并不仅仅是搏人一笑的故事,而是蕴含着对社会黑暗与不公的控诉。

    张子安恭听受教,不过那种故事显然不是需要每天更新的网络能够承载的东西。

    “喵呜星海想听π写的故事!”星海的眼睛里闪烁着银灰色的光芒,“星海也想听π的故事!”

    张子安一怔,“π的故事?”

    “喵呜π的故事和π的故事。”星海认真地说道。

    理查德从货架后面探出头,“嘎?本大爷听岔了?你这句话前后有区别?”

    星海点头,“喵呜有区别哟!”

    张子安听得也是满头雾水,什么叫“π的故事和π的故事”?

    他仔细回味星海刚才那句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星海在说的时候似乎重音有微妙的区别,前面的“π的故事”一气呵成,而后面的“π的故事”,重音是放在“π”这个音节上当然,也可能是他想多了。

    不过假设他没想多,那π有什么故事呢?

    说到底,π,也就是3.452,这个无限不循环小数,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曾经想就这个问题咨询一下孟离,但很遗憾孟离也过年回老家了,离开了滨海市,而他又没有孟离的联系方式。即使他弄到孟离的联系方式,也不好在人家阖家团圆的时候贸然打扰。

    算了,他知道一时半会想不出答案,数学一向是他的软肋,便说道:“好吧,π的故事和π的故事,我们就先来讲讲π写的故事,至于π本身的故事,容我以后再慢慢研究。”

    说完,他点开π的,从第一章开始朗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精灵们由本来的心浮气躁渐渐地被π写得所吸引,安静地听着。

    “等一下!”菲娜突然像被踩到尾巴一样从猫爬架上跳起来,怒气冲冲地瞪大眼睛说道:“这章一梦两千年是怎么回事?本宫才没有半夜跑过去看你这个一介凡人!这是对本宫的污蔑!”

    “喵喵喵!老娘倒可能去,但不仅仅是看一眼那么简单”雪狮子舔了舔爪子。

    张子安也觉得不太可能,这应该是π所说的“七分实三分虚”,但显然π的写作功力不到家,没有把握好菲娜的人设,于是赶紧陪笑道:“这是嘛,而已,不要当真!”

    “哼!”菲娜冷哼一声撇开目光,“总之,由你尽快去跟π说一声,这章必须要改掉,否则让本宫的颜面置于何地!”

    “行,没问题,一会儿我就去上楼跟它说。”张子安随口敷衍道。不过他不打算为这事而麻烦π,反正过不了多久菲娜就会把这桩小事忘掉。

    他没当一回事,继续读下去。

    又读了数章之后,他背后突然响起理查德沙哑的公鸭嗓音。

    “嘎嘎!sp!本大爷好像看见一条有趣的读者评论。”

    在张子安没发觉的时候,理查德已经悄悄落在了他身后的展示柜上,居高临下俯瞰着他的手机屏幕。起点app里,每章结束都能显示读者对本章的评论,某些众望所归的评论会被顶到最上面,而这章里有一条评论格外醒目,他本想装看不见的,谁料想被眼尖的理查德看到了。

    张子安知道大事不妙,急忙伸手想遮住屏幕,但为时已晚。

    “不许说!”他以充满绝望的声音叫道,因为这条评论一旦被念出来,他的生命也将走向终结。

    “嘎嘎!嘎嘎!”理查德惟恐天下不乱,把那条读者评论用最大的音量复述出来——“鶸店长,你又在忽悠肥娜了?”

    话音一落,室内顿时静得呼吸可闻。

    张子安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感觉如被冷水泼头,一直凉到脚下,有两道冰冷彻骨的目光像是要把他剖开一样。

    菲娜神色漠然地摆出飞机耳,锐利的爪子探出来,一字一顿地说道:“给本宫解释一下,你到底忽悠了几次本宫?另外,本宫很想知道,这个‘肥娜’是谁?”

    完蛋了!

    张子安在躺椅上如坐针毡,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暗暗叫苦,这是哪个不开眼的读者留下了这样一条评论,这不是害我吗?等我活着度过这一关,一定要把这条评论和发帖者删帖加禁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