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 筷子与碗
    只差一点。

    张子安险些被张家的后人(假设有的话)打上“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的标签,也让他更深刻地理解了,有些话不能说,有些猫不能惹。

    本以为会在琅琅的故事声中度过恬静安逸的一天,没想到从上午起就闹了个鸟飞猫跳,理查德和雪狮子以平均每五分钟问一次的频率询问为什么它们还没出场,菲娜像得了受害妄想症一样对每一条书评疑神疑鬼,觉得总有刁民想害朕星海、老茶和飞玛斯听得倒还算认真,不过遇到一些听不懂的名词,它们也会出言询问,张子安不得不停下来给它们解释,这就导致本来很连贯的故事读得支离破碎,心累!

    快中午的时候,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抱着泡沫保温箱推门而入,正是在小吃店做义工的婷婷和小庄。

    “怎么是你们?我还正说一会儿自己去拿呢。”张子安关上手机屏幕迎过去,从他们手里接过泡沫保温箱。

    按理说,小庄和婷婷只需要一早一晚各干小时就行,而且只负责照顾猫,不用插手店里的日常经营事务。

    “我们看那老两口太忙了,就顺手帮个忙,反正也没什么事做。”婷婷与小庄对视一眼,答道。

    他们以前没实际养过猫,一直停留在论坛微博吸猫和云养猫的阶段,这次亲身参与养猫的过程,而且是一下子照料七只猫,令他们真正了解到养猫并非是一件易事。每只猫的性格都不太一样,有的调皮,有的安静,有的亲人,有的孤僻,面对陌生人的态度也不同。

    在小吃店做义工的第一天,他们甚至闹出了个笑话,看到作为猫临时居所的储物间里摆放着八个食盆和八个猫砂盆,便觉得浪费,自作聪明地各取走了一个收起来,还暗暗讥笑李氏夫妇说不定是老糊涂了,不识数,结果导致那七只猫闹起了别扭,彼此推掇、抢夺食盆和砂盆。

    经过李氏夫妇的教育,他们这才知道养复数猫时,食盆和砂盆数量需要比猫的数量多一个,否则就会发生争抢,这并非是老两口不识数,而是猫不识数。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敢自作主张,虚心学习养猫的知识,每天在小吃店做义工的时间大大超越了应有的两小时,还主动帮忙做别的事。

    每天,李氏夫妇都会私下向张子安和孙晓梦汇报小庄和婷婷当天的表现,因此张子安知道他们很努力,不过还是提醒道:“说好了做一个月,就要做一个月,即使是过年期间也要过来。”

    “放心吧,我们过年期间没什么事,除非发生什么天灾**,否则一定每天过来报到。”他们很有信心地回答。

    “哦?真的能行吗?”张子安故意出难题,“好像过年之后没多久就是情人节吧?难道你们情人节没有安排?”

    小庄和婷婷相视一眼,甜蜜地挽起手,“我们已经见过双方父母,情人节随便过过就可以,不会耽误做义工的时间。”

    真是猝不及防的一把狗粮啊。

    张子安泪流满面,想不到马上就过年了,还要被强塞狗粮,真是多余问了一句!

    等这两位拿着空的泡沫保温箱离开,张子安给精灵们准备食物,他自己也要吃午饭了。

    由于王乾李坤和鲁怡云他们都不在,他就没点外卖,反正快过年了,他也打算换换口味——就算李大爷他们家的外卖物美价廉,但总吃也有些吃腻了。按照各地不同的习俗来说,年三十和初一都是要吃饺子的,他懒得亲手包饺子,干脆从超市买了几包速冻饺子扔进冰箱,想吃的时候就煮一包。

    他已经很久没有自己做饭了,今天中午就打算吃饺子。

    吃速冻饺子再简单不过,拿水把饺子煮开就能出锅,再弄些醋和蒜茸蘸着吃。

    在二楼厨房里,他把速冻饺子下锅,再准备一个空盘子准备盛刚出锅的饺子,又拿出许久不用的碗筷摆在一边,便开始在砧板上切蒜。

    切了两头蒜,他把蒜茸放进碗里,又倒进一些醋,再滴上两滴香油,搅拌均匀,闻了闻很香,令人胃口大开。

    他把筷子放到碗口上,安心地等饺子煮熟出锅。

    等待很无趣,但灶上开着火,又不能离开厨房去干别的,说不定就会忘了。

    他斜倚在流理台旁,百无聊赖地在厨房里东看一眼,西摸一把,目光扫过碗筷时,心中像是被触动了一下,有某种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而过,然而等他把目光重新移回碗筷,试图重温刚才那一抹异样感觉时,却又什么都想不出来了。

    他皱起眉,盯着碗筷仔细思索。

    碗是普通的碗,白色的碗身与青灰的底纹,由于长期摩挲与使用,外侧的釉层稍微有些磨损。这碗虽然很久没用,但以前一直在用,刚才已经重新洗刷过,不存在不卫生的问题。

    筷子也是如此,是一双普通的竹筷,刚买来时是竹子本身的浅黄色,现在已微微泛棕,用着很趁手。

    这副碗筷张子安已经使用过无数次,按理说不应该会产生什么异样的感觉,那刚才心中的触动是怎么回事呢?像是隐约抓到了解决某个问题的答案。

    锅里的水已经快烧开了,丝丝缕缕的热气腾然升起,白花花的饺子在水里浮浮沉沉。..

    张子安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竭力抓住那一抹灵感的尾巴。他知道必须要在开锅前想出来,否则一去关火盛饺子,思路就会彻底中断,但不去关火的话,锅里的水又会溢出来,可能会浇灭天然气。

    笔直的一双筷子紧紧并拢,端端正正地摆在圆圆的碗口上,像是在向他提出挑战。

    咕嘟!咕嘟!

    锅里的水已然沸腾,白色的泡沫于水面上迅速堆积,锅盖被顶得不断颤抖,眼看水就要溢出锅外。

    张子安在最后一刻,终于想通了,他机械般地一个箭步冲过去关上火,脑子里却死死抓住答案反复回味,生怕一个疏忽再把它忘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