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凑巧
    夜里,折腾了一天的精灵们陆续入睡,π却依然坐在电脑前。

    外面一片寂静,只是偶尔飘来几缕燃放烟花爆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遥远。

    π摘下夹鼻眼镜,揉了揉满是血丝的眼睛,很困,但又睡不着。它这几天没有休息好,躺下一闭眼,眼前就会浮现不断上涨的收藏数量与ord里的文字,既激动难耐,又惶恐不安,心情十分复杂,辗转难眠,就像是一支越拧越紧的发条,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绷断。

    它给刚写完的一章打上句号,活动几下手指,看了一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它已经记不清这是今晚第几次看了。

    快零点了,编辑发来的信息是零点后上架收费,它就像在等待法官的宣判一样,忐忑地等待着那个时间的到来。

    除了看时间以外,它最频繁做的一件事就是刷新作者后台,收藏数量正在向5万大关逼近。但它不敢太频繁地点击鼠标,嘎哒嘎哒的脆响可能会打扰其他精灵的安眠。

    准备在零点之后上传的收费章节已经准备就绪,一共五章,是它这几天赶出来的,白天的时候张子安帮它检查过好几遍,应当没问题,但π还是在反复审视这五章文稿,琢磨某句话的修辞方式是不是用对了,是否可以改成更恰当的表达方式。

    也许这时候应该抓紧时间继续写新的章节,但越接近零点,它心中愈发混乱,根本沉不下心来写作。

    把某章读了几遍之后,它觉得某段与接下来的一段在剧情上有割裂感,最好补充一句话,令情节能够更平滑地过度,于是它重新戴上夹鼻眼镜,把手指放在键盘上,轻轻打出了一行字。然而,这行字里却夹杂着令它厌烦的东西,是那串很长的3.1415926

    自从上次升级之后,它原本已经很少打这串数字了,但在这个至关重要的夜晚,这串莫名其妙的数字却像梦魇一般再次出现。

    它把光标移动到数字之后,连续按下退格键,把这串数字删除,点击保存,以防丢失。

    说起来,它刚开始用ord打字写时,还犯过没保存就退出的错误,几千字的稿件化为乌有,当时一气之下真想不写了,经过张子安的反复劝说,它才忍耐住焦躁的心情重新把几千字又打了一遍。

    其实重新打几千字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花的时间也不长,因为写最耗时间的是思考剧情,而不是打字。

    数字删除后,看着干净整洁的文档,它露出微笑。

    这样就好。

    没错,这样就好。

    张子安不喜欢那串莫名的数字,读者不喜欢,它也不喜欢,所以就让那串数字消失吧,本来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不应该存在。

    删掉这串数字后,在这个寂静寒冷的夜里,它的心突然变得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某种很重要的东西。

    它垂头痴痴地盯着自己的掌心。

    为什么?

    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打出那一串莫名其妙的数字呢?像真正的人类一样,只打自己想打的东西不行吗?

    它模糊地记着,自己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是在那座堆满各种书籍的大房子里。不过,当时它对书没什么兴趣,目光反而被桌子上的电脑牢牢吸引——准确地说,是被电脑键盘牢牢吸引。

    电脑键盘对它的吸引力大到什么程度呢?会不由自主地把手伸过去,按下软软的按键,从指尖上传来无比熟悉的触感,仿佛曾经无数次做过类似的动作。

    周围起初只有一两个人,坐在电脑前,带着很大的愉悦感快速敲击键盘。

    它试着把手往他们眼前挥了挥,他们没有反应,他们看不见它。

    于是,它站在他们身后,看他们如何启动电脑、如何进入聊天室、如何与别人交流然后它找了角落里一台空闲的电脑,如法炮制。

    大部分东西它学得还是挺快的,但像他们一样运指如飞,它模仿不来。

    而且,这些人类的打字方式与它有显著的不同——他们主要是按动键盘的主键盘区,而它是按动键盘的数字区。

    相比于拥有26个英文字母与21个符号键的主键盘区,数字区要简单得多,只有10个数字键外加1个小数点按键。

    它隐约想起来了,它似乎有同类,很多同类,无数的同类,无数喜欢按动键盘的同类,每个同类都抱着一把键盘在打字。但这些同类都像人类一样,喜欢按动主键盘区,或者在键盘上毫无规律地乱按,而不是像它一样喜欢按动数字区。

    在同类之中,它毫无疑问是个异类。

    为什么是它而不是那些同类出现在这个世界里呢?

    它不知道,大概是哪里搞错了吧,毕竟它往周围看了看,浩如烟海的书籍全是用字母或者方块字写成的,没有任何一本书是用数字写成的。

    同类们虽然是在随意乱打,但有时候却能凑巧打出一些有意义的单词,并且为此欣喜若狂,仿佛做出了什么了不起的壮举。

    关于这点,它没资格指责它们,因为它也是在乱打,只不过是数字区乱打。但数字终归是数字,无论怎么打,也打不出任何一个有意义的单词,连打出字母都是不切实际的奢望。

    所以,它们应该比它更有资格出现在这个世界里。

    如果模仿同类,它也许在未来某天里也能凑巧打出一两个有意义的单词,在千百年之后可能凑巧打出一两句有意义的短句,在亿万斯年之后可能会凑巧打出一两篇有意义的文章

    在原来那个空间里,时间似乎是静止的,它和无数的同类们拥有近乎无限的寿命,仿佛可以一直永不停歇地打下去。它们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出现在那个空间里的,又是为何而出现,反正自出现之后就在不停地打字。

    但是这有什么意义吗?

    一切都只不过是“凑巧”而已,它们并不明白自己在打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打什么。

    更可悲的是,一直在打数字的它,连“凑巧”的可能性都为零。

    这样的它,为什么会代替其他无数的同类出现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呢?

    它和无数同类们,不知道自己何时出现在空间里,却隐约知道何时能够离开——当它们能够打出一部有意义的时。

    这毫无疑问是天方夜谭,就算是用时间来堆垒,“凑巧”打出一部有意义的机率也近似为零,可能直到宇宙末日的那天也未必能够成功。

    然而它却成功了,成功得莫名其妙,毫无准备地就出现在了这个世界里。

    它按照以前的习惯,在电脑键盘的数字区随意按了几下,就打出一长串的数字,从开头数第二位是小数点,数字总长1位,它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打的这串数字有何意义。

    显然,当时图书馆里的人们也不知道,他们认为是有个人在恶作剧,故意跟他们捣乱。

    它一开始挺欢乐,但很快就变得焦躁不安,因为它发现自己只能打出1位,后面的数字似乎忘记了。

    不对啊,在空间里时,它明明一直可以无限打下去的,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却忘了呢?

    它非常困惑。

    既焦虑又困惑的它,突然觉得身体很难受、很虚弱。它仿佛看到无数的同类在嫉恨地盯着它,似乎在说:为什么是你?

    巨大的怨念,来自无数同类的怨念集合,跨越时间与空间笼罩了它,沉甸甸地压在它身上。

    就像是人类的信念能够创造精灵与抹杀精灵一样,来自无数同类的怨念像一个拥有强大引力的黑洞,随时可能把它再吸回原来那个空间。

    冥冥之中,它好像听到了谁在说话——不是来自人类,而是某种至高的存在。

    “找到那本关于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书,否则你就会回到原来的空间。”——冥冥之中有谁说道,声音如晨钟暮鼓,仿佛能震撼整个宇宙。

    它不想回去,一旦回去,恐怕会被充满怨念的同类撕成碎片。它后来学到一句话,可以解释这种心态——不患寡而患不均。要么大家一起当分母,凭什么你来当分子?

    于是,它试着向周围的人求助,请他们帮它找到那本书,但他们看不见它、听不见它、没把它当一回事,而它又看不懂他们打的方块字。

    就在它几近绝望之时,张子安出现了。

    它永远也忘不了张子安高举无名书出现在它面前的样子,不论其他人怎么看,它觉得那副样子真的很帅气。

    π的目光从自己掌心移开,落在笔记本电脑旁边放置的无名书上。

    它伸出手指,轻轻摸索无名书的硬质封面。

    猩红的封面上,除了周围一圈金属包边之外,什么字和图案都没有,光秃秃的,不太美观。

    它第一次产生了类似的念头——如果封面上有什么字或者图案就好了。

    就在这时,一只手,一只人类的手,按住了它的手。

    它抬头一看,张子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它的身后,默默地望着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