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0章 绝望的飞玛斯
    张子安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王乾李坤和鲁怡云相继来店里打工,骤然间他们一个人也没来,还真有些别扭,什么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这就是所谓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吧。

    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把菲娜说动,这样大家就可以一起去警犬养老院了,至于将来如果被菲娜察觉自己又被忽悠了怎么办等将来再说吧。

    很多公司和企事业单位昨天就已放假,滨海市外来务工人员并不像北上广深那么多,但即使如此,一到除夕,似乎整个城都空了不少。平时一直排长队的李氏至尊吸猫小吃店,今天店外只排了两三个人。

    张子安没拉开卷帘门,反正也没客人。他正在扫地,看到π拿起一块抹布,学着他的样子要擦桌子。

    “π,谢谢你,不过还是我来吧,你去玩吧,难得今天休息一天。”他从它手里抢过抹布。

    π挠挠头,很拘谨地向四周看了看。

    自从来到宠物店,它一直待在二楼,基本没有下过楼,一楼对它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每只精灵都占据了自己的地盘,令它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去看会电视吧。”张子安看出它的困惑,说道。

    π试着挪到电视前,没敢离老茶太近,隔着一米多的距离蹲在地上,盯着电视屏幕。

    电视里按每年惯例放着春运特辑,火车站和机场候机楼外徘徊着茫茫多的人,主持人兴高采烈地播报哪条高速路段在堵车,不过这对老茶和π来说都很新鲜,能让它们切身体会到中国到底有多少人。

    老茶往旁边挪了挪位置,示意让它可以靠近一些看。

    π稍微凑近了一些,看起电视来舒服多了。

    电视记者走进火车站的候车大厅,大厅里坐满了携带大包小包的旅客,大部分人都在低头玩手机。

    记者随机选了几个人采访,询问的问题比较套路,无非是票难不难买,想不想家之类的。

    “咦?那个人是不是在看你的?”老茶指着画面角落里一个年轻人。

    那人是记者随机采访另外一个人时偶然拍到的。作为一个背景np,他坐在椅子上连头也没抬,专注地盯着手机屏幕,而手机屏幕的画面似乎正是起点app,其中书架上某个图标就是π的封面。

    “吱吱!”π欣喜地叫道。虽然那人只是将它的加入了书架,并没有在看,但依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这个画面只持续了短短数秒,记者就转而去采访其他人。

    π看得更专注了,向前探着脖子,生怕漏过任何一个画面。

    然而,直到这个春运采访结束,没有再出现类似的镜头。本来嘛,能在茫茫人海遇到一位正在读自己书的人,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不能再奢求更多。不过这从侧面也说明,读网络的人越来越多了。

    π略显失望地叹了口气。

    “喵呜π,一起玩捉迷藏吗?”

    它扭过脸,星海蹲坐在它身后,期待地望着它。

    π害怕般地捂住脑袋,上次玩捉迷藏时磕到脑袋的痛感依然令它记忆犹新。

    张子安见状哈哈大笑,“π,不用担心,以后小心些就行了,不要被飞玛斯它们轻易诳出来。”

    “不,你们要玩捉迷藏是你们的事,别扯上我,我玩不了你们的捉迷藏。”飞玛斯断然拒绝。

    “所以说,飞玛斯你认输了?”张子安拄着扫帚挑衅道。

    飞玛斯反驳道:“认输?不,我才没认输,我只是不想因为玩捉迷藏而闹出人命来!”

    “不用找理由了,认输就认输吧”张子安摆手。

    飞玛斯:“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真以为我怕了不成?那好,玩就玩。”

    “好啊,谁来当鬼?要不猜拳决定吧?”张子安一乐,飞玛斯的回答正中他的下怀。

    飞玛斯低头看着自己与星海的脚爪,又看看张子安与π的手掌,心中感到蛋蛋的忧桑,知道猜拳的话自己必输无疑。

    “不行,不能猜拳,抛硬币!”它坚决地说道。

    “抛硬币啊”张子安放下扫帚,摸摸裤兜,掏出钱包翻了翻,“我身上没硬币,稍等。”

    他去二楼找硬币,不一会儿,就拿着一枚一元硬币下来了。

    “来,谁和谁猜?”他把硬币抛向空中,然后啪地一声将之扣在双掌之间,问道。

    “喵呜星海先猜!”星海雀跃地说道。

    飞玛斯:“”猜硬币的话,它知道自己绝对不是星海的对手。

    “没人跟星海猜吗?”张子安看着它们,“那么我也放弃,星海不用猜了。飞玛斯和π先猜,谁输了谁跟我猜,怎么样?”

    “这个倒很公平。”飞玛斯同意。

    它大度地对π说道:“你先猜吧。”

    张子安也对π说:“π,你以前没猜过硬币吧?只要猜哪面冲上就行了,是有数字的一面冲上还是有花的一面冲上?”

    π眨眨眼睛,比划了个手势让他们稍等,四肢并用回到二楼,下来的时候怀里抱着它的书,翻开看了看,伸出手指比划了个“”。

    飞玛斯:“你这是作弊吧!不是说好不能用自己的能力吗?”

    “是说捉迷藏时不能用能力,现在是猜硬币期间。”张子安纠正道,“如果飞玛斯你想用能力的话也可以啊。”

    “算了,我认输。”飞玛斯无奈地说。π的那本书记录了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硬币的正反面当然也记录在内,猜硬币的话飞玛斯根本比不过它。

    “吱吱!”π高兴地笑了。

    “现在就剩咱们两个了。”张子安严肃地对飞玛斯说,“我给你个认输的机会。”

    “我才不会输给你,咱们各凭运气吧。”飞玛斯不屑地说,“我让你先猜。”..

    “那好。”

    张子安再次把硬币弹向空中,硬币划出一道银色的轨迹,再次落入他的双掌之间。

    他凝神盯着自己的掌背,目光仿佛能看穿手掌一样。

    “别装神弄鬼了,装得好像你也有什么超能力似的”飞玛斯吐槽道,“你以为我是被人诳大的?”

    张子安不为所动,抬眼盯着它说道:“我猜是有数字的一面朝上。”

    “那我就猜有花的一面朝上。”飞玛斯说,“好了,别耽误时间了,把手掌移开看看吧。”

    张子安移开手掌,硬币上的“”落入眼帘,他赢了。

    飞玛斯暗叹一声晦气,闭上眼睛,“我要开始数了,你们快去藏好!、2、3、4”

    “喵呜”

    “吱吱!”

    “哈哈!飞玛斯你可别偷看啊!也不能作弊!”

    三道脚步声分别向不同的方向跑远。

    飞玛斯耐着性子数到,睁开了眼睛。

    它先在一楼找了一圈儿,没有找到他们任何一个,显然他们都藏在了二楼。

    来到二楼之后,它故伎重施,高声叫道:“我看见你,别藏了!”

    这次π没有上当。

    飞玛斯毫不气馁,反正能藏的位置有限,它不怕找不到他们。

    吸取了上次经验教训,它直奔厨房,先用爪子扒开了冰箱冷藏室的门。

    冷藏室里没人,只摆着一些新鲜蔬菜和水果。

    飞玛斯心里直犯嘀咕,心说张子安不会真的躲进冷冻室了吧?

    “你在里面吗?”它盯着冷冻室问道,“同样的招式对我只能用一次。如果你在里面,最好乖乖出来认输,否则我就找胶带把冷冻室封上了啊?”

    等了一会儿,冷冻室里没动静。

    张子安真的不在里面,还是以为它在诳他?

    飞玛斯犹豫了一下,用爪子扒开冷冻室的门。

    一阵寒气涌出,冷冻室里也空无一人——这才是正常的,如果有人就很惊悚了

    飞玛斯多少放心了一些,看来张子安还不至于太丧心病狂

    为了以防万一,它又逐个打开厨柜找了一遍,然后又跃上灶台,往抽油烟机里看了看。它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往抽油烟机里找,总之,张子安也不在这里面。

    柿子要捡软的捏,飞玛斯下意识地把张子安视为最软的那个柿子——星海就不说了,它昨天听张子安念π的,知道星海玩捉迷藏有多厉害,而π有书加持,似乎也不可小觑。

    再说星海和π的体型都很小,可以藏在很多地方,但张子安那么一个大活人,还能上天入地不成?

    飞玛斯信心满满地继续寻找。

    厨房已经找过了,接下来它相继进入卧室和起居室,无论是衣柜、床底、桌下,任何能藏大件东西的地方它全找了一遍,结果非但没找到星海和π,连张子安都没找到。

    怪事!

    飞玛斯愣住了,现在二楼只剩下储藏室没找,难道他们三个全躲在了储藏室?说好的不把鸡蛋放进同一个篮子里呢?

    不管怎样,它还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推开储藏室的门。

    储藏室里有很多杂物,但唯独没有那只猫、那只猴和那个人。

    飞玛斯不甘心就此认输,特别是不甘心输给张子安,又上上下下把一楼和二楼找了一遍,依然没有找到他们三个。

    “老茶,他们三个没出门吧?”它跑去向老茶确认道。

    “没。”老茶微笑。

    飞玛斯相信老茶不会骗它,不过这就很奇怪了,难道他们三个真的上天入地了不成?

    它抬头往菲娜它们的猫爬架上瞅了一眼,猫爬架上也没有张子安好吧,如果猫爬架上趴着张子安的话,那一定比世界末日还要惊悚。

    飞玛斯又找了一遍,这次连厨房的垃圾桶都翻了,依然无果。

    想起玩捉迷藏之前自己夸下的海口,它感觉脸火辣辣的疼

    “喂!你们出来吧!算我认输了!”它跑到二楼喊道。

    “喵呜喵呜星海赢啦!”星海从卧室方向跑出来,雀跃地欢呼道。

    飞玛斯对星海的神出鬼没早有心理准备,问道:“星海,你看他们没有?”

    “喵呜”星海摇头,“星海是最早一个上来的。”

    飞玛斯还待追问,却听到几声很微弱的吱吱声同样自卧室方向传出。

    邪门了,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藏在卧室里?

    “π,你在哪?”它跑进卧室问道。

    “吱吱。”

    飞玛斯循声来到空气净化器旁边。

    “”

    空气净化器微微颤动。

    飞玛斯想起来了,刚才在储藏室里看到空气净化器的滤芯了,当时它微觉古怪,但没往深处想,如此说来

    “π,你藏在空气净化器里了?”它问道。

    “吱吱。”

    空气净化器内部,π的声音很沉闷。

    滨海市有时候空气质量不好,所以家家都常备空气净化器。宠物店二楼面积比较大,卧室和起居室又打通了,这台空气净化器的体积不小,虽然藏不下人,但藏只年幼的猴子没问题。

    飞玛斯对着空气净化器说道:“是张子安把你藏在里面的吧?一会儿等他再把你放出来吧。对了,他藏在哪?”

    咚咚!

    卧室的窗户被敲响了。

    然而这是二楼的窗户。

    “快快来拉我一把,我要掉下去了”窗外传来张子安的求助声。

    飞玛斯立起来,扒住窗台往外看,只见张子安用双手扒住窗台的外沿,整个身体悬在空中,两只腿乱蹬

    “飞玛斯,快拉我一把”张子安勉强挤出笑容。

    飞玛斯同样露出蜜汁笑容。

    嘴上笑嘻嘻,心里p。

    老茶果然没骗它,张子安确实没出门——他从窗户出去了,一直扒在窗台外面,怪不得找不到他。

    作为临街商住两用房,宠物店的层高比较高,张子安扒住窗台后,脚离地面大约有两三米,这个距离掉下去虽然摔不死人,但说不定会扭伤脚踝。

    窗户外面是店后那条僻静的小巷,这时候没人走动,否则说不定要报警。

    “快,飞玛斯,别光看着,快拉我一把,我的手指要抽筋了,快扒不住了”张子安催促道。

    飞玛斯不徐不疾地问道:“你决定这么做的时候,没想过你的手指可能会抽筋么?”

    “这个”张子安心虚地一笑,“当时没想到嘛”

    这时,星海也跃上了窗台,“喵呜子安你又藏在窗外啦!”

    飞玛斯:“看来你是惯犯?”

    “不不,真的是误会!”张子安赶紧解释,“以前我跟星海玩捉迷藏时,一般是趴在窗台上,因为星海比较矮嘛,但你个子高,我寻思蹲在窗台上肯定会被你看见,于是就出此下策”

    “我墙都不扶,就服你!”飞玛斯吐槽道,“你明知道是下策,还要去做?你咋不上天呢?”

    “别说了,我错了,快把我拉上去吧”张子安讨饶。

    飞玛斯再次确信,张子安和星海玩的捉迷藏已经跟普通人玩的捉迷藏不在同一个次元里。它气冲冲地去储藏室找了根结实的绳子,一头缠绕在卧室门把手上,另一头从窗户扔出去,让张子安拽住,顺着绳子安全爬回了屋里。

    “飞玛斯,怎么样,认输了吗?”满血复活的他叉着腰,趾高气扬地说道。

    一枚银币从他的裤兜里滚出来,在地上弹了几下,在翻倒之前,被飞玛斯用脚爪按住了。

    它低头看看正面,是数字“”,再看看背面,依然是是数字“”

    “这是什么硬币?为什么两面都是数字?”它认真地问道。

    “咳!”张子安见自己的伎俩被拆穿,干咳一声说道:“这是以前买的魔术硬币”

    飞玛斯早已无力吐槽,“算我求你了,下次捉迷藏千万别叫我!”

    张子安看了看时间,心满意足地总结陈词:“这是一次胜利的捉迷藏,这是一次团结的捉迷藏,这是一次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捉迷藏,是一次统一思想、凝聚人心的捉迷藏那什么,快吃饭了,吃完饭咱们差不多就出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