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 明察暗访
    除了在外面逗猫逗鸟逗狗逗猴玩的男生女生之外,还有几个厨艺较好责任心较强的学生留在屋里一直坚守岗位,负责擀皮、剁馅、包饺子、煮饺子。付涛把张子安送的果品点心礼盒拿进屋里,分给他们吃,然后又拿着剩下的点心招呼外面的学生吃。除了个别立志减肥的女生之外,基本上每人都分到了两三块。

    王乾和李坤送的点心很精致,也很好吃,就是太过甜腻。付涛又拿出粗叶茶,烧上一壶热水,让学生们一边喝茶一边吃,解解腻。

    张子安带来的点心根本不够这么多人分的,很快就分光了。付涛拎着空盒子出来,想找地方扔掉。

    “付师傅。”张子安对他招招手,“借一步说话。”

    付涛纳闷地走过来,“啥事?”

    张子安委婉地解释道:“是这样,剧组不是把几条德牧寄养在这里么?年底了,虽然战犬剧组的员工大都已经奔赴新的剧组拍片,但大家都挺想念那几条狗的,现在只有我在滨海市,所以大家委托我来拍几张照片给大家看看您看现在方便不?”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付涛把空纸盒扔掉,从腰间哗啦啦地掏出一串钥匙,“过来拍吧。”

    张子安和飞玛斯跟着他往犬舍走去,宁蓝犹豫了一下,见他们没反对,也就跟在后面。

    犬舍的门一拉开,有几条狗立刻汪汪叫起来,正是剧组从警犬训练基地买下的那几条被淘汰的德牧,叫声最响的就是块头最大的大牙。相比之下,养老院本来就有的那几条警犬不知是因为年老体衰还是训练有素,只是看了张子安一眼,并没有叫。

    张子安进门后就悄悄地仔细观察,发现犬舍比上次来时干净得多,消毒水、拖把、扫帚和胶皮手套就摆放在门边,随时可以取用。警犬们的食盆也都换成了统一的铝合金食盆,食盆上还有编号,对应犬笼的号码,看起来比以前正规多了。

    窗台上还摆着一支花瓶,花瓶里插着一大束淡黄色的康乃馨,是真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原本昏暗呆板的犬舍多了这束花,莫名增添了几分生气。

    “这些都是他们弄的。”付涛向宁蓝扬了扬下巴,“多亏这些年轻人最近经常来这里,否则光靠我一个人可忙不过来。不过我跟她讲过很多次了,别弄这些虚的,净花冤枉钱,你说这给狗住的地方摆瓶花干什么?”

    “一束花真没多贵。”宁蓝赶紧解释道,“而且这花也不是我买的,是我宿舍里比较受欢迎的小姐妹被男生送的花,她交了个富二代男朋友,基本上每天都收到花,花店店员都跟我们认识了。她收到新花之后,我就把旧花拿过来插上,否则也是扔到垃圾筒里,多可惜啊。”..

    “就算不花钱,关键是没用啊!”付涛摇头说道,“拿来拿去怪麻烦的,等花枯了早晚还要扔掉。”

    “我觉得挺不错的。”张子安赞同宁蓝的做法,“就留着吧,反正又不碍事。花枯了再说,总不能因为花迟早要枯就不养花,就像是不能因为宠物迟早会老会死而不养宠物一样,就连人也不例外。”

    “对吧?”宁蓝见张子安帮她说话,很高兴地笑起来。

    付涛叹了口气,“我是粗人,理解不了你们。”

    “付师傅,饲料弄好了。”有个戴眼镜的男生推着车,敲了敲犬舍的门。

    “好,我来吧。”付涛走过去,想从餐车里拿起勺子去给狗喂饲料。

    戴眼镜的男生赶紧阻止他,“别,付师傅您今天就歇着吧,我们来就行。”

    “是呀!”宁蓝率先抢过勺子,“今天您动口指挥我们就行。”

    张子安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凑过去,看了一眼餐车里的饲料,悄悄用手机拍下来。

    饲料的种类很丰富,以成品颗粒饲料为主,此外还有两个盆里冒着热气,一个盆里盛的是杂烩菜,包括白菜、土豆、胡萝卜、茄子等,切成小块炖在一起,卖相虽然不怎么样,但营养丰富;另一个盆里是炖五花肉,连汤带肉,汤面上浮满油花——这样油腻的纯肉菜大部分女生都不喜欢吃,但却是警犬们的美味佳肴。

    “呀,伙食不错啊。”张子安故作惊讶,“天天都吃这么好?”

    “菜基本上天天都有,现在赶上过年,旁边那村子里很多家在杀猪,猪肉比较便宜,大概是两三天吃一次吧,如果鸡肉便宜的时候就改吃鸡肉,总比以前好多了。”付涛面露迟疑,支支吾吾地说:“那个你们剧组送来的伙食费,是给那几条被淘汰的德牧的,但是吧平时这里就我一个人,一顿饭总不能做两份不同的”

    付涛的意思是,剧组寄养这几条德牧,送来的伙食费理应是专款专用,给这几条德牧吃香喝辣,但他没分得很细,直接用来改善这里所有狗的伙食了,包括那些因为年纪大或者因伤致残而退伍的警犬们,它们相当于沾了剧组的光。

    张子安点头,没有出言责难,如果换成是他,他也会这么做。这几条被淘汰的德牧是作为飞玛斯和其他警犬的替身买来的,实际并没派上用场,真要说的话,那些在战场和执勤任务里出生入死的警犬更应该优先得到照顾。只要付涛没有把经费中饱私囊就行——其实张子安相信付涛不会这么做,真是贪钱的话,干些什么不比开警犬养老院来钱更快?

    “没事,毕竟人少嘛,忙不过来,可以理解。”他轻描淡写地说。

    宁蓝和那个戴眼镜的男学生配合娴熟,看得出来他们不是第一次给这里的狗喂食了。男生推着车,在每个犬笼前停一下,除3号犬笼以外,宁蓝给每个食盆里舀一大勺颗粒饲料,舀一大勺炖菜,再舀一小勺炖五花肉。

    得到食物的狗立刻开始大快朵颐,还没轮到的狗在笼子里团团乱转,急切地等待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