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jiepo666
    理查德听到响动,侧头看到π爬下了树,问道:“下来了?插过茱萸没?”

    π:“????”

    理查德遗憾般地摇头,“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雕!”

    看到黑白小猫和猴子一起回来,付涛还是蛮惊讶的,他以为它们两个跑掉就不会回来了。他已经休息够了,走过来想要接替张子安,“你歇会儿吧,我来。”

    “不用了,我不累。”

    张子安倒不是故意装逼,而是真的不怎么累。

    付涛见他确实不像是在说谎,便没有勉强,从自己手上摘下白色劳保手套扔给他,“那戴上这个吧,小心手被磨出泡来。”

    张子安把铁锨插进地里,依言戴上手套,感觉手掌确实被磨得微微泛红。

    在他干活儿的时候,只有飞玛斯一直老老实实地蹲在旁边,此时跑到树下,把张子安拎来的保温杯给他叼了过来。

    保温杯里是热茶,在宠物店沏好带过来的。

    张子安倒了一杯盖热茶,吹着慢慢喝掉。

    “付师傅,你喝一杯不?”他礼节性地询问付涛。

    “什么东西?茶还是酒?”付涛伸着脖子往他的杯盖里看了看。

    “呃茶。”张子安回答。

    付涛失望地摇头,“茶就算了,我不渴,之前刚喝了水。”

    “这条狗训练得不错啊,挺通人性的。”他指着飞玛斯说道,“还知道给你拿水。”

    “还行吧。”张子安笑道,把保温杯递还给飞玛斯,飞玛斯又把保温杯叼回到树下。

    “从你这里领走的那条狗战天也不错。”他挥起铁锨继续挖土,顺口说道。

    付涛回想了一下战天,不感兴趣地说道:“那条狗啊太怂,可能也就适合当宠物狗养吧。”

    “那可不对。”张子安纠正道,“如果不是有战天,宁蓝她也找不回她的狗呢”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宁蓝找不回她的狗,当然也不会和同学们一起来这里帮忙。

    “啥?”付涛一愣,“这是咋回事?”

    “宁蓝没跟你说过吗?”张子安问道。

    付涛回忆道:“倒是提过一嘴,但我不知道是战天帮她找回来的啊”

    “呵呵,战天现在可厉害了。”张子安一边挖土,一边把战天一路追踪气味,找到套狗团伙的所在,并且在他们想逃跑时冲进汽车驾驶室阻止他们的经过讲了一遍,某些细节之处有所夸大,但吹牛逼又不犯法。

    “真的假的?”

    听完之后,付涛半信半疑地问道。..

    “详细情况你有时间的时候可以详细问问宁蓝,她讲得比我清楚。”张子安笑道,停下来指着脚下的深坑,“还往下挖不?”

    付涛也跳进坑里,左右看了看,用脚把浮土踩实,“够了,不用挖了。”

    坑深将近一米,如果挖得太浅了可能会被附近的啮齿动物刨洞钻进去。

    他们两个跳出坑外,把铁锨插到一边,分别握住死去警犬的前腿和后腿,把它从独轮车里抬出来,用塑料布把它的尸体裹紧,防止被虫蚁所噬,小心地平放到坑里。

    付涛站在坑外,默默地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挥起铁锨,铲土往坑里填埋。

    泥土每次砸到塑料布上,都会发出哗啦一声。

    每一铲子下去,警犬尸体的一部分就消失在土下,从尾巴开始,四肢、腹部、胸部、脑袋,最后是口鼻。它像是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被子,在寒冷的冬日里可以暖暖和和地安然入睡,再也不用训练,再也不用执勤。

    付涛的动作本来是很慢的,等土掩没了它的脑袋,掩没了它的口鼻,他的动作却突然加快,像是怕自己稍加犹豫,就会再次扒开泥土去试探它还有没有呼吸

    张子安揉着发红的手掌,静立在一旁看着,没有提出帮忙——能陪付涛一起送它一程,已经足够了。

    “嘎!”理查德嘟囔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在杀人抛尸呢”

    一座土堆渐渐隆起,跟附近的其他土堆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土壤的颜色略有不同,可以看出是新土。

    付涛用铁锨把土堆上下左右拍打结实,这才重重地呼出一口白气,抹了一把脑门的汗,拄着铁锨立在土堆前,自言自语般说道:“等开春以后,再来种树吧,现在种下去也很难活。”

    飞玛斯从独轮车里叼出那一大束淡黄色的康乃馨,跑过来放在土堆的前方,用爪子扒拉了几块小石头压住康乃馨的花茎,防止被风吹跑。

    “啧啧!这狗可真是”

    付涛原地站了一会儿,再次为飞玛斯的行动而惊讶,只是他文化水平不高,找不到恰当的词语来形容心中所想,找不出来就干脆只说半截。

    “付师傅,你出了这么多汗,要不要穿上我的大衣?”张子安提醒道,“小心别着凉。”

    “说得也是,我要是病倒了,谁来照顾那些狗?”付涛咣当一声把铁锨扔回独轮车里,“站在这里怪冷的,回去吧!再不回去,饺子就要凉了,他们也该等急了。”

    他拒绝披上张子安的大衣,直接推起独轮车往回走,张子安只好自己穿上。

    “终于要回去了吗?本大爷都快冻死了,只好靠活动嘴部肌肉来取暖。”理查德在他的大衣兜帽里煞有介事地说道,为自己的聒噪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说得好像不冷时你就不说话一样。”张子安才不相信它的鬼话。

    “嘎嘎!”

    张子安招呼其他精灵,“咱们走吧,大家跟上。”

    夕阳有一半落到了地平线之下,稀稀拉拉的树林里,光线变得很黯淡,只有树冠部分仍然被阳光笼罩。

    “嘎嘎!本大爷今天心情好,为大家免费高歌一曲如何?”

    理查德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气氛的感伤,今天格外活跃而话多,不等大家同意,它就自顾自地开口唱道:

    “日落西山红霞飞,咱们打炮把营归”

    难听的公鸭嗓音一直传出老远,连林中的夜鸟都被惊得提前出动了。

    走出一段距离后,张子安回头望去,昏暗的树林里,只有那束黄色的康乃馨依然醒目。

    =====

    公众号里那张星海图,大家的反响都不错,为绘者疯狂打all,简直是专业级水准!

    顺便问一下,绘者在不在书友群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