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 烟花
    汽车开出来,警犬养老院的大铁门于身后重重地关上。

    付涛和几个男生牵着警犬们往山上走,让它们找地方大小便。张子安开车往山下走,打算找一个空旷而且周围没树木的地方燃放烟花。

    后视镜里,几束手电筒的光芒胡乱晃动,还能听到警犬们欢快的汪汪声,就连这些警犬们也为学生们的到来而兴奋。

    山路上几乎没有路灯,张子安小心翼翼地开着车,车前灯照射下的路面显得更加崎岖不平。

    “怎么吃了这么久?都快冷死本宫了!”菲娜大发雷霆。

    张子安这才想起车里有空调可以开,连忙打开空调,调整了一下出风口的方向,让暖风冲着菲娜吹,多少平息一下它的怒火。

    “这东西,好像挺有意思……”菲娜对车载空调产生了兴趣,它抬起一只前爪在空调出风口晃了晃,回过神来之后立刻拉长了脸,“有此等神奇之物,为何刚才不用?你是不是故意让本宫在车里受冻?”

    “这个嘛……”张子安真不能背这个锅,解释道:“因为停车的时候开空调可能会有危险。”

    “有何危险?它还会爆炸不成?”菲娜半信半疑。

    雪狮子在旁边煽风点火:“喵喵喵!陛下,别听信他的话!这个整天口花花的臭男人,嘴里没有一句话是真的!”

    “嘎嘎!其实你就是怕费油吧!”理查德站在车座的头枕旁添油加醋,惟恐天下不乱。

    “当然不是,这个解释起来比较麻烦……”张子安耐住性子,把停车开空调为何危险的原因讲了一遍,不过由于涉及到比较复杂的科学,菲娜显然没怎么听懂,但它是不会承认自己没听懂的,哼哼了两声不再追问。

    忍受着它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聒噪,张子安在旷野里找了个位置缓缓停车。他下车查看了一下周围的状况,至少方圆百米范围内没有树,枯草也十分稀疏,被残余的冰雪覆盖。在这里燃放烟花应该比较安全,不会引发火灾什么的。最重要的是,他来的时候注意看过,这附近没有房屋,也没什么人,是不折不扣的荒野。

    他打开后备箱的门,冷风一下子涌入,盖过了空调吹出来的暖气。他在菲娜的抱怨声中快速搬出烟花和一个铁皮桶,还有一桶凉水。他把凉水倒进铁皮桶里,这是为了在紧急情况下灭火用的——燃放烟花爆竹时,安全始终应该放在第一位,特别是身边有这几只长毛的精灵,万一不小心把它们的毛燎秃,估计就要跟他拼命了……

    “谁想近距离看烟花?”他问道,“想看的话就下车吧,否则只能远远地看了啊。”

    “干嘛还要跑远了放?”菲娜不解地问。

    “因为在汽车旁边燃放有危险啊。”张子安解释道,“经常有这样的新闻,比如说小孩子燃放烟花的时候引燃了车辆,导致整辆车被烧毁。”

    “切!老娘才不信!”雪狮子不屑地说道:“是你编出来的吧!”

    张子安瞪了它一眼,“我可是告诉你啊,真要是着了火,你的毛最长,烧起来最快,到时候你就别叫雪狮子了,叫炭狮子吧。”

    “啥?啥?”雪狮子面露惊惧,色厉内荏地说道:“要是敢烧了老娘的毛,老娘就要吃你的烤蛋蛋!”

    “本宫还是留在车里看吧。”菲娜决定道,它听了之后,感觉那个叫“烟花”的玩意儿实在有些危险。

    “奴家也陪陛下留在车里!”雪狮子见风使舵。

    “吱吱。”π比划手势,表示它愿意跟着一起去看,不过要把书留在车里,就算烧了它的毛,也不能烧了书。

    不过,张子安很怀疑这本书是否是可燃的。之所以有这个奇怪的想法,是因为这本书的页数是无限的——假设其可燃,无数张纸同时被火花引燃是什么后果?岂不是会把整个地球变成熔岩地狱?虽说在那之前,地球的氧气会先消耗干净……

    怀疑归怀疑,他反正没有勇气去试一试,万一真的可燃,他可不想背上毁灭人类文明的锅……

    理查德嘎嘎叫着跳进了他的兜帽里,表明了态度。

    老茶一路上养精蓄锐,就等的是现在,欣然说道:“老朽愿往。”

    “喵呜~星海也要去看~”星海依然精力充沛,与麻雀们的追逐战并未令它感到疲累。

    飞玛斯稍微纠结了一会儿,“我也去看看吧。”

    它懒得动,对烟花的兴趣也不怎么大,但留在车里与菲娜和雪狮子共处,总感觉自己当了电灯泡……

    入夜之后,车外果然很冷。

    张子安裹紧大衣,一手拎着烟花,一手拎着铁皮桶,判断了一下风向,走了大约三四十米远,找了个平坦的位置停下来。这里是下风头,点燃的烟花不会被风吹向汽车,距离应该也是刚刚好的,坐在车里也可以欣赏到烟花的全景。

    “嘎……嘎……好冷!这里是北极吗?”理查德叫道,用鸟喙勾住兜帽的帽檐,然后身体在兜帽里转了好几个圈,把身体以螺旋状裹得严严的,只露出脑袋。

    张子安抽出一根仙女棒烟花,“π,你想来一根吗?”

    “吱吱?”π有些畏缩。

    “这种烟花很安全,可以拿在手里。”张子安介绍道,“我给你演示一下。”

    他点燃一根仙女棒烟花,宛如电焊般灿烂的光芒立刻从烟花里冒出。飞玛斯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老茶和星海反倒看得很起劲。

    “你们看,这烟花不烫,也不会烧伤自己,很好玩的。”他把仙女棒甩起来,在空中划出各种各样的图案,流光溢彩,看得精灵们眼花缭乱。

    “吱吱!”

    π兴奋地跑过来,从他手里拿过另一根仙女棒,张子安替它点燃。

    它一开始还有些害怕,把胳膊绷得直直的,呲牙咧嘴,像是怕烟花烫到自己。等它发现真的没有危险之后,立刻欢乐地玩耍起来,在空中悠出一个圆,又横穿圆心划出一条直线。

    “吱吱!吱吱!”它高兴得手舞足蹈。

    “大家想玩的话都可以啊,这种烟花没有危险的。”张子安笑道。

    “嘎嘎!给本大爷也来一根!”理查德胆子一向很大,它暂时忘记了寒冷,凑热闹道。

    张子安给它嘴里塞了一根,并且点燃。

    理查德扑腾着翅膀飞至空中,仙女棒的光芒在它这里又被赋予了新的玩法,一会儿划出个s,一会儿划出个b……

    可惜仙女棒的燃烧时间比较短,一根的话根本玩不尽兴,很快就熄灭了,熄灭之后理查德和π又过来让他再帮忙点燃一根新的。这样下去比较麻烦,张子安干脆用打火机点燃一根香,用小石头压住,让精灵们可以自行来这里点燃烟花。

    滴滴!

    他们正玩得高兴,汽车喇叭的连续鸣叫声划破旷野的寂静,很是刺耳。

    张子安回头望去,看见菲娜和雪狮子在车里跃跃欲试,它们被这个有趣的游戏吸引,不断按着车喇叭要求参加。

    他只得回去把车门给它们打开,装傻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是不是想去厕所?”

    “喵喵喵!去你妹的厕所!你这魂淡故意耍老娘是吧?整天危言耸听!这么好玩的东西竟然敢藏私!老娘也要玩!”雪狮子碎碎念,毫不客气地从他手里叼出一根仙女棒。

    “快给老娘点上!”它含糊地不清地说道。

    张子安依言给它点燃。

    “看!陛下!这就是奴家的心意!”

    雪狮子叼着烟花扭动身体,拼命用烟花的光芒冲菲娜比划出一个心型,可惜不太像。

    菲娜也对仙女棒很好奇,但它没用嘴叼,而是两只前爪握住一根,静静地观察仙女棒的燃烧,烟花的光芒将它的瞳孔映得更加碧绿澄澈。

    张子安听到喵呜喵呜的叫声,循声望去,星海也叼起一根燃烧的仙女棒,欢快地在旷野里跑来跑去。黑暗中,星海的身形模糊不清,速度似是极快,烟花留下一连串时断时续的光芒,一会儿在东边出现,一会儿在西边隐没。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估计会以为是鬼火……

    就连老茶和飞玛斯也不能免俗,看到大家都玩得很欢乐,它们也叼起一根仙女棒,享受燃放烟花的乐趣。

    张子安看它们玩得高兴,准备给它们一个惊喜。他悄悄走出一段路,把礼花弹平放在地,用石头固定住,再用打火机点燃,赶紧跑到安全距离外。

    咚!

    呯!

    璀璨的礼花弹在空中炸响,五颜六色的光芒短暂地将旷野照亮。

    “嘎!神马东西!”理查德在空中一声惊叫,尚未燃烧完毕的仙女棒从它嘴里掉落。黑暗中,张子安没有看清,与仙女棒一同掉落的,还有理查德因为惊吓而拉出的一坨稀稀的鸟粪,正好掉在汽车前挡风玻璃上……

    紧接着,一颗又一颗礼花弹腾起于空中。

    “哇!”

    精灵们头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烟花,全都惊得目瞪口呆,嘴里的仙女棒纷纷掉了下来。

    张子安大声喊道:“新年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