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 出乎意料的成绩
    烟花易逝。

    王乾和李坤利用平白得来的奖学金买来不少烟花,但仍然不够放,一根接一根地放下去,等全都燃放完毕之后,大家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烟花很漂亮,人民币也在燃烧,再多的钱也不够用的。

    而且他们是借着汽车大灯的光线当照明的,一直开着灯的话,电瓶可能会没电,那就打不着火了。

    “没了?没了?这就没了?”雪狮子失望地扒了扒装烟花的塑料袋,“老娘就说小气的穷鬼男人靠不住!”

    “π!都怪你!我们都是一次放一根,就你是一次放两根!”理查德落在张子安的肩膀,数落着π。

    “吱吱。”π心虚地一缩脖子。它刚才玩得很开心,两只手各举着一根仙女棒手舞足蹈,于是理查德不患寡而患不均了,恨自己没生两张鸟嘴,否则也能叼两根仙女棒一起放了,没准儿还能同时划出s和b……

    不过,幸亏它没生两张鸟嘴,光一张嘴就聒噪得令人无法忍受了。

    “嘎嘎!看到本大爷刚才在天空里写的字没?”理查德欺负π觉得没意思,毕竟π不会还嘴,便用翅膀拍了拍张子安的脑袋,又过来撩拨他。

    “没看见。”他没中计,干脆地回答。

    “嘎嘎!算了,既然放完了那就回去吧!本大爷快冻成冰雕了!”若是平时,理查德肯定不会就此罢体,但此时它冻得连翅膀都用得不利索了,一个倒栽葱扎进他的兜帽里,赶紧用兜帽把身体裹紧。

    张子安拎起铁皮桶,把里面的水倾倒在烟花的残骸上,以防其中有残留的火星未熄灭,然后拎着空桶走回车,其他精灵们跟在他的后面。

    “冷……冷死了!快把那个叫空调的东西打开!”菲娜跳到副驾驶位置上,试着用爪子去拨拉空调出风口,但没有暖风涌出来。

    张子安启动发动机,“再等几秒钟……”

    他的目光盯着前挡风玻璃上一块白中带绿的污迹,话说到半截就停住了。

    “嘎!”理查德灵机一动,愤愤不平地叫道,“哪只不开眼的死鸟竟然在太岁头上拉屎?别让本大爷碰到它,否则非要给它好看不可!”

    “哪只鸟会在夜间往车上拉屎?”张子安绷着脸问道。

    “有很多啊!本大爷来教教你,像什么猫头鹰、夜鹭、蝙蝠什么,都是在夜间行动的鸟……说起来,本大爷之前好像看见一只夜鹭从咱们头顶上飞过去了……错不了,八成就是它!”理查德晃着脑袋四下寻觅,“让本大爷想想,它往哪边飞跑了……”

    它瞪大眼睛,很认真地四下寻找,仿佛真能在夜里看清东西似的,其实刚才若不是借助汽车的大灯,它根本就不敢在夜里起飞。

    只不过,它装得太认真,反而颠覆了它平时的鸟设,令张子安确信无疑这坨半稀半干的鸟粪绝对是它拉的!

    “首先,蝙蝠不是鸟类,其次,滨海市有夜鹭么?我怎么从没见过?”他冷冷地说道。

    理查德盯着夜间的旷野,黑眼珠拼命转动思索着说辞,想找个替死鬼,然而它的后颈马上被张子安揪住,还不等它反应过来,就被丢到铁皮桶里,然后倒扣在后备箱,跟飞玛斯做伴。

    “嘎嘎!你这魂淡!”理查德叮叮当当地用鸟喙敲啄铁皮,闷声闷气地叫道:“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本大爷干的?这是非法监禁懂不懂?本大爷的鸟权呢?本大爷要去联合国鸟权大会上控告你!到时候,你就吃不了兜着走吧!这是国际事件,外交纠纷懂不懂?”

    张子安没理会它的抗议,关上后备箱门,忍着恶心用湿纸巾把鸟粪拭掉,然后坐回驾驶室启动了汽车,往回城的方向驶去。幸亏他没用刮雨器,不会整个前挡风玻璃估计就成毛玻璃了……

    离开警犬养老院之后,他们玩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现在差不多晚上八点了。宁蓝和她的同学们应该也已经离开警犬养老院,此时可能早就到家了。

    他打开车载空调,车内的温度渐渐升上来了,菲娜的抱怨声渐渐平息。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老茶望着外面的道路,倾听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缓缓吟诵道。

    张子安笑道:“茶老爷子,现在还不是最热闹的时候,等到夜里12点整,才是燃放鞭炮和烟花的最高峰呢,以前鞭炮声响得连电视节目的声音都听不清……”

    记得小时候,一到除夕夜里八点之后,城里几乎是万人空巷,和家人一起守在电视机前看央视或者各省卫视的联欢晚会,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除夕夜不再那么重要了,路上不时有年轻人成群结队而行,享受着与平时没什么区别的夜生活。

    张子安把车停在宠物店门口,熄火下车,扯下之前贴的复印纸,拉开卷帘门,让精灵们进入店内,然后锁上车,重新再把卷帘门拉下——他差点又把理查德给忘了,回去把铁皮桶拎进来,否则理查德真要冻死在室外了。

    店里的门窗几乎关了一整天,即使没开着电暖气,温度也比室外暖和得多。

    菲娜率先跑进来,把两片暖宝宝撇到张子安脚下,示意他给它塞进猫爬架的棉垫里。

    π一溜烟儿地跑回二楼。

    从铁皮桶里获释的理查德飞到高处,对着张子安喋喋不休地吐槽。

    老茶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视机,它听说现在全国人民都在看春晚,也想跟着看一下这春晚到底有何魅力,体验一下现代的除夕夜。

    飞玛斯打了个呵欠,疲倦地趴在躺椅边。

    星海跟它的幼猫小伙伴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捉迷藏。

    雪狮子突然想起警犬养老院里包饺子用的牛肉馅味道,扒住张子安的裤子吵着要尝尝。

    张子安简直是忙得焦头烂额,他先给菲娜垫上暖宝宝,再去楼上厨房烧开水沏茶,又从冰箱里拿了几块生牛腩引开雪狮子,再用坚果堵住理查德的嘴,等事情告一段落,他才能停下来喘口气。

    他给老茶倒了一杯热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端着来到二楼。

    π已经坐到书桌前,打开了电脑,正在输入密码进入起点的作者后台。

    张子安知道,π今天尽管玩得很开心,但很多时候会呆呆地出神,它一定是在挂心小说的成绩。

    π也许没信心,但他是有充足的信心的,因为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就在望海阁论坛的网文版块里看见很多人以羡慕的语气提到了π的小说,所以成绩应该是没问题。

    “π,怎么样?”他看看时间,现在距离上架已经有20个小时,成绩不会再有太大变化了。

    “吱吱……”

    π虽然打开了后台,却捂住眼睛不敢看。它指着屏幕,让张子安帮它看。

    张子安看到它这样子,不禁笑了,这就像是高考查分时一样,明明心里想看得要死,但由于害怕达不到预期,有时期甚至自己不敢查,请父母或者兄弟姐妹帮忙查。

    “好吧,让我来看看。”

    张子安拉了把椅子坐下来,信心满满地向屏幕看去。

    咦?

    看到订阅人数时,他心中一紧,手里端的茶差点洒出来,就像是下楼梯时踩空了一样。

    怎么回事?

    为什么成绩这么差?只有1000人订阅?

    张子安怎么想也想不通,这个成绩简直差得出乎意料,简直令他怀疑人生。

    “吱吱?”

    π大概是注意到他诧异的表情,更紧张了。

    然而,等张子安放下茶杯,再仔细看去……

    “π,等下,1、2、3……4?”

    他数了数,刚才似乎少数了一个零?数字1的后面,居然跟着4个零?

    卧槽!

    这不可能!

    张子安的第一反应是看错了,或者数错了,或者网站的数据出错了,总之1后面绝对不可能跟着4个零。

    他揉揉眼睛,重新再看一遍,再数一遍,再刷新一遍后台……

    依然是4个零。

    之前,张子安觉得π的小说能有3000人订阅就足够满意了,可以进入精品殿堂被起点永远铭记,但是……真正的成绩简直令人惊掉了下巴!

    “π,我要请你帮我做一件事,请你务必要答应。”

    他板起脸,严肃地注视着π。

    “吱吱?”

    π见他如此郑重其事,心中顿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仿佛由于血压不足而脸色煞白。

    张子安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空白的小本子和一根笔,递到π的面前。

    “π,以后你的粉丝肯定很多,不过作为你的第一个粉丝,能帮我签个名吗?”

    π眨眨眼睛,更加茫然无措。

    张子安终于忍不住笑起来,用力地按住π的肩膀,“π,恭喜你!你的成绩好得出奇!有1万个人订阅了你的书!1万个人!你知道吗?很多人终其一生,见到的陌生人可能都没有1万个!而现在,有1万个陌生人因为你的小说而站到了一起!”

    π机械般地转过头,看到屏幕上那个五位数,惊得如木雕泥塑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