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 惊扰
    除夕有守岁的传统,全家人团聚在一起彻夜不眠,等到新年的曙光从窗外射入,这才算是完成了辞旧迎新的仪式。

    当然,夜里不睡觉对身体不好,没几个现代人真的会特意一夜不睡,顶多是熬过夜里零点,等炮声最响的那一段时间过去,就相继进入梦乡。

    其实还没到零点,菲娜、雪狮子、理查德和飞玛斯就相继入睡了,只有老茶、星海和π还依旧很精神。

    老茶刚喝了两杯热茶,茶里的咖啡因令它困意全无,它希望能过一个完整的现代新年,一直趴在电视机前看春晚。

    星海跟幼猫们玩得很亢奋,暂时也没有睡。

    π则是因为出乎意料的好成绩而过于激动,一遍遍地刷新着作者后台,越刷越精神。

    今天店里的活儿都是张子安自己干的,又带精灵们出去玩一趟,还意外地挖了个深坑葬狗,当时虽然没觉得,但现在身体里积累的疲劳一下子涌上来,还不到零点,就坐在桌边撑着桌子打盹。

    咚!

    一个巨型礼花弹于不太远的地方炸响,将张子安惊醒了。

    虽说市内禁炮,但有些人还是会抱着侥幸心理偷偷燃放烟花爆竹,特别是在除夕夜里,觉得反正不止我一个人放,肯定抓不着我。

    他抹了把脸,看看四周。

    大部分精灵都已经睡着,只不过跟他一样被这颗巨型礼花弹又惊醒了。星海回到婴儿床里躺下,老茶打着呵欠关了电视,走回到二楼。

    π盯着屏幕,夹鼻眼镜没有度数的镜片倒映着屏幕的光芒。

    巨型礼花弹仿佛像号角一样,吹响了烟花爆竹的总攻,霎时间,从滨海市郊外的四面八方传来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有一些还是来自于市内的老小区里。

    张子安不用看表,就知道现在大概是零点整,除旧迎新又一年。

    “π,睡觉吧。”他低声说道,“别睡太晚,明天会没精神写文的。”

    π点点头,依言关上电脑,跳进吊篮藤椅里。它没有闭眼,嘴角带着傻笑盯着天花板。

    张子安也准备睡了,明天店里大概仍然只有他一个人。

    他关上灯刚要躺下,就见黑暗中同时亮起两双眼睛,一双碧绿,一双焦黄。

    “子安,什么声音?”老茶疑惑地问道,“你听到了没?”

    张子安一愣,他刚从打盹中醒来,头脑还不怎么清查。他仔细听了听,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菲娜的目光看向墙壁,墙壁后面就是隔壁的鞋店,“似乎是……那几只猫族即将生产……”

    啥?

    张子安半秒后才明白菲娜的意思,是说被安置在隔壁的那几只阿比西尼亚雌猫即将生小猫了?

    雌猫生小猫时一般不愿被打扰,因此他给它们准备了安静的产房待产。话虽如此,具体什么时候生,谁也不知道,包括雌猫自己也不知道。

    这几只雌猫都是初次当母亲,没有经验,而张子安也是初次经历猫的生产过程——没错,他家以前就经营宠物店,但是店里的宠物都是从外面引进的,没有亲手繁殖过。

    他最担心的是,万一这些雌猫母性不足,患有“食子癖”怎么办?

    作为繁育用的雌猫来说,往往是成功生育过一胎的雌猫最有价值,因为这能证实它能生,而且没有食子癖。

    食子癖的原因非常复杂,至今尚不完全明朗,并不只有猫可能会这么做,包括狗、仓鼠、兔子等其他家养宠物也可能这么做。

    一般认为,这是因为雌性动物在繁育时受到了惊扰,或者通过嗅觉或触觉发现新生的幼崽先天发育不良,或者患有某种疾病,于是决定对幼崽不加理睬或者拒绝照料,甚至将其推出窝外任其自生自灭,严重情况下,为了补充自身在生产时损失的体力,甚至会吃掉发育不良或者患病的幼崽。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残忍,而是动物在自然界的严酷条件下通过优胜劣汰而形成的生存本能,即使被人类驯化,却依然部分保留了下来。为了保证自身的存活,为了让健康的幼崽能吃到更多奶,只能将羸弱的幼崽淘汰掉。

    然而问题在于,第一次当母亲的雌性动物没有经验,它们对于幼崽是否健康可能判断有误,也许会将健康的幼崽当成患有先天疾病的幼崽吃掉。

    即使是真的患有先天疾病和发育不良的幼崽,其实也可以通过人类的帮助而存活下来,甚至能够健康地长大,但动物并不清楚这点,生产时的疼痛与紧张令它们更多地遵从于本能行事。

    另一方面,还有很少量的雌猫,它们吃掉幼崽并不是因为判断幼崽患有先天疾病,而是单纯地想吃,这就是典型的母性不足了。

    根据统计,猫在第一次生产时,小猫幼崽的存活率最低,这就是因为雌猫没有经验。如果能安然度过第一次生产,小猫幼崽的存活率就会节节升高,在第五次生育时达到最高,然后从第六次开始迅速下降。只要是稍有良心的繁育者,一般不会让猫繁育超过五次。

    还好,猫和狗的食子情况并不像仓鼠和兔子那么严重,仓鼠和兔子一言不合就可能吃掉整窝的幼崽。当张子安听说小芹菜她们下学期还要试着繁育仓鼠时,就暗暗把这事记在了心里,准备在适当的时候提醒她们,否则一失足就成千古恨了,小芹菜她们肯定会很伤心的。

    张子安听菲娜一说,立刻打消了睡意,想起隔壁待产的阿比西尼亚猫们。

    为了不打扰它们的生产,他从网上买了婴儿监护器,发射端放在猫的产房里,接受端放在他的卧室里,以便随时掌握它们的状况,防止意外发生。

    刚才老茶和菲娜就是从婴儿监护器里听到了异常响动,从而判断出阿比西尼亚猫可能要生产了——说不定就是受到刚才那声惊天动地的巨型礼花弹惊扰而导致的。

    一想到这个,张子安赶紧穿衣服,“你们先睡,我去隔壁看看。”

    菲娜从公主床里跳下来,“本宫也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