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1章 分娩
    张子安在鞋店重新装修时想过,要不干脆和宠物店打通了,这样就可以不经外面,直接从屋内穿行进入鞋店,但几经犹豫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总觉得没必要大动干戈,毕竟即使从门外走,两道正门的距离也不过成年男子的十步左右。

    鞋店的面积比宠物店还要稍大,纯粹用来当作猫的产房实在浪费,张子安还没想好怎么利用。考虑到爱萌宠事件造成的影响,恐怕在未来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滨海市普通宠物的销量肯定会大幅下滑,本着不能坐吃山空的原则,也许是时候引进新的宠物了……但是宠物类型还没有想好。

    他一边穿衣服一边下楼,尽量放轻脚步,避免打扰精灵们与宠物们的休息,但是拉开卷帘门时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噪音。

    不过,与四面八方传来的烟花爆竹声相比,卷帘门的声音就小巫见大巫了。

    半夜零点的风相当冷,空气中飘来浓烈的火药味儿,呛鼻却又令人怀念。

    张子安走出门才想起忘拿鞋店的钥匙,连忙又回去拿了一趟。等他再次来到鞋店门口时,菲娜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整天磨磨蹭蹭的,本宫要你何用?”它不满地说道。

    张子安一边用手机照着亮一边开锁,正想解释,就听宠物店二楼卧室的窗户被笃笃地啄响了,抬头一看,理查德脸贴着玻璃,促狭地叫道:“嘎嘎!听见没有,让你别又磨又蹭,小心磨成绣花针!”

    张子安冲它挥了挥拳头,示意先让你逞一时的口舌之快,一会儿咱们再算账,今天晚上非吊你一整夜不可!

    拉开鞋店的卷帘门,又推开里面的玻璃门,张子安还在摸索电灯开关时,菲娜已经一猫当先蹿了进去。

    他没有猫的夜间视力,又对鞋店的布局不熟,只能落在后面。

    为了保持产房的幽暗静谧,鞋店二楼的灯都是低瓦数的,即使夜里突然开灯也不会太过惊扰怀孕或正在分娩的雌猫。

    张子安上到二楼,尽管心里急着察看雌猫们的状况,却只能蹑手蹑脚地行动。他看到菲娜站在一个产房隔间外,正严肃地注视着里面。

    透过室内门的玻璃看进去,里面的一只雌猫正焦躁地徘徊,叫声中带着惊慌,明显是第一次分娩没有经验。为了避免怀孕的雌猫互相干扰,每个隔间里只有一只猫。

    菲娜因为嫌弃他的姗姗来迟而瞪了他一眼,示意让他把门打开。

    开门后,一股热气涌出来,产房内的温度明显比宠物店要高得多,因为新出生的小猫需要30度以上的高温,以免因为体温过低而夭折。作为产房的隔间在装修时着重于保温性能,每个隔间里都有一台嵌入墙壁内的电暖气。

    由于每个隔间面积不大,一台电暖气就足够,嵌入墙壁是为了防止猫烫伤自己,毕竟好奇心害死猫嘛,每年因为烤火而被烫伤烧伤的猫不在少数。

    除此之外,装修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还在天花板上预留了中央空调的出风口,以免夏天分娩时室内过于闷热。

    雌猫见到菲娜,身体立刻僵住了,由于激动和紧张而微微颤抖。..

    菲娜抬起一只前爪,指向放在角落里的纸板箱,示意让雌猫进去待产。

    有菲娜在此,雌猫的慌乱稍稍平复,乖乖地趴进了纸板箱,低板箱的下面还铺着小型电热毯,睡在电热毯上的温度大约有35度。

    然而……菲娜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毕竟它也没有分娩过,只能在心里帮雌猫使劲,它表面上的镇定小部分是出于矜持,大部分都是强行装出来的……

    它侧头狠狠瞪了张子安一眼,“你还戳在这里干什么?像个木头一样!快去做点儿事!若我猫族有损,本宫唯你是问!”

    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张子安无奈耸耸肩,他其实已经把可能用到的东西在每间产房里都准备好了,伸手就能拿到,但是在雌猫分娩过程中,除非是遇到紧急情况,否则人是应该尽量不要去干预的,让雌猫自己解决,这也算是它宝贵的分娩经验,如果能安然度过第一次,第二次就会更顺利。

    话虽如此,在菲娜咄咄逼人的目光下,他也不好袖手旁观,只得拿出提前放在另一个角落里的医药箱,取出剪刀、棉线、酒精、碘伏、奶瓶和羊奶粉备用,然后去把电热水壶插上电,开始烧开水……总之要装出很忙碌的样子。

    剪刀和棉线是为了应对雌猫可能遭遇的难产,奶瓶和羊奶粉是为了在雌猫没奶的情况下应急……当然,这些东西用不上是最好的。

    相对于狗来说,猫的分娩过程要安全很多,即使遇到难产也不一定需要人类干预,因为猫身体柔韧性远强于狗。

    雌猫侧卧在纸板箱里,不时抬起头看向菲娜,仿佛菲娜的注视能令它更安心。

    产房内亮着一盏低瓦数的小夜灯,张子安勉强能看清雌猫的腹部正在周期性蠕动,而且蠕动的频率在逐渐加快,大概这就是宫缩吧。

    雌猫的叫声趋于尖锐,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期间偶尔还夹杂着呼噜呼噜的声音,像是人类在打鼾一样。

    电热水壶里的水烧开了,张子安把热水注入保温瓶,但是没有盖上瓶盖,在保温瓶里插入一根温度计,让水自然冷却到合适的温度再盖上——大约是50度。

    菲娜紧张地注视着雌猫,它目光灼灼,视力没有受到昏暗光线的影响。

    突然,它诧异地惊叫一声:“那……那是什么?老……老鼠吗?”声音里带着罕见的慌张。

    张子安离太远看不清,但他很清楚鞋店里是没有老鼠的,装修时防虫密封措施做得很到位,连跳蚤都很难钻进来,何况是老鼠。他稍微走近一些,看到雌猫的两条后腿间多了一条黑色的细尾巴,被菲娜误认为是老鼠尾巴。

    “不,不是,那是小猫幼崽的尾巴。”他低声解释道,“小猫要出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