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险象环生
    张子安虽然很困,但紧张与兴奋令他一直没有睡着,闭着眼睛倾听雌猫的动向。当他耳中传来滋滋的舔舐声时,便一激灵睁开了眼睛。

    他侧头一看,菲娜似乎睡着了,犹豫了片刻是否要叫醒它,不过转眼一看第三只幼崽的尾巴先出来,又是倒产,便出声将菲娜唤醒,也许会需要它的帮忙。

    这只幼崽的个头似乎比它的两位兄姐都要大,雌猫一声接一声地叫着,声音听起来十分费力而痛苦。

    个头大不是坏事,个头大的幼崽长大之后往往会更强壮,但对生下它的雌猫来说就比较受罪了。

    雌猫求助似的盯着他,又把头扎进两条后腿之间不停地舔。

    张子安立刻撑着地板站起来,用开塞露帮它润滑。

    幼崽的一条后腿先出来了,但另一条腿却迟迟未出,似乎是卡在母体内。

    带着血污的液体不断从雌猫体内流出,雌猫的叫声越来越大,身体还不时抽搐一下,显得非常痛苦。

    “糟糕羊膜可能在体内破裂了。”张子安紧张地说道“这种情况很危险,如果在这种状态停留太久,它和幼崽都可能出事。”

    “什么那怎么办”菲娜同样很紧张,“把幼崽拉出来吗”

    “暂时不行,不能就这么拉我要帮它把幼崽的体位正一下,让它重新往外生。”张子安观察雌猫的双腿间,这是他能想出的唯一办法。强行把幼崽往外拉,幼崽很难存活,但这么一直等下去,又可能母子双亡。

    他盯着雌猫的腹部,在心里默数它的呼吸频率。它吸气时,幼崽往里缩回一些,呼气时,幼崽又往外滑出来一些,但是另一条后腿卡住了,不能完全滑出来。

    他将手放在幼崽的屁股后面,在雌猫再一次吸气时,试着将幼崽推回雌猫体内。

    这个动作可能弄疼了雌猫,它凄厉地尖叫一声,动作激烈地缩起身体,甚至想改变姿势站起来跳出纸板箱。

    “喵”

    在这关键时刻,菲娜出声喝止了它,令它噤若寒蝉,瞬间停止了反抗的动作,乖乖地重新趴回原位。

    张子安利用这一瞬间,将幼崽已经生出来的一条后腿重新推回雌猫体内。

    雌猫的痛苦减轻了,但体力也几乎完全耗尽,无力地侧躺在纸板箱里。它呼吸急促,歪头望向张子安,目光中带着疲惫和感激,它似乎已经明白了他刚才是在帮它,而不是在伤害它。

    产房内太热,张子安又很紧张,脑门上都冒汗了。

    他抹了抹差点流进眼睛的汗,“还好,多亏有你在,否则刚才就麻烦了”

    “哼,这还用说”菲娜不屑地撇撇嘴。

    “告诉它稍微换个姿势,让那只卡住的幼崽能以其他角度生出来。”他说道。

    菲娜喵喵地叫了几声,雌猫依言换了个不同的姿势。

    张子安在幼崽的尾巴附近涂上更多的开塞露,配合雌猫的呼吸节奏,自上而下按摩它的肚子,随着宫缩的再一次来临,幼崽的后腿重新被挤出体外,不过还好这次是两条后腿同时出现的。

    这只幼崽的个头果然很大,两条后腿都生出来了,屁股却又卡住了,雌猫的叫声再次充满痛苦。

    “我帮它拉出来。”

    张子安果断决定不能继续等下去,用戴着胶皮手套的手轻轻握住幼崽的后腿和尾巴然而问题出现了,他的手套上沾了很多血污,非常滑,根本握不住,他只得又撕下一块干净的纱布垫在掌心,增大摩擦力。

    他默默配合着雌猫的节奏,雌猫用力的时候,他就向外拉一些,雌猫喘息的时候,他就停一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这只比前两只块头儿更大的幼崽拉出来了。

    雌猫的体力消耗殆尽,连为幼崽舔去羊膜的力气都没有了,侧躺在纸板箱里,目光里闪动着焦急望向一动不动的幼崽。

    张子安剥去覆盖住幼崽口鼻部分的羊膜,幼崽却依然不动,甚至没有张嘴呼吸。它的生产过程持续太久,羊水又提前破裂了,情况很不妙。

    他把幼崽用纸巾包裹住,快步去拿来提前准备好的热水。

    保温瓶里的热水目前已经降到了40到45度之间,他把热水倒进小盆里,用手托住幼崽的头,将幼崽的身体放进热水里。他一只手维持住幼崽这个姿势,另一只手掰开它的嘴,将提前准备好的棉签探入它口中,吸干口内的羊水。

    “帮我按摩它的后背。”

    他腾不出手,只能向菲娜求助。

    “可是”从来无所畏惧的菲娜流露出一丝怯意,它不怕与其他猫针锋相对地战斗,拿这种情况却没辙,“不是说怕沾到本宫的气味”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先把它救活再说”张子安催促道,“快,从下往上,按摩它的后背。”

    菲娜在他的催促下,探出一只前爪小心翼翼地按压幼崽的后背,“是这样吗力道会不会太重”

    “不会,力道正好。”

    随着菲娜的动作,幼崽肺部的羊水被挤压出来,它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吱地叫了一声。

    “好了吗”菲娜想缩回爪子。

    “还不行,继续。”

    张子安又换了一根棉签,继续吸幼崽口内的羊水,地上已经扔了三四根湿透的棉签了。

    雌猫紧紧地盯着他们,将全部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如此过了两三分钟,幼崽的叫声和蠕动时断时续,令人揪心不已。

    “先停下。”

    张子安只能用最后一招了,他叫住菲娜,双掌并起,将幼崽捧在手心,然后缓缓合拢,令幼崽除了尾巴以外,从头到脚都像笼子一样被他的双手罩住,然后伸直胳膊,上下甩动,利用离心作用将幼崽肺部顽固的羊水甩出来。

    这个动作很危险,因为这只幼崽的体型很大,如果换成小手的女生,无法将幼崽的身体全部固定在手心内,甩动的力道很可能将幼崽的颈椎或者脊椎折断。

    如果甩了两三次,张子安的手心感受到幼崽的激烈蠕动,咳出一股羊水之后吱呀地叫起来,叫声异常响亮。

    “好了。”

    他松了一口气,摊开手掌,看到幼崽已经能够自主呼吸,脱离了危险。

    换了一些热水,他把幼崽身上沾到的菲娜气味洗干净,又重新用纸巾将它的身体擦干,放到雌猫的怀里。

    精疲力竭的雌猫嗅了嗅它,将它拨拉到胸前,让它喝奶,这表示它接受这只幼崽是自己的孩子如果不接受,它就可能把幼崽拨拉到纸板箱外面,还好这种情况没有出现,否则张子安就只能人工给幼崽喂奶了。

    张子安折腾出一身汗,菲娜也热得直吐舌头,他们此前的困意完全消失了,而这个夜还很漫长。

    “继续休息吧,等一会儿看还会不会继续生。”他靠着墙,闭目养神。

    菲娜却没有打盹,注视着自己的一只前爪,低头嗅了嗅,肉垫上残存着幼崽的味道。它再望向那只幼崽的眼光已与刚才不同,总感觉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将它们连在了一起。

    救人不对,是救猫的感觉,还真不错。

    它侧头看了看张子安的侧脸,这个无能的凡人有时候还不算那么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