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 小甜甜与牛夫人
    饭桶,嗯,就是这条看起来很二的哈士奇,嫌弃地回头瞪了主人一眼,还汪汪地叫了两声,像是在说:你干嘛长她猫志气,灭己狗威风?

    小雪对饭桶和雪球的对峙已经习以为常,知道雪球吃不了亏,据说猫科动物面对同等体型的犬科动物是占了绝对优势,即使对方体型大几倍也是如此,经常在网上看到家猫和一些危险动物对峙的视频,甚至包括鳄鱼什么的,家猫往往一点儿也不怂,动态视力的加持不是吹出来的。

    至于为何这条哈士奇屡战屡败却不记住教训,还要屡败屡战,估计是它的记忆跟鱼一样只有7秒吧

    果然,饭桶嬉皮笑脸地探出一只前爪,试着想去拍雪球的脑袋,爪子刚探出去,雪球的前爪就闪电般还击,向它的脸挠过来。还好雪球的胳膊短,没挠上。

    饭桶吓得往后一跃,不知所措地躲到一边,半闭着眼睛开始思考狗生。它打不过对方,却不甘心就此认输,思来想去决定求助于主人,不是说打狗也要看主人么?于是它汪汪叫着向湖边林地奔去,让主人替自己作主,顺便搜刮一下,看鸡腿还有没有剩的

    它跑到金二旁边,二话不说就在地上打滚儿卖惨,滚了一身泥巴,口中呜咽有声,像是在说:本汪刚才一时不慎,被猫欺负了,求鸡腿安慰!

    金二很嫌弃它这副丢人的样子,没搭理它,继续稳坐钓鱼台。

    饭桶一计不成,又施二计。

    它眼珠一转,像肥硕的青虫一样往前蠕动身体,把嘴伸出脏雪堆旁边,表示:不给是吗?本汪刚才可是听到了,雪里有什么工业盐之类的东西,你要不速速把鸡腿拿出来安慰本汪,本汪就要吃雪自杀啦!

    金二愁眉苦脸,唉声叹气道:“女怕嫁错郎,男怕养错狗,古人诚不欺我。我当时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决定养这么个饭桶!”

    他鱼杆交单手,从身边的保温箱里摸索出一只蜂蜜烤鸡腿丢给它。

    饭桶一激灵站起来,带着满身的泥巴,欢喜地把鸡腿叼在嘴里,一副“有鸡万事足”的样子,完全忘记了刚才的败北。

    小雪带着雪球走进树林,向湖边的金二走来。

    饭桶刚把鸡腿放到地上准备大快朵颐,猛地听到身后有声音,回头一看是宿敌穷追不舍,定是在觊觎它的鸡腿,顿时慌了神。

    前面是湖,虽说它会狗刨,但大冬天下水怪冷的,烤鸡腿要是不趁热吃就不好吃了。

    打又打不过,跑又无处跑,饭桶情急之下,把鸡腿一叼,向旁边一棵树冲过去,借着惯性抱着树往上爬了一米有余,不出意外地滑下来,如此往复数次,它才想起自己不是猫

    走投无路之下,饭桶叼着鸡腿退至湖边,怒目圆睁,摆出一副“头可断,血可流,鸡腿不能交”的大义凛然模样。

    金二:“”

    他以手抚额,这饭桶平时犯二也就罢了,怎么还专门当着别人的面犯二?

    “金叔叔,新年好啊。”小雪背着手,笑咪咪地说道。

    “新年好啊,小雪。”金二讪笑几声,把手伸进保温箱里摸索了一阵儿,“你这拜年可要拜亏了,今天金叔叔我出门没带红包要不你也吃个鸡腿?我自己烤的,还是热乎的。”

    “不,不用啦。我妈在家里烤蛋糕,我一会儿还要回去吃,吃了鸡腿就吃不下蛋糕了。”小雪赶忙摆手婉拒,她可不想跟这条哈士奇一样叼着鸡腿站在这里,会被雪球鄙视的。

    “不要吗?可惜了,还是挺好吃的”金二又摸出一只鸡腿,咬了一口,嚼嚼咽下去。

    三口两口吃完之后,他把骨头扔回保温箱,干咳一声,指着旁边的哈士奇,此地无银三百两般澄清道:“小雪呀,金叔叔我一直没跟你说过吧?这狗其实不是我的,是我帮别人代养的,代养的。”

    “哦。”小雪明智地决定看破不说破。

    饭桶见暂时平安无事,赶紧低头啃鸡腿,它听到主人这句话,哀怨地抬头望了他一眼,像是在说:以前小时候,把本汪抱回家时,整天喊人家小甜甜,现在不就多吃了你几只鸡腿吗,就成牛夫人了?

    不过牛夫人就牛夫人吧,先把鸡腿啃完再说。

    金二知道自己的谎言并不高明,为免小雪追问,费尽心思地转移话题道:“小雪呀,今天收了不少红包吧?”

    小雪点头,“还好吧,跟去年差不多。”

    她看到金二穿着羽绒服,戴着厚手套,脚上穿着高腰防水靴,戴着一顶渔夫帽,坐在一个铝合金折叠钓椅上,身前架着一副看起来很精致的碳纤维鱼杆,旁边躺着一根抄网,身边除了白色保温箱以外,还放着一个蓝色的塑料桶,用来装鱼用,不过目前桶内空空如也。

    不认识的人看到他,肯定以为他是个专业钓者。

    小雪经常在湖边见到金二钓鱼,知道他钓鱼不是自己吃,钓上来之后就把鱼钩取掉,再把鱼扔回水里,大概是纯粹在享受钓鱼的过程。这个蓝色塑料桶,只是用来暂时把鱼放在里面取下鱼钩用的。

    “金叔叔,大年初一,应该也有很多人来给拜年吧?”小雪蹲下来,好奇地问道:“你怎么没留在家里接待客人,反而跑出来钓鱼了呢?”

    “哈哈!”金二抹了抹油腻的嘴唇,笑道:“我又不像你父亲一样,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每到过年就能收到一大堆红包我要是留在家里,只能给别人发红包,算了算太亏,还不如偷偷跑出来钓鱼呢!”

    “哦,这样子啊。”

    对于他这番听起来很有道理的说辞,小雪是半个字都不信,但还是礼貌地应了一声,反正她也不关心,只是没话找话。

    雪球站在她脚边,时不时以胜利者的姿态瞟一眼饭桶。

    她看了一会儿,自从她来湖边,鱼漂一动不动,像是冻在了湖里一样,令她怀疑这人工湖里到底有没有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