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年年有余
    “上钩了吗?”小雪一下子精神起来。

    “上钩了!好家伙,似乎还是条大的!”金二从钓鱼椅上站起来,全神贯注盯着鱼漂。

    新手钓鱼,往往鱼一咬钩,就本能地使劲往回拽,但这样往往会跑鱼,若是大鱼的话,更是会奋起反抗,抓杆力道不足甚至会令鱼杆脱手。

    金二虽然不是专业钓者,但至少做到了驾轻就熟,手里的杆突然一沉,他本能地扬杆刺鱼,令鱼钩刺入鱼嘴,使其固定。由于钓鲫鱼要使用细线细钩,若鲫鱼挣扎剧烈,是可能令鱼线折断的,这时就要牵引溜鱼,在拉锯战中不断消耗鱼的体力。

    他紧握鱼杆,眼睛死死追踪着鱼线的移动轨迹,感受手上传来的力道,时而收线,时而放线,始终牢牢控制着鱼的反抗力度。

    小雪第一次看到钓鱼的过程,惊讶地半张着嘴,紧握双拳,替金二使劲。

    冬天,鲫鱼的体力下降,反抗不若其他三季那般激烈,金二没有溜太久鱼,就感觉鱼的反抗趋于平缓,便小心翼翼地收线,然后起杆。

    哗啦!

    一尾硕大的鲫鱼破水而出,它像是预感到自己即将变成猫屎的命运,离开水面之后挣扎突然变得剧烈,不断甩着尾巴,甩得到处都是水点。

    “小雪!帮我拿下抄网!”金二喊道。

    小雪一怔,忙不迭地捡起抄网,想去接那只不停挣扎的大鲫鱼。

    然而,她心中慌乱手上颤抖,跟金二配合起来完全不默契,金二往东甩杆,她恰恰往西去接,等金二又甩着杆来找她,她却又把抄网伸到东边了,急得她直跺脚,两人大呼小叫。

    鲫鱼奋起全身的力气,终于从鱼钩上挣脱了,啪地一声落到地上,位置就在湖边一米左右。它扭动身体,将尾巴甩得噼里啪啦,每挣扎一下就距离湖水近了一些,随时可能重新跳回湖里。

    小雪扔掉抄网,金二扔掉鱼杆,两人一起弯腰去捉它,无奈它的鱼身实在太滑,屡次从他们手中挣脱。

    眼看就要功亏一篑,从斜刺里杀出一道白影,扬起一爪把鱼抽到一边,再手起爪落,拍地一下把它牢牢按在地上,任其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两人定睛一看,来者正是雪球。

    “呀!雪球好棒!”小雪高兴地揉了揉雪球的脑袋,“今天多奖励你一罐鱼罐头!”

    “喵!”雪球惬意地眯起眼睛,享受主人的夸奖。

    金二看看雪球,再抬眼看看自家那条在泥地里打滚的狗,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鲫鱼渐渐地不再挣扎,雪球没有吃它的意思,移开爪子。金二用便携称勾住鱼钩一称,“哇!真够重的,9两多,是我钓起过的最重的鲫鱼!”

    小雪眼巴巴地盯着他。

    金二看穿了她的心思,拔出鱼钩,从地上捡起一根细长的枯枝,穿过鱼嘴上的孔洞,拎着鲫鱼递给小雪,“给,拿去吧,暂时就这一条,不过我会再钓的,就当是我送的新年红包吧。”

    “谢谢金叔叔!”小雪欢天喜地地接过来。

    金二以前也送过小雪新年红包,但从没见她如此开心过,而且他自己也很开心,果然靠劳动和智慧获取的东西比单纯地撒钱要更有价值。

    小雪犹豫了一下,是先回家把雪球送回家里,还是直接带着雪球去宠物店,很快她决定选择后者,因为回家之后还能不能出来都不知道。

    “金叔叔,我出去一下如果我妈妈找过来,帮我打下掩护”她祈求道。

    “好吧”金二咧咧嘴,他不想掺和进这件事,但又不忍心拒绝小雪,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他用塑料水桶接了半桶水,“来,鱼还活着,放桶里吧,直接拎过去就不新鲜了。”

    塑料水桶很小,就算盛满水拎起来也不沉,里面顶多只能放一条鱼,反正他以往就算钓上鱼来也会放回湖中。

    小雪把鱼放进去,盖上盖子,鱼在桶里半死不活,偶尔甩甩尾巴。

    她招呼雪球,一人一猫向别墅区外走去,金二重新坐回钓鱼椅上,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虽说空钩钓鱼的意境不错,但偶尔实战一把也相当心满意足啊

    至于怎么应付江夫人的责难这个嘛

    小雪离开别墅区后,叫了辆出租车,带着雪球直奔宠物店。

    路上的车很少,没过多久就抵达了目的地。

    她一进门,就发觉今天的宠物店比平时冷清不少,两个活宝不在,店里显得有些空荡荡,也没有顾客,毕竟是大年初一。

    张子安背对着门口,一手叉腰,另一只手上扬,指着货架顶上一只灰白色的鹦鹉骂道:“我说的是草船借箭,什么叫又艹船又借箭?”

    “嘎嘎!”理查德不怀好意地转转黑眼珠,“是本大爷说错了,你这个白痴已经够贱了,不需要再借!”

    张子安:“”

    “嘎嘎!放下拖鞋,好好说话!”理查德一缩脖子。

    虽然少了两个人,但宠物店从大年初一开始就依然鸡飞狗跳啊。

    “hello!店长先生,新年好啊!小云,新年好!”

    张子安回头,发现小雪笑咪咪地站在门口,一只雪白的波斯猫蹲在她身后。

    鲁怡云从数位板上移开目光,见是小雪,惊喜地说道:“小雪!新年好!今天是来直播的吗?”

    “新年好。”张子安回应道。

    小雪的出现往往与直播联系在一起,他以为小雪正在直播,觉得手里握着拖鞋有些不雅,赶紧扔掉。

    “怎么今天过来了,难道不需要陪家人?还是说要直播?”他跟鲁怡云有同样的疑问。

    “嗯那倒不是。”小雪摇头,“今天没打算直播,过来完全是临时起意。对了,你店里的公众号不是说需要新鲜鲫鱼吗?怎么样,找到了吗?”

    “还没有。”张子安遗憾地叹息道,“曾经有一条新鲜的鲫鱼摆在我面前,但我没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这样啊”小雪举起塑料水桶,“我带来一条当作新年红包如何?也祝大家年年有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