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奇特的叫声
    赌石是一种投机行为,是指买来未切割的翡翠原石,寄望于切开之后能从里面发现价值高昂的璀璨翡翠,可能一夜暴富,也可能倾家荡产。

    赌猫就很普通了,是指当猫还很小、看不出品相时,以低于赛级高于宠物级的价格买下来,期待它长成品相优异的赛级猫当然,如果最后只长成宠物级的猫,那也只好愿赌服输。

    一般很少有猫舍会对外出售刚出生的小奶猫,除非是因为某些原因不打算继续经营了,把自家的猫包括小奶猫全部打包出售给同行,这时候就需要对小奶猫进行估价,也算是某种形式的赌猫吧。

    凯茜留下的这些巧克力色阿比西尼亚猫血统优异,因为她繁育时并不是以在短期内赢得比赛为目的,而是不带功利性地长线繁育,避免了繁育过程中一些常见的急功近利的做法。不出意外的话,这些猫生下的小猫有极大可能长成赛级猫,毕竟阿比西尼亚猫没有复杂的花纹,影响品相的因素比较少,不像布偶猫,哪怕其他一切都好,面具不正、不对称也会影响品相评级——所谓面具,就是指布偶猫面部的深色斑块。

    唐雨筠仔细盯着面前这些毛色相近的小奶猫们,觉得它们每只都很可爱,甚至之前仅养一只猫的决心都动摇了。

    成年后的阿比西尼亚猫长相比较威严霸气,身体轻盈矫健,是埃及猫的直系后裔之一。但幼年的它们五短身材,非常软萌,尖尖的下巴,短短的绒毛,泥鳅一样的尾巴,尚未睁开的眼睛令它们显得分外无助,很容易触动人们心底柔软的部位。

    由于雌猫站了起来,几只幼崽失去了母亲温暖的怀抱,探出鼻子东闻西嗅,在猫窝里像没头苍蝇一般蠕动,吱呀吱呀地呼唤着母亲。

    其中有一只小奶猫,似乎血液里拥有强大的冒险天性,当其他兄弟姐妹还在猫窝里彷徨失措时,它却迈着小短腿一下下地爬到纸板箱猫窝的边缘,像是一位即将去探索世界的少年。相比于其他小奶猫,它有个显著特点就是额头的黑色斑块更黑一些,那是形如圣甲虫的纹路,也是它们继承了埃及猫基因的直接证明。

    它的体型不是兄弟姐妹中最大的,叫声也不是最响的,相比于雌猫偏爱的大个子幼崽和张子安更多注意的体弱幼崽,它任何一个方面都不突出,就像是大家庭里经常被父母忽略的那个孩子。

    也许正是因为缺少了父母的关爱,它对母亲、对猫窝的留恋程度稍弱,对这个世界却有着更多的好奇。

    它爬行的方向正对着唐雨筠,令她心怦然跳动,尽管强迫自己的目光投向另外几个,但总会不自觉地重新落回到它身上。..

    难道它闻到我的气味了?她心想,是不是喜欢我的气味?

    她不喜欢别人挑剩下的东西,但这次,似乎并不是她在挑选,而是这只小奶猫挑中了她。

    小奶猫继续向前爬行,踩得纸板箱里铺着的旧报纸哗啦哗啦响。雌猫依然警惕地注视着唐雨筠,不过它注意到这只不安分的孩子,警示性地冲它叫了一声。

    “咦?阿比西尼亚猫的叫声是这样的?”她诧异地问道,“跟其他猫好像不太一样吧?”

    “是啊,你仔细听听。”张子安点头。

    确实,成年阿比西尼亚猫跟别的猫叫声不太一样,不是那种很清晰的喵喵,而是近似于“嗷呜嗷呜”,有时候看到令它们产生好奇心的事物还会发出短促的“咯咯”声,取决于它们当时的心情。

    这种叫声挺奇特的,听多了之后反而有一种洗脑效果,可以让人们把它们与其他猫很轻易地区分出来。再加上这种猫本身就不常见,即使跟其他猫混在一起也不会“撞猫”。

    那只富于冒险精神的小奶猫对母亲的警示叫声置若罔闻,依然向猫窝外面爬。纸板箱猫窝边缘与地板之间有十公分左右的垂直距离,跳下来虽然摔不坏,但毕竟地板太凉了,从铺有电热毯的猫窝里骤然走上冰凉的地板,很容易着凉拉肚子。

    唐雨筠担心它掉出猫窝,伸出戴着胶皮手套的手,想去托住它。

    雌猫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灵敏地蹿到旁边,把这只不安分的小家伙叼回了猫窝里,跟它的兄弟姐妹们放在一起。

    然而,它就像一只见识过花花世界的游子,再也不想躲在安稳的乡下过一辈子,被母亲叼回来后,却仍然执着地向猫窝外面爬。

    唐雨筠在来之前,做了很多功课,像什么阿比西尼亚猫的品相评定之类的,把这些全都死记硬背下来,以防受骗,但是来了之后,她发现这些纸上谈兵的东西根本没用。小奶猫们实在太小,还看不出品相,而且她觉得自己跟这只富于冒险精神的小奶猫特别投缘,甚至不想用那些品相评定标准套用在它身上。

    “我想要这只。”她没有犹豫很久,伸出手指,指向它,“可以预订这只吗?”

    “可以啊。”张子安挺意外的,他以为她肯定会选那只体型最大的幼崽,因为以他的眼光来看,体型最大的那只幼崽可能会成为一只潜力无限的繁育级种猫,而她选中的幼崽在各方面都平平无奇。

    “预订是可以,不过它暂时还不能离开母亲,而且它太小还不能打疫苗,要等三个月左右,可以吗?”他问道。

    “可以。”她像放下一桩心事般释然点头,“我都等了这么久,不在乎再多等三个月不过,这三个月里,我能经常来看望它吗?”

    “当然没问题。你留下自己的微信号,我会让店员每天发送它的成长状态给你。”张子安站起来,“跟我来签一下预售合同吧。”

    唐雨筠依依不舍地又望了一眼那只小奶猫,跟在他身后离开了二楼。

    张子安把她的大衣递给她,请她把脱下的手套、口罩和鞋套扔进指定的垃圾桶,说道:“你选中的这只猫,现在品相未明,咱们来谈谈价格吧,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