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有的人死了,她还活着
    尽管艾迪听了声音之后,有%的把握这就是刚才打电话的那个人,但还是谨慎而礼貌地询问道:“呃好吧,凯茜,刚才是你打来的电话吧?抱歉我今天来办公室晚了,没有接到。”

    “是的,没关系,我说了会再打来的。”电话那边的人说道,“你是艾迪刘易斯对吧,我可以叫你艾迪么?”

    “当然可以。”艾迪在椅子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凯茜,我有什么能为你做的吗?”

    “是这样,艾迪,我想为你们基金会捐一笔钱,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的汇款账号?”对方问道。

    “哦!请允许我代表基金会,向你的慷慨解囊致以诚挚的谢意!”艾迪很高兴地打开电脑,“不过请理解,我们还有一些手续要办,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为了确保你的权益,我现在要对通话进行录音。”

    “请吧,我不介意。”对方说。

    艾迪相继按下录音和免提按钮,从电脑里调出捐款资料数据库,“好的,我现在开始录音了。再说一遍你的全名可以吗?”

    “我是凯瑟琳唐娜瑞恩。”对方说。

    对方每说一个字,艾迪就在键盘上敲出相应的字母。

    “凯瑟琳唐娜瑞恩?”他看到屏幕上出现的结果,不由地愣住了,复述了一遍对方的名字,“呃瑞恩女士我是说凯茜,你以前是不是给我们基金会捐过款?”

    “是的,不过捐款的流程我记不清了,毕竟上了年纪记性不太好,你懂的。”对方的语气有些敷衍,像是在掩饰什么。

    “可是”艾迪吞了一口唾沫,盯着屏幕艰难地说道:“可是,凯茜,你上次捐款是以遗嘱的形式捐的啊听着,不论你是谁,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他快速浏览了一遍凯瑟琳唐娜瑞恩的捐款记录,她在十几年的时间里数次为基金会捐款,数额不等,全都指定用在肺癌的研究方面,最后一笔数额最大,是律师代为办理的,作为她的遗嘱。

    是重名吗?名、姓和中名全部重名的情况太罕见了,而且是选择了同一家基金会要求捐赠,这不太可能是巧合,所以只能用恶作剧来解释了。

    “我知道,我知道。”对方在电话里呵呵笑道,“我理解你的感受,遗嘱那件事没错,不过嗯,出了些小意外,我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律师和医生也这么认为,不过后来我又撑过来了。你瞧,我现在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正在中国旅游呢——听见外面爆竹声了么?这里正在过春节,真是热闹啊!”

    艾迪:“”我当然知道现在正在过春节,你以为是我早上是因为什么迟到的?

    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端起纸杯咖啡一饮而尽,将听筒换了一边肩膀夹着。

    “稍等,请别挂断。”

    他按下固定电话上的通话保持键,然后从电脑里调取出以前凯瑟琳唐娜瑞恩捐款时留下的通话记录,点击播放。

    与刚才的声音完全相同的说话声从电脑音箱里传来,除了因为录音文件年代久远又由模拟信号转为数字信号而造成的稍许失真以外,凭他的听力来判断,这绝对是同一个人。

    所以说,真的是律师和医生弄错了?

    医生误下了死亡证明,而律师根据错误的死亡证明将她的财产捐赠给了基金会?听起来相当荒唐。

    想到这里,艾迪倒吸一口凉气,他真的很为这两位医生和律师感到由衷的惋惜,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得向她赔多少钱啊?估计连行医执照都会被永久吊销吧。

    看来真的是这样,没有别的合理解释了。

    他关掉以前的录音文件,重新接通了电话。

    “凯茜,你还在吗?”

    “在呢,艾迪,你查清楚了吗?”对方笑道,似乎早已料定了答案。

    艾迪清了清嗓子,“抱歉,凯茜,是我刚才误会了你。”

    “这是当然的,谁会顶替别人的名字来捐款呢?这又不是领取救济金。”对方笑道,欣然收受了他的歉意,“好了,现在让我们来办正事吧。”

    她说的有道理,艾迪虽然仍觉得有些别扭,不过找不出什么质疑的理由和证据。

    “凯茜,你那里有传真机吗?我需要把一份捐款确认函传真给你,确认函上有我们的银行账户,同样也支付papal付款,请你填写后再传真回来,可以吗?”

    对方停顿了一下,话筒被捂上了,似乎在和谁商量了什么,然后稍嫌麻烦地说道:“不能直接给我个账户吗?非要搞得这么麻烦?”

    艾迪一怔,解释道:“请原谅,凯茜,这是你以往捐款时的要求啊,因为你要求将捐款用在研究肺癌的资助方面。若你不限定资助范围,那倒是不需要填写确认函。那么,凯茜,你是打算限定资助范围,或者不限定?”

    像刚才一样,对方又停顿了一下,然后语气颇为无奈地说道:“好吧,好吧,那就传真过来吧,就传到这个号码。”

    艾迪将确认函发送过去。

    “凯茜,收到了吗?”

    片刻之后。

    “收到了,这玩意儿怎么填写?”

    艾迪心里的疑惑又多了几分,凯茜以往的几次捐款并不是他经手的,但是按理说她应该已经填写过几次这种表格了啊,为什么还不会填?

    不过他还是耐心解释道:“第一条请填写你的电子邮件地址和居住地址,方便我们向你发送捐款凭证;第二条请选择你的资助目标,可以单选也可以多选,你能看到咽癌、唇癌、大肠癌、胆囊癌、肝癌、骨癌等各种癌症名称,如果你只打算资助肺癌,请选择第十个选项;第三条请填写你的捐款金额;还有最后一条,你这次捐款是为了怀念某人,还是为了向某人致敬,或者只是想捐款,请在原因上打对勾。”

    电话里传来沙沙声和呼吸声,还有嘀咕声,对方像是在一边填写一边小声抱怨,偶尔还隐约能听到几声猫叫和犬吠。

    没过几分钟,对方放下笔,说道:“好了,填好了。现在做什么?可以汇款了吗?”

    艾迪第一次遇到捐款还这么猴急的人,对方像是迫不及待地想把钱捐出去。

    他舔了舔嘴唇,说道:“请在确认函的落款处亲笔签名,然后再传真回来。”

    “什么?还要签名啊”

    对方像是很意外、也很不愿意签名似的,但是艾迪坚持一定要亲笔签名。

    无奈之下,对方像是在解释什么一样说道:“很久没用手写字了,都快忘了怎么签名了”

    艾迪:“”就算很久没写字,还能忘了自己的名字怎么写吗?

    不一会儿,传真机吱吱响起来,收到了对方传真过来的文件。

    “艾迪,这样就可以了吗?”对方问道。

    艾迪扯过文件,扫了一眼捐款金额上写的“40.”,答道:“是的,凯茜,我已经收到确认函,可以捐款了。”

    “好了。”对方说,“请查收一下。”

    他刷新了一下银行账户,看到有40美元入账。

    “再次感谢你的慷慨解囊!我们向你保证,你的每一分钱都会按照你的要求用在资助人类与癌症对抗的战场上。”

    在他服务于马修戴维斯基金会的岁月里,这句话他已经说过无数遍,将来还会一直说下去。

    “好的,艾迪,那就这样吧,祝你有愉快的一天,再见!”对方轻松地说道。

    “再见,凯茜。”

    对方挂断了电话。

    听筒里传来嘟嘟的提示音,艾迪也放下电话。

    虽然过程有些古怪,但这次的捐款还算顺利。

    今天一上班就收到了40美元的捐款,这是美妙的开头,足以令他由于糟糕的天气而沮丧的心情重新变得愉快,就像沐浴在加州海滩的阳光下。

    艾迪哼起十几年前的老式歌曲,拉开办公桌抽屉,想把确认函放进去,等晚上下班前再一起送去归档。

    “嗯?”

    在确认函的最下方,他注意到对方的签名。

    凯瑟琳唐娜瑞恩

    名字倒是没问题,问题是这字怎么能写得这么丑?连小学生的字都不如!

    丑陋至极的签名与对方的声音给他的印象反差太大。

    紧接着,他又注意到确认函上的最后一条——这次捐款是为了怀念某人,还是为了向某人致敬,或者只是想捐款。

    对方选择的是第二个选项,向某人致敬。空白处填写的是k.d.r。

    也就是说,对方是用这次捐款向名为k.d.r的人致敬。

    k.d.r

    恰巧,凯瑟琳唐娜瑞恩的名字缩写也是k.d.r。

    自己向自己致敬吗?

    或者只是个巧合?

    他拿着确认函反复审视了好几遍,越想越觉得此事有古怪。

    无论如何,刚才的声音千真万确就是凯瑟琳唐娜瑞恩的声音,不会有错,他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这又怎么解释呢?

    艾迪站起来,倚在窗边向外眺望。

    朦胧的细雨仍然在凄凄落下,依他对旧金山天气的熟悉程度来判断,这雨暂时不会停歇。停车场里还是停着那几辆熟悉的车,没有新车驶入,看来一时半响之间不会有访客到来。

    他又瞟了一眼固定电话,它静静地趴在桌子上,似乎也没有响铃的意思。

    “好吧。”他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自语道,“让我们来瞧瞧吧,凯瑟琳唐娜瑞恩,你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艾迪把确认函攥在手里,打开电话答录机,锁上办公室的门离开。

    他拐过一个转角,来到之前在走廊上打招呼的那位同事的办公室门外。

    门上的铭牌写着:档案室。

    他敲了敲门,便推门而入。

    “嗨!杰森!”

    “怎么了,艾迪?别跟我说你现在要去酒吧,还没到下班时间吧?”办公桌后面的杰森开玩笑似的看了看表。

    艾迪笑道:“不,杰森,我有些事——帮我找几份以往归档的确认函,捐款人是凯瑟琳唐娜瑞恩。”

    “出什么问题了?”杰森担心地问道。

    “暂时没有,只不过是想复核一下。”

    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艾迪不想弄得尽人皆知。

    “好的,让我看看。”杰森很快在电脑上查询到档案袋的编号,从档案柜里取出来交给艾迪。

    艾迪打开有些年头的档案袋,从里面抽出了几份确认函。

    不需要仔细对比,他一眼就发现这几份确认函的签名跟刚才那份完全不同,字体清秀规整,显然不是同一个人写的。另外,捐款原因这一条,这几份确认函上都是选的“为了怀念某人”,怀念对象的名字显然是凯瑟琳唐娜瑞恩因肺癌过世的丈夫。

    其中只有一份例外,这份是一位叫亚当斯的律师代写的,还附带了遗嘱执行委托书的复印件。

    他默默地看了几遍,没有声张,把亚当斯律师的联系方式记下来,然后将确认函重新塞回档案袋里,放回原位。

    “谢了,今天晚上的酒我请客——我是说,如果雨停的话。”他对杰森挥了挥手,离开档案室。

    中国,滨海市,奇缘宠物店。

    张子安挂断了电话,心虚地说道:“我怎么感觉这人好像挺细心的他不会发现有问题吧?”

    “嘎嘎!大概不会,如果有问题,肯定出在你那狗屎一样的签名上!”理查德扑腾着翅膀叫道,”我说,你这个白痴闲得没事只会吊着本大爷玩?怎么不练练签名?“

    “你的屎未必比狗屎好看多少。”飞玛斯正好上楼喝水,听到了理查德的话,立刻回敬道,表示这锅不能由狗来背。

    ”就算我练签名,也不会照着别人的名字来练吧?“张子安表示很委屈,“再说怪我咯?我以为捐款是直接把钱打过去就行,又不知道还要这么多麻烦的手续!”

    理查德扬起一侧的翅膀,指着天花板上悬着的绳子叫道:”嘎嘎!不怪你怪谁?本大爷建议你去自挂东南枝吧!“

    张子安:”“这贱鸟的皮又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