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天下归猫?
    十二生肖尽属猫?

    在雪狮子的无脑附和下,菲娜愈发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甚至开始认真地为新十二生肖排序。从众多猫族里选出十二种,其实也蛮困难的,选谁不选谁呢?

    雪狮子死皮赖脸为临清狮子猫争取了一个位置,取代了龙,理由是——“反正龙根本不存在或者早已灭绝了,临清狮子猫至少还有奴家嘛!”

    在它们两个的一唱一和之下,新十二生肖很快排定了顺序,狸花猫取代了老虎的位置,老茶还煞有介事地为此感谢了菲娜。

    张子安任由它们瞎胡闹,自顾自地打扫,权当没听到。他本以为没自己什么事,岂料菲娜语风一转,瞪视着他说道:“就由你这个凡人,负责将本宫的意志昭告天下吧!本宫深知习俗根深蒂固,难以短时间内改变,因此格外开恩,允许从下个鼠年开始再实行新十二生肖,你听懂了吗?”

    他无奈地问道,“我就是一个平头老百姓,让我怎么昭告天下?”

    “那不关本宫的事。”菲娜蛮不讲理地说道:“反正本宫旨意已下,若是下个鼠年执行不力”

    “阉掉!阉掉!”雪狮子积极主动地请缨,“陛下,他根本没那个本事,依奴家看,不如现在就把他阉掉好了!”

    还没用过就要阉掉吗?这可不行!

    张子安急中生智,想了个办法,提议道:“这样吧,π不是在写吗?让它把这段写进里,就当是昭告天下了。”

    他好说歹说,才勉强让菲娜接受了这个提议,不过只是暂时的,如果到了下了鼠年没人执行,照样要问罪于他。

    张子安只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如果到了下个鼠年还没找到解决办法,那他真要跟蛋蛋告别了

    鲁怡云拿着抹布和水桶回来了,她已经打扫完隔壁二楼的卫生,至于一楼,因为一楼目前是空的,根本不用打扫。

    王乾和李坤也拎着两条还未死透的鲫鱼回来了,并且大方地拒绝张子安给他们报销。张子安也不坚持给钱,毕竟他们两个刚刚又发了一笔横财。

    他去二楼厨房把鱼炖上,再下楼跟他们一起打扫。四人一起干活,进度大大加快,没多久就完成了例行的清洁工作。

    出去扔垃圾的时候,他注意到外面的行人确实如菲娜所言,一个个垂头丧气,像是很不愿意回单位上班一样,眉宇之间也是一片疲惫,很多人还顶着黑眼圈,放假望去,满大街的中年油腻男人可能是这个春节长假都没有好好休息,不是大吃大喝就是疯玩,要么就是串亲戚和通宵打麻将,折腾了个昏天黑地,把自己弄得疲惫不堪。

    不过这也是难免,毕竟习俗就是这样,在职场里忙碌了一年的人们要在难得的长假里用吃喝玩乐维系家族的感情。

    相比之下他已经很幸运了,这个春节过得相当充实,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收到压岁钱,只在各种群里抢了几个红包聊以安慰自己。

    把垃圾袋扔到指定的垃圾回收点,他去隔壁分店检查小奶猫们的状况。

    得益于充足的营养,小奶猫们长得很快,体型最大的那只幼崽已经有睁眼的迹象了,身上的毛发也日益变长,渐渐地由刚出生时大老鼠的样子蜕变成软萌的幼猫。

    两只雌猫负担着几只小奶猫的营养,吃得多拉得多,得每天清理猫砂盆,还要在中午最暖和的时候把产房的门窗打开通风换气。

    他观察了一会儿,两只雌猫食欲旺盛,精神饱满,身体恢复得不错,似乎没有缺钙的迹象,算是好事,要知道猫和狗产后缺钙是很常见的,却往往被主人忽略。至于产后缺钙的后果,从老茶与飞玛斯从爱萌宠养殖基地偷拍的视频里就能看到了

    被唐雨筠选中的那只小奶猫依旧不太安分,兄弟姐妹们都安心地依偎在母亲怀里喝奶,它却总是想往窝外跑,屡次被雌猫叼回来。

    过了一会儿,吃饱喝足的雌猫有些累了,看了一眼张子安,便安心地闭上眼睛打盹。小奶猫又悄悄跑出来,被张子安抱起,放到厨房秤上称了称重量,然后照了张几张照片,发送给唐雨筠的微信,表示这只小奶猫一切安好,请她放心。

    之后,他把它放回雌猫身边,又找来一块纸板将猫窝的出入口加高,让它跑不出去。

    确认雌猫和小奶猫的身体没有异常,他走下二楼,打量着空荡荡的一楼,琢磨一楼应该引进什么新宠物。

    新宠物不是说引进就能引进的,必须要谨慎考虑清楚,引进什么类型的宠物,从哪里引进?

    凡是贵重的宠物都被各家宠物店或者养殖基地视为奇货可居,若不能付出相当高的代价作为交换,人家不可能与你分享。引进布偶猫的时候费了好大的事,而巧克力色阿比西尼亚猫纯属巧合,不能算数。

    鸟是基本不用想了,本地的凤鸣鸟舍规模太大,且成名已久,很难从风鸣鸟舍的碗里分一杯羹。再说,奇缘宠物店地处市区,左邻右舍不乏普通民居,在这里大量养鸟的话,恐怕会扰民,也可能会传播疾病,特别是禽流感这种人畜共患的病,必须要谨慎对待,否则悔之晚矣。

    只养几只鸟倒也行,但必须是极为罕见的鸟种,他从哪去弄呢?

    凤鸣鸟舍是依托与滨海大学的关系,以科研为借口从国外引进罕见的鸟类,但他可没有这种需要硬关系的渠道。

    从继承宠物店开始,他就定下了“少而精”的经营原则,不求大求全,只求一招鲜。

    他在空荡荡的一楼边思考边踱步,正有些走神的时候,就听一声响亮的汽车喇叭于店外响起,将他从思绪中惊醒。

    一辆厢式货车停在了门口,车身上有某某物流的标记。

    铃原真衣与另外几人一起跳下车,在店外喊道:“店长先生在吗?自动洗狗机运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