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洗狗洗猫
    自动洗狗机是大件物品,又大又沉,物流公司在到货前和张子安确认过,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在春节后上班第一天就送来了。

    铃原真衣也随车跟着,确保万无一失,毕竟机器说明书上的文字全是日文——其实她多虑了,就算看不懂日文,机器正面也有卡通图画样式的操作说明。

    张子安知道自动洗狗机是今天运到,但没料想这么早就送来了。

    等他走出分店外,物流公司的员工已经在小心翼翼地卸车。

    尽管之前已经确认过自动洗狗机的长宽高等尺寸,但实物比他想象中还要大,每台自动洗狗机都相当于三台自动售货机并排而立,银色的不锈钢面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看上去相当气派。

    自动洗狗机的正面很简洁干净,中间是一块可开合的正方形有机玻璃面板,周围有像滚筒洗衣机一样的密封圈,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液晶屏幕,由于此时没插着电源,液晶屏幕是熄灭状态。

    其实自动洗狗机的构造并不复杂,只要国内厂商想做的话,分分钟能山寨出来,只不过可能是厂商顾虑到给猫狗洗澡的市场太小,即使生产出来也没人买,很可能会亏本,于是作罢。

    不过这世界上总会有人吃螃蟹,张子安今天就要尝尝螃蟹的味道。

    王乾和李坤都从店里跑出来看热闹,顺便一左一右挡住落地玻璃门,让物流公司员工把机器抬起店内。

    “老板,放哪?”

    “这边请。轻点儿放”

    张子安引着他们把机器放进宠物洗澡间,验货签收之后他们就开车离开了。

    对方公司承诺的专用变压器也带来了,铃原真衣对照着说明书,通过变压器中转,将洗狗机插头插在洗澡间里原有的吹风机插座上。不仅如此,还要如洗衣机一样,把进水管连上自来水笼头,把排污管伸进下水道口。

    她给张子安等人耐心地讲解了操作方法和注意事项,以及怎么打开机器取走里面的钱币,内容简单明了,一听就懂。张子安听完之后,迫不及待地让鲁怡云从收银台取来几张百元大钞,准备试试机器。

    不仅是鲁怡云和王乾李坤他们,连精灵们都好奇地围观,不住地打量这两台新设备。

    让谁试呢?

    张子安瞅了瞅,对飞玛斯招手道:“飞玛斯,好几天没洗澡了吧?过来洗澡。”

    飞玛斯:“”你当我傻叉啊?我才不当小白鼠!

    无奈之下,张子安只得招呼战天过来。

    战天可能是在警犬基地时经常接触不锈钢器皿或笼子,面对这两个大家伙毫不畏惧,按照张子安的指示跳进去。

    张子安慢慢将玻璃面板关闭,观察了一会儿,战天安静地站在里面,并未有惊慌或者恐惧等异常表现。他有些担心里面会不会憋闷,不过铃原真衣指着说明书告诉他,里面是有通气口的。

    他找来犬用沐浴液,加注进洗狗机背面的浴液槽,注意到浴液槽里还有些滑腻的湿迹,显然这两台机器刚参加完展会就被连夜运过来了,而且在展会上进行过现场演示。

    一切准备就绪,他和铃原真衣又检查了一遍,看有没有什么遗漏之处,确认没问题之后,张子安在液晶屏幕上选择了大狗模式,然后在进钞口塞入两张百元钞票。

    机器将钞票吞进去,验证无误,就滴的一声启动了洗涤程序。为了避免儿童将玻璃面板打开,洗涤过程自动开启了童锁,在洗涤完成之前不能直接打开面板,需要先解锁才能打开。

    片刻之后,经过即时加热的自来水与浴液混合,产生了大量泡沫,从前后两个方向同时喷淋而出。

    战天顿时变得白花花一片,体表绝大部分面积均为泡沫所覆盖,只有头部由于位置较高而没被泡沫喷到。

    玻璃盖子上被溅到了很多水滴,里面的情况有些看不清楚,不过战天没叫也没闹,似乎没有被吓到。

    张子安发现泡沫喷出的方向并不是固定的,还会周期性地旋转,令之前少数没有被泡沫喷到的部位也被覆盖了,除了头部以外。

    铃原真衣对照着说明书,解释道:“自动洗狗里包括四个模块,分别是喷淋、传动、清洗和烘干。其中传动杆前后各连着三个花洒喷头,启动之后会周期性旋转,水压可以起到按摩作用。”

    “居然还能按摩”张子安啧啧称羡,“我自己洗澡都没按摩。”

    过了一会儿,泡沫不再喷出,战天在里面好奇地盯着自己的一身白,像是掉进了雪堆里。

    紧接着,同样经过即时加热的清水依然从前后六个花洒里喷出来,将它全身的泡沫冲洗掉,泡沫混杂着皮屑和毛发,从战天脚下的防滑胶垫缝隙里流入排污管,又流进下水道。

    战天的浑身湿漉漉的,毛发紧贴在身上,噼里啪啦地往下滴水。

    要来了

    张子安心念刚一动,就见战天剧烈摇动身体,将身上的水甩向四面八方。

    给狗洗过澡的人基本都经历过这个场面,只要狗的身体被水浸湿,它们总会本能地将摇动身体把水甩掉,即使是战天这样久经训练的警犬也不能免俗。

    甩掉水之后它们倒是爽了,给它们洗澡的人可就惨了——若是夏天还好,大不了自己也洗个澡,权当是淋雨,但冬天就麻烦了,人被甩了满头满脸的水点,可能会感冒,所以冬天如果室内不暖和,有经验的人都会穿着雨衣给狗洗澡,起码身体不会被甩上水,至于脸就不要了吧。

    战天身体一动,张子安就条件反射地抬手想挡住脸,至于旁边的鲁怡云、铃原真衣和王乾李坤都愣愣地看着,没有这样的反应速度,毕竟他们给狗洗澡的次数还是太少了。

    然而他手上什么也没有,身上同样是干干的,战天甩出来的水点全被挡在了自动洗狗机内,没有一滴飞溅出来。

    这就是自动洗狗机的好处之一。

    随着科技和社会的发展,人们在满足了温饱需求之后,自然就会追求体面。在家里给狗洗澡固然可以省钱,可以增进与狗的感情,但花钱去宠物店则很潇洒体面,能节省时间,再说与狗增进感情也不差洗澡这一项。而给猫洗澡,对猫和主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自动洗狗机相比于传统宠物店的人工给狗洗澡,最大的好处就是避免员工被一些性格恶劣的狗咬伤,就算是平时温顺的狗在意外受惊时也可能咬人。万一有人被咬伤,就是一波扯皮和狂犬疫苗套餐,所以张子安一直没有开展给狗洗澡的业务,直到现在。

    湾湾地区有以连锁店形式存在的宠物自助澡堂,澡堂里也有洗狗机,但那种洗狗机不是全自动的,需要主人亲自动手给狗洗澡,类似于张子安提供的自助洗猫服务,论便利性远不如自动洗狗机。

    无论是给猫还是给狗洗澡,还有一项挑战就是吹风,吹风机巨大的噪音会令它们害怕甚至抓狂,进而试图躲闪或者攻击吹风机。

    战天刚甩完身上的水,烘干系统就启动了。吹风机由于体积的限制,无法进行隔音和消音处理,但自动洗狗机内部有充足的空间,让热风不是直接吹出来,而是在管道内绕了半圈才出来,而噪音污染则被消除了大半。

    滚滚热风于前后两对出风口和排风口之间对流,战天的毛发被吹得如秋天的麦浪般翻滚起伏。战天惬意地眯起眼睛、摇摇耳朵,被吹得很舒服的样子。

    喷涂泡沫和清洗加起来只用了四五分钟,而烘干则用了足足有二十分钟,张子安感觉电费在燃烧啊!..

    不过这也难免,冬天如果宠物洗完澡后没有被彻底吹干身体,很容易感冒,而夏天、秋天和春天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潮湿的毛发是滋生病菌与寄生虫的最佳温床。

    与洗衣机差不多,在给狗洗澡的过程中,小液晶屏幕上也显示着当前程序和洗澡倒计时,倒计时归零的同时,洗狗机叮地一声,宣告洗澡结束,童锁也自动解除。

    张子安打开玻璃面板,战天一下子从里面跳出来,吐着舌头坐在地上。它全身毛发光泽顺滑,散发着浴液的清香,连毛发深处都被吹干了,跟人工手洗没什么显著的区别。

    “卧槽!师尊,洗得真干净啊!比我想象得要干净!”王乾啧啧称赞道。

    铃原真衣微笑不语,感觉像是自己被夸赞一样高兴。自动洗狗机的信息是她提供给张子安的,也是她帮忙牵线搭桥,如今得到了交口称赞,她理应感到自豪。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给猫洗澡啊?如果能给猫洗澡就更方便了。”李坤望向张子安,“师尊,要不要试试给猫洗澡?”

    “这个很困难吧?”铃原真衣一听,急忙阻止道:“我虽然没养过猫,但听说大学其他实验室里有用猫做实验的,因为在实验前一般需要先洗澡,每次洗澡都很麻烦。如果用自动洗狗机的话,猫经常在里面又抓又挠,叫得很凄惨不叫的猫当然也有,但听说很少。”

    “呵呵,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李坤笑道,“我们师尊可是半步金丹期的大能,无论猫还是狗,到了店里都被驯得服服帖帖!”

    就算铃原真衣精通中文,但对于这个修仙术语却完全不懂,听得云里雾里。

    张子安看了看菲娜,见它没什么表示,觉得这大概算是默许了。

    “好吧,那咱们就给猫洗洗试试。”

    “要不用茉莉试试吧,反正它也该洗澡了。”鲁怡云抱来茉莉。她一开始对自动洗狗机还抱有疑虑,不过看了刚才给战天洗澡的过程就放心了,觉得不会出问题。

    “行,那就用这台机器吧。”张子安带着她走到另一台自动洗狗机旁边,“猫和狗的浴液不能混用。如果可行的话,以后那台就专门洗狗,这台就专门洗猫。”

    鲁怡云打开玻璃面板,把茉莉放进去,并且摸着它的背部安慰道:“茉莉,不要怕,一会儿就洗好了哦。”

    茉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它抬头打量着这台陌生而冰冷的机器,眼神中稍微有些畏惧。

    鲁怡云的手伸出来,茉莉也想跟出来,她只好又将它抱回去。只要茉莉不好好待在里面,她就狠不下心来关门。

    “喵。”

    菲娜懒洋洋地叫了一声。

    茉莉浑身一凛,像是听到圣旨般噤若寒蝉,老老实实蹲坐在自动洗狗机里不敢动弹。

    “用这个给它堵上耳朵,防止耳朵进水。”张子安拿来猫用的耳塞,这个东西是关键,既能防止耳朵进水,又能进一步降低噪音对猫的惊吓。

    如果没有菲娜在,洗也是能洗的,但是猫主人听到自己的猫在自动洗狗机里叫得撕心裂肺上蹿下跳,估计很难狠下心。

    客观来说,自动洗狗机大大降低了人在为猫狗洗澡时被抓伤咬伤的可能性,这点不容置疑。张子安从小住在店里,虽未亲身参与过经营,但从父母口中听闻过其他宠物店的店员在给猫狗洗澡时被咬伤挠伤到需要缝针的程度,一点儿不夸张,如果损伤到手部神经甚至可能留下永久的后遗症。

    准备好以后,鲁怡云关上玻璃面板,投入一张百元纸币,选择了小狗模式,然后将手指放在解除童锁的按钮旁边,一旦茉莉表现出很害怕的样子,就立刻打开盖子把它放出来。

    洗狗机如刚才一样正常启动了,由于是小狗模式,无论是泡沫还是花洒的喷水,角度都很低。茉莉端坐在里面没有动,水流位置低于它的头部,之前担心的耳朵进水问题没有发生。

    显然,用自动洗狗机给猫洗澡,是完全依赖于菲娜的。若是没有菲娜在,连想都不用想,茉莉一定会在里面四处乱蹿乱撞,耳朵进水就不说了,可能还会弄伤自己。

    鲁怡云见茉莉乖乖蹲坐着没有受惊,这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

    ps:毕竟是,如果你没有菲娜,请勿尝试用洗狗机给猫洗澡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